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信息浩劫》
记忆清除
重水冷却塔    来源社团:四川大学科幻协会
得票 417 阅读 2683 评论 3

当黎明破晓时,锆彩又开始奔逃。

手握证据的叛变者已经被逼到餐厅的大堂。隔着不远的大厅,锆彩和队友闪身钻进厨房的杂货间,插上门闩。

箱子乱七八糟地散落,头顶有一扇百叶窗,沾满灰尘的阳光无力地射入,像一把一动就落毛的白羽扇。锆彩强忍嗓子里咳嗽的冲动,垒起箱子来准备爬上去,队友却用身体抵住门扉,掏出芯片扔给她:

“彩,剩下的就靠你了。”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一个人走?

锆彩接过芯片,小心地踩上去,掏出军刀拆下气窗的螺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追到这间房间了,上次那伙人在他们逃进厨房时顺手拿了几把菜刀上来,不费吹灰之力就砍开了复合板材料的门。

看着堆在墙角的萝卜土豆,锆彩突然想起了暗道的路。

直到最后都没有等到队友的回答。锆彩不再等待,把拆下的百叶扔出窗外,撑着窗框就翻进一片惨白的阳光。

太阳已经升到高处,雾霾与云烟遮住城市。街道上只有几个灰蒙蒙的背影,对奔跑在街道的锆彩置若罔闻。尽管如此,呼吸严重污染的空气也比幽闭在狭小的杂物间里好多了。锆彩沉重地喘着气,在一路狂奔中顺利到达总部。

 “我拿到证据了!”

依然无人理会。总部的同事们个个脸色死灰苍白,机械地在没有贴砖的四合院来回游荡。

脚步声接踵而至。锆彩没有办法,只有从后门离开,继续逃亡。

后门外的广场也是灰色的,面色晦暗的人群挤在巨大的台阶上。人们的兴致倒是高涨,在没有旋律的噪音里小心翼翼地舞蹈,生怕一不小心把最边缘的人挤下深渊。

一瞬间,世界似乎发生了分离。画面与声音,形状与颜色,情绪与理智,灵魂与身体,都被割裂开来,变得单薄而脆弱。

离她最近的台阶尚未人满为患。锆彩紧闭双眼,一咬牙跳了上去。

现在,没有人看得见她了,她也溶解在了浑浊的溶液中。

只有手中的物件提醒锆彩,她还活着,她还有要事在身。但具体什么事,她也没有印象了,记忆逐渐在混沌之失落。她就这样维持在人群的边缘,直到惨白的天空完全侵占大地。

 

 

清晨降临,锆彩睁开眼睛。

阳光已经照进窗户。昨天刚下了雨,但雾霾依然浓重。锆彩翻了个身,思绪还沉浸在方才的梦境中。她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按下电源键。

没有亮屏。

锆彩又长长地按了一次,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意识到有什么事发生了,锆彩一下坐起,却发觉脑内一片空白,除了正在退潮的梦境,什么也想不起来。

锆彩惊恐万分,翻身滚下床。

“我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她冷静下来,“这是手机,这是衣柜,”她随着物件转动视线,“这是桌子……”

锆彩走下床,在房间里来回游荡。她打开衣柜,衣架上挂着一套军装制服,肩章上镶嵌着两条细杠和两颗星星;椅背上搭着几件衣服,一件藏蓝的短外套,一件中规中矩的白衬衣,一条黑色的长裤,地上一双短靴,靴筒里塞着一双袜子。这些衣服都很干净,也是熟悉的样子,但她完全想不起它们的来源。

锆彩努力回想关于自己的信息。

“我的名字叫锆彩,生于2023年6月9日,是网络通信和技术情报部的一名军官,负责软件开发和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研究。去年5月22日,我从研究部转到指挥部,开始担任参谋工作……”

她还记得自己是谁。

一番自问自答后,锆彩基本确定了现在的情况。这里的确是她的家,她也的确失去了部分的记忆。学过的知识大部分还记得,经历过的事只记得部分,而且只有结果,事情的过程几乎都忘了;认识的人中,她记得他们的个人信息,但彼此之间发生过什么,都一概是空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

