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1XX年的寓言》
造物
周霁云    来源社团:东华大学平行界科幻协...
得票 362 阅读 2361 评论 0

我总是有一种这样的感觉,我的工作,正将我一步步带进疯狂的深渊。

也许我早就疯了,这很有可能。无论如何用词藻美化我的工作,我在做的事情都是如此扭曲而残忍,疯狂看起来是我唯一必然的结局。但我的心理医生为什么没告诉过我呢,大概是他收了我的某个雇主的什么钱,一遍遍向我重复我的神志有多健康,再时不时跟我做几次无关痛痒的心理咨询吧。

我的工作是造物,却不是为了任何高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满足无聊人们猎奇的心理,也是为了满足我对物质与名声的巨大贪欲。倘若用辞藻美化起来,那么我就是用生物科技创作、挥洒写意的艺术家,当代的米开朗琪罗。人人都想看到传说中的人马、独角兽、狮鹫甚至是龙,现身世间,包括那些钱多得永远也花不完的达官显贵。他们豪掷千金,甚至为之比拼,以证明自己不仅财力丰厚,更富有“情趣”与“品味”。谁能拿出更吸引人眼球的宠物,谁就更有面子。我就服务于他们的虚荣与豪奢。

这一切着实讽刺极了。无论是在宗教还是神话、传说中,造物都是神的专属,而我仅仅是受这群人的指使而为之。假如神真的存在的话,那么我在做的事情无异于渎神。我不编写任意一条基因,我不创造它们,但我会去为了达到目的修改它们,组合它们,如果简单来说,我在做的是把细胞甚至是染色体、基因混在一起,结合基因操纵技术,消除不同物种基因间的差异,制造嵌合体。我知道这听起来就已经足够吓人了,但事实比我之前所能想象的还要令人反胃。你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让你培育的生物变成独眼的怪物(在你根本不想创造一只独眼怪物的情况下),或是让它长出你根本不想要的组织。来自我工作中的那些景象,气味,声音,长久等待中的恐惧,良心的谴责,我恐怕永远无法将之移出脑海。

当我从噩梦中惊醒,我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大口喘着粗气,坐在床上试图把噩梦赶出脑海,我会起身换掉被汗水浸湿的枕头被单,再给自己来一片安眠药,继续回到睡梦当中去;或是当我眼前出现不存在的事物,听见不真实的声音,我已经学会冷静地告诉自己这些不过是我的幻想,再吮吸一块冰冻的柠檬角,强烈的味觉刺激会让我迅速恢复理智。

老天啊,我常常这样问自己,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啊?

我的第一份工作还算简单,那时嵌合体生物还未进入人们的视野,为一位想法“不落窠臼”的富家女定制她想要的宠物——一只永远长不大、能让她轻松抱在怀里炫耀的迷你黑猩猩。“什么狮子老虎的我统统不要,太俗气,而且老套,它们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金钱符号。”她那张人造的、美得毫无特点的面孔的模样早已在我印象里模糊不清,我却仍然清楚记得她说话时舞动的纤纤玉指,和雪白指头上那枚绚丽多彩的鹦鹉造型宝石戒指折射出的七彩的闪光。“我要的是聪明的,娇小的,文雅的,可爱的。给我一只聪明的黑猩猩,但我要它永远长不大,就像一只玩具熊那么大,我要能抱着它不费劲。”那枚戒指那么耀眼,美得巧夺天工,在我看拉力,使它的女主人黯然失色,后来我想到,那光芒几乎掳走了我的注意力,恐怕是金钱的光芒透过那些宝石照进了我的眼睛。“对了,我要一个女孩子,乖巧又听话的那种,绝对不能伤人。你尽管去做,满足我的要求,不管要多少钱我都照付。”我点头称好,迷醉在那枚戒指的光彩中,直到将她送出大门去,才想起来我应当给她看黑猩猩成长过程的数据,叫她自己挑一个希望自己的宠物停留的年纪。

