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信息浩劫》
背叛之日
重水冷却塔    来源社团:四川大学科幻协会
得票 417 阅读 2389 评论 3

2057年11月结束时,电子脑化项目已经进行了将近五年。

这四年多的钻研,与其说为后续研究打下基础,不如说是在一条条证明,现阶段有哪些功能根本不可能实现,一代电子脑的预期功能不得不缩减到仅仅是辅助运算和少量记忆。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个难关横亘其间,怎么都没办法突破。

现阶段的脑科学研究成果跟不上项目需求。没有足够精确的模型,就无法进行本脑信息电子化的转换工作——这是电子脑化最关键的核心,也是整个实验中精度要求最高的部分。

整个项目已经在这一关上卡壳三个月了,而且还会一直这么卡下去。眼看着期限一天天缩短,项目研究员们愁得整天掉头发。有个年轻的研究员在写了一通宵论文后气血上涌,吼出一句气话:“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子拿去做实验!”

这时,锆彩正好推开门进来打卡。她手里的咖啡晃了一阵,烫到她的袖口。

锆彩并没有什么反应,她知道这只是气话。她不动声色地跑了几天数据,然后在接下来的核心成员小组会议里,宣布了她刚向上面提交的申请:使用活人大脑进行实验。

会议室里顿时一片大惊失色。

“脑科学方面的研究跟不上我们的进度,凭现有的资料根本没法建模。期限在即,我们没有时间了。” 锆彩一脸痛心疾首,“我们需要的也只有‘处理可量化信息’的实验,总共就那么几种可能,用人脑做材料很容易试出结果。如果不这样做,就再等十年吧!”

氧砜一拍桌子:“锆彩你不要乱来!这是犯罪!”

“但上面并没有表示否认。”

说这话时,锆彩非常平静。碳虹和硫巯顿时收敛了所有的心情。氧砜见状,也识趣地闭了嘴。

 

只有一名叫锂穗的上校死活不能接受。他也是项目组的核心成员,负责设计神经信号和电子信号的转换装置。他坚决反对人体实验,三番五次地劝阻锆彩、向上发起抗议,但都没有结果。锆彩的语气一天比一天硬,很明显她已经得到了上面的支持。这项罪恶的计划通过审批,只是迟早的事了。

其他人不是没意见,只是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没有在明面上反抗而已。于是,锂穗私底联合了其他核心成员:碳虹和硫巯,以及他多年的好友氧砜,四个人积极做出各种预案,以应对大势已定的未来。

上面很快就批准了此项申请,随后,电子脑化项目课题组就开始强制实施A级管控。为保证机密不外泄,每名知情者——包括战队总指挥钠原少将,都必须24小时佩戴贴片式监控器,行动和言论都受到严格监视。

其他研究员非常抗拒,但也毫无办法,只能对天哭诉自己运气不好。而碳虹已经提前写出一套针对贴片式监控器的伪装程序,在一次只能覆盖三十秒的屏障之下,四个人顶着各种的压力收集证据,艰难地进行着反抗。

 

人体实验的结果令人非常满意。突破了瓶颈的束缚,项目进程像通了高铁一样飞速展开。当重复实验也通过之后,就进行到系统编写阶段了。

“一旦项目完成,上面肯定要把所有知情者都解决干净。”在伪装程序的保护下,锂穗悲观地表示,“我们没有时间了。”

“这可不一定,兄弟。”氧砜扶住他肩膀,“这才只是第一代,后续还有一系列跟进研究,他们不会轻易把我们怎么样。而且保密条约里白纸黑字写着的,如果真能成功,我们有权要求电子脑化。那到时候我们就争取机会改造一下——这些记忆都是可量化的,电子脑化后可以删除掉,这样,说不定能躲过一劫。”

“那这样证据不也就没了吗?”

 “这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总有办法的。”

 

当碳虹听说锂穗执意要将此事向公众曝光时,差点一巴掌扇过去。

“你可以不怕牺牲,但我不想死!”

“可总得有人说出去!反正横竖都逃不过一死,为什么不抗争?”

“你尽管说出去,但你别指望有人能听到。”碳虹连连摇头,“你真的以为事情曝光、证据确凿就能伤到他们筋骨了吗?我再次声明,我们不想死。你要是不说出去,说不定还能熬到机会来临的那天;但你要是就这么说了,我们所有人,马上都要跟着完蛋!”

