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裂》
冲突
近草    来源社团:天文科幻协会
得票 325 阅读 1527 评论 0

盛夏夜晚的海边是很美丽的,海和天都是黑色的幕布,总有星愿意栖居期间。

李文教授已经很久不和妻子一起出来散心了。今天的夜晚,夜空上只挂了一钩小小的月亮,不足以照亮宽阔的海滩。

教授和妻子沿着沙滩走了一会儿,留下的脚印很快就被海浪带走,两人坐在海畔,相互依偎着,什么都不说。

星空璀璨,海风轻柔,旁边偶有年轻的情侣走过,不过没有人吵闹,人们偶尔的轻语声都被海浪遮了过去。

李文侧过头,目光落在妻子的脸上。

她正看着星空出神,李文看着妻子的脸庞出神。天上有一片星空,海中有一片星空,妻子的眼中也有一片星空。

美丽。

李文心想,自己真是幸运,妻子是这么美丽贤淑,还能理解自己的工作;孩子稍稍有一些淘气,但健康,聪明;自己年龄也不算小了,还能和年轻人一样享受一下浪漫……

“星星真美。”妻子钻进李文的怀里,把大部分的重量压在李文身上。

“嗯。”李文拉过妻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心想这时候是不是该说点浪漫的话。

“那边红色的是什么?”

“嗯?”李文抬头看向夜空,满天璀璨,群星和平常一样安静的闪烁着,可那银河下,不对,应该是那银河之外,一条红色的光带突兀的横在那里,托着银河的星光,妖冶,却美丽,好像一条……溢血的伤口。

一阵海风吹过,李文忽然感到有些冷,轻轻拍了拍怀里的妻子,站了起来,对自己的妻子说:“该走了,今晚我估计要去一趟实验室。”

很奇怪,妻子什么话都没说。

李文最后还是踏上了这座孤岛,他有预感,自己在这里一定会失去一些东西。

岛中有他们许诺的一切,全球最顶尖的设备,广阔的实验空间,充沛的资源,先进的个人实验室,静谧而优雅的环境,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术权威,甚至还有数座信号塔,让海中的小岛接入网络,避免岛上的人们与外界的世界脱节,也方便与家人联系。

李文下了船,套上自己的白大褂,白大褂的袖口用白色的细线绣着自己的名字,这是妻子送给自己的礼物。

站在实验室门口,李文的白大褂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棱角分明的脸庞和周围的岩石很般配,李文清了清嗓子,打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一群白大褂围在门口,他们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可那身白大褂让他们显得是那样整齐,他们的脸上都生了很多的皱纹,可身上的白大褂却笔挺如新。

他们双手插兜,一张张严肃的老脸虎视眈眈的看着李文这边,看的让人有些发毛。

一个有点秃顶,微微有些发福的美国人高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李文咽了口唾沫。

我应该说些什么,我接下来的话会使我怎样,要实话实说?装傻?……

李文教授最后只说了一个词。

“红移。”

美国人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兜里,吹了声口哨,一群白大褂散开来,从纯白的桌子底下,放试剂的盒子里……各种香槟,各种威士忌,各种各样的烈酒从各种各样的地方拿了出来。

一群古板严肃,富有智慧的白大褂们举着酒杯,酒瓶,像年轻的小伙子一样大吵大闹,狂呼痛饮,李文教授被好几个人同时搂着,他们都在笑,同时说着好几种语言,李文也跟着笑了,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

这群人很有趣,李文心想。

李文被一伙白大褂簇拥着,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他们递来的酒。真的,很高兴,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李文教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了,昨天晚上喝的好像有些过了,自己鞋都没脱就睡了……呵,应该是那伙白大褂把自己扔到床上的吧,估计他们也想给脱鞋来着的,因为……这一地都是鞋,但没一双是自己的。

