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裂》
近草    来源社团:天文科幻协会
得票 325 阅读 1413 评论 0

李文教授的个人实验室里两个人,李文坐在自己的桌前,邢露在一边摆弄着露出金属光芒的实验仪器。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相处了一会儿,李文教授没抬头,突然出声问道:

“我和贾克斯教授……像吗?”

“不像。”李文教授抬头看了眼邢露,他正把那个泛着金属光泽的实验仪器举过头顶,虽说是实验室里的仪器,不过说白了不过是一个造型独特的模型罢了。

“不过硬要说的话……你和荷兰高鼻梁都不怎么像科学家。”

“怎么说?”李文教授一边写一边问道,李文已经不再纠结邢露的称呼问题了。

“感觉吧,你俩都挺像文科生的。”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好吧,你说怎么个像法?”

“都说是感觉了。”邢露把那个模型放在架子上,坐着椅子滑到李文的桌前,用她那特有的充满天真的眼睛看着李文。

被邢露盯着,李文感到有一些尴尬,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用钢笔蘸了蘸旁边的玻璃瓶中的墨水。

“你就不打算继续问了?“

“不打算,已经没什么可问的了。”

“我们早上开会说了什么……你就不想知道吗?”

李文停笔,抬头,想了想,“你们早上说什么了?”

“嘻嘻,”邢露露出满意的表情,“才不告诉你,要等到……”

李文教授把桌上的几张纸叠好,站起身来,走向门口。

“喂喂喂,你怎么走了?”

李文把手中的纸晃了晃:“写完了。”

“你现在就要走了?”

“是啊。”李文走出去,反手将门锁上了,用钥匙锁上了。

“这几天我好像变幼稚了。”李文把钥匙环套在手指上,转了几圈。

 

没走多久,李文教授就遇到了领头的黑正装。

“诶,正好,帮我把这两封信寄了。”刚刚在实验室里写的就是这两封信,如果是在做什么学术性研究,李文教授就不会让邢露在一旁打扰了。

“我又不是送信的……”领头的黑正装弱弱的说。

“你不是管监控的吗?最后的信不是都得送到你手上?”

“您怎么知道现在还在监控的?”

“……说实话,你也挺实诚的。”

领头的黑正装有点尴尬,“只是上面的命令还没有撤下来。”

“没事,你只要把我的信寄出去就行。”

“好吧……李教授,有点事要告诉大家,一会儿还得麻烦您到大厅一趟。”

邢露说的那事吗……“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

“还有教授,您见邢露了没,找了她半天了,真不知道她躲到哪个角落偷懒去了。”

“呵呵,”李文笑了笑,“钥匙给你,一会儿还我。”

领头的黑正装明显没有搞懂,低头看着手里的钥匙,然后又看向李文教授。

李文教授没向黑正装解释,他转身离去,身后的白大褂像披风一样扬起,教授嘴角带着一份笑意,一份意气风发者特有的笑意。


大厅里,黑正装们端正的坐好,衣服笔挺,一尘不染。白大褂们坐在他们的对面,衣服同样笔挺,同样一尘不染,只是人都已显得苍老,就像之前一样,黑与白对峙,不过这一次黑与白相互间的看法都变得明显不同。

邢露也端正严肃的坐在黑正装中,每当李文的视线扫到她的脸上,她都会怒目呲牙,当李文的视线离开,她就又变回那个严肃认真的女黑正装。

“唔,简直就像一只炸毛的猫。”李文想到这里,嘴角又不自觉的扬起。

领头的黑正装站了起来,他的手里拿了一沓厚厚的白纸,他站起来并没有立刻说话,像是在斟酌言辞。

“各位教授,抱歉,这个时候把大家叫来,因为各位教授的努力,目前已经有二十五艘能支持宇宙航行的飞船投入生产,各位教授的知识使得飞船的建造技术得到了‘质’的提升。”

“官腔就免了吧,直接说事吧,都这么熟了。”一个白大褂说道。

领头的黑正装点了点头,显然他也早有此意,

“虽然现在已经决定要投入全部力量进行对‘裂谷’的探索,可是还是有人坚持保全人类的火种,也就是坚持派遣殖民舰,载上一部分人类和一些……人类的遗传因子,驶向‘裂谷’的反方向,试一试能不能逃脱‘裂谷’的引力。说实话,支持这么做的人还是蛮多的,而且不乏一些颇有实力的大人物,两派相互制衡,最后他们就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派出一到兩艘新造的宇宙飞船作为殖民舰,等于同时执行两种方案。不过这样难免显得懦弱,毕竟‘裂谷’的事情已经广为人知,这种时候,如果这么做的话一定引起全球范围的不满。上面的人也是很难做决定,于是就决定让各位教授决定这件事,毕竟没有各位的支持宇宙飞船也做不出来。当然,会像之前决定好的那样,各位的妻儿的名字会在登船的名单上。“