锆彩想开启电脑,但没有成功;她按下墙上的开关,灯没有亮;她跑进洗手间,水管里没有水;她索性冲到门口,连门上的电子锁也停工了,只能从里面打开。

是大停电吗?一个城区全面停电足以在短时间里就造成难以收场的混乱。

锆彩走向客厅的窗户。不出所料,自动驾驶的汽车全数报废,窗外的街道已经成了废车回收场。

锆彩冷静下来,意识到这件事并不简单。她为什么会随着城市电力网络系统的瘫痪而失忆,而且只是失去记忆的过程?事件的结果,她与生俱来的本能,她习惯性的动作——比如现在她正因焦虑而无意识地用拇指指甲刮蹭食指,她还记得?……

我明白了,是因为我的电子脑。

 

 

二十一世纪下半叶初,第五次信息革命早已落下帷幕。彼时,整个世界全面信息化,产业转型解放了绝大多数劳动力,新能源的普及也让生活成本降到历史最低。现在,大部分人已不需要工作,而无法由机器替代的岗位,也只有极富创新能力之人才能胜任。

在这个信息决定一切的时代,网络自然成了各国军事实力最重要的体现。隶属于首都军区,专门研究和进行网络战的部门,网络通信和技术情报部——简称网络战队——应运而生。而随着认知科学的进步和量子计算机的出现,人类逐渐突破脑机接口的技术瓶颈,为提升思考速度而将人脑结合芯片的技术——电子脑化技术日臻成熟。

电子脑化极大程度地提升人类的思维速度,拥有第五代计算机的计算速度和常人难以想象的学习能力。现在,这项技术依然处于严格保密状态,全国上下只有研究国防网络的五名核心人员才有这项技术支持。而项目主力之一的锆彩中校,就是其中之一。

锆彩并不想忘记那么多东西,但电子脑化彻底颠覆了她的思考方式。高速计算的结果是信息量呈指数型增长,带给本脑巨大的额外负担。不得已,她转移了一批过程记忆,存储在基地的云端。

而那些就是她现在再想不起的信息。

不仅如此,她的电子脑遭到感染,所有程序和系统都遭到清空。使用电子脑这一年多里,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傲人的思考速度,突然变成回普通人让锆彩十分焦虑,她无意识地用拇指指甲刮蹭着食指,心脏怦怦直跳。

 

但即使电子脑完全罢工,她也能想到是有病毒入侵了网络,并正以比思维更快的速度疯狂扩散。

这就是她分内的事了。锆彩再次望向窗外,回想起通往总部的路。她把作战靴穿上,带上手表、手机、证件和传统类武器——匕首,发射子弹的枪,手榴弹和厨房刀具。她用力关上门,然后撑着栏杆越下楼梯。

锆彩朝着总部一路狂奔。

外面的情况比隔着窗户看到的更加恶劣。街道和店铺一片狼藉,废墟上尘土飞扬。路上随处可见激烈的搏斗痕迹和人的尸体,争吵和打斗声不绝于耳。灰头土脸的市民自身难保,无头苍蝇似的在街上乱窜,看到身佩武器的锆彩扭头就躲没影了。

四面八方的尖叫、嘶吼和崩塌声几乎刺穿耳膜。锆彩刚转过弯,迎面就是哭喊着从岔路冲出来的人群,像神经支路一样迅速分散。一个肢体满是血污的路人摔倒在锆彩面前,锆彩刚扶起他,一身脏灰的行凶者就暴怒地举着钢筋,跌跌撞撞朝她冲过来。

逆着人群掏出手枪,锆彩毫不犹豫爆了他的头。

罪恶层出不穷,这声毫不起眼的枪响就像一部不慎掉进钱塘江大潮中的手机。锆彩拔腿就跑,一刻也不敢停留。

建立在数据之上的规则全线崩溃,世界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归于无序。锆彩眼中映出的,除了平铺直叙的灰白天空,就只有尘埃笼罩中,越发削减了生命的惨淡都市。她听到越来越重的心跳声从胸腔传出。

