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圣女的画像》
画家与圣女
芸香    来源社团:中国海洋大学海洋生命...
得票 361 阅读 2344 评论 2
先看评语
· 作者选择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试图在小说中探讨出一种可能性,勇气可嘉。然而是否能探讨出有借鉴性的结论,我是持怀疑态度的。过于宏大的主题,在小说中是不讨喜也很难讨巧的,熟练的选手往往会选择一个小而且精确的切入口,四两拨千斤,最终达到目的。在语言上,这篇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水准,想要承载如此宏大的话题,也很费力。另外,作品中洋溢出的浪漫主义,在众多科幻作品中显得十分难得,是不可埋没的优点。请继续加油。 · 本篇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寓言故事。生命、死亡、时间这些都是哲学化的设定,只是勉强借用了科学概念来表达。人物从外形、行为动机到处事方式都有浓郁的童话风格,脱离现实。时间捐献者后来的命运也没有交代,有头无尾。只是文字上比较唯美算一个长处。 · 语言诗性、优美的一篇小说,不过更像是思辨之作而非纯粹的科幻,叙事的内驱力还是略感不足,因此使得很多本应该出彩的段落看起来成为了阐释设定的注解。与其通过捐赠时间和回溯等需要阐释性的手段,不妨参考一下《时间规划局》中是怎样设定这种人与时间的矛盾的。 · 情节环环相扣,曲折紧张;文字表达流畅,技法娴熟;思想也极深刻,对社会人生的都有相当精彩的思考,并用诙谐的语言表达出来。关于梦沙的设定,还真是很有趣。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藏海站在窗口抽烟,他望着外面,试图从这个灰色的世界里面找出哪怕一丝色彩,但是他失败了。那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大地和灰蒙蒙的行人组成了一张死气沉沉的黑白照片。这个世界的居民感觉一切色彩都是可憎的,低俗的,所以就把它们除去了,只剩下呆滞的黑,冰冷的白和令人不安的灰色,对于一个画家而言这是莫大的悲哀。他厌恶地拉上窗帘,把它隔绝在外。

与外面的世界不同,他所处的房间却是个色彩丰富的地方,换句话说,是个低俗的地方。床上的女人叫做汪藜,她刚刚醒来,正用手轻轻拍着自己红润的脸庞,难以置信地发现竟然已经是傍晚了。她急忙从被窝里挣脱出来寻找衣服。藏海把胡乱堆在椅子上的衣物丢给女人,女人一边穿衣服一边问要不要一起吃晚饭。藏海答应了,他对这个女人感到好奇,因为她独特的职业,也因为她干净的眼睛。

这是两个新生人,人类绝育前的最后一代,承载着这个世界仅存的希望。

柏油马路已经被车轮磨成黯淡的灰黑色,两旁的人行道铺着整齐的灰色地砖,行人低着头缓慢地行走着,他们的衣物大多也是深灰色、浅灰色或是黑色白色的搭配,完美地融入这个城市之中,仿佛也是从那些混凝土建筑中衍生出来的某种东西,又冷又硬。藏海知道自己身上的新生人制服看上去一样单调,但身边女人洋红色的连衣裙和黑亮的高跟鞋却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这是违规服装。他不由得担心这身伤风败俗的装扮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不过显然是多余的,并没有人注意到这单色照片中的一抹红。似乎人们在这种城市里生活得太久,都已经失去了分辨色彩的能力。

新生人用餐的地方像是一个巨大的养殖场,一排排冰冷的座位前摆着食物槽,那些浆糊一样的的食物源源不断地从加工车间里流向食槽,味道就和它看起来一样难吃。但女人似乎并不介意,一坐下来就迫不及待地大块朵颐,藏海没有急着用餐,有一个问题他很好奇,无论如何都想问问这个女人。

“汪藜小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你问吧。”女人并没有停止用餐,她正把一大勺浆糊状的食物送到嘴里。

“你……为什么要干这行?据我所知现在行情并不好,可以说已经是夕阳产业了,想以此为生应该是行不通的……”

这时汪藜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藏海显然没明白自己刚刚的话哪里好笑,呆呆地看着她把食物喷了一桌子。

“哈哈……你……你居然用‘夕阳产业’这个词来形容妓女这行当?”

藏海还是不明白这有哪里好笑,一本正经地继续。

“名副其实是夕阳产业,人类差不多已经二十年没有性行为了,半数以上的人每月都把自己的生殖细胞作为科研材料上交来换取奖赏。整个世界都把性看成肮脏的恶行,尤其对于我们这些新生人,那几乎是不可饶恕的。”

“是呀,他们的确把性视为恶行”女人一边把嘴里的羹匙咬的咔咔作响一边说“有人甚至认为正是混乱的性导致了人类的绝育,这要是在中世纪我恐怕早就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了。”

“那你为什么还干这行?总不会因为你喜欢?”

