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朽》
VENI VIDI VICI①
阿尔和伯特    来源社团:中国海洋大学科幻社团...
得票 1020 阅读 3419 评论 0

### 续2134.1.20 阴

我和Cully沉默地前行了一会,接着我发现这不是回实验室的路。

“去哪?”

“去见我们对不起的人。”

我们缓缓下沉着,就像我刚刚得知噩耗的胃一样沉到了真空里去。


这个地方低低地悬在空中,Gavicol没有向我提过这里,而我也从未想象它会存在。灰色的细长房间里住满了奇怪的各类人,我们一路走过去,有死死地盯住我们的人,也有呆滞刻板的个体。“他们都不是犯人,只是些没有权利的人。”Cully解释道。

——却要住在这样冰冷幽囚地方。

Cully上前询问了站岗的仿生人,带着我走进了一个类似审讯室的地方。

Purri手脚都被铐了起来,他的机械身躯给了他比常人更多的力量,于是也就有更多的反抗;根据桌子上的凹痕和他脖子上的套环,你还能看出他显然曾试图撞头泄愤过?

我把两只凳子拽远了一点。

坐下后,我倾身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Cully伸手用她大得吓人的力气把我拉回了椅背上。“别被他误导,”她理性地说道:“你现在脑子里的记忆都不是属于你的。”

我争辩道:“那还能属于谁?虽然他是克……”

“你们两个很有意思,明明是来找我说话,自己却聊起了天。”Purri绷着脖颈说道。

这回Cully抢在我前面迅速说道:“你不是你所以为的人,你不是Purri,你只是他的一个克隆个体——而且还可能不是唯一一个。”

Purri挣了一下右手,我们都被他下了一跳,但听他接下来的话就明白他只是想做个轻松的摆手动作。“我知道,”他为手上的束缚怔了一下,随即无奈地笑了笑,“我能感觉到我和他的差别。”

“怎么会?”

“你们听说过双胞胎认知障碍②吗?心理学家研究表明,幼年时双胞胎无法区分自己和孪生兄弟或姐妹,现实中,自我和他人在他们眼里模糊不清;而我早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Cully神色深邃,她琢磨了一会,开口道:“可是你又怎么能算作一个成年人呢?你才出生两天不到,你现在应该睡在襁褓里。”

Purri瘆人地微笑起来。我感觉自己被排除在了这场对话之外。

“好吧,”Purri说道,“或许你应该向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Cully认真地为他讲述了事情的始末。

Purri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古怪。这毕竟可以理解,他身世离奇,先是被谋杀,后来却又坐在原告席上听我们为他申诉着权利。

“我有一个问题,”他声音沙哑,果真像Sushi说的一样,不似机器,而像是一个真正的人,“为什么会选我?”

“因为你年轻而强壮。”Cully用陈述数据的语气说道。

“他曾经很喜欢踢足球。”

我感觉胸中升腾起无端的笑意:“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没有绿茵草地了。”

他也笑了起来。

该死,可这并不好笑。


回程的路上,我问起Cully:“所以,你有什么方法阻止你的父亲吗?”

她耸了耸肩。这个动作所象征的古老历史要比它本身含义更多。在这里,Cully起码有用它向我表示了她对位高权重的父亲的无可奈何。

我摸了摸下巴,想起0的垃圾桶音阶。我想,这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有很简单的对错判断:“你猜Vici还留着克隆人的尸体吗?”


### 2134.1.24 晴

“你有消息了?”

我走进实验室,边从柜子里拿出实验服往身上披边开口问道。

Sushi垮着脸摇摇头:“你也不是不知道Vici是什么人,他想瞒着的事情我们这些小透明怎么查得到呢?”

“你不是总说你消息灵通得很吗?怎么关键时候就不管用了?”我明白他说的道理,但也没忍住笑他两句。

话音刚落,他就向我投来了幽怨的眼神。

我抖了抖身上即时起来的鸡皮疙瘩。


又是一天无谓的打探。

Sushi停下敲打键盘的手,伸了个懒腰。突然,他不怀好意地转了过来,砸了砸嘴:“欸,你会做寿司吗?”

“会做,但你忍心吃同类吗?③”


我这边动着手,Sushi那边倚着厨房门框向我倾诉着这台多功能复制机的由来:“是我父亲为了让我参加社区里一个木工比赛给我买的,花了他197个信用点。”

“你父亲是个很传统的人?”我拿刚刚从实验室顺来的、还未切过血肉的解剖刀把寿司切成小段。

“他呀……简直……”

一直到坐在桌上,Sushi都还在喋喋不休地吐槽着自己的老爸,从种花养草到“家庭暴力”,说得天地失色。我对父亲没概念,对母亲也没什么概念,只有一个曾祖母,现在还急需我的帮忙——我的心沉了下来。

“……呃,这最后一个寿司,你吃还是我吃?”

我有些低落地摆了摆手。

于是Sushi毫不客气地伸手把那团“真实的食物”塞进了嘴里,满脸享受的样子。

——我想到一个人。

“欸,你去哪儿?”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托这栋建筑古怪构造的福,夜晚习习的凉风为上升的悬板鼓起伴奏。Sushi说得没错,他们这些小透明难以打探到上层机密,但Gavicol不是小透明,他是能和Vici平起平坐的人物,他是能站在高处提出问题的人。

“怪不得Cully让我把你领来,却又不让我告诉你。”

“什么?我以为你是欣赏我的才华……”

Gavicol瘪起嘴看了我一眼。

“……好吧,但这不是重点,我来是为了问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唔……我想想……”他搓搓不长胡子的下巴④,“尸体处理间有许多人看管,所以他不太可能把尸体送到那里去;他也不太可能把尸体运处建筑;楼里除了个人房间,没有其他地方是完全私人的,所以……”

“你有他的房间钥匙吗?”

