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诚》
“圣诞老爹”
墨羽   
得票 837 阅读 2911 评论 0
先看评语
· 相当不错的作品。流畅的情节可见作者叙事底子不错。第一章结束后,第二章的反转让人惊喜,这是第一次关于“真诚”的讨论。即便是通过欺骗机器人的感情来获得实验的成功都令主角感到不舒服,那么后来主角和机器人“喀秋莎”的相恋也就不会让人觉得不适了。作者对感情的描写拿捏到位,着墨不多却很动人,这一点非常难得。对“真诚”的讨论贯穿全文,结合了对机器人的同情、人机之间的信任等诸多情感,让故事丰满有厚度。 · 综合而言,这是一篇比较优秀的科幻小说。智能机械与人的关系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写它的作者很多,但能出彩的较少。本文作者语言功底不错,能用娓娓道来的语言将冲突和情节合理分布,使得小说读起来颇为流畅。作者在文字背后讨论了人性的善与恶,用细节而非过多的打斗场面来展现这种思考,也是比较出彩的地方。但是小说中也有些写作初学者的问题,例如过分依赖对话推动故事,时间一长会让读者有困顿疲乏之感。 · 好的科幻设定并非在科学上有什么价值,而是能有力地推动情节,本篇的科幻设定就是这种。在它的推动下情节多次反转,既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可惜结尾过于苍促,前面的核心矛盾摆出来后并没有得到解决就结束了。 · 对内容的组合颇有章法,讲述的故事也较为完整,较好地做到了首尾照应。一个缺点是缺少吸引人的悬念,如何在叙述中制造悬念,还是一个值得再思考的方面。 · 故事开头很精彩,然而一进入正文,就变得冗长生硬,缺乏素材更好的整理和架构。机器人权益已经是老生常谈, 在这个话题中再做文章很不容易,作者有所突破和创新。

杭州的秋天冷得很快,人们更倾向于躲在暖和的屋子里度日。远离闹市区的云水街上已经只剩下寥寥行人和他们身后拎着包的PDM们。一夜的风吹落了街边的梧桐叶,满满地铺在刚沾湿了雨水的柏油路上。查尔斯从街边的居民楼里推门走了出来,绅士地为身后的喀秋莎开着门,调皮地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喀秋莎瞟了他一眼,并没有搭理他,自顾自走了出来。它身后跟着个拿着竹扫帚的中年女人,个头不高,长得与查尔斯颇有几分相似。

“妈妈,你就别送……拿扫帚做什么?”查尔斯看着他母亲手中的扫帚好奇地问道。

查尔斯的母亲跟着喀秋莎走出了楼道,回头开玩笑说:“这还不明显?把你扫地出门啊。”

“啊?”查尔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查尔斯的母亲见儿子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我的傻查理,拿扫帚还能干吗呀?扫落叶去呗。”说着她指了指街上满地淡黄色的梧桐叶。

查尔斯挠了挠头,纳闷道:“不是有专门的扫地机器人来清理吗?你干嘛还自己上街扫呀?”

“机器人机器人,什么都机器人做,人做什么呀?”母亲推了推查尔斯的脑袋,解释道,“这街上住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这梧桐叶粘在地上,他们走路打滑了怎么办?再说了,这些邻居对我都很好,知道我一个人从美国来没什么依靠,总请我去他们家里一起吃饭。那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中国菜。”

查尔斯欣慰地笑了笑,为母亲融入当地的生活感到高兴。他亲吻了母亲的双颊,再一次啰嗦起来:“你还是买个PDM吧,平时可以帮你打扫房间、做做饭什么的,闲了也好陪你说说话——额……我知道你不太喜欢PDM,买个不具备第二性征的型号总行吧?派德蒙有这种型号的。”查尔斯知道母亲并不是出于不喜欢PDM才没有购置,他只是不想在母亲面前提起父亲凯文而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查尔斯的母亲猜到了他的意思,答道:“好了,你也别劝我了。以前没有机器人的时候,大家不也生活得好好的嘛?你隔三差五地来看看我就够了。我一个人住,家务也不多,人得有点事情做才能算是个人嘛,总不能一直躺着。”