 

又一个半年过去,电子脑系统也调试完毕了。

上面已经展开了清理工作,从硬盘里的文件开始展开地毯式搜索,销毁所有和人体实验有关的证据。眼看着爆武器逐渐缩小,四个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任何有效的藏匿方法。

就在这时氧砜灵机一动,想到那个bug一样的存在,虚拟人格。

“靠虚拟人格怎么样?电子脑的植入不是对人脑有这种影响吗,如果我们有机会把经过改写的证据混入电子脑程序里……”

硫巯打断了他:“虚拟人格不是电子脑植入时产生的,是电子脑系统运行时产生的。而且只有系统设计者才有权访问——这系统就是锆彩设计的。你觉得还有希望吗?”

 

“有。”听完氧砜的叙述,碳虹眼前一亮,“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逻辑锁。我可以帮你们把证据改写成和虚拟人格兼容的程序,进行电子脑化的时候编成隐藏文件蒙混进去。

“但是你们得想清楚,”她锁紧了眉头,“必须要把它放到锆彩的脑子里,否则依然是白费功夫。但这么一来,那把逻辑锁也就把证据也锁住了。”

氧砜顿时失去笑容。

碳虹摇摇头:“亏你们想得出这么完美的悖论。哦对了,除非锆彩本人死亡,你拿到她那一块大脑的话,说不定能提取出来。”

锂穗还不甘心:“那个逻辑锁是理论上无解的,还是只是针对锆彩设计的系统无解?”

碳虹揉揉眼袋:“理论上无解。”

事到如今,他们所有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每一个人都变得精疲力竭,备受打击的氧砜甚至不敢直视碳虹的眼睛。

“碳虹中校,”他低着头,小声地说,“你觉得我们这么做,有意义吗?”

“我从一开始就想说,没有。”碳虹一声叹息,“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最后,答辩结束,论文也发表完毕,该清理的都清理完了。不论结果如何,这场战线漫长的奋斗,总算是要告一段落。

钠原少将找到碳虹,说锆彩已经跟他决定了,一完成电子脑化就调入指挥部。对此,碳虹一点也不奇怪。“考大学时,她的第一志愿就是军事指挥学,以一分之差没被录取才学的计算机。电子脑化后学习能力增强,可以很快胜任指挥部的工作,这些因素,她肯定一开始就考虑好了。”

“知道上面对她调职的考察是什么吗?”钠原冰冷地说,“做一套‘针对非电子脑化知情者的管控计划’。”

听到“管控”这个词,碳虹的瞳孔逐渐放大。

然后,就在签署电子脑化同意书的前一天,锂穗突然宣布,他决定放弃电子脑化,保持本脑。

“为什么?!”

氧砜失声大喊。他很清楚锂穗接下来要遭遇什么,他必须趁着自己还记得这件事的时候劝他放弃!他终于意识到,要想扳倒上面,真的太艰难了。他情愿放弃所有的努力,哪怕失去记忆……

“锂穗,我不想你死!”

可他最终还是拒绝了。

“有些记忆,只有本脑才能保留。”最后一幕,是锂穗沉静的告白,“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我不会拉你们下水的。”

 

“我要杀了你!”

氧砜一把拔掉数据线,拔出手枪就对准了锆彩的额头。

“锂穗呢?他是被你杀死的吗?”他大声质问。

锆彩只是一脸冷漠。

“氧砜,冷静一点,不要中了他们的计!”钠原不敢靠近,只能朝他喊话,“总部知道这件事!他们是故意引我们这么做的,其目的就是引起我们内讧,转移对他们的怀疑!”

硫巯也急了:“氧砜,这种时候千万不要轻易怀疑啊!”

“可我还怎么相信她!”

碳虹迎着枪口凛然上前:“氧砜,我知道你这么愤怒是怀疑她害死了锂穗。”不顾四周震惊的眼神,她一把夺过氧砜的手枪,“我们千辛万苦藏起来的证据,不是让他们拿来要挟我们的!”

“没错。”氧砜频频点头,“关于锂穗的死亡,这段记忆一直是缺失的,我一直都放不下这一点……可现在,事情还不够明显吗?她就是导致锂穗死亡的根本原因!”

碳虹继续坚持:“但眼下最要紧的是弄清楚外星人的目的及上面的想法!”

氧砜气得双手直发抖。他咬牙切齿地瞪着锆彩,她的形象在眼中轰然倒塌。

“锆彩,你这个叛徒!那些外星人跟你也是一伙的!”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不语的锆彩突然冷笑起来。

“一码归一码。我的确害死过无辜的人,但我绝对没有勾结外星人!先别忙着怀疑我,给我打开129号文件,看看电子脑化名单上多了谁的名字!”

