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朽》
融化的棉被
阿尔和伯特    来源社团:中国海洋大学科幻社团...
得票 1020 阅读 3722 评论 0

### 2133.12.24 大雪

“Hpetio!”

“来啦!”我赶忙把早饭塞进嘴里,三步并作两步地跳下楼梯。

但是当我跑到曾祖母常呆的阳台时,她却不在那里。空中飘起了一些棉絮一样的东西,我扒着栏杆,发现曾祖母已经自己动手把轮椅推到了院子中央。

她有时候会这样,仿佛一点也没有衰老似的,就像我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她时,看起来顽固却有趣,总是拽着我指指戳戳。但是更多的时候她也就是一般的老太太,对我的攻击仅限于言语范围。

清醒的曾祖母,老实说,这机会失不再来。我赶紧搂着自己改了一遍又一遍的简历往院子里跑。她是有主见的人(我是说,在她清醒的时候),她能给我一些找工作方面的建议。

前两天我刚过了29岁的生日,我不希望自己总是待业在家。

在我跳下最后一级吱吱嘎嘎的台阶时,院子里的曾祖母正仰望着天空喃喃自语:“真好,我这二十多年来就等着这样好的一场大雪。”

于是我知道这棉絮一样的东西就是她常常念叨起的雪。能源冬日①过后,天气就很少有什么显著的变化了,每天都是阴沉的;我像这镇子里所有的青年人一样从没见过雪,所以其实我难以理解,为什么曾祖母要说她这二十多年就只是为了等这样一场好的大雪。

不过下雪或许是一件好的事情,镇子里那些衣不保暖的流浪汉,他们完全可以收集这些雪棉絮做一件棉衣或者棉被,也就不需要我们家时时的接济了。但是这很不保险,我不得不说,谁家的棉被会融化呢。

等我的想法绕着镇子转了好几圈,我才想起来自己手里的简历,于是赶紧把PADD递到曾祖母面前。

有一瞬间我以为年轻的曾祖母回来了(当然指的是二十年前才一百零几岁的曾祖母,我可没见过她真正年轻的模样,那说不定只是个谎言),她用眼神上下测量着我,仿佛我是一串研究数据似的,但是她一开口就破功啦,她大叫道:“老天,Rhizo!你怎么还没有找到工作!”

好吧,我知道她在这下棉絮的短短几个瞬间又衰老了下去;Rhizo是他的大儿子。

“曾祖母,”我柔顺地说道,“我是Hpetio。我还是去改改我的简历吧。”

雪停了之后,我出来把她又推回了她常呆着的阳台。


晚上我们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一些圣诞节目。每年都是一样的,绿色的圣诞树和闪花眼的彩灯,槲寄生和一些老套的爱情戏码。电视里的圣诞看起来真正有节日气氛,而我从未在镇子里见到过一棵真正的圣诞树——或者说甚至没有真正的树,他们用电栽培着一些能净化空气的铁柱子,也管它们叫做树;至少在我看来,它们跟电视里的树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一部电影结束,他们照例插播天气播报。

能看出Snokoi像他前些日子吹嘘的一样正式上任了,顶替他爸爸当上小镇里年轻的天气解说员。

“这可是我们家传的秘籍,解说天气,”他总是这样向我们吹嘘,“这是一门艺术。”

曾祖母从前说话有逻辑的时候曾轻蔑地告诉我说,他们家只是有几张天气预报的存储卡,这甚至根本称不上一门职业:“天气解说,老天,这算是什么?谁需要他来解说天气呢?我们需要的是天气预报。老天,有时候我真是不懂这个时代。老天。”

其实我是有点嫉妒的,解说天气是个不错的职业,Snokoi比我还年轻,就能找到工作,这在我们这一辈是完全有资本吹嘘的事情。有时候我也会幻想曾祖母向我传授她了解的有关天气的知识,说不定我也能在电视台混一份工作。

但是这基本是不可能的。我叹了口气,仔细地听Snokoi在说什么。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学会这些东西,比起曾祖母总是揪着我的耳朵让我学习的基因和解剖,这些东西能让我在工作上更有竞争力。

“这次降雪的范围很小。”Snokoi胡乱扬着手,自信地说道。

那么事实肯定的确如此,我煞有介事地点头。尽管我对“小范围”没什么概念,但几乎可以确定Snokoi说的是对的;这也就像我对简历这个东西其实没什么概念,只能一直不断的改,一直不断地改,期待着是在往好的方向努力。

我又叹了口气。

或许我该在今晚把它投出去,毕竟是平安夜了。


### 2133.12.29 阴

今天妈妈从城市里回来了。照例劝说曾祖母答应基因改造②的事情。曾祖母照例拒绝。

“我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无论你怎么劝我都是没有用的,Martiy。”

挺不错的,曾祖母起码记住了妈妈的名字,我有点想去书房拿简历过来。

但是其实有更好的方法,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嘴:“妈妈,或许我能跟你去城里找一份工作……”

“不行,亲爱的,”妈妈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你还需要在这里照顾你的曾祖母,你也知道,我们家没有多余的信用点来请保姆仿生人。”