一想到一群德高望重的老家伙们,努力给自己脱鞋的的样子,忽然感觉好想笑,一笑,头跟着就疼了起来,看来确实喝的有点过了。

“好久都没有这么疯过了,这次喝的算是平生最多的一回了吧。”教授心想到。

转头看向窗外,正值深夜,教授抬手打开窗户,让夜风吹进屋里,窗外夜空璀璨,静谧。李文忽然想到,这里是一个观星的好地方。

冷风吹走了些许头痛的感觉,也给屋子里灌进了些许冷意……李文教授关上窗户,躺在了床上。

困意被冷风带走了,李文教授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喝醉后的情景。

那个白大褂生着高高的鼻梁,典型的欧洲人的面庞,好像是个荷兰人,他玩的很开,和今天刚刚认识的李文称兄道弟。他笑得很开心,却有一种歇斯底里的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李文喃喃的问自己。

来自荷兰的白大褂搂着自己说:“酒精会损环神经元,还会影响神经中枢,但它确实是一个好东西,毕竟,啊哈,毕竟,毕竟……”

李文教授睡着了,梦中他的脑中回响着一个悲伤的声音:“毕竟,毕竟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及时仍在睡梦,李文眼泪还是一滴一滴落下。

独立的实验室中,李文整理着前几天打出来的纸带,纸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黑点反映着遥远的天体射电的强度、频谱及偏振等量,告诉我们它们的近况如何。这工作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却很重要,这纸带是地球人观察宇宙的眼睛。李文教授还是蛮喜欢做这事的,虽然这几天传来的没什么好消息。

有人敲了实验室门几下,等李文回应后,门被轻轻推开个小缝————开的太大说不定会把纸带吹飞。

之前的那个荷兰白大褂侧身进来。寒暄了几句,荷兰白大褂问道:

“李教授,听说您之前做过科普的工作。”

“这……很久以前做过,给一些小孩讲讲课,算是干过,怎么了吗?”

“嘛~是有点事,最近我们要给一群人介绍一下‘裂谷’的事。”

“啊?”

“一群搞政治的,他们要来和咱们商量点事,啊~总之就是公开‘裂谷’的事,这事其实蛮重要的,不过他们对‘裂谷’不太了解,得找人介绍一下,你比较年轻,而且你之前也做过类似的工作,我们觉得这件事交给你最妥当。”

“可以的吧,我试一试。”稍微想了想,李文教授接着说,“有什么要求吗?就是。。。”

荷兰白大褂按了按李文的肩膀:“这件事全权交给你,说什么你自己决定就好了,有关‘裂谷’的事情也不用有所保留。”

每次提到‘裂谷’的时候他都会变得很不自然,李文想到。

“我尽力。”

“哦,太好了,那就麻烦你最近准备一下了,手头的工作就先别做了,反正也没什么好消息对吧?这些数看到了也是坏心情。”

“这倒是……”

“那,这事就麻烦你了。”

荷兰白大褂刚要开门离开,李文教授轻轻的说:

“其实我们还可以做点什么的,并没有无能为力。”声音很小,却在安静实验室里异常清晰。

荷兰白大褂愣了一下,“那是醉话,我当你不记得了,”他咧了咧嘴,眼中好像溢出了眼泪,“我没事的,我没事的。”

实验室的门轻轻合上了。

“可检测到的星体均产生了不正常的红移现象,我们对比了全球的数据,很明显发现‘裂谷’方向的天体辐射波长明显增加,很显然‘裂谷’具有恐怖的引力,在不断的吞噬着周围的星体。

数天前,我们观测到一个大约是太阳质量十倍的恒星在巨大的引力作用下被拉扯成扫把状,对,就是前几天媒体所提到的‘红彗星’事件,我们推测,‘裂谷’的引力可能仅次于黑洞,更加令我们不安的是‘裂谷’的体积在不断增大,它的引力很有可能也在增大,这一点我们正在证实……”

