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诚》
饭局
墨羽   
得票 837 阅读 3660 评论 0
先看评语
· 相当不错的作品。流畅的情节可见作者叙事底子不错。第一章结束后,第二章的反转让人惊喜,这是第一次关于“真诚”的讨论。即便是通过欺骗机器人的感情来获得实验的成功都令主角感到不舒服,那么后来主角和机器人“喀秋莎”的相恋也就不会让人觉得不适了。作者对感情的描写拿捏到位,着墨不多却很动人,这一点非常难得。对“真诚”的讨论贯穿全文,结合了对机器人的同情、人机之间的信任等诸多情感,让故事丰满有厚度。 · 综合而言,这是一篇比较优秀的科幻小说。智能机械与人的关系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写它的作者很多,但能出彩的较少。本文作者语言功底不错,能用娓娓道来的语言将冲突和情节合理分布,使得小说读起来颇为流畅。作者在文字背后讨论了人性的善与恶,用细节而非过多的打斗场面来展现这种思考,也是比较出彩的地方。但是小说中也有些写作初学者的问题,例如过分依赖对话推动故事,时间一长会让读者有困顿疲乏之感。 · 好的科幻设定并非在科学上有什么价值,而是能有力地推动情节,本篇的科幻设定就是这种。在它的推动下情节多次反转,既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可惜结尾过于苍促,前面的核心矛盾摆出来后并没有得到解决就结束了。 · 对内容的组合颇有章法,讲述的故事也较为完整,较好地做到了首尾照应。一个缺点是缺少吸引人的悬念,如何在叙述中制造悬念,还是一个值得再思考的方面。 · 故事开头很精彩,然而一进入正文,就变得冗长生硬,缺乏素材更好的整理和架构。机器人权益已经是老生常谈, 在这个话题中再做文章很不容易,作者有所突破和创新。

“让机器人滚蛋!”

“它们是杀人犯!”

“他们只是孩子!”

脸上画着彩绘的人们在纽约时代广场挥着手中的标语牌,冲广场西侧的派德蒙环球销售中心叫嚷着。手持防暴盾的纽约警察勉强维持着秩序,挥着警棍警告不断挤上前的示威人群。

“自上周派德蒙公司首次公布对‘7•23’PDM虐童事件涉事机器人的处理办法后,陆续有对其处理方式不满的民众上访派德蒙环球销售中心大厦,要求公司重新决策,但似乎都没有得到令他们满意的答复。”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记者站在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后对镜头说,“今天下午3时起,这些游行民众聚集在纽约时代广场,要求派德蒙公司严肃处理……”

轰!

人群中忽然甩出了一只手工制作的燃烧瓶,越过人群,径直飞向销售中心门口摆放的门童机器人,伴随着一声高声的怒骂。

“去你的吧……”

话音未落,镜头便被切离了现场,此时面对着镜头的是一个略显臃肿、油光满面的男人,身边的黑衣保镖尝试着拒绝摄像师的跟进,但被这个男人制止。那张熟悉的脸让坐在电脑前的查尔斯略感不适,勾起了一些他不愿意提及的记忆。屏幕上准备上车的这个男人正是他已许久未联系的父亲——纽约州参议员凯文•米勒。也正是受够了他的虚伪,查尔斯才离开了纽约,远赴中国。

“参议员先生,您曾许诺选民会推进机器人保护法案的建设,规范民用机器人的市场化。请问对于‘7•23’事件您有何看法?您认为派德蒙公司对涉事PDM的处置是否存在避重就轻的嫌疑?”记者弓着腰拦住车门,费力地伸出话筒问道。

“调查结果暂时还不明朗,只有局部的调查结果公布的情况下,我无法进行评论。”参议员凯文•米勒圆滑地打着官腔回答说,“我的宗旨是在保护人的前提下保护机器人的基本权益,我会努力争取人与机器人的和谐共处。”

查尔斯轻哼了一声,他太了解他那满口谎言的父亲了,说什么保护机器人的基本权益,只不过是为了争取更多的选民的支持。如今人类越来越依赖机器人,对机器人的有效管理和保护当然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只要愚蠢的民众尝到一点甜头,便会把手中的选票投给口若悬河的虚伪政客,这话一点不假。

“那您会相信涉事PDM的‘供词’吗?有人说它意外获得了自主意识,它所提供的纪录存在主观臆断,缺乏可信度。”

“据我所知,机器人的自主性还没有到达这一层面。当然,在该案水落石出之前,我不能轻易下结论,也希望舆论不要传播不实信息。在它还是‘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我呼吁大家尊重它,就如我们尊重每一位犯罪嫌疑人、罪犯的基本权利。如果机器人真的对孩子们有伤害,相信联邦政府、法官、派德蒙公司都会给社会和受害者一个交代。我也会尽我所能兑现承诺。”凯文伸出了两个手指比了个“V”的手势,对镜头说,“谢谢你们的投票!”