在灰暗的末世里,目的地是那么遥远而模糊。

  

网络战队总部在离家十个街区以外的郊区,以地面为界分为两部分。地面上的大楼是研究部,地面之下则是锆彩所在的指挥部。

百米冲刺般障碍跑好几公里,加上摸黑徒步下楼十一层,再次回到熟悉的岗位时,锆彩已经筋疲力尽。她一进门就瘫倒在门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调整呼吸。

平日闪闪发亮的环形墙壁黯然失色,全透明的工作台上点着一根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的蜡烛,在黑暗的地下亮起一点微弱却稳定的暖黄。偌大的办公室内只有锆彩的顶头上司钠原少将一个人,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正站在工作台前,静静看着她进来的方向,军装笔挺。当锆彩推门而入,他映在墙上的影子晃了一阵。

这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场景令锆彩一阵头疼。

“他们人呢?”

“总控制室。”钠原少将说,“碳虹正在恢复系统。我们首先需要与外界取得联系。”

燃烧的蜡烛产生一阵浓烈的香气,驱散了锆彩的些许躁动。她又歇了几秒才站起来,疲倦地卸下刀枪弹药。

“带上武器。”钠原拿起桌上的蜡烛朝她走去。

锆彩只好又捡起手榴弹。跟着她的长官一起走进长长的走廊。

“这么说我是最后一个到的?”

“没错。”

“你在这里干嘛?”

“等你。”他说,“程序开发者。”

锆彩如芒刺在背:“我可能没什么用了。”

“别那么紧张,我知道的也不比你多多少。”长官白了她一眼,言辞却流露出关切。

“我失去记忆了。”

“我也一样。”

锆彩还想说什么,但很快意识到这个时候抱怨只会让问题更严重。她只好用一声叹息释放了情绪。

 

总控制室位于军区总部地下九层,在柴油发电机的轰鸣声中,锆彩终于见到了久违的灯光。技术人员们正围着一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头脑风暴,坐在电脑前,正飞速敲打键盘的是操作系统的开发者,研究部的计算机科学家碳虹中校。

钠原少将开门见山:“碳虹,情况怎么样?”

锆彩带着歉意朝同事们打招呼。

“卫星和基站信号全部中断,网络无法连接,无法联系总部。”碳虹冷静地汇报着,“现在与网络连接的电子产品全部已经失效,所有数据丢失,包括电子脑。”

碳虹也是电子脑化项目的主力,在项目完成后和锆彩一起进行了电子脑化改造。当本脑容量和爆炸的信息发生冲突,她选择了专业知识,而把绝大多数记忆都上传到了云端。她的失忆比锆彩严重得多,甚至连父母的名字都忘记了,但记忆的流失将情感也一并抽离,让她得以第一个看清局面,并想办法联系外界。

但目前的状况明显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基站和卫星恐怕也遭到攻击,网络已经没用了。”碳虹摇摇头,离开桌面,“我牺牲记忆为代价保留的核心竞争力防的就是这种万一,结果这次,断得那么彻底。”

锆彩灵机一动:“无线电行不行?”

“已经试过了!”

锆彩循声回头,两名通讯员正蹲守角落一台集满灰尘的电台,对着发黄的操作手册努力试图运行这台古老的机器。

“已经向各部门和各大军区发了消息,但到现在……”他再次调整耳机,“还没收到回应。各个波长都试了一次,也不知道上面能不能收到。”

无线电通讯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军队之所以一直保留着这种落后工具,就是为了对付现在这样的意外通讯中断。只是它实在太古旧了,到了锆彩这一代压根就没人见过,连通讯员都要现场看说明书。

“就没有一个人想到用无线电吗?!”锆彩有些恼火。

“你也不看看这东西有多难用!我能看懂,我都佩服自己!”另一名通讯员挫败地把说明书往地上一扔。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