她纤细的四肢看起来根本承受不住什么重物。为了满足这位公主的要求,我为她未来的玩物挑了一对身形较小、性情温顺,也比较聪明的黑猩猩作为父母,它们分别住在两块大陆上,从未谋面,致死也不会谋面。前期的工作平平无奇,取双亲的生殖细胞,人工受精;之后的处理也并无太大难度,修改生长激素分泌的基因,改进控制智力的基因;最后就是将胚胎重新放入代孕的黑猩猩体内,等待近八个月。我为了保险起见处理了两个胚胎,它们幸运地都成活了。两只小猩猩出生后,女主人来看她们的时候,她不喜欢我为她培育了两只宠物,“我没有精力和两只小东西一起玩,”重音压在“两只”上。她换了新的首饰佩戴,一条繁复耀眼的项链夸张得能掏空地球上的一座钻石矿山。我告诉她两只小猩猩需要一位护士照料并定期注射生长激素,直到它们长到她想要的尺寸。她偏着头没有看我,我以为她只是对细节漫不经心,当她把头转回来对着我的时候却对我说,“你给我挑一只更好的,我只要那一只就好,另一只就叫它死掉吧”。她的眼睛漆黑如夜,直直地盯着我,毫不闪躲,好像在强调她的命令,似乎用她的一句话判一只她原本买来想要抱在怀里爱抚的“宝贝”死刑一点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我被她的眼睛盯得大惊,吓了一跳,我发誓那一刻我看见她纯黑的眼眸,我心里蹦出的想法是这个女人没有灵魂。我劝说她万一其中一只生病或者出现什么意外,她还能有一只替补,继续拥有这样独特的宠物。她则笑笑说,她有了新点子,也找到了另一位生物学家,能为她大大提高狗的智力,并给狗做发声器官的改良手术,“会说话的狗啊,简直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我对此很感兴趣”。少顷,她敛起笑容,警告我绝不许把这第二只宠物卖给任何人,她要做世上唯一一个拥有这种新奇宠物的人。我一心只想着自己绝不要在手上沾上这只我创造出的小动物的血,情急之中提起了她母亲——她这样年轻多金的女孩都很爱玩,不可能乖乖在家陪父母——以及这仅有两只的小可爱中的一只送给她母亲会是多么别致而富有心意的礼物。她的嘴角缓缓上扬,眉毛挑起,对我的提议感到十分满意。就这样,脖子上系上绸带,细心地打上蝴蝶结,两只小东西都被允许活下来,成了它们女主人的玩物,我也完美地完成了我的第一件工作,赚得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处豪宅。

如今时过境迁,回想起当初我一心要保护自己创造出的生命的想法,觉得自己不可救药地天真而理想主义。年轻的我意气风发,自视不凡,一身本事急切地想要施展,以为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再遇到的问题都会像这第一件一样被我两全地解决。然而我在之后的日子里做出的骇人之事,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至少从来不敢去想的。

如果说我本应该从第一次服务顾客的经历中学到什么的话,那就是我应该对我的顾客群的品质和心态有所了解。他们根本就是一群没有同情心、也没什么道德观念约束、更称不上善良的自私之人,这些按他们要求订做的生物不过是他们的玩物、活生生的展示品罢了。他们对这些生物毫无情感可言,它们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宠物,仅仅是拿来在人前炫耀的东西,它们的价值所在就是在几场展示上让主人大出风头,至于不再新鲜之后下场如何,根本没人关心。