“查尔斯,忙着呢?”专注于凯文•米勒说辞的查尔斯这才注意到走来的安藤阳介,赶紧关闭了播放窗口,用实验报告文档挡在电脑桌面前。

“哎,是啊,这次的报告还没写完呢——怎么了?”

安藤一脸无所谓地说道:“何必这么抓紧呢?李女士的分析报告还没下来,你这么早写什么报告呀?”

“我……”一向不太会撒谎的查尔斯一下子编不出瞎话来。

“行了行了,先不写了吧。今天派德蒙的老徐请老板吃饭,在门口等我们呢。别干活儿了,磨刀不误砍柴工,走吧走吧!”

查尔斯磨不过安藤利索的嘴皮子,关上电脑跟着他走了出去。前来迎接辛教授一行人的派德蒙公司代表徐灿鸿一改往日的“扑克脸”,热情地将三位项目团队的核心成员请上了豪华商务车。

“商人就是商人。”上车的时候安藤小声吐槽道。查尔斯吐了吐舌头,默不作声。

尽管用餐的吕底亚酒店与研究所只有一街之隔,派德蒙公司还是选择了这辆原本用于接送分区总裁级别的豪华配车来迎接几位功臣。吕底亚酒店是龙创科技集团的产业,徐灿鸿边向三位客人介绍着酒店的豪华布局,边邀请他们品尝车内的餐前果酒。

商务车进了酒店庄园,掠过庄园中心的巨型吕底亚石像,径直驶向酒店大楼内的中央车道,由升降台抬升到了高层,直接停在了用餐的包间门口。

几个身着靓丽礼宾服的“女服务员”恭敬地将一行人领进了装修得金碧辉煌的贵宾包间,为客人们撤开了座椅,等候他们入座。拉米尔•辛见到这群面容姣好的“年轻服务员”,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色眯眯地打量着。

“派德蒙的机器人做得真是细腻啊,你们看看这手感啊?要不是这个logo,我还真以为这几个是真人呢。这都是第几代了呀?什么时候把我家那个第三代的老古董PDM也给换换?”拉米尔看着服务员胸前的“P.D.M.”字样嬉笑着,还不忘在它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对此早已习惯了的徐灿鸿笑而不语,拉米尔的好色,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待拉米尔在上座就座后,徐灿鸿让身后三个身着派德蒙公司标准制服的人也入了席,自己则坐在拉米尔身边的位置上。

坐在徐灿鸿另一侧的男子率先起立向拉米尔伸出了右手:“辛教授,久仰大名。我是公司华东地区研发部部长谢磊,最边上这位是我们技术部的詹姆斯•沃辛顿。能够再一次见到您真是我莫大的荣幸!”

“辛先生您好!”一边的詹姆斯也点头致意。

“哦?我们见过?”拉米尔这才把视线从服务员的大腿上移开,“哈哈,我不太会记人,一下子没认出来。”

“上半年的项目交接大会我也在场,只不过敝人在当时一众行业巨擘面前级别算是比较低的了,没能和您说上话。”谢磊一副谦和有礼的样子。

拉米尔挑了挑眉毛,应道:“哈哈哈,那我们今天可得好好聊上几句。”

徐灿鸿向拉米尔等人示意了一下一桌人中唯一一位女性,介绍道:“这是我们华东地区总裁的秘书方雨婷方小姐。”

“辛教授、米勒副教授、安藤先生,你们好。”方雨婷点了点头。

查尔斯皱了皱眉,方雨婷?那个曾经在研究所实习过的本科生?眼前的这个女人端庄地盘着头发,身着深色西服,始终挂着充满敬意和距离感的礼节性表情,已然没了当年成天跟在他后头,“师兄师兄”地喊着向他请教的稚嫩模样。

“女大十八变啊。”虽然接触不多,但拉米尔也认出了眼前这个已与当年的学生判若两人的方雨婷,“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是吧?”