Gavicol摇了摇头,但他随即欢快地说道:“但是我的掌纹可以打开这栋楼的所有房间!”


我、Sushi和Gavicol又等了一会儿,等到夜深人静才终于行动。选择这个时候有显而易见的坏处,比如Vici很有可能就在家里,而我们会被发现,但是事不宜迟,必须赶在他销毁证据之前搞跨他。

Gavicol从刷卡器上戳出了一个板子,把手掌按了上去。

门轻巧地打开了,一片黑暗中蛰伏着未知的怪物等着我们去宰杀。

我们蹑手蹑脚地侦查了所有屋子,在客厅重新集合的时候,不需要言语就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Vici不在这间屋子里,这么晚了,他只可能在做一件事情。

我赶紧掏出个人终端给Cully发去了消息。

窗外黑夜黯淡着,只有大冰块像月亮一样高悬莹亮。


——我想到了什么。

“Gavicol,你说你的掌纹能打开所有房间,也能打开大冰块吗?”

“不,那是大楼的核心控制室,全被电脑控制着,我们只放心将这种生死攸关的权限交给一个人……”而那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我们走出房门向天空的方向望去,悬浮板像滑梯一样、错落地从我们的方向排列到晶蓝冰块那里,滑梯顶端的人正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位受人尊敬的反派。

那一秒我忘记了自己对高空的恐惧,我一心只想抓到这个谋杀别人的凶手。

我踩着悬浮板向上冲去,重力撕扯着我的躯体。

最后一步!Vici就快要躲进大冰块中,机械门马上就要合上,我伸出手去——

——抓住了他的手肘。门为了防止夹人又重新打开了,里面果然躺着一个满头鲜血、尸斑纵横的Purri。

我身后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Purri——或者现在应该叫他0——他接过我手里的Vici,恶狠狠地给他铐上了手铐,照着他的膝窝踹了一脚,能源冬日的英雄跪倒在地。

“Cully把我放了出来,”0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她一会儿就来。”

这会儿功夫,后面的Gavicol也赶了上来,我朝他投去一个胜利的微笑,目光瞥到他身后小心翼翼前进的Sushi,突然感觉到胃里寿司的存在感。

“美人计真是管用啊。”Gavicol莫名其妙地感叹道,然后向我指了指头顶。

Cully没穿白大褂,估计是半夜起床,只套了一件漂亮的卫衣;踏着悬浮板,从天上缓缓降了下来。

——我终于呕吐了出来。


### 记忆到此结束

①VENI VIDI VICI:公元前50年凯撒与庞培为主宰罗马共和国的命运而爆发内战。元老院支持庞培,但凯撒在法萨卢斯战役中决定性地击败了庞培,并追击庞培至埃及。本都国王法尔纳克二世企图利用此机会扩张势力,遂于前48年进军安纳托利亚。但庞培在埃及被希望讨好凯撒的托勒密十三世杀害,凯撒立即回师前往亚洲。前47年8月2日,凯撒在泽拉城附近彻底击溃法尔纳克二世,随即驰书元老院:“VENI VIDI VICI(我来,我见,我征服)。”这封信常被认为是军事史上最简洁有力的捷报。本文中的Vici即以“征服”意称名。

②双胞胎认知障碍:2017年搞笑诺贝尔(Ig Nobel Prizes)认知学奖颁给了Salvatore Maria Aglioti等人,他们的研究表明,很多双胞胎分不清自己和兄弟或姐妹的照片。心理学家后续对此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

③你忍心吃同类吗:寿司的英文即为Sushi。

④不长胡子的下巴:基因改造后,很多男性选择了脱去身上的毛发;但也有一些人坚持毛发是男性气概的象征。

-完-
科幻作品
不朽
| 目录  (共9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很出色的作品。有出色的语言,不紧不慢徐徐道来。很出色的叙事能力,层层渐进张弛有致。不足之处在于,很多设定通过注解来呈现,没有很好的揉进情节中去,这一点处理得不够成熟。

2018-01-31 12:12 匿名 ——

设定谈不上新颖,但是作者的语言功力还是有的,故事层层递进,可读性较强。不过关于小说注释这一点还有些话想说,小说是给读者营造阅读体验的文本,尽量应该将设定和名词化进叙事之中,而不应该弄得如同论文脚注一般。不到迫不得已,尽量不要大段大段地注解。

2018-02-01 16:07 匿名 ——

本篇的语言还可以,一些细节如“缸中之脑”的描写显示出文字功力。不过本篇将大量陈旧科幻题材聚在一起,没有创新,它们彼此间又缺乏必要联系。主人公基本上不参与情节,一直作旁观者,再加上过多的注释,给人的感觉象是一部阅读笔记而不是正式作品。

2018-02-02 14:36 匿名 ——

小说的语言描述较为熟练,读来颇为通畅。然而缺少冲突点,整篇波澜不惊,不疾不徐,很难唤起读者的共鸣。注释可以看作一个特点,也并非一定不可以采用,用得好,自然是锦上添花,但和情节有关的注释,最好还是融入正文,通过情节本身来表达。

2018-02-03 23:5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