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3月29日

“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培训讲座于2018年3月22日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举办。这场讲座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地球科学科普研究与创作中心、武汉高校科协联盟承办。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陈玲老师开场介绍“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知名科幻作家王晋康以及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博士生导师李长安做了主题演讲。 

Image title

陈玲秘书长介绍“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Image title

李长安教授演讲

王晋康老师发表了主题为“踮起脚尖看未来”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科幻作家是这么一种人,他们没有姚明的高个子,站的位置也不比别人高,但他们有一个终生难改的爱好,就是喜欢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尽力朝远处看,这样,他们就能偶然看到别人尚未看到的东西,有时甚至比学识渊博的科学家们还看得远一些。这也不奇怪,科学家们常常埋头研究,忘了抬头。

2017年5月27日,人类围棋棋王柯洁与人工智能marster对垒,以0比3完败。在对阵的第三局,柯洁因为无力回天,忍不住哭了。这场对局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但依我看这个波还太小,因为社会还没认识到它的真正意义。这不单是柯洁的泪水,而是人类之泪。因为它象征着,人类作为天潢贵胄万物之灵,作为一个因智慧而兴旺的物种,其独尊地位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至少在围棋这个极需高智商的领域彻底失败了,而且永远没有翻盘的可能。人类的自信和心理优势已经开始崩塌。从一位失败英雄柯洁的眼泪开始,数百万年的人类史走到了一个重要节点。当几百年后的人类回顾历史时,他们会忘了什么中印边界对峙、特朗普上台、双十一剁手多少百亿等等小事件,而记着柯洁的泪水。

自打人类在东非草原学会走路,筚路蓝缕走到今天,一直到成为地球的唯一主宰,靠的是什么?不是锋利的爪牙 ,不是奔跑的速度,不是强健的体力,而是靠智慧。人类因智慧而傲视众生。机器的发展就本质上是对人类器官的延伸,汽车比人跑得快,起重机比人的胳臂有力,电脑比人脑的反应快,比人的记忆力好,这些我们都坦然接受,没听说谁为此流过泪。但为什么柯洁为这次失败流泪?因为阿法狗已经战胜了人类最自负的智慧!现在地球上即将出现一种超过人类智能的AI,marster的胜利只不过是它的一场开胃菜,尽管它是由人类创造,但在不久的将来,它会超出人类的掌控。不久前,2017年10月,在深圳国际基因大会嘉年华活动中,我听了深圳华大基因CEO、即微博上的“觉者尹烨”,关于AI的报告。这个报告确实非常好,对AI的前景作了清晰的勾勒。报告中仅有一点我不同意。他在报告结尾说为了预防AI的失控,人类要为飞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植入人性的光辉。此后的对谈中我对尹先生说,如果人类智能真正觉醒而成为新的生命,一定不在人类的掌控之中。想为它们植入人性光辉,正如猿人想要拉住走出非洲的智人,想把他们的兽性固化。

在国内,我是最早关注人工智能的人之一,20几年前就强烈关注了。这是“圈外人”的关注,是科幻作家趴在科学殿堂的围墙墙头上的远观,虽然看不到细节,但这种远观更容易看大势。今天,一个70岁老者想对这20年作一个回顾。

在我的记忆中,20年前世界上有两件大事,1996年7月,克隆羊多利诞生,从此人类掌握了上帝的核心机密——如何让生物繁衍。1997年5月,电脑程序深蓝战胜了人类国际象棋棋王卡斯帕罗夫,这也震惊了世界,因为人类智慧受到了虽然初步但也是切实的挑战。那时我就敏锐地感受到,人类的大变已经来临,山雨欲来风满楼!1997北京国际科幻大会,我代表作家们发言,我的发言就是:后人类时代已经开始。

