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余烬》
节点4:决心的鼓动
陈德泰   
得票 945 阅读 2645 评论 1

观测车内,所有人都在密切地关注着试验的准备,无论是404号研究所的人员,还是张旭及其下属。

透过观测车的显示屏,可以看到在试验场地里,黄沙都平稳的躺在原地,等待试验的开始。

三位井渊的余烬站在场地中央,一个盖住眼睛,一个捂住嘴巴,一个遮住耳朵。

在他们的周围,是数万个受到决心鼓舞的克隆体,这数万个克隆体单膝跪地,朝向中央的三人,白色的长袍上也因此多多少少沾上了不少的沙粒。

12根巨大的“决心”储存装置把所有的一切环绕在自己内部,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滞了,黄色的平原上,白色的闪光是那样微不足道,12个巨型黑斑旋转着,咆哮着。

A4在等待着,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不,还没到时候,风还没有停。

 

“引力子逆向散布,DDD级等离子波等倍散布,检查终端安全,准备释放'决心'。”A4大声地宣讲着,向着观测车内的研究员下达指令。

“1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2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3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4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5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6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7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8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9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10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11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12号'决心'贮存终端准备完成。”

“准备倒计时,设置程式,2号开关联结。”

“1号开关准备完成。”

“3号开关准备完成。”

“4号开关准备完成。”

“5号开关准备完成。”

“6号开关准备完成。”

“7号开关准备完成。”

“8号开关准备完成。”

“9号开关准备完成。”

“10号开关准备完成。”

“11号开关准备完成。”

“12号开关准备完成。”

“2号开关准备。”

“释放'决心'。”

“9,8,7,6,5,4,3,2,1,0”

12个储存'决心'的罐体原地解体,反应殆尽,里面的'决心'喷薄而出,分解并裹挟着沿途的白色闪光向中间聚集,12股能量交织在一起,扭动缠绕,持续向内崩塌,向外扩大,最终形成黑色不规则的球体。

屏幕上的景象,让A4很紧张,但也无能为力,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见证这一切。

大约过了40秒,球体由静止突然开始活动,球体持续发生局部的剧烈抽动,球体内部的东西撞击着球体,想要撕裂这个由决心聚合的蛋壳,拼尽全力。

每抽动一次,观测车内的人都会出现持续的耳鸣和针扎般的头痛,张旭的几个下属承受不住这样的疼痛,纷纷倒在地上哀嚎呻吟。

抽动9次后,黑球上方的天空上出现了多道绿色闪光,贯穿整个天空,直达地平线,照耀着这个大地。

接下来,是整整13次的凹陷,黑球的表面就像是被钝器敲击一样,向中央收缩,但这一次没有头痛和耳鸣,来的是快乐,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乐,这种感觉像是满足感,却又不是。

观测车里的人缓过神来,一个个都盯着屏幕上怪异的事物,几乎都露出了既恐惧又好奇的神情,却又不敢说一句话。

霎那间,一道红光闪过,冲天的决心沸腾着,那样子就像是太阳光柱,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黑色球体随后就像个ES细胞一样分化,分裂,膨胀,炸裂,强大的能量与场能一瞬间就毁灭了周围的一切事物,观测车内所有人只看到了白光一闪,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A4醒了过来,鼻血流个不停,右眼的血管也爆掉了一部分,现在看东西都有一点模糊。周围404号研究所的成员虽然没死,但都没有醒来,身边的仪器也全部失灵,观测车内玻璃被震碎了,灌进来很多沙子。

游荡的风在观测车内四散奔逃,A4起身去拿恢复液,准备出去看看情况。

可就当A4刚走到门口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A4,你最好不要动,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A4把头朝向发出声音的位置,发现张旭站在自己的不远处,“为什么?”

“你现在出去会被吞噬的,无论你去往什么地方。”张旭拿起别在腰间两把枪中的一把,握在手上。

“不,我不相信会变成那样。”

“如果你非要现在出去的话。”张旭举起枪,瞄向井渊,“我有权利就地射杀你。为了让你重回正轨。”

“必须是这样吗?”

“至少现在是的。”

“为什么人和人之间就不能相互理解呢?我们难道不是有共同的信仰吗?”

“不,这无关信仰。”

“人和人就只有杀和被杀的选择吗?”

张旭没有回答。

A4明白,这样的话就只有击倒张旭一条路可以走,而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可以击倒张旭,那就是用自己右腿上的电浆手枪,击穿张旭的右胸上主控制仪,别的方法风险都太大了。

从张旭的角度来看的话,这里刚刚好有一个视觉盲区,因为控制台的缘故,她没办法看到我拔枪和转动下肢,我只需要......