白大褂们思考了一会儿,”还真是给我们甩了一个烂摊子啊。“美国白大褂出声说道,”得,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美国白大褂问向领头的黑正装。

“这种事当然得您们自己做决定了……我可不敢担这责任。”

“切,平时看你挺厉害的,关键时候靠不住。“

领头的黑正装抽了抽嘴角,心说:“您都六十多了,一个劲的坑我干什么……”

美国白大褂摆了摆手,“本身也没指望你派上什么用场,不过,”老教授的眼神一下子犀利起来,“让我们决定这件事,不是说让我们得出一个共同的答复吧?”

领头的黑正装一下显得更严肃了:“没错,不是一个答案,而是每人一个答案。”

“诶,懂了,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当中只要有一个同意了,估计就回分出殖民舰了。”

“而且这艘殖民舰还会载上同意者的妻儿。”李文教授暗暗想到。

美国白大褂站起身来,对着白大褂们说,“大家都知道了吧,回去好好想想,昨天大家都挺累的,早点回去睡吧。”

“别别别,”领头的黑正装赶紧止住正欲起身的白大褂们,“还有一件事,还有一件事,再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

刚刚起身的白大褂们又坐回了椅子上。

领头的黑正装继续说:“还有一件事,探索‘裂谷’的飞船中一定要有专业的科学家,不然,就算接近了‘裂谷’也没法了解它的原理……所以,各位教授……其实作为一个晚辈不应该这么说,但还是恳求各位能站出来帮一帮我们……“话音刚落,黑正装们都站了起来,朝白大褂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白大褂们互相看看,有几个人笑了出来,

“这种事情,我们早就想好了,不用你们说我们也会去的。”

“是啊,要不也不会让那群飞船设计师把座位搞得那么软了。”

“……”

“你这种时候说这个干嘛?”

“你不是还要求美国那艘飞船上加上护颈吗?”

“老头子我颈椎不好你有意见?”

“好了,好了,没别的事了吧?散了,散了。”

李文教授站起身来,刚走了几步,邢露就蹿到了自己的面前,皱着小巧的鼻子,故作凶狠的眼神,呲着牙,一副要咬人的样子。

李文就当没看到她,自顾自的向前走,邢露见他没理自己,又窜到李文的面前:“为什么,为什么把我锁在实验室里?”

李文就当没听到,用手按住邢露的头,把邢露拨到一边,快走几步把前面领头的黑正装叫住,邢露还是不甘心,跟着凑了上来,领头的黑正装瞪了她一眼,邢露缩缩脖子,识趣的走开了。

李文教授见邢露走开,难以察觉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对黑正装说:“那两封信还在你那儿吧?给我一下。”

领头的黑正装从衣服的内兜里掏出刚刚的两封信,递给李文教授,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吗?“

“怎么了?还不是因为你,偏偏在我写完的时候说这种事。”

“这个……”黑正装尴尬的笑笑。

李文教授把两封信拿在手里,想了想,把其中的一封还给了领头的黑正装,

“这个帮我寄了,另一封等我写完再让你寄。”

“好的。”

待李文教授走远,领头的黑正装看着手里的信封。

这是李文教授寄给荷兰白大褂的信。

 

“说实话,咱们在这个岛上已经好久了。“一位白大褂抬头四十五度看天,语气忧伤的感叹道。

“终于能离开你们这帮糟老头了。”

“我看你今年又想诺奖陪跑了!”

“……”

今天,所有的白大褂都站在岛的海岸边,海岸边停靠着数艘轮船,今天,是白大褂们离别的时候。当然不仅仅是离别的时候,白大褂们要做出选择,自己的亲人,自己最爱的人的命运,可能就在自己手上。

现在一共有二十五艘宇宙飞船,就算全部投入“裂谷”,解决“裂谷”问题的几率仍旧渺茫,可是如果分出几艘,不,分出一艘,说不定妻子,孩子可以逃过“裂谷”可怕的引力,逃过一死的命运。

真是……难以抉择啊。  

 