“‘裂谷’的本质我们现在还不了解,目前有几种猜测,一是复杂的不稳定的多星系统发生连锁性碰撞后的产物,另外就是数个红巨星融合形成,还有一个有意思的说法就是按照第一类弗里德宇宙模型,宇宙在膨胀的的过程中像气球一样胀裂开……”

“我们认为‘裂谷’是一种宇宙灾害,类似于地球上的地震,海啸,当然‘裂谷’的危害远大于两者,毕竟这是一场宇宙层面的危害……”

“乐观的计算‘裂谷’的引力直接影响到地球可能会需要二百年到三百年左右的时间,但由于‘裂谷’不断吞噬其周围的物质,‘裂谷’周围势必会形成一大片真空区,地球很可能受到间接的影响,比如绕日轨道的改变,不正常的海洋现象等等,这类的影响预计很快就会现显出来,消极的说地球在被吸进‘裂谷’前,可能会因这类的影响而毁灭……”

“至于解决方法,首先当然是希望各国将这场灾难公开,这样方便我们凝聚全球的力量,最大程度的刺激科技发展的速度,另外是各国发射的探测卫星,我们希望各国的资源可以完全共享,切实的解决方法还在研究中,如果有必要的话,可能需要派遣科研人员到‘裂谷’附近考察。”

李文教授抿了一口白瓷杯中的茶水,示意自己已经说完了。李文教授看着屏幕中那些身着黑色正装的人,自己讲了将近两个小时,屏幕里的人没有问任何问题,嗯……他们好像动都没动,就像相片一样端坐在屏幕的对面。

李文坐回白大褂之中,有点累,他决定今晚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请问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那个美国来的白大褂说。

黑正装们互相看看,一个坐在角落的女黑正装把手举到耳边,轻轻说:

“我能问一些有关第一类弗里德模型的事吗?”

“不能,谢谢。”第一排中间的那个黑正装出声打断。

女黑正装把手搭在膝上,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直挺挺的坐着。

见没人说话,美国白大褂轻咳一声说:

“有关‘裂谷’的事就介绍到这里,我们这次主要讨论的还是有关于‘裂谷’解密的问题。”

领头的黑正装难以察觉的点了点头。

“我们觉得,应将‘裂谷’的基本信息告知大众,这样我们可以得到更多的帮助,这次的李教授所述的内容我们已经全部记录了下来,接下来……”

“首先,我们需要确定一个前提,目前为止‘裂谷’的信息并不打算解密。”

“什么?”美国白大褂双手撑在膝盖上,给自己增添一点气势。“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这……”

“教授,请您先冷静一下,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在可见的时间内,‘裂谷’的信息不会解密,这是不久之前各国共同决定的。”

“开什么玩笑,这是要剥夺大众了解真相的权利吗?”

“是的。”

“你……”

“虽然这么说有点过分,但是实际就是这样,这样吧,教授,我问您,如果今天早上您收到一封信,上面写您今天会被杀死,您会有什么感想?”

“我会把信撕掉,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恩,要是我的话,绝对会不安好长时间,一整天都会显得神经兮兮,最重要的是,世上大多数人都会这样。”黑正装显得有点激动,“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什么第一类弗里德模型,红巨星融合,您猜外面的人把您们口中的‘裂谷’叫做什么吗?‘阿撒托斯之口’,‘魔神的眼睛’,‘天神的告诫’。。。有意思吧,混沌的神明张开了嘴,要告诉世人世界的真理,人们需要反省自己的过错,否则就要接受天罚。如果这时候解密‘裂谷’,就会有一群白痴跳出来说什么秩序将被混乱代替!”

