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假如爱有来生》
贰段
陈希澈   
得票 370 阅读 1459 评论 4
先看评语
· 追求诗意化的语言和对节奏强有力的把控之间如何平衡?我觉得这是作者首要锻炼和掌握的。在这个作品中,前部分抒发了很多感情,多到让我几乎读不下去,后半部分又开始制造悬念,两种风格没有很好的糅合,让读者几乎不知所措。把去世的母亲“复制”重生,在很多很多电影中出现过,这些电影也大多是讨论伦理问题,这篇作品避开了这个常规问题的讨论,倒不失为一种新的方向。 · 读完大概能理解作者想表达的内容,是想通过一种科幻的方式来表达一种情感大爱。但是小说的前后部分叙述风格差异巨大,并且有些语言不太成熟,影响了阅读体验。作者可以参考一下郝景芳的新书《人之彼岸》中的一些故事,也可找一下很早以前《科幻世界》上一篇叫《收费时代》的作品,学习一下这些作品是如何以小见大的表达情感的。 · 本篇作到了主题、科幻点和矛盾主线统一,这在科幻作品里很难得。现实中的克隆人技术很快就要出现,提前用文学形式讨论相关的伦理问题,也能起到影响现实的作用。不过小说后半部分野心过大,出现了人工智能,人机合体等其它科幻点,以及不断出现的新角色、新场景,导致详略失当。如果维持在大伯、克隆人、老丁三个角色之间,最多加一两个配角,场景保持在科学院和家庭两点,那么细节会写得更丰富。

如果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不过都是梦幻泡影。纵然是真实地活过,但奈何自己的生命到头来就是一场骗局。她该如何面对这样痛苦的情感起落,而到了那个时候,她还能选择自己的命运吗?

在此之前,我从未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何其的丑陋。一面是对她前生不可割舍的旧疚,一面却又那样残忍地将她的替代变成了这场情感角逐的陪葬,但我已经失掉明白及时收手和挽回的机会。

一旦错,就会开始害怕真相这柄藏于暗处的刀子。

不敢直面阵痛,以为只要把它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谁能料,错越筑越深,最后无异于作茧自缚。

而有些人,只好用刀尖血,来覆盖自己创痕累累的长眠。

那时我掩去真实,不想隐藏于心的蚀骨之痛却还许多。

她的确有过一时的快乐。摊开了幼时花花绿绿的卡纸画册,上面满是她幻想的自己与父母生活的点点滴滴。画中的人像固然粗糙而又稚嫩,但她却一直视若珍宝地小心留存着。现在,她在画册的末页又夹入了一点特别的东西。那是一张崭新的合影,和那对儿被我花钱雇佣来的好心夫妇。

原本以为,这样的合影会同她的心情一般,渐渐丰富起来。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她仍然看到了疑点。

“为什么十几年未见的父母会突然出现在眼前,他们已经完成了各自身上肩负着的特殊使命吗?为什么每次提起这些,他们的神情总是变得有些古怪,嘴里面也会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甚至是一些我学习过的物理命题,都说不清楚其中的原理。他们真的是愿意回到我身边的父母吗?”

“丫头,你想得太多了。”

我轻咧了咧嘴,扯动了两边老化而松垮的肉褶。如果在那个时候,我就能预先知道此后再也没有亲口跟她说明一切的机会,我想自己一定不会犯下同样愚蠢的错误。她也就不必沉重而绝望地活着。

时间原是苦多,只待一语道破。

像我卑怯之人,如何望穿死生契阔。

有一个词语叫情深不寿,翻译过来就是我执,执著于无法泅渡的悲哀往事之中。我尝试过、希望过,但没有结果。如果时间曾为她停滞甚至倒流,我是不是就能将当初的故事导正。可那又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若人们都依凭科技来满足只顾自身利益的欲望,那世界会不会越来越糟、越来越小。

还不如任时光匆匆,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让她永生在我的睡梦里,永生在温暖的回忆里,永生在静默的浅蓝里,永生在俗不可耐的等待里;抑或是沉睡在翩跹的云影里,沉睡在万颗星辰的眼皮里,沉睡在无数个灵魂踱步的夜,沉睡在寂寥的大雪天。不敢想象自己的私心最后会变成她没有出口的河,但我直到后来才哭,在光天化日之下,却不是那个时候。

