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裂》
冲击
近草    来源社团:天文科幻协会
得票 325 阅读 1711 评论 0

李文正要睡下,实验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教授?”听这声音,是邢露。

不知为什么,李文教授一点也没感到惊讶。

“你等等。”李文教授走过去开门,侧身让邢露进来,再把门关好。教授可不敢让邢露自己开门,实验室桌上重要的东西还是有不少,门开的太大说不定会被吹飞,而且说来惭愧,李文也没有整理东西的习惯。

“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李文拿出一个咖啡杯,加了一点咖啡,加了许多热牛奶和方糖。

邢露自觉的伸手过去,李文看了她一眼,举起杯子自己喝了起来。把伸着双手的邢露撂在那里。

看邢露一副受了欺负的模样李文稍微有一点开心的感觉。

“赶紧说,有什么事?”

“哦,”邢露显得稍微正经了一点,“刚才我见那个,那个……”

“你不会还没记住人名吧?”

“外国人的名字太长了嘛……就是那个荷兰高鼻梁教授。”

“荷兰高鼻梁……那是贾克斯教授,研究弦理论的,话说那天的望远镜就是他的……”

邢露尴尬的笑了两声,“外国人的名字都太长了嘛……”

“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你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

“一定程度上我还是很厉害的,尤其是成绩和老爹方面。”

“……”

“算了,贾克斯教授怎么了。”

“我今天看到他感觉怪怪的,刚刚去敲了敲他实验室的门……”

“我就不问你为什么想着大半夜的去造访别人睡觉的地方了。”

邢露漂亮的脸上微微泛红,不过没有接李文的话,她继续说:“可是我敲了半天门都没反应。”

“那很有可能是他睡觉了吧,而且实验室的隔音也很好,睡在里屋的话基本就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我感觉不像,而且不进去看看我实在睡不着,教授~~”、

“虽说你半夜进他人睡觉的地方不太好,我进去也不好,真的。”

“李教授,您就不怕荷兰高鼻梁教授出事吗?”邢露双手拽住李文教授的衣角。

“贾克斯教授……他能有什么事……”

“上午不是刚刚说了‘裂谷’黑洞化的事,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有点不正常了。”

“怎么个不正常法?”

“表情感觉怪怪的……一举一动都很不自然。”见李文教授还在犹豫,邢露接着说,“反正我也睡不着,你就陪我去看看吧。”

 “那好吧,我也有点担心。”

 

李文教授心中的不安渐渐升起。

敲了一次门,没有动静。

敲了第二次门,依旧没有动静。

李文教授开始拍门,大喊着荷兰白大褂的名字。

依旧没有动静。

李文开始打荷兰白大褂的手机,同时更加用力的拍着荷兰白大褂实验室的房门。邢露站在那里显得手足无措。

李文的吵闹声招来了其他的白大褂。

“怎么回事?”美国白大褂睡眼惺忪的问道。

“贾克斯教授好像出事了,怎么叫他都不回应。”

“可能是装了什么隔声的设施了吧,本身实验室的隔音就不错,毕竟老年人比较重视睡眠。”

“谁有备用钥匙,备用钥匙在谁哪里?”

之前的那个骗子白大褂匆匆跑进他的个人实验室里,抓着一大串钥匙跑了出来,熟练的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实验室的门。

“钥匙怎么会在你这儿?在你手里感觉蛮危险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

几个白大褂一冲进去,就看见荷兰白大褂正安详的躺在床上,很明显睡着了,当然这一睡睡得不一般,旁边摆着一个空了的安定药瓶。

李文先是拍了拍荷兰白大褂的肩膀,然后抓住他的双肩剧烈摇晃起来。

美国白大褂扳开李文的手,有些粗鲁的把李文挡开,李文教授想说些什么,但,一看美国白大褂的眼睛,又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明明还是那个微微发胖的老人,还是那双眼白泛黄,不再清澈的眼睛,可现在里面却充斥着拯救的力量。

美国白大褂先用两根手指轻轻摸了摸荷兰白大褂的动脉,然后把整个手掌贴在他的脖子上。

“硫酸镁(催吐剂),可刹米(神经兴奋剂)之类的东西谁实验室里有?”美国白大褂洪亮的声音在实验室震响,“谁闲着,来把他翻过来,李文,别呆着,去外厅,把那群黑衣服叫过来。”

几个白大褂用尽力气,把荷兰白大褂翻过来。

美国白大褂有些像是发泄自己的怒气一样,把手指伸进荷兰白大褂的喉咙深处,最终还念念有词:“喝瓶安定竟然用了三杯水,你还真是熟悉安眠药的药性,你的学问都用在这种地方吗?”荷兰白大褂突然浑身抽搐起来,美国白大褂撤出手指,荷兰白大褂立刻大口大口呕吐起来。

李文教授和邢露还没跑到外厅,就见到领头的黑正装向这边走来,这时候叫他黑正装或许有些不合适,现在的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一步一步漫无目的的走着,好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