 一位白大褂坐在船舱里,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很久之后,才缓缓的把白烟呼出来,他用拿烟的手抓起一根笔,在面前的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写下“拒绝”二字,白大褂又抽了口烟,这回白色的烟雾吐出的很流畅。

 

之前骗船长的那个白大褂现在也在船上,不过是在另一艘船上,他在船舱的桌子上放了放了一张纸,纸很新,没有一点折痕,骗子白大褂盯着那张纸,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

”唉。“骗子白大褂叹了口气,把头深深地低下,骗子白大褂毫无征兆的哭了起来,没有出声,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唉。”白大褂又叹了口气,用白大褂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在那张整齐的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有,”我拒绝。“

 

美国白大褂已经到了家,他抱起自己的小儿子,用自己的络腮胡子去蹭小儿子那稚嫩的小脸,一家人其乐融融,深夜,美国白大褂缓缓地坐起,默默看着旁边熟睡的妻子,美国白大褂将妻子的头发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缠绕,松开,缠绕,松开……美国白大褂轻轻下床,悄悄地摸到小儿子的房间,美国白大褂找来一把椅子,坐在小儿子的床头,轻轻的摸着小儿子的头。小儿子应该是没有睡的,美国白大褂看见小儿子紧绷着脸,脸上还不时抽搐一下,明显是在强忍着笑,美国白大褂裂开嘴无声的笑了,揉了揉小儿子的头,轻轻地从半掩的房门滑了出去。挺遗憾的,自己的女儿今晚不在,美国白大褂在自己女儿的空房间里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走进自己的书房。美国白大褂坐到自己的书桌前,坐了一会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再从岛上带回来的资料中翻找了一会儿,将一张整洁的纸放在书桌上,又安静的坐了一会儿,他用他那略显苍老,但强而有力的手写下,“我拒绝。”

 

荷兰白大褂现在正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他的家人一直陪伴着他,当然也有监视的意思,虽然现在的荷兰白大褂已经没有被人监视的需要了,毕竟到了这个年龄,遇到这种事儿,还是很难缓过来的。

今天和往常不太相同,寄来了两封信,一封来自李文,一封来自一个名字超长的机构,都是从那个岛上寄来的,那个让人纠结的岛屿。

荷兰白大褂先拆开李文的信,看着看着便笑出了声,把李文的信举到自己的小孙子面前,兴致勃勃的说:

‘‘你看你看,这个家伙多会噎人,你看‘感谢您让我看见自杀的下场’,什么‘适合当一个作家’,诶,他说我适合当一个作家,‘不过是闲着没事吞枪的那种……”

荷兰白大褂的小孙子见自己一直蔫蔫的爷爷一下成了这样……忍不住哭了出来,荷兰白大褂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一点失态,赶紧把小孙子放在床上,哄了起来,同时拆开另一封信,看了看,写上“拒绝”,放了回去,继续哄孙子。

 

李文教授坐在自己的实验室里,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两份文件,李文教授除了盯着那两张纸外没有任何动作,他在思考,李文教授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了一上午,最后他叹了一口气,在其中的一份文件上写下“拒绝”两字,把另一份文件原封不动的放进信封,提起包,离开了实验室。

这封信好久之后才寄到,寄到李文妻子的手中,之前信封里面还有一封李文的亲笔信,现在里面就只有一封离婚协议书了,李文妻子的名字孤零零的挂在上面。

过了好久,其实也没有多久,包括李文在内的白大褂们被各大媒体推上了风口浪尖,对他们的评价也是五花八门,什么“救世的勇者”,“妄图补天的人们”,“爱党爱国爱民的优秀科学工作者”,白大褂们到是不怎么在意这些事情,媒体的评论倒是对白大褂的亲人们影响更大些。像是李文教授妻子在当时成了人人皆知的大人物,英雄的妻子。

 

“你知道吗?”领头的黑正装对邢露说,“那伙白大褂真的很令人敬佩,他们竟然所有人都拒绝了。”

邢露看着面前的一沓纸,很罕见的什么都没说。


今天,李文教授吸引了世界上所有人的目光。

“探索‘裂谷’的计划很有可能是徒劳的,‘裂谷’距离我们很远,单凭我们现在的科技技术永远无法抵达,但我们别无选择,不正常的海洋现象,频发的大型海啸都在预示着这场灾难的可怕,这是一场属于宇宙的灾害,我们很不幸成为了受害者。”

“我们不是没有希望,‘裂谷’具有可怕的引力,我们的飞行器会因为它的引力变得越来越快,快到我们无法理解,甚至有可能接近光速,会从熟悉的三维空间升维到我们无法理解的高维,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更快的到达‘裂谷’。”

“顺利到达‘裂谷’后,并不意味灾难的终结,‘裂谷’附近毫无疑问会是一个我们难以了解的世界,我们可能举步维艰,也有可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一切,中国有一个背水一战的典故,我们正是这样,现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无路可退的战士!”