拔枪(0.2s),转身(0.2s),瞄准(0.05s),射击(0.05s)。

可A4按下扳机时,什么都没发生,等离子态的加速电浆并没有从枪管中射出,A4一下子就懵了,枪体上回荡的“哔哔”的声音仿佛是在嘲笑自己一样。

张旭没有开枪,只是向前迈了一步,整个人呈战斗姿态,“放下枪,然后走到我对面。”

A4扔下手里的电浆手枪,举起双手走到张旭对面,两人间大概隔了20m左右的距离。

A4这时才看清,张旭手里拿的是有“破坏者”之称的三连发式重型转轮手枪,那是只有强化人才能使用的特制质量弹兵器,75mm的标准弹药光是后座力就大的惊人,就算是标准弹药,如果自己被击中,也会被拦腰打断的。

“为什么你一定要如此固执呢?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你完全可以监视我啊。”A4向张旭喊道。

我现在只有左兜里还有一个方便应急的工程用热能切割器,可是要击穿她的生物装甲的话,只能使用最大功率的模式,才能打破她的生物装甲,可这个小型样式的维持最大功率最多三秒钟,投掷的情况,命中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打不中的话便没有意义。我现在也没办法确定它是不是还能工作,但如果近身的话......

张旭冷冷地说:“不,这不是固执。”

如果电浆手枪都不能用了,一定要找到别的武器,现在要看她的眼睛,一定要盯住她的眼睛,降低她的警戒心,眼睛保持在30度以内的范围内转动并搜索,保持这样。

“这明明是一件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阻拦我就是正确的选择吗?”

找到了,李格桑和王秋英的腰间各挂着一把正常人使用的9mm左轮手枪,虽然只有5发子弹,根本没办法打穿主控制仪,最多只能打掉分散的小型控制终端,而且保险的说要三发子弹,但还是有用的,不过距离确实有点远,最少需要跳过一组控制台,再向前翻滚一次才可以,还好两把枪放不远。

“这是我必须继承并完成的使命,你也有你的使命。”

如果按照成功率来排......R-模式应该无法开启吧......这个时候电浆手枪都无法使用......

a.激怒张旭,逼迫她开枪,只要不被打中头,再让她过来帮助自己治疗,趁机利用关节死角和工程用热能切割器击倒她,如果工程用热能切割器可以工作的话。即使她还能使用R-模式,也有把握能完成。

b.去拿手枪,找机会射击张旭身上小型控制用的终端,要时刻提醒自己每个终端的位置,最完美的情况是做到2发正中且重叠才能让终端损坏。但如果她开启R-模式近身,自己必死无疑。

c.利用翻滚和技巧躲避张旭的所有攻击,再利用工程用热能切割器击倒她,如果工程用热能切割器可以工作的话。但如果她开启R-模式,自己必死无疑。

“你,还有廉耻之心吗?”

只能先试试激怒她了......

“我当然有我的尊严与荣耀。”

“你们这些人总是这幅德行,只有在两个极端出现的时候才妄图去调和,现在还要和我讲什么荣耀,你们根本就没有理想!只不过是在维持自己的地位罢了!”

“那只是你的臆想!”

“我的臆想吗?你自己又做了什么!你不去难道还不允许别人去吗!”

“我不会干那种事情!”

开枪啊!倒是开枪啊!

“现在看,你父母和你,简直是天壤之别!你就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主儿,一点儿好的都不学,活的越大越抽抽儿,还想继承,做梦去吧!”

“哼!”张旭涨红了脸。

为什么不开枪?

难道在拖延时间吗?

“你说这些,谁懂啊!你们这些自诩为天才的家伙,才是矛盾真正的根源!自以为是地愚弄着这个世界,很有意思吗!更何况你只是个'余烬'而已!你有什么......”

A4看准时机,两脚发力跳过控制台。

张旭虽然愤怒,但也不至于冲昏头脑,果断连开两枪。

第一枪打出,在空中直接轰没了A4的左脚和半个小腿。

第二枪打出,轰飞了控制台,要不是A4落地后及时向前翻滚,半个身子就没了,可还是带走了左腰上的一大块肉,半截肠子露了出来。

两发子弹甚至是流弹和碎片都没有命中李格桑和王秋英,却稳稳地击中A4。

右手抓起枪向前翻滚后,快速支起身体,用自己破烂的左腿抵在控制台上,后背靠住后面的控制台,A4就这样,用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出现在了张旭的视野中。保险起见,A4还是多瞄准了一会儿(0.5s),之后连续对张旭的大臂中部射击三次,彻底让张旭主握持手枪的右手连同右臂,失去控制,垂了下来。

然后是,左臂,一定要冷静,只有两发子弹,不能让她拿到枪,一定要全部打中,预测大臂为了换持而摆动的位置,速度......