“不、不,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喜欢。首先,其实行情也没你想得那么糟,人是很叛逆的动物,越是禁止什么他们就越向往什么,有我这样的妓女就有你这样的嫖客,虽然新生人嫖客你还是第一个。但这不是重点,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呃……我……我……”

她重复了好几遍“我”字,却终究没有说出来,她低下了头,脸渐渐红了,甚至红得超过了那件连衣裙。藏海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并没有催促。

仿佛下定了决心,她突然昂起了头,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光彩。

“我,想成为圣女。”

藏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没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想当圣女。”汪藜又重复了一遍,她紧咬着嘴唇与藏海对视着,那双无比干净的眸子里流露出坚定和向往。这个女人想成为圣女?一个妓女,一个距离圣女最遥远的女人,居然想当圣女。

“我不明白。”沉默良久之后藏海说道。他不明白她为什么想当圣女,他不明白这个妓女想怎么变成圣女,他甚至不明白在这样的世界里,什么样的女人能被叫做圣女。

“人类已经绝育20多年了,如果没有婴儿出生人类迟早会灭绝的,最多撑不过80年现在最年轻的人也去会死去,到那个时候就什么都完了。”

“是呀,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然后呢?”

“然后……”汪藜看着藏海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我想……为人类生个小孩。”

这个女人疯了。这是藏海的第一个想法,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竭力保持平静,继续看着女人发光的眼睛。

“圣女,是给世界带来希望的女人。”汪藜把双手叠在胸口眼睛低垂,声音无比虔诚。“这个世界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孩子,你想想看,如果我可以用自己的子宫孕育这个孩子,然后把他生下来,我算不算是圣女?”

藏海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对一个疯子能有什么好说的呢。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同时思考着怎么应付她。

“是呀,我想……你会成为人们心中的圣女,如果你真的生出了一个人类……幼体的话。”

“是婴儿。”汪藜纠正道“人类的幼体叫做婴儿,他会喝着母亲的奶水长大,就像小牛犊喝牛奶一样。只要给婴儿喝了奶他们就会长大变成儿童,再然后……就会长成人类。”她挠了挠头,这些知识对她来说有些生僻,毕竟她从没见过真正的婴儿,虽然她知道自己也是从一个小小的婴儿逐渐长大的。婴儿,儿童,孩子,这些词在这个世界似乎也成了某种禁忌而很少被人提起,就像人们不愿意在腿脚不方便的人面前提“跑”,不愿意在盲人面前提“看”。

“很抱歉这样说,汪藜女士。”藏海终于下定了决心“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你一定做过D因子检测吧?我敢肯定结果一定是生殖细胞D因子转座酶阳性,目前为止全人类都是这个结果。”

“的确如此。”

“那你就不可能怀孕,D因子在你的体细胞里是稳定的,但会在你的生殖细胞里发生活跃的转座,这会造成染色质断裂和各种难以预测的突变,导致你的卵子没有任何受精或者发育成胚胎的可能性。如果你真的希望有婴儿降生你还不如上交自己的卵子交给科研机构处理来得靠谱。”

汪藜对藏海不屑的态度感到很不满,她嘟起了嘴盯着他。“交给科研机构有什么用?你真的觉得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吗?科学们整天提什么D因子,但是却对它毫无办法,甚至都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这样一段序列突然就出现所有人的基因组里,之前从来没有人发现过。”

“我不认为我们新生人老死之前能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就像你说的,我们毫无进展。但是你又凭什么觉得这个全人类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会被你的子宫解决呢?”

“我就是有这种感觉,你明白吗?或许怀孕并没有那么难,或许是我们想得太复杂了,我每天都虔诚地祈祷一个孩子的降临,只要我尝试的次数足够多就会成功的,我有这种预感,真的,你要相信我。”汪藜说这番话时一直握着自己胸前的吊坠,直到这时藏海才注意到那吊坠居然是一个树脂做的送子观音,翠绿翠绿的。

藏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决定结束这个愚蠢的话题了。面前的这个女人依旧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现在在他眼里这个女人病得不轻,她不但疯而且傻。他确认这样一个没有科学精神又不顾及社会风俗的新生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在这个世界里从事什么正经的工作。不过他倒是真心希望女人那个荒诞的梦想成为现实。圣女吗?希望如此吧,如果她真的成功了那也是件好事,有个孩子的话这个世界总归不会再这么无聊下去。

“你呢,画家先生,听起来你对学术界很了解,那你为什么不去搞科研?新生人中脑子不错的基本都去从事科研工作了。”

“主要是因为我喜欢画画。此外他们也不让我作研究,我得了一种心理疾病,医生管这叫做社会责任感缺失症。就是说我虽然和其他新生人接受了一样的特殊教育但却并没有产生他们那种解救人类的责任感,在我看来人类未来会怎么样都与我关系不大,所以我是个不合格的新生人,不能从事主流工作。”

“虽然我不能理解你的想法……但那不是正好吗,这样你就可以专心画画了。”

“算是吧。”藏海早就已经吃完了,他看了看表,他们竟然已经不知不觉地聊了一个小时,他觉得是时候结束这次约会了。

“画家先生,最后我还想拜托您一件事。”汪藜有些迟疑地说道。“您……能不能为我画一张画?”

“当然可以,不过现在不行,可能要过几天,你想要什么样的画?”

