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圣女的画像》
离别
芸香    来源社团:中国海洋大学海洋生命...
得票 361 阅读 2559 评论 5
先看评语
· 作者选择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试图在小说中探讨出一种可能性,勇气可嘉。然而是否能探讨出有借鉴性的结论,我是持怀疑态度的。过于宏大的主题,在小说中是不讨喜也很难讨巧的,熟练的选手往往会选择一个小而且精确的切入口,四两拨千斤,最终达到目的。在语言上,这篇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水准,想要承载如此宏大的话题,也很费力。另外,作品中洋溢出的浪漫主义,在众多科幻作品中显得十分难得,是不可埋没的优点。请继续加油。 · 本篇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寓言故事。生命、死亡、时间这些都是哲学化的设定,只是勉强借用了科学概念来表达。人物从外形、行为动机到处事方式都有浓郁的童话风格,脱离现实。时间捐献者后来的命运也没有交代,有头无尾。只是文字上比较唯美算一个长处。 · 语言诗性、优美的一篇小说,不过更像是思辨之作而非纯粹的科幻,叙事的内驱力还是略感不足,因此使得很多本应该出彩的段落看起来成为了阐释设定的注解。与其通过捐赠时间和回溯等需要阐释性的手段,不妨参考一下《时间规划局》中是怎样设定这种人与时间的矛盾的。 · 情节环环相扣,曲折紧张;文字表达流畅,技法娴熟;思想也极深刻,对社会人生的都有相当精彩的思考,并用诙谐的语言表达出来。关于梦沙的设定,还真是很有趣。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死亡像是一条漆黑的河,它缓缓流淌着,把死者的记忆送入虚无的大海,无论是悲伤的还是幸福的,痛苦的还是快乐的,那些记忆是每个人存在过的唯一凭证,然而它们都将被死亡之河抹去。死者忘记了这个世界,然后他也会被这个世界逐渐遗忘。

因此我们畏惧死亡,我们畏惧自我存在的消失,这是一种终极恐惧,也许我们有时意识不到它,但它却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们的行动。死亡的可能性本身就是社会稳定重要的基础。

但如果一个人不会死,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的不死性那会怎么样呢?他会做些什么?

一个普通人也许什么都不会做,只是把它作为一种被动的优势看待。不巧的是,获得这种不死性偏偏的是一个最特殊的群体,新生人。

在全世界的默许下,这些孩子受到了极为特殊的教育,他们像是一群困兽,生活唯一的目标就是逃离这个绝望的世界,早已被剥夺了理想和信念的他们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放弃了。现在,他们逃出来了,失去了唯一的目标。对于大部分新生人来说这或许是一次馈赠,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他们都要接受现实,逐步适应新的世界,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但对于那些时间捐献者来说就不太一样,现在他们得到了为期60年的不死之身。如果他们开始思考过去那个灰色的世界是为什么而存在,自己又为什么存在,如果他们开始仇恨,如果他们开始叛逆,那怎么办?面对这些复杂的情绪他们多了一个选择,那是一个可怕的选择。

现在,一亿个这样不死之身的孩子正徘徊在地球的每个角落,他们那麻木的大脑正在逐渐醒悟。

不久后报纸上刊登了一则令人骇然的新闻,新生代教育部部长文岚教授在自己的办公地点被人用手枪射杀。新生代教育部其实是一个独特的科研机构,汇聚了大量的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负责对新生人培养方案的研究。这个机构隶属于军方,防卫工作相当严密,人们无法想象犯人是如何悄无声息地潜入位于三楼的办公室,杀害部长之后再悄无声息地离开的。

案子完全由军方处理而警方不得插手。72小时后犯人在睡梦中被抓获,不出所料,犯人是个时间捐献者,他的作案手法出奇的简单,他只是把一个装满氰化物的金属小包含在嘴里,打算一旦被发现就咬破它自尽,于是他就奇迹般地躲过了所有警卫,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他轻而易举地得手了。

这些细节并没有被报导。

卡洛上将坐在写字台后,这回他没有在修那块表,他盯着桌面上的报告脸色相当难看。兰顿少校正站在桌前,显得很平静。

“少校,你看到了吗,对于那些天之骄子来说,我们这些凡人是多么脆弱呀。我想你的同胞也可以轻易地杀掉我,杀掉每个他们想除掉的人,然后全身而退,只要他们想那样做。”

“您不用太担心,上将阁下,他们真正清醒过来并意识到自己的不死性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并不是每个时间捐献者都是如此极端的,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个例,犯人有遗传性的精神疾病。”

“但是他们的确有可能如此极端。”上将揉捏着自己的鼻梁。“这种危险是无法被忽视的,如果说绝育是人类社会的一种慢性病,那时间捐献者就是急性的,他们甚至随时可能挑起战争,而且恐怕一定会赢,那时我们的文明顷刻间就会毁于一旦。”

“所以,在他们完全醒悟之前,我们必须采取措施。”

“我们能采取什么措施呢?他们根本不是人而是一群怪物,他们是不死的。”

“不能杀死他们,那就把他们困住。”

“那可是一亿个人我的少校,而且我们至少要困他们60年才行,有这样的地方可以困住他们吗?”