子弹打进了张旭的左臂,第一发撞击在了辅助控制终端上,第二发撞击在了第一发的弹片上,虽然没有击穿辅助控制终端,但是仍是让其失去了作用。

见到张旭两只手都被自己废掉,A4吃了颗定心丸,即使身体还在不停流血,地上也都是自己粘稠的体液,剩下的就是第二把枪了......

当A4刚摸到挂在李格桑身上那把枪的枪把,正准备回头时,他听到了割裂空气的声音,张旭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不远处,右脚抬起。

“哼!”

张旭右脚发力,以强化人的基础力量,便一脚踢断了张旭拿枪的右臂,骨头从小臂中央突了出来,小臂上的肌肉还勉强让其挂在上面,样子惨不忍睹。

张旭右脚一落地,左脚就向A4的脑袋袭去。

A4放弃了右手的同时,脑袋死命地向右摆,躲过了这足以致命的一击,但张旭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既然没踢中脑袋,就向下顺势一踩,这一脚直接踩碎了A4的几根胸骨,好在没插进肺里,也没有一脚直接剁开A4的左半身。

没办法了,只能靠自身的反应和冒进了,别的方法都是自寻死路......

张旭左脚一落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斜,连续两次踢击让重心多多少少都有些不稳当,这种时候,A4可没有犹豫,用残缺的左腿顶起身体,左臂发力,硬生生地将被踢断的右小臂扯了下来,同时向张旭的两只眼睛划去。

张旭根本没机会闪躲这一舍身攻击,两只没有经过强化的眼睛,连同鼻骨都被A4断裂的小臂骨划开。

特别的痛感让张旭直接向后撤了半步。

“啊————!!!”

A4趁这个时候,左腿和右腿同时顶在地上,把自己向着张旭推去,右肩撞在张旭的左胸上,让其失去平衡,左手拿出工程用热能切割器,小拇指调到最大功率,向张旭刺去,可距离和高度都不够,不得不刺下腹部,张旭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毫无还手之力。

工程用热能切割器捅穿了控制腿部的两个子控制器的母控制器后,就失去了继续运行的能力。张旭也彻底失去了活动能力,整个人因为体内应急调整的缘故,无规律地抽搐着,红色的血液从眼角滴落,调制的血液从工程用热能切割器刺出的洞里涌出,之后就算张旭还能活动,也只能像个青蛙一样地在地上匍匐。

A4的样子也不容乐观,现在就像是个“血人”,身上穿的白色长袍上,大半部分都沾满了自己的血液,观测车内自己刚刚活动过的地方也都是粘稠的体液。

A4踩住张旭的右胸,用左手把枪从她手上拽了下来,然后用尽左半边身体全部的力量,把枪扔到观测车的另一端。

用残破的身体支撑着自己,向装着脂凝剂和药品的储物箱走去,这短短的几百步路,现在却显得无比艰难。

意识在消散......左脚好痛啊......肠子,好像又要流出来了......听自己的肺疝气的声音原来是这种感觉吗......想一些快乐的事情吧......太空蜗牛的触感......好冷啊......

A4好不容易走到储物箱旁,拿出药品,哆哆嗦嗦地在伤口上涂抹完药物,对着心脏扎了一针营养剂,就昏了过去。

 

“轰————”

巨大的爆炸声震醒了A4,A4醒来后第一件事是检查伤口的愈合情况,然后查看四周的情况,而四周依然没人醒来,观测车里静悄悄的。

A4现在要做一件事,找回自己的胳膊然后把它接回去,先用凝胶把腿垫一下,方便走路,和原来的感觉也差不了多少,如果要从别的成员身上取腿的话,耗费的时间太长了。

A4走至张旭的附近,找到了自己的右手,张旭这时已经恢复过来,但仍虚弱得动不了。

A4抓住张旭地肩膀,把她翻了个个儿,对着张旭的颈椎,打了一剂强化人用能量液。

“你这样怯懦又善良的人,真让人恶心。”

A4没有理会张旭,只是切开自己刚刚愈合的右臂,接起最大的几根神经来,现在可没时间接血管了,直接涂创面修复药剂虽然会有囊肿,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难道不是你们干的吗?”

“不,外面的事不可能是我们做的。”

“不是吗?”

