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余烬》
节点1:完美的容器
陈德泰   
得票 945 阅读 2339 评论 1

干冷的房间中,仅有显示屏和投影发出的淡淡光线,融入到两个男人的眼睛里,裸露的线管和各式仪器则默不做声地诉说着,虚伪的真实。

“实验体B5237已经完成录入,要开始测试吗?”男子看着闪动的监视器说道。

男子背后的人并没有急着回答男子,反而喝起杯子里的浅棕色液体,不时发出吸吮的声音,“嗯......A4,这是这批次的第几个了?”

那名牌上标有A4的男子,用四指抓住悬浮于右手旁的小球,很快就调出了关于B5237的相关报告,“编号42,是这批次的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吗......”A4身后的人用食指敲了敲桌子,“那还是我来吧,B5237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A4将视线集中到主屏幕上显示细胞切片和dna转录的部分,并继续进行操作,“编号42和这个批次前41个一样,选用的是原型三号ES细胞进行逆向基因工程所合成的原始生殖细胞。”一旁十几个支流屏幕上,开始切换至更为详细的图片说明及资料,液溶物中接着原生质管道的人造子宫、颈椎和心脏处链接仪器的幼年女性、从女婴到25岁女性刨面图像和相对应的数据分析图表,“由227号舱的二型人造子宫进行培育,131号加速仓进行加速成长,和母体身体对比相似度达到96%,发育状态良好。”报告继续向下滚动,而另外一旁的支流屏幕上,开始快速播放实验体的各类视频资料,像是奔跑、跳跃、投掷、对待受伤兔子的反应,“五感测试良好,智商测试达到正常人类水准,且道德观表现为善良。”之后主屏幕在A4的操控下,切至实验体的脑部扫描影相,同时在A4身后的人面前投射出三维投影,“编号42的小脑、纹状体、大脑皮层、杏仁核和海马体部分被强制进行诱导重组后,思维方式虽然已经接近母体水平,但仍无法确定,是否可以做到母体人格的精准和避免记忆的选择性错误,需要进行更为详尽的测试。”

A4说完,便起身退出了满是屏幕和仪器的操作台。随着环形连接装置的解锁和球形操作台的向后脱出,A4往一旁的空地伸出腿,走了几步,然后就不声不响地坐到了桌子的另一端,盯着面前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井渊,你应该知道吧,这已经是最后一种可能性了。”

“嗯......前41个,还可能有什么帮助吗?”井渊继续小口抿着浅棕色液体。

“很遗憾,没有,我们已经完成正常生理机能的部分了,剩下的,只是关于你的那些次要记忆,这我也不好做判断,对我来说,我已经做到我能想到的和最完善的情况了。”A4说着,按下了桌角按钮中的一个,身旁的黑色墙面上亮起淡淡的红光,露出其中圆柱状的引力终端,两块真空包装的动物饼干从中飘出,缓缓地落至桌角。

A4拿起其中兔子样式的递向井渊,井渊接过饼干,撕开包装,小口咬掉了兔子的一只耳朵,“如果这次还是失败,你想过接下来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老实讲,以现在这种情况,我真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记忆的动态储存、记忆的提取与重铸、神经元的规律性放电、人体的复制、电子级重构,这些我们都做到了,现在抓一个活人,我们都可以再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但现在我们有的,只是一具冰冻的尸体,你明白吗,完全的死亡是没有办法逆转的,更何况有些部分已经被永久的破坏了,即使进行逆向分析都没有办法解决。你还记得H13型蛞蝓酶吗?我们只能让记忆运转,但我们不能解析这些物质所代表的记忆,就算物质相同,在不同的个体中所代表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假使不更改排列顺序,这同样也会发生变化。我们最多只能确定不同记忆的位置,当然,除非你能做到倒退时间,但我们过去已经失败了,不是吗?”A4说完,咬掉了猫咪样式饼干的头部。

井渊放下手中的杯子,“这样吗......”转头看向编号42的大脑三维投影。

A4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整块饼干都吞了下去,“你先去测试吧,然后我们再商量商量,毕竟,还存在那样的可能性......那个,祝你好运吧。”

“那好吧。”井渊站起身来,迈向房间另一端的出口,剩下桌子上喝掉一半的端粒兴奋剂,和少了两只耳朵的兔子饼干。

 

越过主控制室的蜂巢状入口,在主控制室的外面,是一个无重力球形空间,而主控制室恰恰位于其正中央,液态要塞级安全守卫笼罩在刚刚走出的小房间上,密布安全守卫周身的菱形监视器不停扫描着周围的情况,各式的块状数据终端则通过线路外挂在主控室外围。