“嗯,当年一别,我就知道还有机会再次遇见辛教授。和你们共事,真是我的福分!”方雨婷答道。

“西湖醋鱼、炭烤叫花鸡!”一名服务员高托着银盘将菜端了上来,一揭开不锈钢菜罩,一股勾人食欲的肉香便四溢开来。

“来来来,地道的叫花鸡,几位尝尝,可还合三位的口味?”徐灿鸿热情地向辛教授等人招呼,又照顾到拉米尔•辛是印度人,补上了一句,“也可以直接用手,边儿上有一次性的手套,大家随意就好。”

拉米尔也不客气,戴上手套直接撕了起来。方雨婷并没有像拉米尔那样动手吃菜,毕竟她是主,拉米尔是客,商务礼数是她的必修课之一。她矜持地抿了口酒,趁着众人被食物吸引,借机说道:“听徐先生说,我们的合作项目已经取得了突破,初步的调试结果很令人满意?”

“哈哈哈,那是当然。”拉米尔一口撕下手中的鸡腿,满嘴油腻地说道,“现在全部的调试数据还未形成报告,团队仍在深度分析阶段,不过就局部的结果看来,本次调试还是非常成功的。”

“华东地区总裁摩根•斯洛曼先生也看了前几日上报的项目进度汇报,对辛教授您的团队赞不绝口。总裁先生一定要我转达给教授您说,当初将项目交给您,是今年他做过最正确的选择!”

拉米尔明显听出方雨婷是在奉承他,后面必定还有下文,装作沉浸在她的夸赞里回道:“方小姐过奖了,这也是团队每一个成员努力的成果。不过话说回来,我的团队里确实个个都是行业领域的精英,要交给别的团队,还真说不准能不能及时推进项目进度呢!”

“同样是做技术的,以我的水平,顶多只能仰望辛教授您啊。”谢磊双手抱拳作揖,接茬道,“不过我也确实好奇,您的团队在提交的进展报告里说,您的HER算法已经烧写在第四代PDM的仿生内核里。不怕您笑话,我们在对PDM进行升级换代的时候考虑到仿生内核的安全性,对其中的内容进行过加密以防止恶意的篡改。您又是怎么突破这些安全锁实现对仿生内核的直接修改的呢?”

果然不出拉米尔所料,公司这次庆功派了两名技术部的人过来,其中一个还是部长级别的人物,绝非只是庆功那么简单。不过说来也合理,毕竟一向注重信息安全的派德蒙公司得知自己的PDM仿生内核安全锁被突破,也该紧张一回了。拉米尔略带得意地说:“这其实并不难,‘她’①本身就具备极高的复杂性,要想与你们的仿生内核兼容,用原先另建外接模块的方式肯定会出现较多的排斥点。但要是能够与原始的仿生内核工作模式相契合,就能共用数据总线,可以避免很多数据冲突。突破安全锁嘛,倒也不至于,我们只是绕了个弯而已。一条路堵上了,走远点,绕条远路,不也能到嘛?”

查尔斯听了拉米尔的回答,内心一阵窃喜。虽说拉米尔身上有着好色、居功自傲等一系列的坏毛病,但是一旦涉及科研,尤其是科研成果的保护,拉米尔绝不马虎。在这一行摸爬滚打多年,拉米尔也吃过亏,他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些企图打探核心技术的人。

见拉米尔避重就轻,丝毫没有要透露技术信息的意思,方雨婷瞥了查尔斯一眼,换了个话题:“若是教授对于仿生内核安全锁有什么需要或建议,但说无妨,毕竟知识共享,是我们合作的前提。大家都是为了让PDM更加智能嘛,有减少纰漏的方法自然得利用起来,免得再出现纽约那样的事。”

查尔斯听方雨婷谈起“7.23”事件,一时来了兴趣,放下筷子问道:“不知公司对这件事的态度如何?调查有结果了吗?”