我早已经学会不再去过问我为那些上流社会的客户创造的那些生物的下场了。大概开始工作两年后,我曾经给一个富豪的小公子制作了一只天使猫,即在一只白色波斯猫背上长出鸽子的翅膀。数次的尝试和筛选之后,最后选定的那只小东西真是我早期的职业生涯的得意之作:不仅性格友好黏人,而且翅膀的位置、颜色和大小,上面长的并非羽毛而是猫的绒毛,与身体的比例等等诸项指标都堪称完美,基因之间的差异也消除的相当好。那只可爱的小东西见到人会开心地发出喵喵的叫声,还会展开翅膀拍打,被人抱起来更是不会反抗,惹人喜爱极了。那孩子也甚是喜欢,取货那天他和父亲一同来到我的接待室,一见那只长翅膀的猫就抱起来不撒手。但是仅仅不到一个月后,我那位富豪客户便要求我再为公子制作一只相同的天使猫,因为那小男孩认定了那猫真是天使,一定能飞起来,于是心血来潮把它从家中豪宅三楼直接丢到一楼大厅,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小孩无意识的残忍娇纵其实不是我痛心之处,成人的残忍是有蓄意而为的,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一样不会动摇他们的做法。很多嵌合体生命都不长,尤其是因为客户急于得到成果,往往它们都是不管用基因方法还是外部注射激素方法造成的生长极为迅速的生物。我的客户们往往在拿到这些生物之后都会举行盛大的展示会来炫耀自己的财力,而一旦出现更新更好的玩物,尤其如果是相同的传说动物却被别人比下去之后,这些生物都不会得到什么好的结局。反倒是那些搁在公共展览馆里供大众观赏的生物能活得最好,它们往往不会被要求迅速长到成年的状态,而且在人工智能的精心照料下,甚至能够活得比预计的寿命更长。我的一位客户曾经在展出我花了大心思为他培育的奇美拉之后半年,因为不舍得花另一笔巨款抑或想不出再做一只什么奇异的生物来惊艳他的宾客,却又想重回社交圈的焦点,竟然就在曾经展示那只奇美拉的相同大厅,雇了相同的一批人类侍应生,相同的餐饮服务公司,相同的一支人类交响乐队,来把当时同样的那只狮头,羊身,蛇尾的混合怪物在一批几乎没变的宾客面前,活生生用激光刀切割解剖,好让宾客看到那怪物的内部生理构造。更令人害怕的是,仅仅一小部分客人对此表示了反胃和厌恶的情绪,大部分客人兴致勃勃地看完了整场血淋淋的“表演”。这次解剖表演甚至在社交圈内开启了一阵这种血腥变态的风潮,催生出了在这种畸形秀上“掌刀”和加以解说的职业。“凤凰涅槃”是旧日广为流传的神话。曾经有一位一心想在大人物圈子里赚得好名声不惜豪掷千金的新贵,向我定制两只凤凰,要求一只比另一只更大更美,还要求它们无所畏惧,不怕疼痛。这种要求着实不同寻常,但并非不能做到,我在当时并未多想,只专注与如何让这种神鸟的羽毛长出鱼纹、呈现五彩之色,还有如何依客户之意,让它们叫得动听。他一点也不在乎钱到底花多少,虽然他很着急,仍旧给了我两年时间,用钱和时间向我要两只威风凛凛、华贵逼人的神鸟。我很重视这项工作,也花了很大心血,混合了许许多多鸟类的基因,经历了上百次试验,最终孵化出两只生长迅速的“凤凰”,仅仅用了三个月不到就长到了期望中的体型大小。那位新贵在见到成品后大为赞叹,直呼佩服。他盛情邀请我去参加他“精心准备”的展示会,我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即使不是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展示会必然贵宾云集,是在圈子里扩大影响力,结识新客户的大好机会。他的确花了大心思,在家中建造了一个小剧场似的房间,客人们环坐在一面钢化玻璃前,从雕花玻璃高脚杯里啜饮咝咝冒泡的香槟,等着观赏传说中的神鸟。首先出现在眼前的是那只没那么耀眼的大鸟,它昂首阔步,引吭高歌,当它展开硕大的翅膀,舒展开五彩的羽翼,客人们发出了小声的赞叹,因为它的确是一只美丽的生物;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真叫人大为震惊,火焰迅速从它的羽毛边缘燃烧起来,霎时间它就已经被烈火吞没,却仍然毫无惧色地飞升到空中,快速拍打着燃烧的翅膀,放开喉咙鸣叫起来,客人们惊叫出声,我则突然感觉周身血液变凉,因为我瞬间明白了它主人的企图,他已经给它身上涂了什么化学品,只需再往它身上再加一种就会迅速发生反应,极高的温度让它迅速着起火来。拜我所赐,这只美丽的生物的大脑不懂得恐惧也不懂得痛苦。它的主人,花了大笔金钱买来它的存在的主人,要它在自己的客人面前活活烧死,再推出它体型更大、羽毛更美的那只兄弟,上演一出“凤凰浴火重生”的盛大表演,只为艳惊四座,赚得他在富人圈子里的声誉。这面厚厚的玻璃墙隔开的不仅仅是羽毛与肉体烧焦的气味和高温,还隔开了客人们与这场上演在他们面前的炼狱悲剧的心理距离。他们不过是在看一场表演,一只昂贵而华丽的生物则正在为他们的赞叹付出生命。它的诞生即是为了这场大火,现在它的生命已经来到了高潮也即尽头。接下来的一切如我所想,当音响里它的鸣叫声停止、再到火舌吞噬它的肉体时发出的噼啪声也减弱直到消失,那只鲜艳的大鸟只余一摊灰烬;客人们的感慨之声刚歇,灰烬下便飞升出身形更为庞大、更为华美气派的另一只“凤凰”,叫声更为响亮动听,划破刚刚片刻的寂静,它冲入空中久久盘旋,挥舞双翼,客人们爆发出的赞叹与掌声经久不息。这场展示会的主人,这场献祭的始作俑者,站身来,回过身面对他的近百名宾客,他的眼睛里闪耀着兴奋与狂热,大声向他的来宾宣布:“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刚刚观赏到的,正是传说中的——凤凰涅槃!”随后他走到我身边,手揽过我的肩头,介绍我是今天大家所见凤凰神鸟的创造者。我的胃里翻江倒海,肠子几乎扭结在一起,却又不敢甩开他,只得用强挤出来的扭曲的微笑,迎接着客人们一个个接连而至的赞美。