这天,包括李文在内二十五名能承受宇宙航行的白大褂奔赴世界各个发射中心,和世界上最顶尖的宇航员踏上前往‘裂谷’的征程。

李文坐在宇宙飞船的座位上,紧盯着前方,飞船还没起飞,李文教授身上就已经冒了一层虚汗,一段时间的锻炼并没有使李文成为一个合格的宇航员,靠着世界全部科研人员的投入,才使二十五名已不再年轻的白大褂有升上宇宙的可能,这是一艘集结了全世界智慧的宇宙飞船,可这仍不能平息李文心中的不安。

“我们能到达‘裂谷’吗?飞船能不能经受‘裂谷’的引力?那恐怖的引力会不会将飞船撕毁?我……我能活着到达‘裂谷’吗?我会不会经受不住这么大的加速度……”

李文心口越发憋闷,但却不敢轻易挪动身体,不敢弯腰,自己的眼中有什么东西将要涌出……

“好痛苦…………”李文死死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李文教授?”

熟悉的声音,真是亲切啊。

李文睁开了眼睛,邢露,带着和自己一样的头盔,身着和自己一样的衣服,坐在自己的身旁。

“你怎么上来了?真是胡闹。”压抑着心中的感激,李文板着脸说到。

“这种事情,错过了就没机会了。”

“胡闹,下去。”

“不是胡闹。”邢露紧盯着李文的眼睛,严肃的说到。这双眼睛和第一次见面一样,仍是那么天真,仍然能看出执着。不过,李文教授能感觉的到,和之前相比,她的眼中多了些别的东西。

李文教授闭上眼睛。

钢铁的巨臂缓缓打开,极度的高温,耀眼的光芒,雾气瞬间升腾,一股巨大的加速度让李文了解到飞船已经起飞了。待飞船的速度渐渐变得平稳,李文睁开眼,扭头看向旁边的邢露,她正透过舷窗向外看去,李文顺着她的目光向外看去,一个蓝白相间的星球渐渐飘远,在漆黑的映衬下慢慢变小,人类生存的痕迹一点一点被距离抹去,最后只剩下蓝白交错的颜色。

虽然知道与地球相比,渺小的是自己,但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地球也是微不足道。

“那天为什么把我锁进实验室?”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

邢露用手推了下头盔,李文想她其实可能是要用手遮下嘴,隔着头盔,邢露冲李文教授露出一个微笑,那笑容很迷人,

“我有点想哭。”

“我也是。”

女娲三号,荷马的歌声,阿尔忒弥斯的眼泪等二十五艘宇宙飞船在几天之内陆续升空,载着核原料,多种植物,大量枪械,宇宙用实验器材,多种书籍等等等等,为解决人类生存的问题,飞向‘裂谷’。

飞行器飞向太空的时候,送行的呼声响彻了世界,呼声之大好像可以响彻银河。

 

飞船飞了很久,或许也没有飞太久,无尽的漆黑透过舷窗深深的烙印在飞船中每一个人的心里。船上的人只知道,现在,地球已经仅仅是一个方向了。

 “你们都看到了吗?”二十五艘飞船之间的通讯器久违的穿出声音。

李文教授很熟悉这个声音,这是在岛上和自己共事已久的白大褂的声音。

船长接过话筒,:“这里是……”

没等船长说完,飞船就覆盖上了一层荧绿色的光芒,星星点点的荧光飘荡在船舱之中,宛如神迹。

“我想……我看到了……”

“这简直是神迹!我们的飞船进入了一个绝佳的状态。”话筒那边传来白大褂兴奋的声音。

“不,这不是神迹。”已经好久没说话的邢露突然说到。

邢露的目光紧盯着舷窗外,船上的人都顺着邢露的目光向外看去,一艘小小的飞船静静的悬在那里,那小小的飞船上也罩着一层荧绿色的光芒,飞船里的人一下子都凑到舷窗旁,高呼着赞美真主,赞美上帝的话语。

李文教授盯着泛着绿色荧光的操作台,用食指轻轻刮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电子润滑剂……”

李文教授猛地回头,看见飞船里的人全都凑到那小小的舷窗旁,李文教授无奈的笑笑,然后大声喊到,

“行了,别看了,有没有人能确定我们有没有进入‘裂谷’的引力范围。”

一个不起眼的大个子回答说:

“应该已经进入了,在绿色荧光出现之前,飞船出现了不太明显的加速现象。”

“或许时间还够……”李文教授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记录,广播。”

“广播?要向哪里广播?”