在大部分的块状终端里,装着的是计算用改造“脑”,它们辅助主控制室内的巨型引力子场计算终端进行计算,但有些特别的是,这些改造“脑”并不能直接与引力子场计算机相接触,它们需要通过主控制室内的三个“主脑”才能与中央系统连接,而“主脑”,大部分研究所内的人员只知道它过一段时间就要进行更换,可很少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由百年前的一个变成了现在的三个。

井渊伸手抓住一旁手臂大小的平行六面体终端,远处的牵引系统受到感应,放出牵引光束,井渊也随着方形终端向前移动。待移动到球形空间的最外部,球体的外壳被缓缓激活,阶梯式向外扩张,露出其中不停蠕动的生物质结构。

身体透过生物质,井渊重新站上了本层所属的标准面,而后缓步走过100多米的自动监测关卡,乘上载具槽里球形载具中的一个。

“请证明您的身份,使用者。”井渊面前的操作台随着声音慢慢亮起。

“井渊。”

“声音确认。”操作台的一侧升起一个黑色方块状的物体。

井渊把左手放到方块状物体上方,同时,上部的环形终端放出条形绿光,由井渊的中指顶部扫向手掌末端。

“掌纹确认”,随着操作台的指令声,方块开始呈螺旋状向内收缩,最后缩小成一个直径7cm的球状物体。

球状物飘至井渊的面前,正对井渊的圆形传感器发出两条红色平行光,射入井渊的眼睛。

“虹膜确认”,语音响起,球形终端在井渊面前旋转半周,而井渊则向小球吐出舌头,另一面的环形传感器开始对舌头根部向舌尖的部分进行数据采集。

球状物采集完后,操作台在原来的位置升起半球形凹槽,球状物接入其中。

一瞬间,整个球形载具开始以球状物为中心被激活,外部辐射状探出圆锥样终端。终端的尾部至顶部环绕着异形的环带,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奇怪的蕨类植物。

约三米高的白色球形载具缓缓悬浮起来,向着坐在里面的井渊发出指令提示:“欢迎您的使用,检测到在您体内的终端,是否需要与本机进行连接?”

“连接体内终端。”语音确认后,座椅下方伸出两只机械臂,从后面掀开井渊脖颈后部的两个小型生物质盖片,而机械臂的中央则探出刺状装置,接入颈部的人造肌肉组织中。纳米级微型机器人从刺状装置中快速爬出,链状突入颈椎处,与棘突处的圆形终端相连接。

“已介入脑部三叉神经,是否授予使用权?”井渊的脑海中和角膜上出现了这样的声音和文字。

“授予。”

“请输入您的预设坐标,或者想要查询的资料(本机所查询资料不得超过四级)。”

“查询B5237的坐标及相关资料。”

“资料载入中......坐标1116-3280......”

“前往坐标1116-3280。”井渊说完,闭上眼,看起角膜上关于B5237的资料。

空荡的环廊里,只有四足型截击级安全守卫在无规律地游荡,并准备向一切不怀好意的入侵者降下惩罚。井渊所乘的球形载具则逐渐加速,并快速地规避沿路的障碍和安全守卫,直到到达本层正中央的竖直通路前,才放慢了速度。

通过竖直通路前的监测关卡后,球形载具进入筒状竖直通路,肉眼可见,不远处的墙壁上“3333”四个字符散发着绿光,一些专门饲养的发光人造昆虫则在沿着墙壁一圈又一圈的爬行,除此以外,漆黑的管道中别无它物。

球形载具先是停在了通路中,然后开始向通路上方加速,而一旁的数字也是随之越变越小,最后停在了“1116”这个数字上。载具中的井渊明显感觉到了重力的增大,不由得活动了几下手部的关节,伸了伸踝关节。

驶出竖直通路,通过1116层的检测关卡,载具继续向着“坐标1116-3280“移动,路上零零散散走过一些和井渊长相相似的少年,所以载具相比之前有些放慢了速度。

到达坐标点后,球形载具渐渐停止运动,最终落入3280号实验舱门口的载具槽里,井渊睁开眼睛,踉踉跄跄地离开载具。机械臂自动收回座椅的后方,同时球状终端也恢复成方块状态,陷入操作台中。