拉米尔本想拦着查尔斯,但他既已问了起来,听听方雨婷的回答也罢。

“还没有,”方雨婷悄悄看了一眼拉米尔,接着说,“这也是我今天来的另一个原因。公司查看了涉事机器人的黑匣子,并没有事发当时的纪录,但在那段时间有长达两个小时的进程空区。要知道我们的安全锁是无法突破的——至少在您之前还没有。所以黑匣子的进程纪录无法从外部进行修改。就涉事机器人被捕后的反应来看,公司怀疑涉事机器人通过某种途径获得了自主意识。斯洛曼先生与加利福尼亚总部提出了申请,希望由你们接手该部分的调查,比对你们的算法,看看它是否拥有了情感交互的能力。斯洛曼先生非常信任辛教授您的团队的能力,毕竟你们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欣然接受。”拉米尔求之不得,摊手道,“什么时候?”

“最迟这周末通过审批,将涉事机器人运到。运到之后,公司希望在您的参与下拆解该PDM的仿生内核,换用机械强度低的第二代PDM机体进行调试,以免对工作人员造成可能的不必要的伤害。”

“嗯,”拉米尔点头道,“公司考虑得很周到嘛。”

“可是法院给的自主调查期限不是已经快到了吗?一旦过了期限,检方介入调查,你们就得上交这台PDM,他们可不在乎它的价值。为了给民众一个交代,它一定会被重判的。”查尔斯问道。

“米勒先生,看来您还是蛮关心这件事的嘛。”詹姆斯笑着说,“检方的人要,换个内核给他们一个就是了,那里有我们的人,知道该怎么做。不过是公然销毁一个机器人,平息这帮愚蠢的民众,谁在乎真相是什么呢?”

“就是,示威者、司法体系的人什么都不懂,出事了有个解决方案就是了,要是老老实实把PDM交给他们,那岂不是浪费了珍贵的研究材料?交给辛教授您这样的专家,干点实事,让机器人更加完美,这才是真的对社会有好处。”徐灿鸿举起高脚杯,向拉米尔致意,“来,教授,我敬您!”

查尔斯还想继续争辩,一边的安藤用手肘顶了顶他,示意他别太冲动。查尔斯欲言又止,郁闷地灌了一大杯酒。

徐灿鸿呷了一口红酒,感慨道:“现在的人呐,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是好事。每年公司不知道得处理多少乌七八糟的事,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在网上发表评论,还傻乎乎地让人家牵着鼻子走。最讨厌那些博关注、蹭热度的,真相还没调查出来呢,就自以为站在了道德制高点,对公司、对PDM横加批判。真要没了PDM,他们早就回到解放前了!自以为了不起,一帮目光短浅的人。”

“也不是人人都能看得开啊,人总是有感情需求的嘛,反对和支持都是在表达。那些人不是思想太过激,就是把PDM看得太智能化,市面上的机器人要是真有感情,那我们团队做的又是什么呢?”安藤顺着他的意思说道,一边拉住了查尔斯,按捺住他的气愤。

徐灿鸿一听,来了劲儿:“哎,安藤君说得对啊。即便那个机器人真的有了点情绪交互的能力,那也肯定是技术故障。又不是辛教授您研究出来的,不过是个巧合,那都是旁门左道。说句实在话,机器人懂个屁啊,还不是跑跑预定的程序,人让它们做什么,它们绝对不敢说个‘不’字。像你们这些技术人员才是发号施令的人呀……”

饭桌上的觥筹交错持续了四个小时,公司的人不是奉承拉米尔团队的成果就是以公司的视角谈些时事,查尔斯听不惯他们对机器人的冷漠和对民众的蔑视,却又不能在这场商务气氛极盛的庆功宴上直抒胸臆,只能一个人喝闷酒。

“嗝……”喝醉了的查尔斯由安藤阳介搀扶着走回住所,一路上不断打着嗝,浓浓的酒气连查尔斯自己闻着都觉得恶心。这一顿晚宴下来,查尔斯没吃多少菜,红酒倒是喝了整整三瓶。

“我说查理,刚才干嘛不让老徐直接把你送回去,你这样多难受。”安藤拍了拍查尔斯说道,尽量不显露出嫌弃的表情。

查尔斯摆摆手答道:“算了吧,老徐那嘴脸,我才不用他送呢。再说万一吐他车里了多难堪,那么贵的车。”

“对了,”安藤见查尔斯有些恍惚,眼珠一转,问道,“你为什么总这么固执,老想着机器人平权呀?虽说我其实能理解你对它们的尊重,但不至于在那些商人面前也这样吧?他们又不会听你的。”

“那……那我也得说!”查尔斯口齿含糊地说,“本来站在机器人这边的就没多少人,都等着别人提出来,那谁还会替机器人讨说法。想起老徐那几个人就来气,一副商……商人的精明样儿。”

“那老徐说的也没错呀?PDM就算能有情绪反应,也不过是按照预定的程式调用程序。我们是做这个的,最懂了。”

查尔斯干呕了几下,一把推开安藤,晃晃悠悠地指着他说:“不对!你不懂!你根本就不知道PDM感知到了情绪后是什么样子。你能感受到的痛苦、尊严……快乐、成就感,它们一样能感觉到。你自己被当作小白鼠,愿意吗?”

