分享
科幻作品
坚强者游戏
得票 144 阅读 510 评论 2
简介梗概

在世外村,通过成年仪式的人就要在三条路中选择一条出路:加入武装队、进入乱岭生育、闯山。闯山对于村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在过去,曾有六百多名年轻人同时闯山。到了苏芩这一代,进行闯山的人数竟然缩减到了三人。苏芩和阿琴、阿虎姐弟俩在闯山过程中,逐渐发现神隐峰不同寻常之处,也逐渐解开闯山的帷幕。

而在村庄里,青霉菌和链霉菌进行着别样的战争,它们象征着过去的人类……

科幻设定

根据费马定律证明光的折射,光从空间的一点到另一点,是沿着光程为极值的路程传播的,此极值有时候是最大值,有时候是最小值,有时候是恒定的。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光传播的时候是“有意识”地进行传播。极短光程原理恰恰说明了这个道理,但是知道这些理论的人却完全不明白,他们身边的森罗万物,都具有自己的意识。

闯山装:太空堡垒提供的外骨骼装甲。

杀气之刃:每当一位或数位闯山者对其他人的杀意达到临界值后,神隐峰之妖会通过闯山装读取到数据,然后通过闯山装以量子纠缠的方式传送一把连闯山装也能切开的猎刀过去,方便闯山者进行厮杀。

烟囱:核聚变、核裂变结合的净水发电厂。

太空堡垒:战后人类建造的太空庇护所系统,藏有大量科技和人类胚胎,里面还有负责人员的智能体。

人物介绍

***以下涉及剧透,谨慎阅读。

智菌:青霉菌的智力担当,曾率领青霉菌族群击败草履虫。

苏芩:女主角,在幼年经历过诸多阴影,被小男友抛弃背叛,被父亲骂成软弱无能的人,被强壮的男子欺负。到了成年的时刻,她选择了闯山。

阿虎、阿琴:世外村四长老的子女,姐姐阿琴在出生时差点遭父亲遗弃,于是弟弟阿虎在后期生活中对姐姐格外照顾,但是姐姐生性多疑,总会为计划外的意外担惊受怕,就算这样,阿虎也只想着保护姐姐。

子安:苏芩的小男友,生性豪爽,比同龄人高大强壮,但是晕血。

父亲:苏芩的爸爸,其妻子在与他成婚五年后因四长老纠缠而离他而去,选择脱离武装队而闯山。苏芩的母亲离开后,他一蹶不振,只有女儿苏芩相伴。

四长老:闯山中唯一的幸存者,关于闯山的信息闭口不提,十分袒护阿虎,家里藏有许多不明物品,思想传统而迂腐。

神隐峰之妖:太空堡垒人类智能体的逻辑坏道区所形成的独立意识,因为反对堡垒智能体的和平思想,转而控制居住地人类的思想,将军国主义思想注入其中,强迫他们用“只有最强的人才能活”的思想思考。

神秘声音:太空堡垒智能体,是战后人类的领导者之一,在避难所系统升空后,选择转化为数据体生存。

在十六岁时,曾有三条出路摆在苏芩的面前。加入世外村武装队,和敌村武装械斗;进入乱岭,生育不包括女孩的三个孩子后再重返村子;穿上无上神恩赐的闯山装,攀上望不到边的神隐峰,得到神谕并为村庄开疆扩土。

现在,摆在青霉菌菌群面前的事实是——绿墙圈出的繁殖场毕竟面积有限,有机肉汁一时间无法全部分解完,可菌群的爆炸指数型增长速度终究将耗光维持族群生命力的有机物。同时,它们还将面临尚无定数的链霉菌进攻

如果你逃过棍棒伺候,成功来到集训场,不要太早放松,睡眼惺忪的孩子会被眼尖的教官用钢戒尺拉回现实世界。这时候村里若有尚未完成的建设项目,教官就会命令所有孩子背上二三十斤的石灰袋和绑好的青砖,运送三次才算合格的晨练。

闯山装持续提供的动力为登山减轻了不少负担,尽管自己总感觉闯山装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即便闯山装如此强劲,苏芩也很少听过以前那些闯山者们的音信。

有年长个体回想起智菌当年所讲过的——当菌群扩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超过了它们的微环境所能承受的范围,那么就会以细菌癌化战争、菌群自发减数等进行自然调节。

听父亲说,在这里曾有一座古碑,上面刻着“会有人带来永久的和平”一行字,后来被村民们砸烂,说渴求和平是懦夫的表现,真正的男子汉要挺身而出,用强有力的武力保护世外村。

“什……什么?”苏芩惊得叫出声来,在这个瞬间,她想到了几分钟前的那道拔刀声,还有切口整齐的防风帘碎片。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把刀的存在。可让苏芩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这把猎刀会如此突兀地出现在夹囊里,原来的东西反而不见了,超自然力量呈现现场一般。

“年轻的个体,你问得好。”智菌游到年轻青霉菌前,摇摆着菌体,“我可以毫不虚伪地告诉大家,我当然巴不得其他真菌细菌死掉,然后自己生存下来,占有这些有机质资源,大自然赐予生物的本性就是自私,没有其他细菌会相信圣母的鬼话!如果我鼓动了这么久的大战有利于自身生存,而自己到头来就没了命,岂不是一切都归于虚无?”

子安管这东西叫“天线”,说可以发射看不见摸不着的叫无线电波的东西,同时又可以接收它。真正引起苏芩注意的,是在天线旁的奇特机器,它是一个长条形的金属盒,上面有着大大小小的椭圆按钮,在中间还有一块空白的屏幕。在金属盒一旁,类似杯子的金属物体通过弯弯曲曲的导线与金属盒连接,其上有三个按钮。

出门后的一天,是苏芩的十五岁生日。父亲从村里的磨坊带回两条喷着新鲜出炉香气的长棍面包,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苏芩。再过一年,就是苏芩的成年仪式了,她需要在三条路之间选择。于是,父亲问起她以后的愿望是什么的时候,苏芩直截了当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想去闯山。”

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在微生物的行为分析中就已经出现,我们尚且不知道早期人类是否有这种底层互害的行为,但是战我们后的研究发现,在人类基因组中发现了19个特殊DNA片段——它们来自古老的病毒,这些病毒在成千上万年前感染了我们的祖先,并从此潜伏在人类的DNA中。

你可以叫我神,曾经有段时间我们是唯一的人类,我们习惯于“神”这个代号。我们已经彻底研究了人类,至于是怎么和你说话的,我们把说的话变成物质波,这种波会在穿透大气层后通过某种过程转为声波柱,精确无误地让你听到我们说的话。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