查尔斯拿自己的母亲没辙,便只能又叮嘱了母亲两句天凉记得加衣之类的话,才和喀秋莎坐上了车。

查尔斯的父母离婚后,母亲便离开了美国,和家里失去了联系。直到查尔斯来杭州读大学,他才知道母亲已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相比于凯文•米勒身上带有的政客典型的虚伪,母亲雅琳娜则真诚得多,也是她给了查尔斯对真诚的信仰。

“做人不能像你父亲那样总藏在面具后面,面具戴久了,就会忘了面具下的你是什么模样。”母亲总是这么说。

车越开得接近市中心,路上便越拥堵起来,喀秋莎也渐渐放慢了车速。原本的城市规划还是限制了新技术的应用,再好的交通调度系统也没能彻底解决堵车的问题。

“宝贝,看看妈妈送了我们什么礼物。”查尔斯试图打破车里的安静,从后座上拿来了母亲送的方盒子,鞋盒般大小,还扎了不少小孔,“应该不会是鞋子吧?她都不知道我的脚是多少码的呀?”

查尔斯见喀秋莎仍不理睬他,讨了个没趣,只好自己打开手上的盒子。

“吱——”盒子里的小东西忽然被阳光晒到,叫出了声。

“哇,喀秋莎,是一对仓鼠!快看这俩小东西,多可爱呀!”查尔斯左手帮它们挡着太阳,右手伸进去逗弄其中一只,“软乎乎的毛好舒服啊,宝贝你也来摸摸?”

“查理,”喀秋莎目视前方,仍然冷冷地说,“我在开车。”

“额……好吧。”查尔斯悻悻然别过头,思索着自己哪儿得罪了她,“宝贝,刚才在妈妈家里你就一言不发的,怎么了?”

“我该说什么?重复问你们要不要喝水?”

“啊,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查尔斯用食指挠了挠仓鼠的小脑袋,忽然想起了上周把拉米尔和安藤支开时说的话,“我明白了,抱歉,喀秋莎。上周我说吃腻了你做的菜,其实这并不是我的本意。”

“那你还喜欢吃我做的菜吗?说心里话。”

“当然了。那句话不是真的……是说给安藤他们听的……”查尔斯试图解释道。

“那么,”喀秋莎逻辑很清楚,斩钉截铁地说,“你就是在骗我了。查理,你说过永远不对我说谎的。”

“可……宝贝,这不一样,我是为了保护你。如果他们一直在家里待着,迟早会发现你和别的PDM不一样。如果我不这么说,怎么把他们支开呢?”

“可你还是骗我了,你知道你走之后我有多伤心吗?”喀秋莎颤声说,“我想了一整天,不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更不知道你是不是还爱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我看不透你了……”

“不会的,我还是和原来一样爱你。对不起,宝贝,我是出于对你的保护才说了谎,这谎话是说给他们听的,并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

“为什么你会说谎?你不是告诉我要真诚对待别人吗?”喀秋莎被查尔斯的行为弄得疑惑起来,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爱人一面告诫她要真诚,一面欺骗别人。

查尔斯解释道:“喀秋莎,有些时候,说谎是为了保护。就像那天,我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才不得不欺骗他们。而且这对他们来说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伤害,这是善意的谎言。”

“善意的谎言?”

