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1XX年的寓言》
失与换
周霁云    来源社团:东华大学平行界科幻协...
得票 362 阅读 2090 评论 0

真正脑子灵光的人早就应该料到世界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今工作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当然,那些没有这种觉悟的蠢蛋们就继续尽情享受他们的像动物一样吃喝拉撒、毫无意义的只能称为生存的“生活”吧。

奇点早已降临。与那些酷爱阴谋论、宣扬机器威胁论的先人所猜想截然不同的是,人类不是被机器赶尽杀绝,或是被装进营养箱里囚禁,用来生物发电什么之类可笑的猜想;大多数的人们就像是被机器圈养起来的宠物,或者说工厂化养殖的动物,被照顾得面面俱到,看似养尊处优,实则毫无意义可言。只有工作能将我们与那些真正什么也不干的废物区分开来。拥有工作意味着拥有价值,拥有独特性,可以拥有平庸的大多数没有的特权和现实中享受的机会。如今,社会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只有极少的人类参与,其他事务均有机器与人工智能代劳。地球上的绝大多数人已经不再有生活的目标了,或者说他们从未有过。如果你生下来就衣食不愁,有地方住,有一辈子也不会玩腻的各种娱乐活动,也不必担心这一状态有朝一日会被改变,甚至没有人要求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更多的事情,你能有什么追求呢。人们甚至不再谈论死亡。然而这份荒诞中又带着一丝合理性,在我看来,这些人的生活根本没有意义,简直不能称为活着,既然没有活着,也就没有死亡。不存在的事情难道会让他们害怕吗?甚至连爱似乎也成了过去。不仅连爱情这种往日被歌颂的美妙感情沦落为了单纯的好感与肉体的相互吸引,甚至连家人之间血脉相连的亲情也日渐淡薄。学习失去了意义,没有人可能比那些超级计算机更聪明,倒是诗歌找回了生机,这种简单的文字游戏评判标准太过模糊,而人人都想给自己头上戴一顶诗人的桂冠。在我更年少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愚蠢,但后来我认识到,事实是你信笔涂鸦的那几句小儿科文字,机器能在几毫秒间炮制出天文数字篇质量更优的作品。生育率奇低,少有女人再愿意承担孕育生命的辛苦,也没有人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放弃自己轻松安逸的享乐时光去承担抚育后代这样辛苦繁重、使人心力交瘁的工作。那些幸运的新生儿,无论是出自普通的没有工作的父母还是有工作的精英,抑或是最早接触这一技术的社会最上层的资本控制者,尚在受精卵时状态时统统都接受基因设计。敲除掉控制人类自然衰老的自毁基因和一切遗传病基因,替换进长寿、健壮、美貌和聪慧等等优秀的基因,即使敲除的基因明明来自父母,而加入的基因明明父母双方并不具备。这样这些孩子虽然有明确的父母,但他们的遗传物质却不仅仅是完全来自名义上的父母两人,这样难道他们仍旧只有这两位父母吗?难道那些优秀基因的提供者不算是他们的父母吗?基因设计的推行者们只推说孩子的基因本来就不会完全来自父母,自然情况下一样会出现基因变异,如今他们的做法不过是为了人类的未来着想,“更快地帮助我们的下一代进化得更加优秀”。但是基因改造真的符合了谁的利益却很难说。比如有TT、TC、CC三种类型的DARPP基因,决定大脑中多巴胺的水平。多巴胺正是影响愤怒和攻击情绪的重要物质。比起拥有CC基因型的人,TT和TC型的人大脑中控制情绪的部分杏仁核中灰质较少,更容易发怒失控,也更容易冲动。T基因会提高人体内的多巴胺水平,T基因越多,人就会越焦躁易怒,不能像拥有CC基因型的人一样良好地控制情绪。并不费解的,十几年来新生的婴儿们无一例外都拥有CC基因型,尽管他们的父母双方可能根本不具备C基因。毫无疑问,他们是更加温柔、镇定的人群,不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容易冲动。这难道不是在基因层面上为社会减少了“不稳定因素”吗?如果说统治阶级想要减少社会中可能出现的动荡,那他们可不仅是从襁褓开始,而是真真是从新生命诞生的最初就考虑到了未来的隐患啊。少部分的精英,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维持着社会的运作,他们几乎已经放弃了提高生育率的尝试,转而在其他领域寻求发展——一朝实现意识上传,他们就不会担心生老病死这种有机生命体才有的烦恼。绝大部分的人类,如今都活在干干净净、设施齐全的小房间里,穿着款式有限的服装,吃着工厂里批量炮制出的食物(恕我直言,与饲料的区别在于,仅仅精良一些罢了),在睡眠中由机械帮助运动,清醒时则沉浸在全感官虚拟现实中,吃现实中无缘得见的佳肴,游览或已消失或即将消失或根本人工创造的美景,其他娱乐形式也并未被忘却而被发扬光大。讽刺的是,为无业者提供娱乐,是从业人数最多的行业。