由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基因序列,到显微镜下的细胞,到那些培养液中渐渐膨胀的丑陋组织,再到出生后小小的东西,一直到它们长到成年,可以交付给它们的主人,我的作品中倾注着我的心血。我给了它们生命,我是它们的创造者。但是并不是每一只都会活下来,大部分都是残次品,或者说,仅仅是没那么完美的作品,它们必须要被“处理掉”。我必须无情地夺去它们的生命,正如我慷慨地赋予它们生命。

这个过程又何谈容易。对于那些畸形的、令人看了就作呕的“严重错误”,倒是可以尽早“清除”,只要别过脸去抑制住恶心,尽量别让它们的样子进入你的脑海以防在梦里回到你面前就行。难的是在诸多茁壮成长的小生物中挑选出要舍弃的那些。不够健康的那些是首先被放弃的。剩下的那些不过是外形有所差异,都一样活力十足。最让我难以承受的是从分不出外貌优劣的生物中为客户选择。我曾经试图把这项艰难的选择移交给客户,但他们往往会花上五分钟盯着着些没什么差异的生物走神,然后宣布让我“随便挑一只”并且以后不要拿这种小事来烦他们。不过令我欣慰的是,也会有一些稍微心软或仅仅只是出手阔绰的主顾,会愿意多提供空间和饲料,留下所有我已经选出的“优质产品”。

对于难以下手杀生这件事,我曾经雇佣了别人来替我充当刽子手,想要转嫁我内心的负担。他们似乎对于他们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感受:无非是穿着他们灰色的制服,穿梭在研究所之中,封闭关着将死之物的空间,并向其中注入二氧化碳,或者给它们的食物中加入氰化钾,等到它们死透之后处理倒在呕吐物和排泄物等等秽物之中的尸体罢了。他们的脸上不会有什么表情,他们不知在仿真的虚拟现实游戏里杀过多少人和动物,这些工作对他们来说实在没有什么特殊。但他们上任之后,我的噩梦却越来越频繁,而且是一遍遍看见梦里暴毙而亡的我,被他们波澜不惊地放进腐蚀液里融化成一滩血水;白天里我也更加疑神疑鬼,不敢进入封闭空间,也不敢吃东西,常常看见飞速掠过的灰色影子。有了这般经验,我的机器人帮手一样让我难以相信。于是,我又回到了亲自动手的原点。

我有没有提起过,处理那些人和动物的嵌合体,是最难的?