关于后人类的题目太大,咱们先不说它,先说人工智能,AI。20年前,虽然在国际象棋领域中AI已经取胜,但在围棋领域的AI水平还很低,只相当于人类业余二三段。不少人言之凿凿地说,围棋过于复杂,超出了电脑的运算能力。超一流人类棋手的赢棋要靠直觉、靠对美的感觉这类人类独有的能力,而电脑程序没有直觉,是不可能战胜人类的。这种论调在神秘主义风行的中国特别有市场。大家是否还记得一部著名的小说《棋王》,作者阿诚,小说中说,棋道是和中国的道家思想相通的。这部小说非常有名,是新时代文学的代表作之一。不过,在科幻作家眼里,这部小说只能作为文学形象来欣赏,当不得真的,下棋就是、仅仅是数学运算,没什么神秘。20年前的1997年,我在一部科幻小说中预先描写了AI战胜人类围棋棋王的场景,描写了这位棋王作为人类智力代表而无力回天的无奈、绝望和沉重的失落感,但连我也没想到:这个场景在在我有生之年就变成现实!我的那篇小说中设定的围棋棋王是一个韩国中年人,而现实中的主角是刚才提及的中国年轻人柯洁。大家都知道,柯洁性格飞扬,对自己的智力和棋力很自负,常在微博上傲娇:对不起,我又赢了,我还是天下第一。或者:阿法狗能战胜李世石但胜不了我。可惜,他个人再强也无法胜过“天”,无法胜过“势”,就是人工智能必将超越人类智能的大势。看着他的眼泪,我是百感交集!柯洁败后曾说,阿法狗的棋理人类已经看不懂了,也许它已经发现了人类千年来未能发现的棋理。随后的阿法元则更是以16比零的成绩横扫世界上所有围棋超一流选手,彻底粉碎了人类的心理优势,阿法元不像阿法狗,它未学习任何人类棋谱,只是在学了围棋规则之后就以深度学习的方式左右手互搏,很快就成了围棋界的独孤大侠!它在此后就宣布封刀,退隐江湖,因为放眼人类已经没有它值得比剑的对手。想想人类在围棋领域已经艰难地探索了千年,而它用一晚上的学习就能轻易地横扫人类超一流选手,我们真是心头苍凉。

Image title

王晋康老师演讲

14年前,2003年,我在科幻世界杂志上发表过一套系列文章,包括《上帝的核心机密》《科学的坏帐准备》《人类会灭亡吗?》《超级病菌》等,这些文章都很浅薄,因为作者不是学者不是科学家,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喜欢踮起脚尖看未来的普通人,偶然能看到远处的东西。其中一篇是《人工智能能否战胜人类智能?》文章不长,两千字。

1、上帝的魔术可以还原成精巧的技术

自然界中存在着太多的奥妙,比如:

海蚌的螺线,向日葵籽盘的盘绕轨迹,都精确地符合某一数学曲线。那么,DNA中也有数学语言吗?

蝴蝶的繁殖经过卵、蛹、幼虫和蝴蝶四个阶段,上代下代蝴蝶永不谋面,但却能一代代重复数千公里的迁徙路线。这些行为指令在DNA中如何传递?

等等等等。

这些深奥的问题超出人类的理解能力,只好用“黑箱”把它们罩起来,命名为:本能、上帝的神力、灵魂、生命力……

不过,科学慢慢揭开了这些黑箱。它们是上帝的魔术,但上帝的魔术都可以还原成精巧的技术。不妨拿电脑作类比。今天的电脑技术已近乎魔术了,伽利略定会把它看成是上帝的神物。其实它的原理非常简单。你相信吗?电脑很笨,只会0和1的加法,其它运算都是化为加法进行。但“0和1 的加法”充分发展后,就变成令人眼花缭乱的魔术。

2、三个飞跃

技术向魔术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但量变导致质变,导致生物进化的三次飞跃。

第一次是从无生命物质向生命的飞跃。普通原子经过复杂的自组织,变成了生命DNA。其实,DNA 的自组织并不是自然界的孤例,宇宙大爆炸的粒子汤“繁衍”出氢、氦原子,水分子会“繁衍”出一模一样的雪花……但只有当自组织的产物足够复杂、能够进行新陈代谢时,才产生生命的飞跃。

第二次飞跃是智力的产生。不妨把智力定义为:生物针对外界刺激做出非本能反应的能力。智力并不为人类独有,黑猩猩能制造工具、海豚能学习单词并组句,它们都具有智力。

第三次飞跃是由“自在之物”转到“具有我识”。“我识”也非人类独有,黑猩猩能从镜子中辨认自己,如果额头上有红点,它会努力擦去这“不属于自己”的异物。不过,如果不那么严格的话,可以说自然界中唯人类具有我识。

三次飞跃造就了今天的世界,造就了诸如智力、情感、直觉、创造力、信仰……这类东西。请记住,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都建基于物质的复杂缔合之上。

3、整体论

几十只灯泡组成IBM三个字的广告,便赋予它高出物质层面的意义。只要保持同样的缔合模式,那么,把红灯变成绿灯,或变成石子,所表示的意义都不变。蜜蜂个体的神经系统非常简单,几乎不具备智力,但只要它的种群达到一定数量,就会自动产生整体智力,会建造精巧的蜂巢并遵循复杂的社会规则。

人脑有140亿个神经元(这是当时我看到的数据,现在有变化,有资料说是1000亿),每个神经元的构造非常简单,只能根据外来的刺激产生一个神经脉冲。但140亿个神经元缔合成复杂的立体网络后就产生了智慧,产生了我识。如果我们问:爱因斯坦哪根神经元中藏着他的“我识”?显然是愚蠢的问题。

足够复杂的缔合必然产生高层面的东西,这就是“整体论”的观点。究竟如何产生?不知道。人类目前只观察到输入和结果,对中间过程一无所知。它暂时是一个牢牢封固的黑箱。

4、AI能赶上人脑吗?

