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科幻作品
未知道名字的花
得票 165 阅读 653 评论 0
简介梗概

在一个人由母体控制的星球上,一个超过了人类平均最大生命期限的女孩未茗感觉到她出现了一下莫名其妙的能感知其他人情绪的能力。她遇到了她幼年时代在巨蛋中的共生个体——知叶。而此时的知叶已经加入反叛母体的抵抗者组织。

未茗在大角斗场救走了知叶,二人开始一段进入恐龙出没的雨林区的逃亡。

未茗和知叶与先知签署协议,共同对抗现存母体,

知叶最后驾驶飞船飞向开启者的世界,并且遭遇另一种类型的文明,

而另一个时空的未茗则演绎了另外的一段循环往复的故事。

科幻设定

距今一万年后,人类在星际殖民时代已经在银河系中扩张到了广大的星球。新量子智能革命之后更是把首都星球从母星地球搬迁到了应用量子传送技术参与建造的巨型空间站——零星。

然而同人类的科技大发展同时发生的是人类物种的生命欲望的减弱。普遍的活力衰退正在侵袭着整个广大区域内的人类文明。人类对自身生命力的衰退的焦虑正演变为一种可怕的思潮撬动着几千年前在《文明宪法》中被交由理性监护的权力。

一些非法的“生命物质”奢饰品的走私贸易在边远的星系和自由贸易自治星球开始出现并伴随着人类对生命力衰退的焦虑而兴盛起来。保守党和看到利益的资本家们甚至在部分自治星球推动通过了相关贸易合法化的议案。被利益驱动的大资本财团争先恐后的参与进相关的贸易。而其中以最后参与却因为实力最强而后来居上的新量子财团的计划最为庞大。

但是在一些黑幕掩盖的这一欲望交易背后大多混杂了不少早期历史中的人造人,基因改造人和超级变异人类研究的禁忌技术。而新量子财团的资本在这门生意的鼎盛时期更是革命性的发展了精确变异人并造人建造了众多殖民星球的生产世界。

而我们的故事则发生在距此人类开始衰落时的至少一万年后的某个殖民星球世界……

人物介绍

未茗:一个生命接近最大期限的27岁女子,这对于在母体城市中普遍会在23岁到达他们生命周期的终点的人类来说有一些不确定的漫长。而她在之后的经历和体验则让她揭开了众多的谜团。

知叶:对抗母体的反抗者组织成员,未茗的共生个体,早期生命与未茗在巨蛋中共生度过,两人有特殊的不完全的早期生命共享记忆。反抗组织派出寻找先知的联系人。最终驾驶飞船飞往未知星系寻找文明的开启者的来源。

母体:一些星球生态系统的改造者,殖民星球城市的监护人,开启者降临这颗原始的类地行星之后建造和留下的智能机器。一万年中母体维持殖民星球城市的运转通过原初设定中的自动货运飞船与开启者文明联系。

先知:一个产生了生命意识的机器智能,母体系统中的一部分,可能是开启者在星球上建造的第一代母体。拥有探索功能和创新权限。

执法者:殖民城市的治安和防卫系统,受控于母体的指挥,由机器智能执法者和人类工作部门组成,其中机器智能和其他大部分城市系统一样都需要开启者货运飞船的补给支持。

抵抗者组织:由传说中的启示预言引领的叛乱者组织,母体城市系统的反抗者。相信自身与开启者有完全相同的可能性。其目标是实现传说中开启者工程师对于星球文明的预言。

未名花:一个一直出现在未茗梦中的在风中摇曳的花,未茗曾在一个时空中看到了它的诞生,也看到过它的在其他时空中的存在和走向。

另一个未茗:一个未来艺术家,边缘星球文明发展委员会的会员,发起了在首都星球帮助边缘星球发展的活动。在一次试用测试阶段的量子电影放映机时进入到不知道是经过几维时空扭曲的信息中的另一个未茗的感官世界。将缠绕自己一生中的不知道名字的花的形象和她自己的故事隐藏在一件画作中。

欧泊:新量子科技革命重要科学家,量子传送技术创新者,新量子财团的创立者。幼年时期受益于边缘星球发展委员会的资助,通过赞助从边缘星球发展委员会赠送中获得了一件神秘的画作,将画中之花作为其之后建立的商业帝国的LOGO。

欧泊三世:欧泊的外孙,新量子财团董事局主席,因坚持反对不道德的生命物质贸易而被大股东罢免,从小听外祖父讲关于未名花的故事,讲故事中的一则预言写入母体升级包

“每一次你越是接近它,它越会飞快的溜走……”

未茗抱怨的表达着她对不确定的思维世界的焦躁和期待。她喜欢那些从不确定的思维中莫名跳出的千奇百怪的事物,或许是声音、或许是画面、或者就先会是某种还没有情绪的感觉,她会像想象出吃着奶酪甜点的莫扎特乐曲那样把不同的感官叠在一起。你有没有试过喝着麝香恐龙咖啡然后把那种热腾腾的浓香和食欲感都溶到雪莱多愁善感的诗句韵律中,之后再把它们偷换成50%纯度的朗姆酒的味道。就好像让你快速起伏的复杂的情绪旋转着吹过云霄,然后再像下雨一样对着它们吹一阵法国圆号。