妈妈总是扮演拒绝者的角色,所以她收到的多半也是拒绝。我闷闷地想着。


### 2134.1.2 阴

曾祖母没再睁开眼睛,自从早上吃完饭之后。

有时候我觉得曾祖母老得孤立无援,老得断掉了一切人际关系,只有我一个人在照看她;但是像现在这样,她一死去,就有穿着时尚体面的人前来,我也知道,她其实时时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换句话说,我其实也时时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妈妈急匆匆地从城里赶回来了,我看不出她有什么悲伤的情绪。她的态度更像是期待我在一夜之间长大而脱离她的臂翼;其实要是说实话,除了她偶尔划到我名下的信用点,我也的确早就离开了她。望望四下,没人有悲伤的情绪,这种感觉,就像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就知道什么叫做悲伤。

一个穿着白色长褂的人指挥着所有人,他们在我们颇为脏污的家中布置着干净高级的设备,在曾祖母身体的各个角落插进细长、色彩缤纷的管子。我不太忍心看到曾祖母这个样子,她仿佛因此而更加衰老病弱;一个难以醒来的噩梦,我想象着她现在的感觉。血色像退潮一样从她脸上消失,机器发出抽搐呜咽的声音,然后她的筋脉复又鼓胀起来,澎湃的液体再一次穿梭在她枯竭退化的血管中。一瞬的恍惚中,我发誓绝对能听到了她血管涨裂的冰响,但我完全知道那完全是幻觉。

人体冷冻的第一道工序——我麻木地咀嚼着从前在电子书上看到的内容——就是把易结晶的液体换成防冻液,以免细胞受到损害③。

说是指挥,那位穿着白长褂的医生样的人只是空泛地把控着流程,他注意到角落里的我时,还露出了一些好奇的神色;就他妈像电视剧里摇摇晃晃的喜剧演员似的。

“Hpetio,对吗?”他抄着口袋走过来,“你愿不愿意来我这里做些工作?“

我反应了好半天,才意识到他这是意图给我提供工作机会。这简直太不合时宜了,在他们忙着给曾祖母灌防冻液的另一边,一个高级的工作机会?

我想起昨晚的天气解说,Snokoi看起来有点惋惜:“小镇里的积雪已经全部融化了,下次这样好的大雪不知道能是什么时候。”

我无端地也替流浪汉的雪棉被感到一点惋惜。

我冲那件白色长褂点了点头。


①能源冬日:22世纪初的冬天,污染造成的大气污染终于超过了这个可怜星球的承受能力,持续的阴天一点点蚕食着绿植和全球架设的太阳能板;许多人变得抑郁而低沉。上层建筑一度裁剪了占比逐渐增大的科技开支,但是,在一位名叫Vici的科学家的努力之下,在不断激发外太空的过程中,人类完成了戴森球*的开发,最终解决了这次全球范围的能源危机。

②基因改造:政府在2057年开始普遍提供基因改造,但是这项技术总体还是自愿接受。不过受精卵时基因改造的效果的确更加优良,一些黑市会提供此时的基因改造或增加。黑市还会提供一些政府明令禁止的改造方案。

③“……以免细胞受到损害”:20世纪中后期人体冷冻已有了最初的雏形,有趣的是,直到其最终发展成熟,基本流程却没怎么改变:水在0℃时会形成结晶,会损伤人体细胞,这是没法改变的物理事实;所以血液在最初的处理尸体过程中一直需要被丢弃,换上特制的防冻液,后来科学家开发出了让防冻液渗透而不伤害细胞的方法,但是最初的流程还是保留了下来——真正的科学总是简洁有力的。

*戴森球:见第五章注。

-完-
科幻作品
不朽
| 目录  (共9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很出色的作品。有出色的语言,不紧不慢徐徐道来。很出色的叙事能力,层层渐进张弛有致。不足之处在于,很多设定通过注解来呈现,没有很好的揉进情节中去,这一点处理得不够成熟。

2018-01-31 12:12 匿名 ——

设定谈不上新颖,但是作者的语言功力还是有的,故事层层递进,可读性较强。不过关于小说注释这一点还有些话想说,小说是给读者营造阅读体验的文本,尽量应该将设定和名词化进叙事之中,而不应该弄得如同论文脚注一般。不到迫不得已,尽量不要大段大段地注解。

2018-02-01 16:07 匿名 ——

本篇的语言还可以,一些细节如“缸中之脑”的描写显示出文字功力。不过本篇将大量陈旧科幻题材聚在一起,没有创新,它们彼此间又缺乏必要联系。主人公基本上不参与情节,一直作旁观者,再加上过多的注释,给人的感觉象是一部阅读笔记而不是正式作品。

2018-02-02 14:36 匿名 ——

小说的语言描述较为熟练,读来颇为通畅。然而缺少冲突点,整篇波澜不惊,不疾不徐,很难唤起读者的共鸣。注释可以看作一个特点,也并非一定不可以采用,用得好,自然是锦上添花,但和情节有关的注释,最好还是融入正文,通过情节本身来表达。

2018-02-03 23:5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