大约是不知错,悲剧也开始悄悄地酝酿和滋长。

后来没过多久,我便接到了院里要召回复制品的指令。

一番努力后,她还是被老丁派来的人接走了。

她哪里接触过那样陌生的环境?不,她曾经注视过这里的,只是那时并没有成型的记忆。巨大而冰冷的仪器、检测机板闪烁的红色指示灯、封闭的空间中偶尔传来不带任何情感的嘀声,无一不让她的神经逐渐变得压抑和紧绷。早就已经忘记了同样的感觉,她从前有在这里静静地沉眠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太过遥远的事情,就好像她也忘记了真正的自己该是谁一样。

或许,永恒的遗忘能留下一个善良的结局。

“没有吓到你吧!小家伙。”老丁不知什么时候从一台运转的计算机背后悄无声息地绕出,满脸堆着慈祥和蔼的笑容。

“您是谁?”她保持着应有的戒备发问。

“我和你的大伯也算得上老相识了,你就按辈分喊我一声儿丁伯吧。”老丁突然叹了口气,连同语气里生出了一些惋惜的意味,“想你刚出生的时候,丁伯我还亲手抱过你呢!后来才让你的大伯从院里面接回家。可惜现在一晃儿过去了那么多年,你早对这档子事没了印象。”

“后来让大伯把我从这里接回家?”她不由有些怀疑。

老丁明显的一愣,又赶快讪笑着岔开了话题:“人老了不中用,高兴起来倒犯糊涂了!这次来,丁伯有件礼物要送给你。”

“礼物?”

话音落下,她却忽觉眼前一黑。

“暂时性意识屏蔽,您这样做可不人道。”

两束品红色的条形光线上下交错地扫过,一个美貌女性的全息影像随之端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她是激活于整个科学院内网络的智能处理系统,同时具备高度自由化的运行机制,被她的创建者命名为红。人如其名,她一身红色长裙,黑发如瀑散在身后。若非是全息影像的半透明视感,倒真的会让人误以为这样一位美丽的女性正真实地出现在眼前。

“你真晓得什么是人道?智能系统的类情感处理结构,不过是高度模仿着人类真实的感受罢了。”老丁向这位不请自来的女宾送去深深的一瞥,嘴里有意无意地泄露出了一丝遗憾和讥讽。

“在此系统中输入和储存的科学工作行为规范以及社会道德约束条例,都在向我传递着这样的信息。”红回答道。

“呵,到底是个机器!”老丁揩了揩眼角,忽然言辞肯定地问出一句,“但我没有加害这个女孩,你也同样没打算阻止我对吧。”

“我只是在适时的提醒。”红的语气平静。

“多谢你的忠告。”老丁抬起眼,用手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那么,就请关闭前面的这条通道并启动身份识别装置。”

“正在执行……”

没有任何的挣扎,两束品红色的条形光线上下交错地扫过,红的全息影像瞬间压缩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内,不远处便传来舱门沉闷的气压声响以及系统激活时候特有的僵硬提示音。好像在应和着老丁所说的那句话,即使是高度自由化的智能处理系统,机器到底只是个机器。

“L-B01通道已被关闭。”

“身份识别装置已启用。”

老丁转头望着昏迷的女孩勾起了嘴角,在半暗的室光下看,就像是一片难看的粗糙树皮。随后,他不见迟疑地激活了生物植入技术系统,他只需要造成一个极其微小的创口就能够达成所愿。

有某种力量从黑暗中拉起。她随即掀动眼皮。

这时,她感觉到指尖一阵不太舒服的轻微胀痛。

“你醒了。”老丁开口说道。

他看着她如同视睹自己疼爱的小孙女一般,但实际上,那眼神中又带着一分令人捉摸不透的狂热。她觉得这束目光不甚友好。

“先别急着问什么,你触碰它们试试。”

还不等她作声,老丁已经一股脑地掏出了瓶盖、小图钉一类的奇怪物件,显得异常亲切地凑在女孩的身前。她犹豫着没有动作,直到老丁拽起自己的手去触碰它们时才发现,那些小物件甚至在与手指完全贴合之前就被吸附在了上面,好像这根手指变成了一块强力的磁铁。

她讶异地张了张嘴,但没有说话。

“再这样试试。”老丁诱导着将她的手指引向一些正在工作的电机,仍然保持着一份微笑地问道:“感受到了什么?”