“二十五艘飞船,和……地球。”

希望这条消息可以挣脱引力,“我们在探索‘裂谷’的过程中受到来自未知文明的帮助,很明显他们也是为解决‘裂谷’而来,人类在宇宙中并不孤独,可以预见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强大文明加入我们,‘裂谷’将会成为历史。”

李文教授放下话筒,对着飞船里说,“这里有没有笔和纸。”

“有的。”不起眼的大个子给他递来一沓纸和一支宇宙用圆珠笔,李文教授正要动笔的时候,广播响了,是白大褂,

“怎样?要不要比一比谁能更快搞清这个“电子润滑剂”是什么东西?”

“正有此意。”李文教授的笔在纸上略过,留下无数复杂的算式。

 


庭院中的草坪修剪的很整齐,草长得很高,显得草坪很厚,草生的很绿,显得草坪很厚,这样的草坪最适合有小孩子的家庭,事实也正是如此,有一个小孩子正在草坪上玩耍。

小孩子托着一个黑色的球在草丛中跑来跑去,那黑色的圆球显得很不一般,分明是一个完全漆黑的球体,仔细看像球体,里面仿佛有光在流动,一片漆黑中可以看到流动的光。

小孩子托着球绕到房子的后面,等他从房子后面走出来时,刚刚的兴高采烈已经消失不见,沮丧和不安写在脸上,小孩子把球托的高高的,托到正在屋檐看报的父亲眼前。父亲把球举到眼前看了看,问道:“这个球,怎么裂了?”小孩子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幽怨的,父亲笑了笑,温柔地揉了揉孩子的小脑袋,一脸慈爱的说,“就像我教你的那样就好了。”

小孩子似乎很喜欢像这样被摸头,喉咙里发出一阵舒服的咕噜声,小孩子把他稚嫩的小手放在那个漆黑的圆球上,轻轻的捏了捏,又轻轻的按了按,裂缝消失,漆黑的圆球又变成了完美的模样。

小孩子再次把圆球托起来,再次举到父亲的眼前,一脸炫耀的模样,慈爱的父亲笑了笑,在心里暗暗想到,“这裂缝十有八九是这小子自己搞出来的,小孩子都是这样,费尽心机的去找一些可以用来炫耀的东西。”

慈爱的父亲当然不能把他心中所想表现出来,毕竟他是一名慈爱的父亲。

慈爱的父亲揉了揉孩子的头,站起身来,他对孩子说:”我们该出去了。“

孩子应了一声,自觉地把那漆黑的圆球放在草坪一边的架子上,钻进屋里,换了身新衣服,跟在父亲的身后,走出了院子。

漆黑的圆球被孤独的留在草坪的架子上,纯粹的漆黑中有光芒流动,离开了小孩子稚嫩的小手,黑球显得深沉,睿智。一阵清风吹过,带走了球下的一层灰尘。

那漆黑的圆球却纹丝不动。

 

李文等人离开地球一个多月 ,差几天就满两个月的时候,’裂谷‘消失,李文等人成为真正意义上,全人类的英雄。

-完-
科幻作品
天裂
| 目录  (共4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用“白大褂”和“黑正装”这样的形象,借代某一类人群,是比较有趣的做法。故事整体还算不错,切入点找得很准,这在很多作者中算比较难得了。穿插的科学细节也增加了阅读的趣味性。

2018-02-01 17:54 匿名 ——

科幻点并不等于故事主线,本篇突出地说明了这个问题。“裂谷”这个科幻点设置得很新颖,但接下来围绕着这个科幻点铺设哪些矛盾冲突?各种角色又要干什么?作者显然没考虑好。白大褂们发现“裂谷”后,基本上就游离在事件之外,最后解决问题的也不是人类,巨大天灾变成一场小游戏。篇中大量闲谈更是在相当程度上冲淡了灾难的紧张感。

2018-02-06 13:01 匿名 ——

看设定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故事,但是在具体的小说中,作者似乎没有突出主要矛盾,加之过多无意义的对话,使得灾难的紧张感和最终转折时的惊喜感大大降低,这是以后写作中需要改进的地方。

2018-02-06 15:1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