钠原眉头紧锁。供电的柴油用一点就少一点,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失去上级的指示,大家都陷入焦虑,自己作为网络战队总司令,必须尽快稳定军心,做出决定。

“同志们,”钠原清了清嗓子,“既然无法和外界联系,那我们现在必须靠自己了。”

控制室内安静下来。钠原继续说道:“先理清这件事,再想怎么应对当下的危机。”

 

“初步判定是受到病毒入侵,包括电子脑在内,所有能够联网的电子用品都受到感染,丢失了存储其中的所有信息,电器本身并未受损。”报告的是锆彩在研究部时的前同事,脑科学和神经学家氧砜少校,他也是一名电子脑化研究员。

通过各方消息,锆彩也大致了解到事件的起源。事情就发生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前,那时大家刚刚到班,墙壁上的触摸屏就显示有病毒攻击。那病毒凶猛异常,瞬间破解了理论上绝对安全的防火墙,总控制室的电脑、桌面、调制解调器和一整面墙壁,眨眼间全部黑了屏。

世界陷入瞬间的安静,随后就是无休止的混乱和嘈杂。

 “被通过网络传播的病毒感染,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无线通信都会失效。只是——”趴在桌上的碳虹补充道,“我们的防火墙用的可是量子加密技术,我想不到有什么能破解量子加密的方法。”

“影响范围有多大?”有人问道。

“初步确定,涵盖整个城市。”

“这么强大的病毒,就算要攻占全国甚至全球也不是难事。”

“我觉得它已经不算病毒了。”研究部的脑机接口专家,电子脑化研究员硫巯上校思索道,“没看到它把系统都清除了吗?它可以不依附于系统存在!简直是过处寸草不生,要想追根溯源,恐怕也不太可能了。”

“那它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

在逃往基地的路上,锆彩亲眼见证了什么是人间地狱,一回想起就让她浑身发抖。硫巯说的有道理,这种东西已经超出了他们现有的认知。虽然他们的城市是一个大都市,但如果真有人要威慑,甚至毁灭它,用这种攻击烈度和速度的病毒,太大材小用了。

它到底是为了什么?从事故发生到自己冲出家门,中间只隔了不到一个小时,整个城市就已经哀鸿遍野。通过切断联络和信息源引发大规模的混乱和猜疑,破坏一切制约规则和信任系统,从生产力到社会体系,强行逼迫已经高度秩序化的人类倒退到蛮荒时期,为了生存自相残杀……

锆彩不敢想象,如果全世界都是这副惨象,人类的未来将滑向怎样万劫不复的深渊。

“它想毁了我们。”锆彩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我来基地的时候,街上的动乱程度已经超过了我见过的任何一次恐怖袭击的现场。网络是现代文明的命脉,切断了信息传播,就是彻底毁灭了这个城市!”

“重点不在于它的目的,”钠原赶紧打断她,“这里已经没有信息可供盗取,不管它有什么目的都已经达到了。现在整个城市已经失控,我们要做的就是活下去,并想办法联系上面,尽快恢复秩序!”

钠原展开思考。地下最深处的核心层保存着超级计算机的主机和军区的全部数据——包括电子脑化战士们的记忆资料,非常安全,但没有电力驱动空调和电器,躲在里面是无异于作茧自缚。他们必须离开基地,去和混乱作斗争。但现在偏偏是越发达的人群聚集区越危险,而网络战队靠信息作战,几乎所有火力和防御都通过计算机控制,根本毫无用武之地。

不过,部下们好歹都是军校毕业的优秀的军人,而且网络战队的装备也不算差。不论研究部还是指挥部都标配综合防护服和激光步枪,前者既防辐射又有一定防弹作用,激光步枪更是军队专属的精确杀伤武器;每人可携带一个月供应量的压缩食物;不论指挥、技术还是医疗,队里都有相应的人才……

“我不敢出去。”

“什么?!”