我觉得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她是一条美人鱼。

客户要的是金发碧眼的标准高加索人种美女,眼睛越大越好,鼻梁越高越好,五官越对称越好,而且要有甜美的嗓音、完美的歌声。她却是所有使用相似基因组合中最不符合要求的。她的面部趋于扁平,骨骼也不够精致流畅,脸型也不是客户所喜欢的尖脸,看起来却显得年轻可爱;眼睛虽然够大,但眼距略宽,可这双眼睛有着下垂的眼尾,一笑起来亲切动人;鼻梁不纤细,也算不上高挺,柔和小巧,嘴唇也厚厚的,看起来更显得娇憨。我是喜欢她的脸蛋的,尽管她的脸庞不够对称,够不上客户的标准。她的尾巴与身体连接的也不够好,而且尾巴比较短促,显得有些笨拙,不够优雅轻盈。但最最要命的是,她不会唱歌。

她真的是不会唱歌,一点音感都没有,白白浪费了我给她的一幅好嗓音。美人鱼们各自待在分隔开的池子里,由人工智能耐心地像教授她们作为玩物所需要学会的一切:怎么微笑,怎么亲吻,怎么整理她们的头发,怎么歌唱,怎么听懂别人的要求并且做出回应,怎么用言语讨人欢心,不过她们用不到那么多名词和形容词,反正她们生活在这样的空间里短暂的一生也接触不到;她们只要学会问好,学会夸人长得好看,学会感谢别人赠予的食物和礼物就够了,余下的时间,她们要一遍遍学习如何将几百首歌曲唱得既准确又动人。而她不行,无论在她耳边放多少遍相同的曲子,无论她的机器人老师如何教她,她都学不会唱准旋律。她学习语言倒是很快的,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她的一生,只见过我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渴望人的陪伴,这毫无疑问,而且我为美人鱼们设计的是落落大方、喜欢亲近人的个性,所以每条美人鱼都喜欢和人待在一起。每次我去检查她的情况,她都会和其他美人鱼一样表示出挽留的意思。直到有一天,我离开之前,她趴在池边对我说:”请您多陪我一会吧。”我大惊失色,人工智能教授的语言范围内绝不包括这种可能会惹得客户厌烦的句子,于是我问她,“告诉我,刚说的这句话你从哪学来的?”

她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回答,“爱娃教我的。”爱娃是负责教授美人鱼们的人工智能的名字。

我转向池边上的屏幕,“爱娃,是这样吗?”

屏幕中那张百年前影星的脸回答,“是这样的,她想要学一句让您留的更久的话,于是我就教给她了。”

我从来没想到这个长相仿佛孩童般天真、智力也与孩童无异、与世隔绝的女孩,在没有任何系统的教育下,也会思考,也会要她的老师教她表达自己的意愿的内容。

“爱娃,以后任何一个女孩让你教任何预设定语料库里不存在的内容,你都不要教给她们。”我冲着屏幕里的人工智能这般命令。

“她们?”她傻傻地问,“这世界上除了我、您和爱娃,还有别人吗?”

我没有对她发火,“当然,还有别人,他们有一天回来看你,你要跟他们问好、飞吻,还要唱歌给他们听,如果你表现得好,他们会给你礼物的。”我拍拍她的脸蛋,“做个好女孩。不要再说什么‘请您再陪我一会’这种话了,不要再说了,听懂了吗?”