“我想,我们可以把他们关在一个岛上。”兰顿面无表情的说。“一个巨大的岛上。”

澳洲大陆正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一只巨蜥趴在黑色的岩石上晒着太阳,对于它来说今天和平常每一天没有什么区别。这片荒漠已经从核爆的阴影中复苏,那些倔强的生灵凭着自己原始而又顽强的生命力渐渐找到了出路,在这片曾经变成火海的大陆一点一点地重新振作起来,离开的只有人类。

突然,一个巨大的阴影从空中掠过,遮蔽了太阳,巨蜥不满地抬起头,想看看是谁打扰了它的日光浴。那个形状它并不熟悉,像是鸟但又显得太大、太呆板。影子掠过无边的荒漠,飞向远方一片平坦的高地。

军方的巨型运输机降落在澳洲大陆,它们是为移民做准备的先头部队。差不多有100年了,人类再次踏上了这片荒芜的大地。

不久后,大移民开始了。人类决定重新征服澳洲大陆,把这片曾经受到核污染的土地重新改造为繁华的城市,新生人再一次理所当然的承担了这个艰巨的任务,而他们中最优秀,具有最美好品格的时间捐献者将会首先踏上那片大陆,他们将在那里定居,为人类的未来开荒。

对于政府的这一决定人们十分振奋。遇到新的事物他们总是会先振奋一下的,虽然澳洲大陆很久以前就有人类居住过了,但毕竟现在媒体叫它“新大陆”,这就足够了。

此外人们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时间捐献者将会被送离人类居住的主要板块,这让他们感到安心,毕竟前不久刚刚发生一起令人费解的谋杀案,而凶手正是一名时间捐献者。大多数人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的,而关于此时一些离奇的舆论更让他们不寒而栗。这些年轻人曾经被看做英雄,但既然现在他们的时间并没有真正被拿走,那万众瞩目的悲壮但充满戏剧性的牺牲也没有发生,那他们自然就不再是英雄了。现在既然他们中有人干出了杀人这种不可饶恕的野蛮行为,那他们就已经是种危险的存在了。人们也不再需要他们,对时间捐献者的放逐是件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

至于那个所谓的圣女,谁在乎呢?她只是媒体炒作的工具而已,只是一个煽情用的人偶,没人知道她真正怎么想,最后带给人类希望的是那个天使商人,而不是她,她自然不配拥有圣女这样伟大的身份。但有一件事人们没有忘记,人们依然记得她曾经是个妓女,而且她自己说她当妓女是为了让自己怀孕,这是多么耻辱而又愚蠢的行为呀。人们嬉笑着议论这件有趣的事,这样一个涉及道德伦理的谈资显然让他们十分满足,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很容易地就此发表自己的看法并高谈阔论一番。甚至有人试图偷偷寻找到她,想在她离开体验一次“圣女”的服务。没有人在意她被放逐,世界并不缺这一个妓女。

藏海站在一张办公桌面前,低着头,办公桌后的中年人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

“怎么又是你?这周你已经第五次来这里了,说了多少遍,你不能去澳大利亚。”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只有我不能去?”

“这次澳洲探索移民主要是面向时间捐献者的,我们希望他们能开辟一个新的世界,而且他们也必须去。其他新生人如果满足一定条件可以自愿报名,但你显然不符合条件,事实上你压根不是个合格的新生人,你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孩子。”

“那么,请告诉我,为什么时间捐献者就必须去?”藏海显然有点气愤。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他们已经捐出了自己的时间,虽然由于某些意外这些时间没有被商人带走。但既然已经捐了他们的时间就是公有财产了,我们希望这些时间能拿来用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开拓澳洲大陆。”

“这些通通是歪理。”藏海几乎忍不住要发作了。

“你当然理解不了。”中年人丝毫不畏惧眼前这个年年轻人。“这也是你不能去的原因,你没有社会责任感,这是一种可悲的疾病,而且或许会传染。我们自然不能把这么危险的病原放到澳大利亚去。”

藏海垂头丧气地走出移民委员会,汪藜在外面等着他。两人相视苦笑。

“最终,你还是被夺走了,无论我做什么,这一点好像都无法改变。”藏海抬头仰望着这个城市林立的高楼,现在它们从单调的灰色变成了缤纷的灰色。

“或许也没那么糟。”汪藜低着头依偎在藏海怀里“往好的方面想,我们都将开始全新的人生了,不是吗。”