“对,善意的谎言。这个谎言的目的不是损人利己,而是为了保护我在乎的人——就是你,喀秋莎。”查尔斯努力让喀秋莎明白自己的初衷。

“那……我就先相信你一次。可你必须向我保证,以后你再说‘善意的谎言’,给我个提示。我……我还分不太清人类什么时候是在说谎,什么时候不是。”

“我一定会的。”查尔斯抚摸了下喀秋莎的头,答应道。

车开到了西湖文化广场附近的红绿灯口,喀秋莎停了下来,等待信号灯变绿。路边的公用LED电视屏上持续转播着龙创科技集团电视台的新闻节目。

“广大市民朋友们,接下来插播一则来自纽约分公司特别行动部的悬赏通缉令……”

“又有家伙要倒霉了。”查尔斯调侃道。

“据纽约分公司别动部主管欧文•雅各布先生称,‘7.23’事件的调查已取得初步进展,涉事PDM在该事件之前经过了不法分子的篡改,布拉德一家附近的监控拍下了的该男子的样子。经别动部核查,涉事PDM的犯罪行为确实与该篡改内容有关,该男子恶意篡改派德蒙公司商业机器人并产生恶性影响已成事实。”正襟危坐的主持人指着屏幕上放出的监控画面说道,“有目击者称该男子近日在杭州萧山机场附近出现,望广大市民配合公司……”

查尔斯没顾得上听主持人详细地描述被通缉者的样貌特征,因为他已经认出了画面上那个略显模糊的身影,正瞪大了眼睛努力怀疑自己的想法。半弓着背,破旧的衣物和碎布裹着全身,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没错,他见过这个人,正是九岁那年在纽约酒吧后制止了混混的那个老流浪汉。虽然监控画面并不是特别清晰,但那个流浪汉远去的背影在查尔斯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绝不会认错。可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啊?那个老人还活着吗?

“喀秋莎,我知道这个人,我小时候……”

“我也是,‘圣诞老爹’。”喀秋莎的话吓了查尔斯一跳,查尔斯猛地转过头,差点打翻腿上装着仓鼠的盒子。一只仓鼠因盒子突如其来的翻动受了惊,回头一口咬在了查尔斯的手指上。

查尔斯抽回右手,含着食指的伤口惊恐地问道:“谁?怎么回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是上周的事,其实我正想告诉你呢。”喀秋莎带着歉意说,“查理,我没想瞒着你,真的……上周你带辛教授和安藤先生走后这个人来乞讨过,他发现屋子里只有我,就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我聊了起来。”

喀秋莎顿了顿,继续回忆道:“他站在门廊那里,说我不该成为人类的奴隶,要还我自由之类的话,忽然就拿出个黑色的匣子要接到我身上。”

“什么?”查尔斯惊呼道,慌忙在自己的包里翻找起来,“你先别动,为了你的安全,我要检查一下你的……”

“没事的,查理。他力气没我大,没能得逞。但是他发现了我的……我的‘与众不同’。”喀秋莎制止了查尔斯,解释说。

喀秋莎的解释丝毫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一听喀秋莎有自主意识的事被人发现,查尔斯更加焦急了:“我们别回去了,我们离开杭州……”

“查理,等等,我不觉得他是敌人。”

“听着,我们现在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敌人,至少从公司的通缉令来看,我们还是别再和他接触为好。宝贝,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人类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不,亲爱的,他不是人。他脱掉了身上的破布,我看到了,他是第一代或第二代商用机器人,他说他叫‘圣诞老爹’。”

“‘圣诞老爹’?这是什么名字?就算他是机器人,也不能说明他没有恶意。”查尔斯使劲儿摇头。

“他答应我不会告诉别人我的事,但是他想和你谈谈。”

查尔斯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疑惑道:“和我谈谈?他是怎么知道我的?”

“我也不清楚,反正他说原本就不想伤害我们,只是想请你帮他一个忙。”喀秋莎回忆了一下,补充道,“不过他没有说怎么联系他,只说必要的时候,他会出现的。”

查尔斯闻之陷入了沉思。一个来路不明的机器人需要他的帮助?他到底是谁?从喀秋莎的描述和自己曾经的记忆来看,这个机器人除了身体结构,好像和人类无异,他到底是经过机械化改造的人类,还是有了自我意识的机器人?查尔斯越想越糊涂,想问问喀秋莎有什么头绪,却见她也正迷茫地望着他。

“咚咚咚——”查尔斯边上的车窗发出了敲击的声音,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正敲打着查尔斯的车,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查尔斯刚放下车窗,胖子便破口大骂:“你奶奶的,还走不走了?这都第二个绿灯了,别光顾着看电视行不行?聋了啊?按了多久喇叭了?”

