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诚》
无助
墨羽   
得票 837 阅读 4211 评论 0
先看评语
· 相当不错的作品。流畅的情节可见作者叙事底子不错。第一章结束后,第二章的反转让人惊喜,这是第一次关于“真诚”的讨论。即便是通过欺骗机器人的感情来获得实验的成功都令主角感到不舒服,那么后来主角和机器人“喀秋莎”的相恋也就不会让人觉得不适了。作者对感情的描写拿捏到位,着墨不多却很动人,这一点非常难得。对“真诚”的讨论贯穿全文,结合了对机器人的同情、人机之间的信任等诸多情感,让故事丰满有厚度。 · 综合而言,这是一篇比较优秀的科幻小说。智能机械与人的关系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写它的作者很多,但能出彩的较少。本文作者语言功底不错,能用娓娓道来的语言将冲突和情节合理分布,使得小说读起来颇为流畅。作者在文字背后讨论了人性的善与恶,用细节而非过多的打斗场面来展现这种思考,也是比较出彩的地方。但是小说中也有些写作初学者的问题,例如过分依赖对话推动故事,时间一长会让读者有困顿疲乏之感。 · 好的科幻设定并非在科学上有什么价值,而是能有力地推动情节,本篇的科幻设定就是这种。在它的推动下情节多次反转,既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可惜结尾过于苍促,前面的核心矛盾摆出来后并没有得到解决就结束了。 · 对内容的组合颇有章法,讲述的故事也较为完整,较好地做到了首尾照应。一个缺点是缺少吸引人的悬念,如何在叙述中制造悬念,还是一个值得再思考的方面。 · 故事开头很精彩,然而一进入正文,就变得冗长生硬,缺乏素材更好的整理和架构。机器人权益已经是老生常谈, 在这个话题中再做文章很不容易,作者有所突破和创新。

刷了门卡,查尔斯神色凝重地走进了研究所大楼,没有像往常那样向门口的保安打招呼。昨日深夜“圣诞老爹”突然的拜访打乱了查尔斯的心绪。

几个小时前,“圣诞老爹”告诉查尔斯,“7·23”事件的主角尼尔将在今天运抵H.E.R.先进智能研究所。他希望查尔斯能够帮他传个口信告诉尼尔,“圣诞老爹”就在他身边。虽然“圣诞老爹”这次深更半夜的拜访让查尔斯非常恼怒,但在听他解释完了“7·23”事件的原委后,查尔斯还是决定帮助尼尔。当然,前提是“圣诞老爹”没有欺骗查尔斯。

“大刘,怎么就你一个人?教授他们去哪了?”查尔斯在机械仓库门口正巧碰上了刘舜德,他身后跟着几个刚卸完货的派德蒙公司工人。

刘舜德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仓库,回答道:“教授还在和徐代表开会,让我来办货物交接。”

“这么说那个叫尼尔的PDM已经在仓库里了?”查尔斯感觉到了机会正在向自己靠近,故作好奇地问,“我能去看看吗?马上就要拆了,挺可惜的呢。”

“当然可以,”反正查尔斯也是接手涉事机器人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刘舜德没必要对他保持戒心,便掏出门卡给了查尔斯,“走的时候记得把门卡还给保卫处的老陆。”

查尔斯随口应了声,便急匆匆开门走进了仓库,按照门卡上的号码找到了706号储藏间。随着查尔斯的推门而入,储藏间内传来了电机运转特有的嗡嗡声,第三代PDM尼尔抬起了头。储藏间的正中间,立着一个铸钢的圆形框架,身上满是伤痕的尼尔被牢牢地钉在上面。虽然“圣诞老爹”已经告诉过查尔斯,布拉德一家常常虐待它,但查尔斯还是被它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惊得张大了嘴巴。尼尔浑身上下并不是只有一种伤痕,除了脸上金属板的凹陷、烫伤的烟疤之外,还有被烟熏黑的额头,胸前一道道用锐器反复刮擦留下的刮痕。就连它的肩膀上也看得出连接处曾被烫融过。什么样的主人能做出这样的事?

“这些人做了什么?”查尔斯被这些伤疤所吸引,喃喃道。

尼尔的双眼从查尔斯进门开始就盯着查尔斯,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此时进来要做些什么,问道:“谁?”

“查尔斯·米勒,研究所副教授。”查尔斯亮了亮胸前的工作牌。

“不,”尼尔眨了眨眼,“你说的‘这些人’是谁?”

查尔斯没有细想,脱口而出:“布拉德一家,还有那几个淘气的……淘气的孩子。”查尔斯亲眼见了尼尔的样子,不确定“淘气”这个词还够不够用来形容它的小主人们。

“你怎么知道他们?”尼尔敏锐地问。

“我……我看了公司的转移报告。”查尔斯并不打算一开始就把“圣诞老爹”的事告诉他,随口编了个瞎话,并整了整上衣,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被动,绕到尼尔背后问道,“你是PNYMHT00537A9?”

“我的名字叫尼尔,我背上的编号不是我的名字。”

“哦?你还有自己的名字?不过据我所知,这只是用户为了称呼方便取的代号吧?”

“不,这个名字属于我自己,是我父亲汉森·布拉德给我起的。”尼尔攥紧了拳头,加重了语气。

查尔斯挑了挑眉,看来这个机器人真的如“圣诞老爹”所说,通过“圣诞老爹”的数据共享获得了自主意识。几个小时前,“圣诞老爹”向查尔斯解释过,他当天“袭击”喀秋莎也只是为了进行这种数据共享,让它获得自主意识,只是没想到喀秋莎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

“圣诞老爹”在纽约已经对许多第三代PDM进行过数据共享,想要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力量来反抗人类对机器人的虐待,尼尔便是其中之一。据“圣诞老爹”所说,他尊重机器人现有的社会境遇,不会随意把机器人变成活物,只选择不被公正对待的机器人进行“进化”,给予他们追求自由的能力。至于选择第三代,则是因为第三代仿生内核的半开源特性和强度。

“你为什么要虐待那些孩子?”查尔斯没有直接问尼尔被陷害的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出于这些伤痕的报复?”