藏海突然从心中涌起一股冲动,他拉住汪藜的手“汪藜,逃走吧,一定有办法的。这个世界是属于我们的,你不该被驱逐。”

汪藜眼睛闪烁地盯着藏海,没有说话。

“我有办法的,你要相信我,我总会有办法的,就像上次一样,我会再一次地拯救所有人。”

“你…拯救了所有人?”汪藜不解地看着藏海。

藏海不想解释那一切,他不想解释他和时间商人的交易,也不想解释那副画的去向。

“无论如何,相信我,跟我走吧。”

“很感谢你,藏海。但是很抱歉,我不能跟你走。不管是什么原因,因为他们害怕我们也好,或者真的是为了开拓那片蛮荒之地,我都必须去。”

“为什么。”藏海感到绝望。

“因为我是圣女,我要带给世界希望。人类已经得到了解放,现在我必须救赎那些和我们一样经历了这一切的孩子们,无论在哪里都是如此。”

“即便现在,你也还是那个圣女吗。你想带领你的信徒们开拓新的世界?”

“是的,我依旧是那个圣女,我是新生人的圣女。”

汪藜笑了起来,藏海也笑了,却笑得无比苦涩。

“我想你带给我希望,而不是带给这个世界。”这个自私的男人在心里说。

他感到自己不配拥有这个圣女。这个女孩的光芒让他越来越难以直视,而他自己却在陷入越来越深的黑暗之中。他意识到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也许一切挽留的尝试都会受到整个宇宙的阻挠。

一周后藏海站在码头看着那一艘艘巨轮逐渐远去,他在夕阳中呆呆地望着海平面,圣女要离开了,却只有他一个为她送行。他知道全世界有无数艘这样的巨轮正在起航,把那些孩子送到远方那片荒芜的大陆,这些人从出生起就注定是一个个悲剧,他们为人类献出自己的一切,却终将被人类放逐。在那个遥远的世界这些新生人会过上怎样的生活呢,也许他们会慢慢醒悟过来,也许他们的心灵也会充满色彩,也许他们会看到希望,但那太晚了。他们将永远被困在那个笼子里。藏海懒得去想那些,他关心的只有船上的那个圣女,现在他相信了,这个女孩会给人们带来希望,不管在多么艰难的环境中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恶意,她都会为那些年轻人照亮前进的路,如今他终于对那个圣女和那些无知的奉献者们充满了敬意,他向船队远去方向深深地鞠躬。

一群鸟从船队驶去的方向飞来,带来一阵暖暖的春风,他不明白为什么离别总是和秋天联系在一起,似乎这天生就是个适合分别的季节。但现在这里是春天,一切正在复苏,那些候鸟正从遥远的澳洲大陆飞会来,它们有翅膀,随时可以离开那片废土,而那些时间捐献者不行,只要这个世界对时间捐献者的敌意还在他们就会永远被困在那座巨大的荒岛上,直到天荒地老。

要是他们也像那个商人一样拥有翅膀就好了,那样就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困得住他们。这个世界是属于那些年轻人,人类的世界已经腐朽不堪。从放弃生产希望的那一刻起,旧人类就已经死去了,这具尸体现在正在腐败,即使恢复了生育也无法让它重新站起来。藏海一边想着这些已经毫无意义的事情一边缓缓爬到海边一处高高的山崖上,拿出背包里的画幕架在自己面前,他想画一幅画,记录下这一切。

他的笔迹一次一次地划过画幕,又被他一次一次地擦去,他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如何作画,他的画笔再也无法绘出希望的颜色,不管怎么画那片残阳看来都是如此的绝望,他画不出圣女远行时应有的美与决绝。

画家站起身向涯边缓缓走去,现在他离太阳更近了,却依然感到很冷,他又向前走了一步,坠向下方的海面,落入冰冷的海水中,逐渐下沉。恍惚间他看到一个小小的透明管从他的口袋中漂了出来,它缓缓上浮离他越来越远,那透明的管壁似乎正在逐渐融化,在他上方的海水中冒出细微的气泡。水面之上几只回归的候鸟正略过长空。