“我们没有任何敌意,但对你们有敌意的人太多了,你们这些余烬注定是要灭亡的。”

A4沉默不语,活动了几下右手,虽然只是神经刚刚接合,手臂仍然是分开的。

“你们打破了内部竞争,却又毫无逻辑地霸占位置,你们的决心,对我们而言,实在是太可怕了。”

“仅仅,是这样吗?”A4在创面处涂抹加速细胞分裂的药剂,让断肢肆意的疯长,然后活动了几下关节。

“可现在还没到时候,现在还不是你们灭亡的时候,只有毁灭,才能有重生,你,不要回研究所。”

“所有人都将为他们的傲慢与偏见付出代价,你我也是。”张旭眼睛的伤口可能又裂开了,血流了出来。

“我现在要走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A4站在张旭面前,看着这个倒在地上强化人。

“一定要审视决心,它不是记忆的奴隶。”

 

扭曲的暗红色缠绕在天空上,光线看起来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还有从近地轨道上坠落的卫星,如同飞舞着的火球砸向地面,A4走出观测车,穿上预备在外面的动力装甲,整个人的体型与重量变得差不多是原来的两倍。

坐上气压式直升机,虽然电子设备基本失灵,但是预备有化石能燃料,飞行还是可以的。

直升机刚刚起飞,就有5、6架从未见过型号的飞机向西北方向飞去,那绝对不属于军方,远处又有弹头在空中爆炸了,气浪让直升机都在剧烈摇晃。

A4必须去试验场,自己一定要见证最后的实验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阻拦自己的,即使是泄露的决心。

在实验场内,连光线都被吞噬了,空间折叠在一起,A4只有打开直升机上的能量监视器,才能看到下面的情况,那是一个巨大的深蓝色球体,它里面填充的是不停变换的多边形,向外向内同时蠕动,尽力地在维持着外膜上球体的形状,深红色的核悬在球体中央,向外射出能量波束,在实验场地内不知道做着什么。

要想看的更清楚,A4就要飞的更低,离的更近,远处成片的弹头飞过,向自己的飞机和试验场袭来,一道能量波束从下方射出引爆了成片弹头,弹头群在飞机的不远处爆炸,气浪直接让直升机旋转了180度,好在A4最后控制住了机体。

A4操控着飞机继续向下飞行,可越往下飞身体的撕裂感和头痛也就越剧烈。监视器上的图像渐渐清晰,强大的能量让试验场地内所有的沙砾都凝结成了玻璃,半径约2000m凹陷的玻璃坑环绕在球体周围,在深蓝色圆球的正下方是无法探知的扭曲空间,不停地把深蓝色圆球向下拉扯。

而深蓝色圆球,在玻璃表面上用能量光束,书写着什么,那样子就像是什么禁忌的知识,完全看不出什么任何人类语言的痕迹。

在完成所有的书写后,球体便被扯入了扭曲的空间。

 

黑色雪从地上向空中飘去,四周都是混乱而扭曲的建筑物,胡乱地拼接在一起,太阳散发出冰冷的光,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温暖。冷光下的步行街,火焰取代了路灯,不过是冰冷的火焰。

“井渊?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突然头有点儿疼。你走慢一点可以吗?”井渊突然捂住头,停下了脚步。

“你没事吧?”

“没事,稍微走慢一点吧。”

“为什么要走慢一点?”

“走慢一点吧,让时间慢一点,这样再多待一会。”

 

 

名为“井渊”的物体被倒吊在容器里,捆绑在十字型的终端上,火焰炙烤着它的身心。

周围那些带着相同面具的女性研究员们,窥探着这个“神明”,她们身穿着黑色的长袍,以决心为研究对象,但却没有饱含敬畏与爱意,有的是恨意。

 

-完-
我要评论
F 2018-01-25 17:33
男子改成男人更好罢 一个人坐在改成独自坐在更好罢
科幻作品
余烬
| 目录  (共6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设定不错,不过感觉作者的叙述语言还可以锤炼得更加精进。很多冲突其实可以用叙述话语表达,而不用通过一问一答的对话来展现,这样往往削弱了故事的可读性。

2018-02-01 17:01 匿名 ——

比较不错的作品。设定独特,语言也还算成熟,稍加锤炼,化繁为简则更好。对话部分我认为还是偏多,通过对话推进情节,是一种比较普通的做法,也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做法,如果有能力,可以考虑通过叙事来推进情节。

2018-02-01 18:34 匿名 ——

细节为情节服务,无关痛痒的细节太多,对于情节推进也没有什么作用。另外,不确定这是不是日本热血动漫常见的手法,把简单的情节用大量心理描写插入,变得似乎复杂。动漫这样处理,因为可以用画面和音乐来充斥感官,接受起来容易,对于文字而言,表达完全可以更精炼一些。

2018-02-02 21:37 匿名 ——

作品开始有一些不错的设定,包括“决心”粒子,克隆人,改造体等等。但是进入后半段搏斗情节时,这些设定却很少发挥作用,描写的仍然是普通战斗场面。小说前后两半部分不光在线索上脱节,而且是两种叙述风格。显得作品缺乏整体上的设计。

2018-02-04 12:5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