汪藜的脸又红了。“我想你……画我,但不是画我现在的样子,我希望你画一副成为圣女的我。”

画一个圣女吗,一个圣女版的新生人妓女汪藜。藏海感觉这会很有意思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想那没问题。”藏海冲着汪藜笑了笑。

“那就这么定了。”汪藜笑着站起身。

她向藏海伸出了右手。握手这种礼仪已经很不常见了,藏海稍稍迟疑了一下,也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就这样,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那一刻,两个新生人都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他们各自残缺的世界正因对方的存在而变得完整和美好。

藏海暗自决定,他一定要把这个又傻又可爱的圣女据为己有。

-完-
我要评论
Lindsey 2018-01-18 17:19
很好奇D因子到底是怎么出现的,作者对这个设定没怎么详细讲。(•̀ω•́)✧
芸香 回复 Lindsey 某种天然的病毒或者人造的生物武器,可以把自己的基因整合到宿主基因组上。具体没编呢。
2018-01-20 10:28 回复
Lindsey 2018-01-18 17:09
圣女的画像。这个标题,既揭开了其后剧情发展的序幕,又为后来商人购画埋下了伏笔。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一个因D因子破坏生殖细胞染色质导致无法繁衍后代的绝望人类社会,最后一批出生的人被称为新生代,男主角藏海和女主角汪藜就是两位新生代人。 文章前半部分的文字叙述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地为读者展现出男女主之间的互动,文笔扎实,环境与心理描写处理得较好。后半部分的剧情节奏加速,商人来到地球并非是要你命3000,而是为了购得藏海为汪藜所作的画像;时间捐赠者身上出现悖论,在六十年过去之前绝对不会死去(狂气科学家挡子弹没有一颗击中要害的既视感有没有);人类社会对时间捐赠者原本的赞誉转变为畏惧、唾弃,对原本被视为人类希望的圣女抹黑,着实有一种社会写实的笔法。而文章结局商人讲述的故事使得故事放飞,留给读者回味的空间。 我想给作者提的意见是,人物的动机处理不是特别好。在文章开场时作者固定化人物性格,为男女主角戴好脸谱,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让读者快速有效地记住人物特征,避免混乱。缺点是有标签化之嫌,汪藜想成为圣女的理由显得有些苍白,打比方就好像李狗蛋参加抗日是为了民族大义而不是因为自己姐姐被日军百般凌辱。在小说中人物的动机尽量避免过于宏观,否则会影响读者的代入感。 还有一些文段的过渡有些突然,前一句是藏海和汪藜的戏份,后一句没有过渡地跳转镜头,写卡洛等人,会让读者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作者在这方面应该注意一下。 不过《圣女的画像》属于越读越有欲望继续读下去的文章,尤其是不死的时间捐赠者着实抓住了读者的眼球,关于他们的不死悖论让人浮想联翩,作者应该继续多写一点他们获得这种能力之后的故事,而不是直接囚禁去澳洲了(澳大利亚居然被核平了)。小说拥有不错的设定,娴熟的文笔,富有感情的心理描写。结局很棒呢,带有梦幻色彩,如果作者想写得更加现实一点可以考虑修改一下,把“机械降神”的套路去掉会更加dark♂一些。
芸香 回复 Lindsey 谢谢大佬点评,看到了自己写作的很多不足,学到了很多,我会继续完善的~
2018-01-18 17:45 回复
重水冷却塔 回复 Lindsey 基本也是我想说的话了。不过,个人感觉本篇的科幻基本就源于机械降神,不降就是纯人文小说了hhhhh
2018-01-18 17:21 回复
科幻作品
圣女的画像
| 目录  (共7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作者选择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试图在小说中探讨出一种可能性,勇气可嘉。然而是否能探讨出有借鉴性的结论,我是持怀疑态度的。过于宏大的主题,在小说中是不讨喜也很难讨巧的,熟练的选手往往会选择一个小而且精确的切入口,四两拨千斤,最终达到目的。在语言上,这篇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水准,想要承载如此宏大的话题,也很费力。另外,作品中洋溢出的浪漫主义,在众多科幻作品中显得十分难得,是不可埋没的优点。请继续加油。

2018-01-25 18:19 匿名 ——

本篇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寓言故事。生命、死亡、时间这些都是哲学化的设定,只是勉强借用了科学概念来表达。人物从外形、行为动机到处事方式都有浓郁的童话风格,脱离现实。时间捐献者后来的命运也没有交代,有头无尾。只是文字上比较唯美算一个长处。

2018-02-03 12:23 匿名 ——

语言诗性、优美的一篇小说,不过更像是思辨之作而非纯粹的科幻,叙事的内驱力还是略感不足,因此使得很多本应该出彩的段落看起来成为了阐释设定的注解。与其通过捐赠时间和回溯等需要阐释性的手段,不妨参考一下《时间规划局》中是怎样设定这种人与时间的矛盾的。

2018-02-04 18:08 匿名 ——

情节环环相扣,曲折紧张;文字表达流畅,技法娴熟;思想也极深刻,对社会人生的都有相当精彩的思考,并用诙谐的语言表达出来。关于梦沙的设定,还真是很有趣。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2018-02-06 22:0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