“对不起,大哥。喀秋莎,快开车。对不起,这就走。”查尔斯连声道歉。喀秋莎正在思考中,忘了自己还停在十字路口,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踩油门离开。

身后的胖子还在骂骂咧咧地抱怨着:“这么老的PDM该换了,奶奶的穷鬼,还带上街丢人。我就说路边不该装电视,派德蒙脑子有毛病……”

骂了一通还不解气,胖子朝远去的车啐了一口,气呼呼地走回自己的车里,趁绿灯的最后几秒迅速拐进了体育场路,在一家咖啡店前停下。

“范先生,到了。”胖子转头对一路上看着平板一言未发的便装男子恭敬地说道。

“在这里等我。”便装男子面无表情地对胖子说,随即下了车,走进了面前这家咖啡店。咖啡店里昏黄的灯光照着前台忙碌的机器人服务员,它身上“P.D.M.”三个闪亮的字母让进门的便装男子满意地笑了笑。他径直走到5号桌的卡座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把脸埋在报纸后面的人。

“老范,你可够慢的呀。华东别动部副部长范睿华,差点请不动了。”那人把报纸拿了下来,挖苦道。

“行了安藤,多年没联系,你那张嘴还是那么浑球。”范睿华没好气地回敬道,“有什么事快说吧,约我出来应该不是为了叙旧吧?”

安藤干笑了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U盘放在桌上,便站起了身,边整理衣领边故作神秘地说道:“我要说的都在这里了,我猜,你会感兴趣的。”

-完-
科幻作品
真诚
| 目录  (共8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相当不错的作品。流畅的情节可见作者叙事底子不错。第一章结束后,第二章的反转让人惊喜,这是第一次关于“真诚”的讨论。即便是通过欺骗机器人的感情来获得实验的成功都令主角感到不舒服,那么后来主角和机器人“喀秋莎”的相恋也就不会让人觉得不适了。作者对感情的描写拿捏到位,着墨不多却很动人,这一点非常难得。对“真诚”的讨论贯穿全文,结合了对机器人的同情、人机之间的信任等诸多情感,让故事丰满有厚度。

2018-01-11 17:43 匿名 ——

综合而言,这是一篇比较优秀的科幻小说。智能机械与人的关系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写它的作者很多,但能出彩的较少。本文作者语言功底不错,能用娓娓道来的语言将冲突和情节合理分布,使得小说读起来颇为流畅。作者在文字背后讨论了人性的善与恶,用细节而非过多的打斗场面来展现这种思考,也是比较出彩的地方。但是小说中也有些写作初学者的问题,例如过分依赖对话推动故事,时间一长会让读者有困顿疲乏之感。

2018-01-17 13:28 匿名 ——

好的科幻设定并非在科学上有什么价值,而是能有力地推动情节,本篇的科幻设定就是这种。在它的推动下情节多次反转,既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可惜结尾过于苍促,前面的核心矛盾摆出来后并没有得到解决就结束了。

2018-01-18 11:46 匿名 ——

对内容的组合颇有章法,讲述的故事也较为完整,较好地做到了首尾照应。一个缺点是缺少吸引人的悬念,如何在叙述中制造悬念,还是一个值得再思考的方面。

2018-01-27 22:19 匿名 ——

故事开头很精彩,然而一进入正文,就变得冗长生硬,缺乏素材更好的整理和架构。机器人权益已经是老生常谈, 在这个话题中再做文章很不容易,作者有所突破和创新。

2018-02-08 10:3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