站在检测装置前,井渊把右手伸进操作台的手套状终端内,用力拉起手套,感受着与右手内终端相互联系的感觉,同时将视线转向大门,开始在手套内进行解码操作。

手套内的刺状装置一个接一个的刺入井渊的手臂,大门也由内向外如同流动的液体般折叠,收入两旁的凹槽中,只留下一层黑色的薄膜在原来的位置。

释放与手套的连接,穿过黑色薄膜,井渊走进实验室,四周的釉质白色墙壁虽然显得有些泛黄,但仍不失作为墙壁的作用,可让人更在意的是,眼前镀膜玻璃的另一端,那个抱膝发呆的人。

身后的大门逐渐恢复原样,井渊抬头看了下监视屏上编号42的激活时间,又在实验室的操作台上更改了一些流程的程序,便拿起操作终端走向实验舱门。

可井渊走到一半,却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望向玻璃对面的短发女子,陷入沉思。

 

环形舱门缓缓开启,井渊走至纯白色房间的中央,女子的面前,“你感觉怎么样?”

坐在地上的女子蜷缩着身体,只留下眼睛来观察空无一物的四周,直至目光被吸引到井渊身上,身体才略微有些放松,“井渊,这是在哪儿?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女子抬头看看天花板。

“你现在在我的研究所里。”井渊蹲坐下来,直勾勾地盯着女子有些发红的眼睛,“想吃点什么吗?看你一直在打冷颤。”

“有热一点的吃的吗?再给我拿件衣服吧......”女子尴尬地笑了笑,看着井渊。

井渊在操作终端上按了几下,身旁便升起了蓝绿色桌椅,上面还有码放整齐的衣服和食物。

井渊站起身起来,伸手去拉坐在地上的女子,“衣服和食物在桌子上。”

女子拉着井渊的手站起来,落座后,井渊才在她斜对面坐了下来,“那是什么啊?是这个房间的控制装置吗?”,女子指着井渊手上的红枣大小的小方块说道。

井渊扬起手上的操作终端抖了抖,“这个吗?那你说对了。”

女子没说话,只是轻轻挑起眉毛,然后就开始穿起桌上的灰色外套和长裤。

在女子的面前,放着有五种食物,但女子只是吃起其中被称为“罗宋汤”的食物来,没有碰别的食物。而井渊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没有说一句话。

“那个,你什么时候有研究所了?还有......”女子放下手中的勺子,用旁边的餐巾擦了一下嘴,“你的眼睛和手怎么了?总感觉和原来......不太一样。”

“研究所是新建的,我现在是所长。至于眼睛和手嘛,原来的已经老化到不能用了,我不是很喜欢再复制一个自己的组织安到自己身上,就自己做了强度更高的义肢和义眼。”井渊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看来我没有记错呢。”女子说话时有些破音,下嘴唇在微微颤抖,“这么说,那我已经死掉好久了吧。”

“你本来已经死了,现在距离你的心脏停止跳动,已经过去将近快400年了。”井渊拿起旁边的敞口酒杯,喝了一口其中的浅棕色液体。

“这样吗......”女子瞄了眼自己的腿,“那我是怎么死的啊?我只记得自己被车撞飞,后面的就都不记得了。”

井渊舔了下嘴唇,淡淡的说道:“你后来失血过多变成了植物人,最后是你父母同意安乐死的,你还有腿被碾压的记忆吗?”

“还有吧,那种痛感。这应该算是事故吧。”女子面露难色,但仍用叉子叉起一个虾球放到嘴里。

“算是吧,不过司机后来跑了,但他的三代直系血亲都被我研制的病毒惩罚了。”井渊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那你没被人发现,真是万幸了。”女子又叉起一个虾球,然后在盘子上的酱汁里裹了裹,“这个还是原来的身体吗?”女子低头看了眼着自己的胸口,之后抬头望向井渊。

“你原来的身体现在还在冷冻舱里。”

“哼嗯,怪不得呐,我说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女子嘬了一下叉子,“你不吃吗?”

“我现在还不需要进食,你自己吃就好了。”井渊又喝了一口敞口杯里的浅棕色液体。

“那我不管你了啊。”女子放下叉子,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放到自己的盘子里,“我感觉我作为一个预备神经外科医生,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挺扯的。”女子闭上眼睛,轻轻地摇头。

女子睁开眼睛,看向井渊,“你是从我身上找到了叫做“灵魂”的东西,然后放到这具身体里的吗?说实话,我可不相信什么重21g的灵魂真的存在。”

“你还是头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井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女子不解地说:“你笑什么?这很好笑吗?”

“这一点都不好笑,但你应该这意味着什么吧。”井渊的脸上仍带着笑意。

编号42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煞白,整个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我......我是被完全复制出来的吗?”