闻言,所有人都抬起头来。

隔着一张桌子,锆彩面无表情地把地图推给钠原。她的眼里卷起汹涌的波涛。

-完-
我要评论
布衣 2018-02-12 20:07
文字推进熟练,总体结构由放到收,几处的悬疑和回忆插入位置也合理,能够推进阅读不突兀。含有元素的人名是亮点,可能是受制于篇幅(其实精炼是优点,但如果是信息题材中还想表现更深的仇恨,建议可以再加一点)而没有更加鲜明的群像,但小队基本渲染出,主角也已凸显出,并不遗憾。个人还有一些好奇的东西,比如那些部队的数字是什么含义?还有恢复城市的人们是靠的是什么样的“信息”,虽然外星人可以随意入侵可量化信息,“返祖”期社会的人们充满了“不可量化信息”是回归秩序?(这里没看透求不打头…w)顺便可以试试传统写法环境的三种变化,比如秩序-混乱-再秩序(其实我也不是很懂,随便说的,甚至可能会破坏作者原有的放缩结构…那请重水按照自己方式表现比较好)含有外星生命体的赛博朋克较创新,科幻部分由硬到软,利于阅读,希望作者写出更多好作品
重水冷却塔 2018-01-30 17:54
回复第二位给我评论的评委老师:首先感谢评委老师辛苦的工作!我是学化工的哈哈,而且中学时就开过各种化学元素拟人化的脑洞啦,对于文中人名,我在这里分享一下自己的解读吧:碳元素是生命的核心,而“碳中龙凤”就是金刚石——最坚硬、最珍贵的宝石,对应碳虹的团队骨干身份,以及沉稳可靠光辉难掩的特征;锆单质是高熔点抗腐蚀的金属,锆石作为宝石同样有着绚丽夺目的光彩,且常被误当作钻石,对应锆彩坚决强势有野心的性格,同时和前辈碳虹的关系也是相互竞争、绵里藏针;钠原原本设定是切·格瓦拉式的革命领导者,对应钠元素易燃易爆炸焰色反应还很亮的性质,只是写着写着就只剩领导了,革命和燃烧生命的flag传给了钠元素上方的锂穗上校hhhh;氧砜和硫巯都是生命基础元素+含该元素的有机化合物/基团的组合,两种元素在周期表上也是同族上下的关系,性格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但都同样爱国爱家爱人民,比起金属元素,多了几分人情味。
Echo 回复 重水冷却塔 我简直看到了 宝石之国 的另一个版本···
2018-01-31 09:48 回复
草薙素子 2018-01-28 12:58
我看到满满的,攻壳机动队的影子
重水冷却塔 回复 草薙素子 赛博朋克风总是逃不过攻壳机动队的神之光辉orz
2018-01-30 17:53 回复
科幻作品
信息浩劫
| 目录  (共8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篇能从现实的科技趋势出发,提出值得关注的未来问题,只有这样的主题和题材才能让科幻作品更好地干预现实。小说层次分明,叙述中不拖泥带水,文字很成熟。另外,用化学元素来给人物命名也很有创意,让这部作品能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2018-01-30 09:36 匿名 ——

语言成熟,故事本身也比较抓人,是不错的作品。小说中的人物以化学元素命名,大概作者是化学专业的吧(开玩笑),很有趣的做法,对比于很多小说中没有起好的人物名字,化解了尴尬,如果能在此基础上赋予人物性格上和化学元素本身特性有关系的隐喻,会更妙。

2018-01-30 16:15 匿名 ——

叙事语言比较成熟,文中也可以看到很多的模仿和致敬,总的来说是一篇阅读体验畅快的故事。作者对世界和人物的设定比较细致,配合冲突情节,能够抓牢读者的眼球。

2018-01-30 17:47 匿名 ——

逻辑较为复杂,可以说烧脑。情节较为生硬,但是浅白流畅的叙述让故事仍旧能够被读者接受。概念设想很有趣,脑洞很大,但是刻画人物和场面还需要更多的雕琢。

2018-02-04 16:2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