她的确觉察到了空间里有许多正在波动的电磁场,仅仅是通过这一根向前伸出的手指,而现在它们就在她的指腹叮当作响。

“这是什么?”她问道。

“我植入在你指腹的一块生物磁体,除了可以吸起那些轻小物件之外,还能帮助你感知到周边的磁场变化,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老丁像模像样地捋着下巴上根本不存在的胡须,倒好像邀功似地挤了挤眼道:“怎么样!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吧。丁伯的礼物可还合你心意?”

“可我…能用它来做什么?”

确实从未有过,像是那样新鲜刺激的奇妙感受。

但是指腹间还隐约透出不舒适的微弱阵痛。

“丁伯想问你,是觉得以前的生活更好还是这样比较有趣?”

她低下头沉思,眼睛扫来扫去,一时间无法抉择轻重。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老丁的热切情绪隐藏在眸子的最深处,但是他的目光炯炯,“丁伯可以帮助你成长得更好,就像你伟大的父母一样。”

“可之前不是说,我是从这里被……”

“你只管答应丁伯就好,不过这件事情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

他恰到好处地打断了她剩下的半句话。

“跟大伯讲也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

“为什么?他是我最亲近的人。”

“有些事情,即使再亲的人也不行。”

末了,还不忘再补充一句。

“记住,这是丁伯和你之间的秘密约定。”

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她还是接受了那人为自己更进一步地改造身体。或许连她本身都没有意识到,在她获取了一些额外赠予的特殊能力时,与之成活的还有潜伏在心底的窸窣想法。所想要的、现在能够办到的,那些蠢蠢欲动的声音唆使不停,纵然现在还似是涂抹成纯白的纸。

“这次又是什么?”她问道。

老丁笑而不语,只是示意她站定在舱门旁边的身份识别装置前,然后将她的手虚浮着轻挥而过。伴随着沉闷的放压声以及通行指示标识的亮起,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地解除了这道门禁,并且没有触发任何非法入侵的警报。她陷入了片刻的安宁,落满星辰的眼底如同蒙上了微尘。

“这是无线射频识别芯片的功劳,如你所见。”老丁开始踱步,一面捋着他那象征式的胡须,“现在,你可以自由破译实验室包括其他很多地方的安全系统网络,渐渐地你总会熟悉并学习享受这种日趋精密的能力。”

“人们依靠安全系统网络来储存和保护自己的财产或敏感信息,但如果这样的芯片在社会上泛滥,恐怕会怂恿和助长犯罪的心理动机。”

“这只是一种生物创新,而非促使犯罪率激增的工具,与法律抗衡的行为在任何时候看来都是极其愚蠢的。”说着,老丁停顿片刻,随即轻轻地拍抚她的后背转而缩声道:“你把问题想得远了,况且丁伯可不鼓励和支持你去那么做。不过若你想运用能力去探究门后的东西,倒是没有人会介意。”

顺着老丁手指的方向,她看到白墙上的一幅照片。

如果不被说破,想必谁也猜不透照片的玄机,一扇隐形的门。不论外观还是质感都让它看起来像是一幅巨大的挂壁照片,可当它上面的某种元素材料做到使其周围的光线和电磁波弯曲绕行时,那么就不仅仅能让肉眼看不见,甚至可以巧妙地躲避微波探测。而在此时,通过装裱好的画框看到的“照片”则是门背后预设好的刻意展露在表面用以惑人眼目的假象。

她转眼看向他,意识到老丁口中半掩着的玩笑语气。

刻意隐藏的地方,又怎会是容许自己随意进出之所?