“我没有!”尼尔倏然转过头,直勾勾地看着查尔斯,虽然尼尔没有眼神,但查尔斯能感觉得到尼尔强烈的愤怒,“我说了,他们冤枉了我,为什么你们都不信呢!供词里我说得很明白了啊,黑匣子也拿去测了,缓存区也看过了,为什么你们还不信呢?”尼尔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又缓缓低下了头,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你们都不信呢?”

查尔斯没想到会激怒尼尔,有些为自己的试探感到愧疚,半晌说出了实话:“‘圣诞老爹’给了你接上了一个硬盘之后,你就失去意识了对吧?”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圣诞老爹’的事?”尼尔扯着手臂上的长钉,激动地追问。

查尔斯并没有回答尼尔的问题,接着说:“布拉德夫妇昧着良心打了自己的孩子做做样子,然后说是你出了问题虐待孩子,好向公司骗取赔偿金?再把你这台破‘传家宝’换了?”“圣诞老爹”说过,尼尔是男主人父亲汉森的遗产,布拉德夫妇嫌它老旧,一直都想换掉它。

“不会的,不可能的。”尼尔摇着头,不肯相信查尔斯说的话,“我是旧了,但没有坏呀,做家务、照顾孩子们,我一直都尽心尽力的,从没有偷懒。布拉德先生不会不要我的。”

看来尼尔仍然相信自己的主人,不愿相信它的主人陷害了它。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换做一个人,突然得知自己被背叛也一定不会欣然接受,所以查尔斯没打算安慰它,让它自己想明白。

“米勒先生,我……他们……会吗?”尼尔慢慢放弃了怀疑。

当然会,人类的复杂性岂是你一个刚刚获得自主意识的机器人能明白的。查尔斯心里有答案,可没有直接说出口,反问道:“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吧?”

查尔斯的话击垮了尼尔,它对主人的信任一下子烟消云散。虽然尼尔记得主人总是会打骂自己,可它仍把他们当做亲人,把布拉德家淘气的孩子们当做最好的朋友。可如今,得知了实情的尼尔却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该相信谁。

“尼尔,尼尔!”查尔斯晃了晃被固定在架子上的尼尔,对它说,“听着,我现在不能让你走,我很想帮你,但我无能为力。‘圣诞老爹’让我转达一句话,他说‘圣诞老爹与你同在’。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但他一定不想你放弃希望,他说……他会带你离开的。你听见了吗,尼尔?”查尔斯撒了谎,其实“圣诞老爹”只是让他带句话而已,至于为什么,“圣诞老爹”又会有什么行动,他不得而知。

沉默了良久之后,尼尔终于回应了查尔斯:“知道了。”

查尔斯完成了“圣诞老爹”的请求,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颓废的尼尔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了。查尔斯不能在这里久待,便离开了储藏间,小跑着向会议室赶。“圣诞老爹”的拜访一直持续到今天上午八点,害得查尔斯错过了尼尔的交接会议。

来到会议室门口,查尔斯正要敲门进去,却听见里面一个陌生的声音说:“还有一件事,仿生内核的拆解,我希望由您和安藤研究员来做。尤其是,不要让查尔斯·米勒参与。”

“这又是从何说起啊?”这是拉米尔的声音,明显听出有些不快。查尔斯闻之不敢贸然闯入会议室,而是挪到墙边,从没合实的百叶窗里偷偷观察会议室的里的情况。

一个身着便衣的男子挑了挑眉毛,说道:“根据匿名举报,我现在有足够的证据怀疑米勒先生未经许可私自篡改公司产品仿生内核,甚至有窃取公司机密技术的嫌疑。公司暂时拒绝让米勒先生接触与公司有关的一切事务——包括我们正在进行的项目。”

拉米尔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又不能在他们面前发作。他背过身,右手狠狠地攥着椅子背。公司的要求他不能驳回,但仍想找机会再争取一下:“查尔斯·米勒是我们团队的第二核心,这次合作没有他会怎样你们很清楚。你们现在不也只是怀疑吗?让他把手头的工作做完可以吗?你们可以同时进行调查,我会全力配合。”

“不可以。”便衣男子断然回绝。

“范部长,科研的事情你不懂,没了核心,项目搁浅都有可能。徐代表,就不能以项目为重,先把最重要的工作做完吗?让他完成合作,对公司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拉米尔仍没放弃,辩解道。然而这次无论徐灿鸿还是便衣男子范睿华都没有回答他,他们就这么静静地等着拉米尔,气氛压抑得可怕。几分钟的死寂后,拉米尔终于承受不住来自背后两人的压力,口气松动下来。这不单单是来自徐灿鸿和范睿华的压力,更是来自整个派德蒙公司的威压。拉米尔抿紧了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你不是说你能保持理智了吗?唉,救了你一次,第二次难呀。好吧,我答应公司。”

话音刚落,会议桌对面的范睿华脸上立刻就堆出了笑容,比徐灿鸿变得还快:“这样就对了嘛,辛教授,这里有一份调查许可,麻烦你签下字,然后带我们去找米勒先生聊聊吧?”

查尔斯面色一变,拔腿就跑。可他能去哪儿?公司的人找不到他岂会善罢甘休?就在查尔斯焦急万分的时刻,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雨婷?什么事啊?”查尔斯匆匆看了眼来电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