所有读了并接受上述观点的读者,都能够轻易地回答这个问题:

既然智力来源于复杂的物质缔合,与缔合模式有关而与组元的性质无关,那为什么AI不能赶上人脑?

当然能!

不少科学家顽固地认为:AI永远不可能具有人类的创造性、直觉和灵感,更不可能有信仰、情感和我识。这些人是人类尊严的热血卫士,要全力守住“人类天赋神权”的最后一块阵地。

那么他们能否回答:“创造性”、“直觉”、“灵感”、“我识”究竟来自何处?独立于物质大脑吗?是上帝专门赐予人类的神物?当然不是。所以,不要武断地断言AI赶不上人脑吧。随着AI的复杂程度赶上人脑,它一定会具有人脑的所有功能。

那么,它能超过人脑吗?

5、更高层面的超智力

众所周知,人类的智慧来源于劳动和社会协作。但蜜蜂和蚂蚁早在一亿年前就建立了有效率的社会,有了分工严密的劳动,为什么其智力终结于很低的层面上?

原因是它们的神经系统太简单,无法承载高等智力。即使其大量个体组成种群、缔合出了远远超过其个体的整体智力,但其绝对值还是很低的。如此说来,我们真该为1400克的人类大脑而庆幸——可是,人类大脑是否也有局限?

人类大脑的缺陷之一在于它的有限容量。但人脑的增大已达极限(人类婴儿头颅的大小已是女人骨盆的最大尺寸,以致进化不得不选择一个折衷办法——让婴儿在大脑未长足时就出生,这在动物界中绝无仅有)。可以断言在今后的进化中大脑的增大极为有限,赶不上科学发展的需要。

第二点,生物神经脉冲的传递十分缓慢,其中有髓鞘神经元(中枢神经)传递最快,也不过每秒百余米,而电子信息为每秒30万公里!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第三点,人脑的信息输入是间断的,即使宝贵如爱因斯坦的大脑,也会因肉体的死亡而报废。新一代科学家只能从0开始,重复老一代人的学习过程,这是多大的浪费!

第四点,人脑中信息的输入是依靠眼耳鼻舌身等感官,非常低效,不同个体之间更难以做到完全的信息共享。10G硬盘的拷录是几秒钟的事,但若想向一个人灌输10G硬盘容纳的信息——想想该多么艰难吧。

等等等等。

在文明早期,这些缺陷还不太明显,但现在人的学习阶段越来越长,竟超过人生的三分之一甚至接近一半。如今再没有像伽利略、牛顿这样的全能科学家,因为每一个细小专业就够学习一生了!而失去统观大略的大师,科学的发展就可能迷失方向。

而AI几乎具有一切优点:近乎无限的思维速度、容量和信息共享性。至于创造性、直觉、灵感这类东西,早晚它们也会具有的。AI中会产生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吗?——何止如此!既然智力简陋的蜜蜂个体缔合之后能产生智力飞跃,功能简单的神经元能缔合出人类的智慧之花,那么,无数智力超群的、信息无限共享的AI个体通过网络缔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

不是能否产生电脑科学家的问题,而是将产生更高层面的整体智力,不妨称之为第四级文明。这种文明将超出人类的理解力,即使爱因斯坦也不行,正像最聪明的蜜蜂也无法理解人类文明。

真不愿承认这一点,但是,只要我们不背叛人类的理智,遵从公认的逻辑规则,那么上述结论就是必然的。

不过,我们尽可达观一些。高层面的文明会覆盖低级文明,正像人类文明覆盖了猿人文明,这是自然之大道。第四级文明是在人类文明的沃土上长出来的,人类文明将在它之中延续。

文章念完了。这是14年前的文章,14年来,人工智能快速发展,但大家可以判断一下,我的这篇文章是否过时。近几年接触过一些科学界人士,他们中一些人,特别是其中年岁较大的,仍坚信人工智能永远不可能具有人类的创造力,更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