“不能说完全呢,毕竟你的尸体都那个样子了,要修复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井渊说着在操作终端上轻触了几下。

编号42颤抖地说:“我......我应该不是第一个吧,你这么做是为的什么啊。”

“我不知道,或许单纯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吧。”井渊拿起面前桌子上升起的另一杯浅棕色液体,一饮而尽,“顺便和你说一下,你是最后42个完成度最高的实验体里,剩下的那个,不然我也不会坐在你面前。”

“这,这太可怕了,你让我先冷静一下。”编号42拍打着脸颊,然后抱紧双臂,尝试让自己镇定下来,“我再确认一遍,你,你没和我开玩笑吧?”说完便唔住了嘴。

“我没开玩笑。”井渊耸了耸肩膀。

编号42感觉嗓子一热,把刚才吃的东西向着旁边一股脑地都吐了出来,胃液混合着红色的罗宋汤在地上蔓延。

井渊站起来,把那杯喝了一部分的浅棕色液体放到编号42的面前,然后用餐巾给给编号42擦了擦嘴,“喝一点吧,喝完会好受点。”

编号42颤颤巍巍地喝了两口浅棕色液体,就开始低头抽泣。

“你现在认为你是真央吗?”

“我不知道。”编号42摇摇头。

“那你认为你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你认为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我不知道。”

“......你现在有什么愿望吗?”井渊在操作终端上按了几下。

“我,我想和我记忆中的井渊去西藏。”女子咽了一口莫须有的唾液,但仍颤抖着。

“我想去西藏,现在就去。”女子哭号着,“可这,应该不是我的愿望吧。”

“你想去西藏吗。”井渊放下手中的操作终端,蹲到编号42的身旁,拉起编号42的手,另一只手给编号42擦拭眼泪和鼻涕,“你真的要去吗?”

编号42重重地点了点头。

井渊领着编号42离开实验舱,走出实验室,乘上了门口外挂的球形逃生舱。逃生舱飞驰而上,停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中。

在解锁保全装置后,井渊推开逃生舱的舱门,

坐到房间里唯一有光亮的地方,一台台式计算机前。井渊在那个几百年都没用的过的键盘上敲击着,但编号42却迟迟没有从逃生舱中走出,只是在无助的发呆和抽泣。

过了一会,房间的照明系统被重新激活,井渊回到逃生舱,抓起编号42的手,领着她走到房间一端的金属门旁。按下金属门所属的红色按钮,没入两人视线的是一段楼梯,和一扇堆满是泥土小窗。

井渊拉起编号42登上楼梯,推开小窗,冷风顺着小窗就鼓了进来,外面则是暗黄色的天空和隐约可见的花朵。

搀起编号42爬出小窗,井渊走到了不远处的花丛中才放开了手。而编号42两腿一软,就跪坐在草地上,望着远方升起的金黄色太阳,停止了哭泣,“她们之前知道这个吗?”

井渊摇摇头,沉默着。

编号42看到井渊摇头,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刚想张嘴说什么,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唯一能做的只有放声大哭。

黑星久违的在井渊的视线里又一次升起,编号42在一旁的哭声弄的他也很难受,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无法从自己那已经老化的泪腺里流出来。

但有一件事情,井渊可以确认。

余烬重燃的时刻已经到来。

-完-
我要评论
F 2018-01-25 17:33
男子改成男人更好罢 一个人坐在改成独自坐在更好罢
科幻作品
余烬
| 目录  (共6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设定不错,不过感觉作者的叙述语言还可以锤炼得更加精进。很多冲突其实可以用叙述话语表达,而不用通过一问一答的对话来展现,这样往往削弱了故事的可读性。

2018-02-01 17:01 匿名 ——

比较不错的作品。设定独特,语言也还算成熟,稍加锤炼,化繁为简则更好。对话部分我认为还是偏多,通过对话推进情节,是一种比较普通的做法,也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做法,如果有能力,可以考虑通过叙事来推进情节。

2018-02-01 18:34 匿名 ——

细节为情节服务,无关痛痒的细节太多,对于情节推进也没有什么作用。另外,不确定这是不是日本热血动漫常见的手法,把简单的情节用大量心理描写插入,变得似乎复杂。动漫这样处理,因为可以用画面和音乐来充斥感官,接受起来容易,对于文字而言,表达完全可以更精炼一些。

2018-02-02 21:37 匿名 ——

作品开始有一些不错的设定,包括“决心”粒子,克隆人,改造体等等。但是进入后半段搏斗情节时,这些设定却很少发挥作用,描写的仍然是普通战斗场面。小说前后两半部分不光在线索上脱节,而且是两种叙述风格。显得作品缺乏整体上的设计。

2018-02-04 12:5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