此后,老丁果然没有再向她提起有关于那扇隐形门的事情。可越是这样,却越是让她觉得心里像有一只小猫在不轻不重地抓挠。那被粉刷得雪白的墙壁摇身变成具有某种神秘吸引力的洞穴,她的注意力不自觉地便扯入其中,无论那里面是否已经等候着一只伏于网上的巨大蜘蛛。

逐渐学会掌控自身的能力后,她暗自地做了决定。

那天,她来到实验室的时间比往常要早得多。随处可见的玻璃试管在摆架上冰冷地排列着,里面深浅不一地盛着她认不清名字的混合液体。空气在这里显得有些凝固,只是偶尔传来两声机器待启动时的闪烁提示音。

不过,这全都在她的料想之中。

凭借无线射频识别芯片的帮助,她没有耗费多少精力便越过了那扇隐形门的阻碍。蹑步而入,她感觉到自己被放大的心跳声仿佛是密集的鼓点,而那余音从门后世界的另一头远远地回荡开来。

这里的光线昏暗,让人不得不努力地睁大眼睛。

她突然产生一种好像自己是窥视者一般的奇怪念头。

逐渐地适应了周围环境的暗色之后,她发现在自己身侧的不远处,赫然摆放着几个齐人高的环状玻璃缸体容器。里面装着残缺程度不一的肢体部分和人类器官,还有失去了双臂的上半截身躯,甚至于直接裸露在外的大脑和心脏。

它们都被许多的粗导管连插着,透过导管轻度透明的质地,可以隐约看到其中流淌着的深青绿色的不明液体,那就像是某种蛇类所分泌的胆汁。在粗导管的下面,还密密麻麻地分布着无数细小的线,如同一张庞杂的毛细血管网,抑或是贪婪依附在上面的吸血植物的根须。

这时,她贴在缸壁上的手指正感受着一缕缕游丝般的微弱磁场波。如果不是她此刻还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仍然处于实验室当中,这里恐怕就要被误会成是一个秘密的酷刑暗室了。不过在她的心里,不由慢慢开始坚定了另一种猜疑,这莫不是变态科学家搞的异癖好收藏间。

但真正令她脊背发凉的却不是这些。

而是那些残肢断臂,仿佛因为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力而被生硬地撕扯下来,然后在缺损的地方接上了冰冷的机械,森森然镀着一层金属特有的寒芒。甚至是那颗大脑和心脏亦不曾幸免于难,由精密的芯片与装置分别支撑起大脑的运算以及心脏的搏动,它们似乎就以这种半机械的形态继续存在着。又或者说,在一段相对于人类来说无限长的时间内恒存。

或许欲望不在于此,一种来自人性深处的恐惧笼罩了她。

她猛然回想起老丁为自己植入芯片时的狂热。

与机械共生,的确在人类的进化史上登峰造极。我们的行为最终会被机械智能取代并且演化,甚至我们的大脑里已经不是思维,而是海量数据在飞速地处理和运转。但反过来,我们被机械智能所夺走和杀死的珍贵本身,真的使它变成了一场等价的交易么?我想谁也说不清楚。

但逐渐加快的科研速度,让人们都焦虑地憧憬着未来,而往往因此忽略掉更加重要的现在。所有的成果展示,既不知道是让机械变得有人性,也不知道是否在将人类自身慢慢地扼杀成为一具具活的机械。若是这样,我们活得似乎永远不会死,同样,我们死得也好像从来没活过。