有翅膀多好呀。有翅膀就可以飞离孤岛,飞离绝望,夺回这个本就属于他们的世界。而她也将会飞回自己的身边吧,画家逐渐睡去,脑中仍然回荡着这些无意义的梦呓。

-完-
我要评论
何所依 2018-07-29 21:08
套科幻皮的封建!!!
何所依 2018-07-29 21:06
作者你怎么不直接写换妻算了!!!
何所依 2018-07-29 21:04
“有一个富有的商人很爱自己的老婆,但他的老婆凶的要命而且比男人还强壮,他把一滴水滴到干巴星红色的沙子里许了个愿望,结果第二天他的老婆变成了一个又温柔又贤惠的美人。” 男权!!!
Lindsey 2018-01-18 17:19
很好奇D因子到底是怎么出现的,作者对这个设定没怎么详细讲。(•̀ω•́)✧
芸香 回复 Lindsey 某种天然的病毒或者人造的生物武器,可以把自己的基因整合到宿主基因组上。具体没编呢。
2018-01-20 10:28 回复
Lindsey 2018-01-18 17:09
圣女的画像。这个标题,既揭开了其后剧情发展的序幕,又为后来商人购画埋下了伏笔。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一个因D因子破坏生殖细胞染色质导致无法繁衍后代的绝望人类社会,最后一批出生的人被称为新生代,男主角藏海和女主角汪藜就是两位新生代人。 文章前半部分的文字叙述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地为读者展现出男女主之间的互动,文笔扎实,环境与心理描写处理得较好。后半部分的剧情节奏加速,商人来到地球并非是要你命3000,而是为了购得藏海为汪藜所作的画像;时间捐赠者身上出现悖论,在六十年过去之前绝对不会死去(狂气科学家挡子弹没有一颗击中要害的既视感有没有);人类社会对时间捐赠者原本的赞誉转变为畏惧、唾弃,对原本被视为人类希望的圣女抹黑,着实有一种社会写实的笔法。而文章结局商人讲述的故事使得故事放飞,留给读者回味的空间。 我想给作者提的意见是,人物的动机处理不是特别好。在文章开场时作者固定化人物性格,为男女主角戴好脸谱,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让读者快速有效地记住人物特征,避免混乱。缺点是有标签化之嫌,汪藜想成为圣女的理由显得有些苍白,打比方就好像李狗蛋参加抗日是为了民族大义而不是因为自己姐姐被日军百般凌辱。在小说中人物的动机尽量避免过于宏观,否则会影响读者的代入感。 还有一些文段的过渡有些突然,前一句是藏海和汪藜的戏份,后一句没有过渡地跳转镜头,写卡洛等人,会让读者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作者在这方面应该注意一下。 不过《圣女的画像》属于越读越有欲望继续读下去的文章,尤其是不死的时间捐赠者着实抓住了读者的眼球,关于他们的不死悖论让人浮想联翩,作者应该继续多写一点他们获得这种能力之后的故事,而不是直接囚禁去澳洲了(澳大利亚居然被核平了)。小说拥有不错的设定,娴熟的文笔,富有感情的心理描写。结局很棒呢,带有梦幻色彩,如果作者想写得更加现实一点可以考虑修改一下,把“机械降神”的套路去掉会更加dark♂一些。
芸香 回复 Lindsey 谢谢大佬点评,看到了自己写作的很多不足,学到了很多,我会继续完善的~
2018-01-18 17:45 回复
重水冷却塔 回复 Lindsey 基本也是我想说的话了。不过,个人感觉本篇的科幻基本就源于机械降神,不降就是纯人文小说了hhhhh
2018-01-18 17:21 回复
科幻作品
圣女的画像
| 目录  (共7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作者选择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试图在小说中探讨出一种可能性,勇气可嘉。然而是否能探讨出有借鉴性的结论,我是持怀疑态度的。过于宏大的主题,在小说中是不讨喜也很难讨巧的,熟练的选手往往会选择一个小而且精确的切入口,四两拨千斤,最终达到目的。在语言上,这篇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水准,想要承载如此宏大的话题,也很费力。另外,作品中洋溢出的浪漫主义,在众多科幻作品中显得十分难得,是不可埋没的优点。请继续加油。

2018-01-25 18:19 匿名 ——

本篇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寓言故事。生命、死亡、时间这些都是哲学化的设定,只是勉强借用了科学概念来表达。人物从外形、行为动机到处事方式都有浓郁的童话风格,脱离现实。时间捐献者后来的命运也没有交代,有头无尾。只是文字上比较唯美算一个长处。

2018-02-03 12:23 匿名 ——

语言诗性、优美的一篇小说,不过更像是思辨之作而非纯粹的科幻,叙事的内驱力还是略感不足,因此使得很多本应该出彩的段落看起来成为了阐释设定的注解。与其通过捐赠时间和回溯等需要阐释性的手段,不妨参考一下《时间规划局》中是怎样设定这种人与时间的矛盾的。

2018-02-04 18:08 匿名 ——

情节环环相扣,曲折紧张;文字表达流畅,技法娴熟;思想也极深刻,对社会人生的都有相当精彩的思考,并用诙谐的语言表达出来。关于梦沙的设定,还真是很有趣。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2018-02-06 22:0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