实不相瞒,鄙人的工作也是这个行业中的一部分。我是一名品尝师,或者我更喜欢叫自己美食家。我的工作便是把成本高昂的美食送入口腹,然后把这份享受以虚拟现实的方式,带给那些需以口味寡淡而单调的健康食品度日的大众。当然,不在吃饭时间打开我“创作”的感受记录也是可以的,或躺或坐,随时随地在大脑里随便吃喝,极尽享受,却不必考虑是否会有腹胀、消化不良之类身体上的限制,更不用考虑现实中各种指标的负担,难道一直以来不都是人们的希望吗?你的感受不过是神经元间电流的变化,只要能模仿这种过程,感受便不分真假。品尝美食这种感官的欢愉,不过是借助虚拟现实被转化为随意消费的体验中的一部分。随意享受,放纵自我,不受任何束缚,以前一直是人们敢想却不得的啊。享乐在以前本是辛勤劳动中的片刻偷欢,如今于大多数人成了生活中的唯一存在,但这些人真懂得何为快乐吗,我想未必。当生活中只有快乐,怎么会明白快乐之珍贵?

恰逢周日,久违日光的我踏出代步工具,在人迹稀少的“繁华”大街上行走两步,今天的“任务”是去那条街转角的新开的高档餐厅品尝他们的特色产品组成的一整套豪华大餐。走路已经成了一种人们根本不常做的事情,但正是这种“怀旧”提醒着我现有生活的可贵。我有些厌倦地用目光扫过街上几个拿着可怜社会津贴的路人,他们千篇一律的服装和因过度沉浸于无所事事生活而显得颓丧的脸。他们一边走路一边沉浸在自己视网膜上叠加的纳米视网膜呈现的增强现实,追逐着他们的虚拟宠物,在别人看来好像疯子一样在空中划动手指与他们的虚拟宠物互动。一个年轻人似乎注意到了我身上质地优良而又设计高雅的衣服,将艳羡的目光投向了我。我也早已习惯于这样注视的目光,我向他挥挥手,比划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希望可以鼓励他能够有所成就,在如今这个社会中找到一份工作,而不仅仅是做一辈子“牧场动物”。

如今的每一份工作都需要精益求精,可以说每一项工作都被上升到艺术的层面。品尝亦是一门艺术,除了天生超人敏锐的味蕾,这份工作需要宝贵的技巧,对观众心理的把握,对进食节奏的掌控,加上嗅闻、咀嚼等方面的窍门,我是站在行业顶端的精英。我品尝松露油炸薯条的感受记录,至今仍保持着热度榜的冠军位置,无人撼动。我的成功与骄傲在于,我将品尝食物的滋味的过程处理得如此美好,即使有足够财力的精英人士,也更愿意在大脑里播放我的感受记录,而非坐下来面对一份未加感受强化处理的美食举箸。我以前觉得是他们失去了这份实在的享受,但现在我觉得他们获得的是我这种美食家的体验,他们用真实交换了自己本来体会不到的美好。

然而我们品尝师这个群体共有的失落在于,每一次品尝都几乎是不会被重复的。一份菜品的记录只有观众反映不好才会被一份新的记录替换,而这种情况因为品尝师们保住工作的需要通常不会发生。如果一位观众太过熟悉一道菜的某种演绎,那么他可以选择更换为另一位品尝师的记录。品尝师们的个人风格不易改变,为受众多提供几种选择才是最好的方式。所以我的品尝记录霸占热度榜榜首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也就变得容易理解了。品尝体验不被重复,意味着我除了自掏腰包,没有机会再去享受米其林大厨精心制作的菜肴,也不能享受到最天然新鲜的食材本味。如今三十岁以下的人,几乎没有人见过真正的植物,我却从一片你能想象的最美的果园中亲手采摘过熟透的蜜桃。那些粉红色、浑圆的果实,长着纤细柔软的茸毛,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气息,仿佛妙龄少女的青春脸庞。在果园中的采摘同样是感受记录的一部分,给人们以虚假的回归自然的感觉。事实上,感受记录体验中最昂贵的水果——香蕉,早就已经在几十年前的生态考验中灭亡,这种从很久以前就被改良为无性繁殖的品种,如今已经因被诸多品尝者记录后,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以碱基序列形式存在于计算机中,一朝想要得见,只要通过化学方式基因合成就可以重生。