“好的,”她点点头,“再见,祝您身体健康。”

“这才是好女孩,再见。”我转身离去,希望她能在离开这个世界前过的尽可能快乐。“给刚刚那个孩子送她最喜欢吃的东西,再给她送一样水里可以玩的玩具。”我对我的语音助理说。

 

她的上帝,她的主人,不想要她。我早就猜到了,只是一直不想去面对而已。

我曾经给我的某任女友买过一条很粗而且做工精美的镀金项链——有些宝石随着人造技术提升,价值有所跌落;黄金作为性质极稳定的金属,价值从未下降——她看到那条项链的粗细程度大喜过望,却在发现那条项链的硬度远超黄金之后愤怒地打了我一巴掌然后拂袖而去,全然不顾那条项链上闪耀的天然宝石。我已经保留了它甚久,而且无意再把它转送给我的任何一位情人。我觉得这条项链,她一定会喜欢的。

当我进入她的房间时,爱娃像往常一样宣布我的到来。她正在和我送给她的充气球玩耍,立刻满脸笑容地转身向我挥手。

“过来,我亲爱的,我有东西给你。”我招呼她,手里拿着那条闪亮的项链。

这些女孩都被闪光的东西吸引,“是礼物吗?是什么?”她迅速游过来,眼睛兴奋地放光。

我在池边蹲下来,她游到我面前,欣喜地看着我手中的项链,我把它交到她手上。

“这是什么?真美啊。”她问我。

“这是项链,戴在脖子上的。”她懂得身体部位的说法,于是点点头,痴迷地欣赏着手中的流光溢彩。

“把它给我,你转过身去,我替你戴上。”我不敢看她的脸,她信任地把它交到我手上,不知道她正在递给一个谋杀犯用来结束自己生命的凶器。

她转过去,背对着我。我解开项链的搭扣,绕过她纤细的脖颈。然后,我双手握住项链的两端,用力向对侧施力,并且将她整个人向后向上拽。她挣扎起来:尾巴不住地拍打,激起大片水花;双手向后想抓住我,在空中挥动;她脖子上整齐排布的鳃盖不住开合,想要抓住一点空气;整个身体不停地扭动。我没有停手,一旦我停下来,我就再也动不了手了。我几乎浑身被溅起的水打湿,但我一直用力。她的挣扎越来越弱,而我没有停手。

我感觉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不动弹已经有很久了,我放开了手,双手已经勒得青紫,不住颤抖。她的背部滑到我膝头,我用发抖的手给她系上了项链的搭扣。我瞥见了她的脸,大眼睛几乎从眼眶中突出来,整张俏脸依然泛青,柔软的嘴唇已经变紫。然后我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一如之前每一次离开。

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她死的时候,带走了我最后的理智和温柔。

-完-
科幻作品
21XX年的寓言
| 目录  (共3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非常不解的一点在于,作品中有很多地方都是非常长的一大段,读下来让人喘不过气。对故事背景做了很多解释和描述,却没有很好的和情节糅合起来,阅读体验比较一般。

2018-02-02 13:12 匿名 ——

这其实是三篇短篇科幻小说的小“合集”,这点符合不符合比赛要求我不太清楚。但是作者采用科幻背景之下写寓言故事可以说在本次比赛中风格独树一帜。文章的情节和转折也很符合寓言故事的写法,讲故事的水平非常成熟。美中不足是文章中有大段的故事背景描述非常赘余,这些描述有时候会把精彩的故事拖累了。

2018-02-02 17:21 匿名 ——

非常遗憾,本篇作者设定了很深刻的主题,但却用平庸的题材来反应这个主题。再落实到具体描写上,更是连一般的文学水平都达不到。从自然段的划分,到故事的起承转合,都不具备小说的应有水准。只能看成一个故事提纲,一份构思时的笔记,而不是小说成品。

2018-02-04 11:28 匿名 ——

语言还是比较成熟,但是小说中大段的设定介绍极其影响阅读体验,尤其是作者还在小说内部有多区块划分时,这种写法尤其容易散神散形。

2018-02-04 16:4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