一连串的机关的声响过后,他的手脚上的锁链打开了,一排排监狱的牢门全部一齐齐的开了。“全部都出去。”一个有些沙哑的浑厚的低音大声的通过墙角的扩音机说话,靠墙的一边的栅栏从墙上的机关里滑出来,慢慢的推进到门口,把他们全都赶进了过道。知叶听到了过道的末端传来的鬼哭狼嚎般的惨叫还有恐惧混乱的叫喊。过道里的人群像一群被惊吓了的野狗一样向另外的一端拼命的逃奔。他们迎着光不停的从一个通向外面开阔地的小门里涌出去,进入到双圆形大角斗场上。

她的手缓慢的抚摸过知叶的脸颊,耳畔,下巴,鼻子和额头轻轻的抚过他的皮肤,感触着肉体的细胞间小心紧张的情绪。未茗专注的接触知叶的情绪,她仿佛又进入到那种洞察一切生命的心思,情绪,冲动和潜意识的超感觉状态了。知叶也用和未茗一样的动作把手触在未茗的脸上,他们彼此互相感觉着对方的情绪,像两个无拘无束的自由的灵魂在互相触碰、游戏、交融和缠绕。在自由的空间中全无限制的互相融合。他们仿佛又找到了那种幼年时在巨蛋中相互依偎和缠绕的安全感了。他们彼此的意识相互交融着把所有的限制统统拆去,所有的门,窗,玻璃,屋顶,墙壁,墙角和地板,各种衣柜,盒子,箱子,衣帽装束统统砸碎,释放出内心中所有的空间。所有的事情都无处隐藏,所有的秘密都自由的漂浮。两人在意识和灵魂中完全共识和通情于彼此,就好像他们在心灵上完全的融为一体了。他们相拥着感受彼此肉体的心跳,倾听着彼此气息的厮语,他们身体的细胞互相对话着紧拥在一起。他们拥吻着,让自己内心的欢愉交合在一起酝酿出极大的欢悦。他们在灵魂与肉体的汹涌澎湃的海洋里完成至高的欢乐的交合。未茗觉得她似乎听到了彼此灵魂里对至高的欢乐的天籁一般的赞歌。

开启者派出的第一个母体机器人当然也是一个超级的智能,而且相应的她也有庞大的功能组件。这一母体的任务是改造了这个星球的环境让它变的适宜生命的萌发与生存。她从开启者文明控制的数十个太阳系的有生命的星球的物种基因库中带来了足够的基因和技术然后选择了最合适在这个新的星球上构成稳定的生态系统的物种开始播种和改造环境。之后物种演化出了原始的雨林。

知叶趁他们不备迅速用电击匕首攻击了其中的一个执法者的脖子,对方迅速的倒地。然后当另外一个拿枪准备对准他时,知叶又电击了他拿枪的胳膊和前胸。知叶捡起枪调整到震音模式向天空鸣枪。之后他丢掉枪迅速的逃跑。听到枪声的人群乱作一团,知叶趁乱穿过人群,跳过栅栏和封锁线,穿过安检员和障碍物,躲开追逐的执法者向门口逃去。

但是如今这里有些不同往日,一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穿的像野人一样的人们突然涌进了这里。他们占领了主席台和整个会场,把两厢关押的囚犯和角斗士们全集中在一起宣布他们和全场的观众一起被解放了。他们的一个年老的智者还在主席台上宣读了一个预言。那种高昂坚定热情的演说从扩音设备里传出来的时候全场的观众全都懵了。他们以为这是什么新剧目,一个个全都被那预言中所说的事情被那些人类群体的情绪感染着。有一些入戏太深的观众甚至开始跟着那些人的开始唱他们的歌,还有的跟着情绪喊起了自己不知道怎么从脑子里蹦出来的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口号。

在新量子财团的董事会上,190岁的董事局主席欧拜三世面对追逐贪婪的利益的股东们的罢免威胁依然执意反对从事生命物质的商业开发。他对着满座的贪婪的股东们吟诵其儿时这个曾经辉煌商业帝国的创始人其外祖父欧拜一世作为睡前故事读给他听的开启者预言离开了人世。

闪光聚集在一起照亮了整个容纳救生舱的房间。在这个透明的房间外面是黑暗的宇宙空间。这一个凸出的透明房子是巨大的星舰城市上的表面上一个细微凸出的小点。在飞船巨大的引擎外壳的铭文标记上醒目的立着一支巨大的奇怪的花。而在它旁边的一行铭文小字赫然的闪着幽蓝的光。 ——开启之人,必当落幕。开启之世,去向何方。

总体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故事,设定新颖,叙事语言也把握得较好。前两章进入节奏略微有些缓慢,不过中后部对冲突场景的刻画还是很到位的。

2018-02-02 17:16 匿名 ——

这篇作品语言已经比较成熟了,在对情节的刻画上也比较到位,在带来强烈画面感的同时,不失叙事本身的连贯性。故事大体OK,节奏稍嫌拖沓,可再精进一些。

2018-02-02 18:48 匿名 ——

本篇科幻点还是可以的,问题出在叙述上。新奇的科幻点只有在矛盾冲突中展开才有吸引力。而本作几分之一篇幅过去后,仍然没有发生矛盾冲突。仅靠主人物导游般地带着读者看这里,看那里,构成不了吸引力。另外,本篇句子过长,段落过长,都是作者在文笔上的缺陷。

2018-02-05 08:17 匿名 ——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