 

“铝……铝格上将?!”

面对名单上的多出来的那个名字,所有人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既然他也有电子脑,那就能解释上面为什么总能做出正确决定了。”锆彩的语气很不屑,“跟外星人实时交流,也就不奇怪了。”

“我们怎么都不知道这件事?……”氧砜怔怔地看着锆彩,“这个记忆,是什么时候被清除的?”

“不知道。”锆彩说。

“那个时候他就和外星人有联系了吗?”

“也许。”

“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碳虹猛地回头:“为什么?”

锆彩的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因为抓了铝格也没有用。”

碳虹冲过去就拽起锆彩的衣领,砰一声往主机外壳上撞,破口大骂起来:“怎么,真相暴露就怂了?!当初你威胁我们的时候可一点都不仁慈啊!”

“你们还真想抓住他问个究竟啊?你以为抓了铝格就有办法对付外星人吗?”锆彩毫不示弱,“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锆彩,我信任你!”

碳虹大声喊起来。

锆彩一下愣住了。碳虹的目光逐渐从歇斯底里变得平和,她顿了几秒,慢慢松开攥紧衣领的手指。

“我现在知道了,我保留那么多关于你的记忆,关于你的行为习惯,人格特征……是因为不想忘记你的罪行。”碳虹深邃的目光和锆彩对视,“但现在,那些记忆却告诉我,你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背叛我们。”

锆彩一言不发。

碳虹看向其他几位战友:“我希望大家认清一点,这些记忆片段大多是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只知道锆彩是计划的发起者,她没有批准计划,也没有证据表明她有投靠批准计划的人或参与清除知情者!这件事后面可以慢慢调查,但我们现在需要她!……”

 

“我知道上面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锆彩打断了碳虹的说情,目光在战友身上来回巡视:

“网络战队的建队初衷,就是截留信息、提取真相,多年以来从未改变。对于异常信息,网络战队最为敏感;而分析事件、查明事实,本来也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更何况全世界仅有的几台电子脑都在这里。上面若想隐瞒什么消息,必然要先解决我们这个障碍。现在他们的目的达到了,直接从内部瓦解了我们。”

锆彩弯下腰去,手撑着膝盖,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播放那些记忆文件。

“别再说了,碳虹。就算道理讲得再清楚,我总归还是失去了你们的信任,无论怎么收场,网络战队都会元气大伤,无法再对他们造成威胁。”

经过这一番浩劫的洗礼,锆彩已经不再逃避,她很快说服了自己:同僚的反目成仇,只不过是自作自受,理应如此。

可锆彩依然感到悔恨,悔恨自己的罪行暴露让整个团队都笼罩在怀疑之中。另外四位电子脑战士的眼神都变得万分复杂,尤其是氧砜,锂穗最好的朋友,恨不得一枪杀了自己。

至于碳虹……她根本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是个人都知道她在说谎。可为了团队大局,稳住现场,她不惜强装信任地对她假笑。锆彩甚至感到有些心疼。

真的是这样。在一切的始作俑者眼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早已被看穿。这点小小的反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所有的尝试,又一次全都以失败告终。

再次叩问自己的内心,锆彩绝望地闭上了眼。

“没用的。”

话音刚落,一阵耳鸣般的尖啸便如惊雷般在脑中炸响。 

 

锆彩猛地睁开眼睛。思维虚空中,突然地刺入一个急促的信号。

“你做了什么?!”

“终于等到你了……”锆彩的眼中瞬间闪出疯狂的兴奋,连电子脑信号都震荡到几近嘶哑,“你这个蠢货,中计了吧!”

像昨天一样,锆彩再次在思维虚空里遇见了那个占满内存的信号。只不过这次,处于弱势的是对方,数据之海倾泻而出的,也是对方——

如果数据的流动能够可视化,那么现在,锆彩的思维虚空里已经绽放出漫天的极光。

“我们的弱点,你到底是怎么知道发现的?”

虽然看不见,但锆彩能够体会到,构筑成它们生命基础的信息正失去思维的束缚,以难以计量的速度逃逸到苍穹之外。它们是靠信息维系生存的生命,信息大量丢失,也就意味着不可逆转的死亡。

她已经胜券在握。现在,她需要做的只是等那些极光逐渐减弱,直到消散。

 

锆彩并没有马上回答。她遥指不存在的极光,思维信号平静而友善:

“这些东西,就是你们所吞噬的信息吗?”