“这种人毕竟还是少数……”

“事实上,现在各国监狱里都有这种家伙。”见领头的白大褂们好像还想再说什么,黑正装继续说,“而且,在坐的各位也不能得出‘裂谷’真正的成因,‘裂谷’远在我们的技术范围之外,您们所得出的不过是模凌两可的猜测,一切不能使人完全信服的证据都会使人们产生恐慌,人类,在这方面可是十分脆弱的。”见白大掛们都陷入了沉默,领头的黑正装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总之,这种事情一旦解密,全世界都会产生动乱,地球毁灭之前,人类就先自己毁灭,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出现。况且这里聚集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研究资源将近千亿,如果这里都不能解决‘裂谷’的问题,那么全世界其他人也不可能提出什么解决方案。”

“可……这种程度的灾难……光凭我们,绝对是无能为力的……我们需要全球的力量。”美国白大褂声音显得很苍老。

“然而,即使凝聚了全球的力量也解决不了问题,科技要求太高了,大家都清楚,我们不具备航行到‘裂谷’的能力,况且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不过,教授。”坐在角落的女黑正装开口说道:“事实上,各国政府也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

“殖民舰,”领头的黑正装,显然不想她继续说下去,“这是目前提出的,最好的解决方案。”

白大褂们一下炸了,显然这种事情触犯了他们的底线。

美国白大褂吼了出来:“这算是什么鬼东西!你们这群家伙为什么出了什么事都想着逃?殖民舰可以载多少人!坐上船就能逃的掉吗?一共能跑掉几个人?你们就不怕被全世界的人骂死吗?呼……呼……”

他的手在抖,李文看到。

“教授,请冷静一下。”

“滚吧,衣冠禽兽。”

黑正装沉默了几分钟,开口说到:

“在座的教授,还有你们的妻儿,都会在第一批登船的人员名单上。”

“啊?怎么,你以为这样就能说服我们?”

“我们的妻儿可不在名单上。”黑正装用极为平静的语气说到。

屏幕里的黑正装们依旧是一脸严肃,直挺挺的坐在那里,就像会议刚开始时一样。而白大褂们大多都瘫坐在了座位上,双眼逐渐失去光彩。

就像时间只在这一边流逝一样。

这时那个坐在角落的女黑正装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可没有妻儿,我还单身呢。”

声音很小,不过李文教授到是听见了,那边领头的黑正装估计也听见了,因为他左额上的青筋跳了一下——这就是他整个会议仅有的表情变化了。

“这孩子没救了。”李文心想。

“总之,这次会议算是很成功的。”领头的黑正装看来忍不住了,“至于后续的一些资料,会及时发给大家。另外,最近会对岛内的收发信息进行一定程度的管控,希望大家配合。”

“我们是被监控了,是吧?”

“不,您们的隐私权还是会尽量维护的,只是对‘裂谷’的有关信息进行一定程度的管控而已。”

说完,黑正装们站起身来,朝白大褂们点了下头,屏幕黑了下去。

白大褂们都坐在原处没有动。

“你们说,咱们像不像被囚禁了。”一个白大褂说。

李文觉得这时候一定要说些什么。

“那我们要放弃吗?”美国白大褂说道。

“不要。”李文教授第一个接到。

白大褂们的目光都聚集在李文教授身上,然后,所有人都笑了。

真是巧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完-
科幻作品
天裂
| 目录  (共4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用“白大褂”和“黑正装”这样的形象,借代某一类人群,是比较有趣的做法。故事整体还算不错,切入点找得很准,这在很多作者中算比较难得了。穿插的科学细节也增加了阅读的趣味性。

2018-02-01 17:54 匿名 ——

科幻点并不等于故事主线,本篇突出地说明了这个问题。“裂谷”这个科幻点设置得很新颖,但接下来围绕着这个科幻点铺设哪些矛盾冲突?各种角色又要干什么?作者显然没考虑好。白大褂们发现“裂谷”后,基本上就游离在事件之外,最后解决问题的也不是人类,巨大天灾变成一场小游戏。篇中大量闲谈更是在相当程度上冲淡了灾难的紧张感。

2018-02-06 13:01 匿名 ——

看设定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故事,但是在具体的小说中,作者似乎没有突出主要矛盾,加之过多无意义的对话,使得灾难的紧张感和最终转折时的惊喜感大大降低,这是以后写作中需要改进的地方。

2018-02-06 15:1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