被推开的安藤赶紧上前架住就要摔倒在花坛里的查尔斯,陷入了沉默,良久才问:“那你怎么知道它们的感受是什么?”

不知是没听清还是已经被酒精晕得糊涂了,查尔斯并没有回答安藤的问题,反而边走边哭了起来,喊着喀秋莎的名字。好在他们已经到了查尔斯家门前,不然就这般哭嚎的模样,不知道有多少邻居要举报他们扰民。安藤让查尔斯靠在门边,按响了门铃,一边拍着查尔斯的背,好让他舒服一点。

开门的是查尔斯的PDM,仅仅是派德蒙公司的第三代个人数字管家,还没有应用电子柔性皮肤,所以它整体的机械感十分明显。

“来搭把手,喀秋莎,把查尔斯扶进屋去。”安藤告诉它。

“查理,怎么喝成这样?”喀秋莎关切地问道,心疼地用冰冷的机械手抚摸着查尔斯的脸。

查尔斯醉醺醺地亲了喀秋莎一口,踉踉跄跄地走进屋子,仰面倒在了沙发上,口中还念叨着喀秋莎的名字。喀秋莎从厕所取来了湿毛巾,边帮查尔斯擦着通红的脸边感谢安藤道:“谢谢您,安藤先生。查理给您添麻烦了。”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安藤掩上门正准备离开,却被自己说出的这句话愣了愣。为什么要和一个机器人说“不客气”?喀秋莎只是在运行标准的问候程序啊。可喀秋莎刚才说话的语调,分明带着真诚的谢意,让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安藤顺口就回答了她。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安藤从门缝间看到,喀秋莎扶起查尔斯,从背后抱住了他,将它那张金属结构的脸靠在查尔斯的肩头,轻轻哼唱着。

注释:

①拉米尔•辛对HER算法的爱称

-完-
科幻作品
真诚
| 目录  (共8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相当不错的作品。流畅的情节可见作者叙事底子不错。第一章结束后,第二章的反转让人惊喜,这是第一次关于“真诚”的讨论。即便是通过欺骗机器人的感情来获得实验的成功都令主角感到不舒服,那么后来主角和机器人“喀秋莎”的相恋也就不会让人觉得不适了。作者对感情的描写拿捏到位,着墨不多却很动人,这一点非常难得。对“真诚”的讨论贯穿全文,结合了对机器人的同情、人机之间的信任等诸多情感,让故事丰满有厚度。

2018-01-11 17:43 匿名 ——

综合而言,这是一篇比较优秀的科幻小说。智能机械与人的关系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写它的作者很多,但能出彩的较少。本文作者语言功底不错,能用娓娓道来的语言将冲突和情节合理分布,使得小说读起来颇为流畅。作者在文字背后讨论了人性的善与恶,用细节而非过多的打斗场面来展现这种思考,也是比较出彩的地方。但是小说中也有些写作初学者的问题,例如过分依赖对话推动故事,时间一长会让读者有困顿疲乏之感。

2018-01-17 13:28 匿名 ——

好的科幻设定并非在科学上有什么价值,而是能有力地推动情节,本篇的科幻设定就是这种。在它的推动下情节多次反转,既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可惜结尾过于苍促,前面的核心矛盾摆出来后并没有得到解决就结束了。

2018-01-18 11:46 匿名 ——

对内容的组合颇有章法,讲述的故事也较为完整,较好地做到了首尾照应。一个缺点是缺少吸引人的悬念,如何在叙述中制造悬念,还是一个值得再思考的方面。

2018-01-27 22:19 匿名 ——

故事开头很精彩,然而一进入正文,就变得冗长生硬,缺乏素材更好的整理和架构。机器人权益已经是老生常谈, 在这个话题中再做文章很不容易,作者有所突破和创新。

2018-02-08 10:3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