我早就知道有一天我的味觉敏感度会掉到标准之下,人都会衰老,医疗科技也没能帮我们这些基因设计全面到来前出生的“老人们”停止这一过程。但是我从没想过味觉的丧失会来的如此突然,何止措手不及,简直让人立时精神崩溃。

我一直以来都在不断地安慰自己,味觉衰退后我会探索生活中新的方面,努力在从心理上为老年生活做好准备。但当我的味觉骤然消失的时候,那种打击让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为之做好准备。

一觉醒来,我在喝水时发现了状况,水一向是有着淡淡甘甜味道的,我却感觉其寡而无味,这种反常让我不住心慌起来。霎时仿佛有一团阴云笼罩在我心头(真是俗气的表达啊,可是却惊人地贴切),我慌张地指示系统为我送来一杯完美配比的健康饮料,这讨厌的东西永远是恰到好处的香甜,因为总有人懒得在进食时打开感受记录覆盖自己的感受,但是我的舌头接触到这与人体体温一般温度的液体时,欣喜地以为我没有完全丧失味觉,却发现那舌尖上呈现的味道,不过是我灵敏嗅觉的功劳!

我整个人陷入惊慌,心率和血压等指标飙升,优美的电脑女声开始对我进行言语上的关怀,房间里放起了舒缓的音乐,房间四壁骤然开始播放我最喜爱的场景画面,香薰机开始散发薰衣草的气味,我只好扯谎手指受伤。系统送来药箱,并礼貌而且关怀备至地问我需不需要花天价请一位护士上门服务,我强作镇定地婉拒了这一“贴心”的请求,并回到床上逼迫自己四肢伸展着躺下,试图让自己放松一点,把接下来的生命里再也尝不到味道会不会一点点把我逼疯这种感性的问题强行赶出脑海,理智强迫我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寻找对策。

我开始慌神了,做噩梦这种拙劣借口是糊弄不过去的,我本该说脚趾或是其他随便什么不易被人看到的地方受伤的,现在我需要真的把自己弄伤,才能应付过例行的社交时段。后来我开始庆幸自己的独居状态,跟他人共处一室不可能保守全部秘密,伴侣总会不可避免地发现端倪。但当我又回想起自己没了味觉的事实,理智又开始离我远去。我差一点就让电脑里的人工智能助手帮我搜索味觉丧失的原因,却猛然反应这种举动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品尝者们关于味觉、体验等等词汇的搜索情况一概会被即刻反映到高层,早一点被发现,我就少一分挽回生活的把握。我手指不住颤抖着查看了自己的日程,前天我刚刚品尝了一整顿高盐高油高糖的大餐,被强制要求用三十天的休息调整来抵消这顿美餐对我健康的影响(请看我们的社会是多么体贴啊,他们不会叫你大吃一顿后喝药催吐而是给你放个长长的假)。过去,调整期总让我这个工作狂十分不爽,如今却成了我的救命机会。纵然高层不会愿意让一个更换了他人味蕾的人继续充当品尝者,他们从不缺乏愿意接手这种美差的年轻人,但是抓住时机换一套年轻人灵敏的味蕾,一切滴水不漏,骗过他们却并非没有可能,如果这新换的味蕾于我十分合适,甚至有可能延长我工作的年限。我早听闻高层对于某些特殊人士在器官非法替换上的默许,于是冷静地联系了我最信任的医生,查看了我的银行账户余额,随如今已经没有味道的水咽下一片情绪稳定剂,然后选择了最不起眼的交通方式前往去与他见面。我看到街上那些身着简单服装的普通人,他们没有斗志的、黯淡无光的脸,我暗暗下定决心奋力与命运一搏,不能落得像他们一样的处境,至少现在还不行。

医疗过程向来是不会被监视的。

医生看起来与我年龄相仿,精瘦的脸上薄薄的皮肤紧紧包裹骨头,面孔长得十分严肃,但为了工作需要显得亲切友好在笑肌上注射了肉毒杆菌,永远露出不累人的微笑。时刻不停的微笑和冰冷精明的面孔组合在一起,反而有一种渗人的诡异效果。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政客明星也有这种浅浅的微笑,你自己试试就知道没有肉毒杆菌的麻痹或其他对笑肌的手术,不可能有人能一直保持嘴角那样的上扬,那太累了,过几分钟你就会笑肌抽搐的。这种笑容配上他后面挂的那张意在让患者放松的自然风景画,显得有些荒诞,毕竟那画中风景早就不复存在,而他的笑容也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

“我做了一个噩梦,”我这样开始我们的对话,在医生办公室那张根据人体工学设计的完美椅子里依旧感受不到自在,“未免让我不太放心。“我稍稍停顿,在椅子里调整姿势,试图抵消我的紧张不安,”如果,只是假设,一个人丧失味觉,可能是什么原因,又有无可能恢复呢?”