“是的。当我们受伤或死去,吞噬过的信息也会消散。”

对方信号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它们没有情感,自然也不会被恐惧冲昏头脑。即便死期将至,最后的交流中也保持着它们一贯的平静。

“它们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吗?”

“不会的,信息必须要有载体才能存在,失去载体的信息会完全消失,不留下任何痕迹——我们也是一样。”

锆彩不禁心生感慨。如此浩如烟海的信息,宇宙间该有多少失落的文明啊。它们曾经也是那么辉煌,谁能想到,所有这一切,都逃不过一夜之间毁灭殆尽的命运?

平复了一下心情,锆彩才开始慢慢回答:

 

“之前我都是猜测。当我看到文件密码时,我才真正确信这一点。

“你们昨天入侵我时,正是网络战队彼此信任最薄弱的时候。既然你们的目的是打击、分裂我们,在那时就暴露出这些文件绝对比现在有效得多。

“相比于虚拟人格的逻辑锁,加密文件的密码实在太简单了,只要把我们五个的虚拟人格都入侵一下,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解决。但你们没有这么做,而只是给我的虚拟人格解了锁。所以只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你们入侵不了其他人的虚拟人格——也就是说,其他人的大脑里一定有什么让你们害怕的东西!

“当时的我过于理智了,理智到一眼就看破结局,因此陷入绝望;而其他战友依然坚持不放弃,这是当时我们最大的区别。同时,在你们看来,明知人类灭亡的几率远远大于重新崛起还要继续抗争,这样的行为很不明智、无法理解,是‘不可量化信息’;而当时的我完全认同了现实,‘不可量化’的思想被严重压制,因此被你们乘虚而入。”

“你说得完全正确。正是因为我们无法入侵其他四位的电子脑,所以只好让你们自己去发现。”

外星人的信号,已经开始变得虚弱。

“还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刚才说‘我终于等到你了’,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会再次入侵你的电子脑吗?”

“这是一个赌局。”锆彩淡淡地说,“很幸运,我赌赢了。

“一开始看到那些文件时,我以为你们只想让我们内讧。我看到一半就已经做好了被所有人孤立驱逐的准备,当氧砜拔枪指着我时我甚至在想,如果他杀了我就能解除网络战队的信任危机,那我也死而无憾了……可是,碳虹她却抢先一步为我说话。我完全没想到她会如此这般地保护我,即使她看我的眼神依然藏不住恐惧的规避——”

锆彩的语气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自豪:“为了整个团队的凝聚力,网络战队每个人都敢于舍弃小我,我们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铝格肯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要对付网络战队,光是挑拨离间还不够,必须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文件,除了离间还能起到别的作用,要挟和定罪就是其中之一。它们虽不能证明我直接参与了犯罪,但可以证明我的动机;加上上面已有的和非法实验相关的证明,再把我的罪行稍作推广,足以把整个网络战队弄垮。”

说到这里,锆彩轻轻一笑。

“如此挑拨离间,并暗示抵抗是徒劳,不就是想再次把我逼上绝路,让我‘理智过头’,好再趁机入侵我的虚拟人格,夺走这份证据要挟我们吗?你以为我还会再上当吗?我这次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把你这不懂变通的机器引诱进来啊!”

“你为什么敢这么做?你有什么把握?”

“我没有把握。但只有让你进入本脑,我才有可能打败你,而你来拿证据时就是我唯一的机会。”

锆彩失去了笑容:“既然我的战友都愿意相信我,那我也不能让她失望了。”

对方的信号剧烈波动起来。思维虚空中,信息流的极光变得越发耀眼。 

 

锆彩自知外星人大限将至,思维信号也缓和起来。

“我有一点不明白,”锆彩终于也问出了那个困扰已久问题,“宇宙那么宽阔,你们为什么非要盯着地球不放呢?”

“我们的认知体系决定了我们需要在星系间奔波,靠抢夺信息为生,很容易招惹杀身之祸。”

“原来你们也有天敌。”

“当然。

“人类航天事业的发展,避免不了向宇宙发射信号。我们随着信号追寻至地球,随后发现,人类制造信息的能力非常之强。”

“……真的吗?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这个种族虽有多个个体,但却共享一套认知;而你们人类每个个体都有着独立的思考方式,制造出的信息也就千变万化。”

“共享一套认知?这么说如果你死了,‘你们’这个种族也就灭绝了?”