这绝非是我想看到的将来。

那个时候的她应该也是一样。

只是,这阵思考很快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惊扰。

-完-
我要评论
杨枫 2018-01-19 14:03
作者用优美的笔触贯穿全文,在视觉上把美感推到了一个较高的境界。故事首尾照应,很可惜“我”在全文中并没有花费足够的篇幅来描摹与“她”的关系,这就使得这个闭环在升华方面有所欠缺。第一章让我以为故事打算探讨的是亲缘关系置换带来的伦理,第二章则直接以召回将这一先验假设推翻,指向实验体与科学家间的矛盾,而第三章又引入了外星人,第四章却又回扣到“我”的身上,这就使得章节间的联系不够紧密,不足以为作者希望表达的主题服务。除此之外,建议在抒情上有所克制,如果不能让读者产生共情,再多的抒情也是无意义的。
Mr.希澈 回复 杨枫 起初我顾虑过多的篇幅会使书信整体显得臃肿,现在确实有在思忖这篇作品的可扩充性:亲缘关系置换带来的伦理、她的情节等。甚至像略带神秘感的孱弱少年都可以单提出来写一个外篇,那是非常有趣的设想。共情方面的问题我会继续加以探索,但最感谢的是对科学性上的指正,因第一次接触科幻,尚且有许多的科学内容要向各位学习,还请包涵!
2018-01-19 19:48 回复
杨枫 回复 杨枫 另外用RFID技术攻破实验室安全那里在科学性上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我们研究所就是搞这个方向的,好像没听说过RFID还能做这个……
2018-01-19 14:05 回复
里斯之泪 2018-01-19 09:03
通篇读完,再回去看作者的简介和设定,发现主题是对人类和机械融合产生的一些思考。故事的中间部分确实围绕着这个主题,但开篇的“你的昨世,幸会”却成功地将我引入了另一条剧情线中,并一直很享受地沉浸进去。。直到第二章,老丁的阴谋才开始显现,视角也从“我”换到了零号实验体身上,给人一种“强行”变换了主题的错觉。结尾对开篇的回应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剧情,但和中间部分有些脱节,一篇文章像是讲了两个独立的故事。两个故事都讲的很好很细致,但在短篇的篇幅中各占半壁江山,有点分不清主次的嫌疑。
Mr.希澈 回复 里斯之泪 我是她的叙述者,遗书中的视角转换既有我的主观情感,也有她的故事。开题剧情线先是对前篇的继承和延续,后来引导她的剧情线,而她也反过来牵动我的情绪和认知变化。两者并非独立。在篇幅占比上,有更加着重写她的故事,但像你说的,若我再增设一些她的情节也许会更好。最后,我们的观光团还需继续对外扩张,哈哈!
2018-01-19 19:27 回复
豌豆射手 2018-01-18 23:48
#观光团打卡# 作者用回忆的方式讲这个故事,把时间线很完整地呈现出来,逻辑清晰叙述完整。科幻设定中规中矩,行文细腻有画面感,是值得赞赏的!美中不足的是一些情节的处理比较生硬,主人公的情感流露难以使读者产生公情。作者对于未来人类的伦理道德方面的思考是很有见地的。结局处理有些宿命论,没有我想象中的给力。建议多增设一些激励情节,一味的低落情节容易使读者失去阅读兴趣。
Mr.希澈 回复 豌豆射手 感谢!我个人倾向以悲促思,但并非将哀痛贯穿始末,而会在结尾给予同情和希望。故事大多追求圆满式结局,可有时未能引起对现实足够的反思和审视。结局处理,其实我无意渗入理论,而是陈述人类尚且无法超脱时间,但的确容易使读者产生一些宿命感。
2018-01-19 01:07 回复
里斯之泪 2018-01-18 20:55
观光团打卡!基因的复制是生命的延续,在主角眼里更是承载着思念和灵魂,此生未尽的遗憾也算有所寄托了吧。
科幻作品
假如爱有来生
| 目录  (共4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追求诗意化的语言和对节奏强有力的把控之间如何平衡?我觉得这是作者首要锻炼和掌握的。在这个作品中,前部分抒发了很多感情,多到让我几乎读不下去,后半部分又开始制造悬念,两种风格没有很好的糅合,让读者几乎不知所措。把去世的母亲“复制”重生,在很多很多电影中出现过,这些电影也大多是讨论伦理问题,这篇作品避开了这个常规问题的讨论,倒不失为一种新的方向。

2018-01-30 15:52 匿名 ——

读完大概能理解作者想表达的内容,是想通过一种科幻的方式来表达一种情感大爱。但是小说的前后部分叙述风格差异巨大,并且有些语言不太成熟,影响了阅读体验。作者可以参考一下郝景芳的新书《人之彼岸》中的一些故事,也可找一下很早以前《科幻世界》上一篇叫《收费时代》的作品,学习一下这些作品是如何以小见大的表达情感的。

2018-02-05 12:02 匿名 ——

本篇作到了主题、科幻点和矛盾主线统一,这在科幻作品里很难得。现实中的克隆人技术很快就要出现,提前用文学形式讨论相关的伦理问题,也能起到影响现实的作用。不过小说后半部分野心过大,出现了人工智能,人机合体等其它科幻点,以及不断出现的新角色、新场景,导致详略失当。如果维持在大伯、克隆人、老丁三个角色之间,最多加一两个配角,场景保持在科学院和家庭两点,那么细节会写得更丰富。

2018-02-07 08:43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