他精明得很,“原因可大致分为主观原因和客观原因,情绪状况和与味觉有关的颅脑神经受影响都可能有关系,某些化学物质或药物当然会更直接地影响到人的味觉。恢复是可能的,只是需要详细检查后再做判断。”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不然我们现在说这么多都没什么用,对吧?”

我颔首,也想像他一样听起来波澜不惊,“那么,请问医生,我可以做一下检查吗?”

“当然可以,劳烦您移步这边,为您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我很遗憾地通知您,您的味蕾出现了未知原因引发的突发性损伤,造成了病理性的味觉退化。如果依您所说,情绪上没有突然的变化,也没有接触任何特殊物质,那么这种情况很难解释。”医生少有皱纹的脸上浮现出遗憾的神色。他努力与上扬的嘴角斗争,看起来十分滑稽又有一丝吓人。多讽刺啊,我想,我们时代的医生不适合传递坏消息,他们控制不了自己的面部表情。

“那么,医生,难道就没有解决方案了吗?”我能听出自己声音里不受控制的焦虑,右手手指开始不安分地活动,我连忙用左手护住右手。

“方法是有的,”他适时面露难色,“更换味蕾在当前技术条件下是完全可能的,不过这种更换恐怕……”

“总会有人愿意出卖一样无关紧要的器官换钱的吧,如今味觉不过可有可无,而我可以出高价。”我按几下手表,在桌上打出小小的三维投影,向医生展示了自己的账户余额。他会心一笑,这次眼睛里也带着笑意。“而且,越快越好。”

“我明白。我一定会尽量尽快为你安排。”他的笑容,似在隐藏着什么秘密。但我们彼此都清楚得很,我别无选择。

躺在无菌手术床上,我的嘴大张着,被机械固定避免移动以便手术进行,感觉自己仿佛一只待宰的畜牲。在麻醉剂完全让我陷入沉睡之前,半梦半醒之间,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当年那片芬芳而富有生机的果园。如果在有生之年,我还能再去一次,那该有多么幸运啊……

 

这位知名品尝师在一场隐秘的手术后恢复他敏锐的味觉,开始了他人生最后的一程。一年后他死于心脏衰竭,却并不清楚他赖以谋生的味蕾依旧属于他本人,之前不过被饮食中混入的药物所麻痹,而他胸腔中那颗跳动渐弱的心脏,则来自一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他所不知道而且永远不会知道的是,手术时他在陷入麻醉后,医疗舱里优美的机械女声,宣布的是一场心脏移植手术的开始。

-完-
科幻作品
21XX年的寓言
| 目录  (共3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非常不解的一点在于,作品中有很多地方都是非常长的一大段,读下来让人喘不过气。对故事背景做了很多解释和描述,却没有很好的和情节糅合起来,阅读体验比较一般。

2018-02-02 13:12 匿名 ——

这其实是三篇短篇科幻小说的小“合集”,这点符合不符合比赛要求我不太清楚。但是作者采用科幻背景之下写寓言故事可以说在本次比赛中风格独树一帜。文章的情节和转折也很符合寓言故事的写法,讲故事的水平非常成熟。美中不足是文章中有大段的故事背景描述非常赘余,这些描述有时候会把精彩的故事拖累了。

2018-02-02 17:21 匿名 ——

非常遗憾,本篇作者设定了很深刻的主题,但却用平庸的题材来反应这个主题。再落实到具体描写上,更是连一般的文学水平都达不到。从自然段的划分,到故事的起承转合,都不具备小说的应有水准。只能看成一个故事提纲,一份构思时的笔记,而不是小说成品。

2018-02-04 11:28 匿名 ——

语言还是比较成熟,但是小说中大段的设定介绍极其影响阅读体验,尤其是作者还在小说内部有多区块划分时,这种写法尤其容易散神散形。

2018-02-04 16:4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