“是的。这既是我们的优势也是弱点。”

锆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按捺不住的狂喜。

“我们很快发现,不止人类,所有地球生物产生的波都是可量化、符合逻辑的‘有用波’和不可量化、不合逻辑的杂波相互纠缠的复杂信息。‘可量化’信息和‘不可量化’信息越是彼此独立又相互纠缠,对于我们就越是致命的危害——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有勇有谋’‘刚柔相济’‘德才兼备’……等等。

“好在你们的科技还不算太落后,有了电子脑化技术,我们也能进行基本交流;而只要避开本脑,你们就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权衡利弊后,我们便计划留下来,与你们共同生活……”

这段信号还没传完就突然消失。锆彩这才发现,虚空中的极光,不知何时也早已停止。

信号死亡了。

外星人不可一世的奴役仅仅持续了一天,就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消亡得无影无踪。

-完-
我要评论
布衣 2018-02-12 20:07
文字推进熟练,总体结构由放到收,几处的悬疑和回忆插入位置也合理,能够推进阅读不突兀。含有元素的人名是亮点,可能是受制于篇幅(其实精炼是优点,但如果是信息题材中还想表现更深的仇恨,建议可以再加一点)而没有更加鲜明的群像,但小队基本渲染出,主角也已凸显出,并不遗憾。个人还有一些好奇的东西,比如那些部队的数字是什么含义?还有恢复城市的人们是靠的是什么样的“信息”,虽然外星人可以随意入侵可量化信息,“返祖”期社会的人们充满了“不可量化信息”是回归秩序?(这里没看透求不打头…w)顺便可以试试传统写法环境的三种变化,比如秩序-混乱-再秩序(其实我也不是很懂,随便说的,甚至可能会破坏作者原有的放缩结构…那请重水按照自己方式表现比较好)含有外星生命体的赛博朋克较创新,科幻部分由硬到软,利于阅读,希望作者写出更多好作品
重水冷却塔 2018-01-30 17:54
回复第二位给我评论的评委老师:首先感谢评委老师辛苦的工作!我是学化工的哈哈,而且中学时就开过各种化学元素拟人化的脑洞啦,对于文中人名,我在这里分享一下自己的解读吧:碳元素是生命的核心,而“碳中龙凤”就是金刚石——最坚硬、最珍贵的宝石,对应碳虹的团队骨干身份,以及沉稳可靠光辉难掩的特征;锆单质是高熔点抗腐蚀的金属,锆石作为宝石同样有着绚丽夺目的光彩,且常被误当作钻石,对应锆彩坚决强势有野心的性格,同时和前辈碳虹的关系也是相互竞争、绵里藏针;钠原原本设定是切·格瓦拉式的革命领导者,对应钠元素易燃易爆炸焰色反应还很亮的性质,只是写着写着就只剩领导了,革命和燃烧生命的flag传给了钠元素上方的锂穗上校hhhh;氧砜和硫巯都是生命基础元素+含该元素的有机化合物/基团的组合,两种元素在周期表上也是同族上下的关系,性格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但都同样爱国爱家爱人民,比起金属元素,多了几分人情味。
Echo 回复 重水冷却塔 我简直看到了 宝石之国 的另一个版本···
2018-01-31 09:48 回复
草薙素子 2018-01-28 12:58
我看到满满的,攻壳机动队的影子
重水冷却塔 回复 草薙素子 赛博朋克风总是逃不过攻壳机动队的神之光辉orz
2018-01-30 17:53 回复
科幻作品
信息浩劫
| 目录  (共8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篇能从现实的科技趋势出发,提出值得关注的未来问题,只有这样的主题和题材才能让科幻作品更好地干预现实。小说层次分明,叙述中不拖泥带水,文字很成熟。另外,用化学元素来给人物命名也很有创意,让这部作品能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2018-01-30 09:36 匿名 ——

语言成熟,故事本身也比较抓人,是不错的作品。小说中的人物以化学元素命名,大概作者是化学专业的吧(开玩笑),很有趣的做法,对比于很多小说中没有起好的人物名字,化解了尴尬,如果能在此基础上赋予人物性格上和化学元素本身特性有关系的隐喻,会更妙。

2018-01-30 16:15 匿名 ——

叙事语言比较成熟,文中也可以看到很多的模仿和致敬,总的来说是一篇阅读体验畅快的故事。作者对世界和人物的设定比较细致,配合冲突情节,能够抓牢读者的眼球。

2018-01-30 17:47 匿名 ——

逻辑较为复杂,可以说烧脑。情节较为生硬,但是浅白流畅的叙述让故事仍旧能够被读者接受。概念设想很有趣,脑洞很大,但是刻画人物和场面还需要更多的雕琢。

2018-02-04 16:2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