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空穿过的衣服
甘恬   
得票 9 阅读 1266 评论 0

舀一勺汤,一块人形阴影从窗口掠过,掀起一阵风,将挂在窗外的横幅掀得翻了面,上面写着:

反动和平协和党千古罪

两星构建社会主义万年安

待影子完全褪去,方才将勺子放进嘴里,今天的例汤格外咸。

从地球人移民到R-57星球的时候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一个游戏般的时代,若我们地球人是主角,那应该过关斩将去打击的大boss就是R-57的人。

我们之间订过一个协议,地球人到达R-57以后,只能呆在57给我们的土地里,地球建造了高楼大厦,每个房屋由地下城链接,但是房屋没有出口。事实上这个条件十分合理,因为57的大气还在改造中,63百分的氮气让我们足以在五分钟之内死亡。

而57的人却能很好地在大气中生存。

它们有个特别的名字,叫斯凯,是英文通语SKY得来的。

因为它们能在天空中自由飞翔,就像游在水里的鱼,它们生活在被称为地球之子R-57,外貌和我们基本没有差别,唯一不同的,我想可能就是身上供空中游走动力的斗篷。

"斯凯的斗篷真是各种花色都有,你看看这个,竟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粉红色的怪兽,占了空中人行道的一大半!"阿微指着杂志上头条的图片尖叫着。

我和阿微都是第七座学院的学生,在很多人的一生中,都是在地下渡过的,没有机会能到房屋上来,没机会透过窗外看到斯凯。

我也不例外,是斯凯粉丝群中的一员:"真想穿上斗篷,粉色怪兽在今晚集市廊里肯定很火,可是抢不到,也没有钱。"

阿微贼兮兮地凑过来:"我们去吧,只要店铺老板没让要钱,就不要钱了。"

我惊:"你意思说,去偷!"她赶忙捂住我的嘴:"你还想不想要粉色怪兽了,告诉你,我有个哥哥在斯凯周边店,他有门路,我才不会冒险去偷呢。"

集市准时凌晨开启,我和阿微躲在人山人海中,望着大大的招牌,招牌上一般不会写今晚要卖什么,只写着冷冷的限时限量限购。"你那哥哥靠谱吗?要不然,咱们还是回去吧。"我并不想说自己害怕,然后给自己找了个另外的理由,明晚的两星议会。

两星议会专门针对地球和57之间的共同发展和管制问题,牵涉到的方面很多,议会和面谈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没有出口的房屋,给斯凯们设立了可以进入的窗户。议会每月进行一次,那是众人正襟危坐又翘首以待的时刻,我可不想在这个关键时候出什么岔子。

这时候阿微扯了扯我,门市一个小门里,有人冲我们招手。没等反应过来,就被阿微拉过去。小门内是通风管道,看来我们要直接奔入库房去了,那自称是阿微哥哥的人走得极快,还不停催,我体力没阿微好,管道内又闷又热几乎脱水,埋着头走了一久,脚步声彻底消失了,害怕加紧张让我想吐,情急之下我随便找了一个半开的通风口爬了上去,倒在地上大喘气。

"你是谁,在这里干嘛?"头顶忽然一个凶巴巴的声音,是保安!我本想解释,可惜我没有说谎的天份,竟把事实说出来后请求他的饶恕。

他问:"你是来偷东西的?斯凯的斗篷?"

见我诚恳地摇头,他严肃地把门关上道:"来黑市偷东西,看你是不想活了。今天你被我碰见算你走运,孩子,我要给你一个忠告,斯凯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为它们搭上性命,不值!"

我知道很多反进步的顽固派都是这样的,眼下形势,我只能顺着他,于是边点头边想撤退,他上前一步,眼神里是深幽幽我看不懂的东西:"斯凯就是一个骗局,如果钻得更深,只会赔上自己,

现在你不懂,但要记住,人生就是一个轮回,当你掉下去,你就会升起来。"

他还想再说,门外响起敲门声,我逃也似的钻入管道内,正撞上掉回来找我的阿微:"刚才谁和你说话?不会被发现了吧。"

"没事,一个疯子。"

我打开管道窗口,一道刺眼的白光伴随警笛声笼罩了我...

"没怎么样吧?我还以为你被抓了。"阿微小心翼翼把斗篷展开来,那是一件仿真度极高的斗篷,标签上的字清清楚楚,要卖出去可能几辈子都买不起。

她道:"给你。"我上大学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能看见斯凯,穿上同款衣服简直让我想都不敢想,即使偷了被抓起来,大不了再也不上地面,和爸妈修机器去,可得来全不费功夫,梦想竟在一夜之间实现了。

"那阿微你呢?"这句话给我伸过去的手做缓冲:"你不是也崇拜斯凯吗?"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生日快乐。"

带给我生日的感动很快就破灭了,地球警力集中于两星会议,按理说有关于57的一切动荡都要平息下来。眼下少了一件宝贝,黑市不管你星球交际,正惩治内奸,被57警力逮个正着,官方则必须给出个答复。于是就有了美名为协助57打击盗版的新任务,即刻行动。

阿微的哥哥联系了一辆电梯,连夜将我和粉色怪兽带到地下十八层,我跟阿微打电话商量把粉色怪兽扔了,她面对痛哭流涕的我,在那头十分冷静:"不能扔,它是真货,是斯凯卖给黑市的,这是一个证据,听我说,你要用生命保护它,人在它在,人亡它亡。"

"阿微,你什么时候...这是为什么..."

"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你是有多么喜欢斯凯吗?我想帮的不仅是你,还有千万个和你一样单纯的地球人。"挂断。

地下被封闭,电网通讯切断,如果57愿意,甚至地下资源都会断掉供应,以地球人的生命来威胁罪犯的投降。每一层都会布满警察,只是时间早晚,到了地心就再没法逃了。

"我说姑娘,你还不知道自己惹上什么事了吧。"电梯司机一直沉默地穿梭于大街小巷中,此刻突然开口:"我只负责带你到接应人的那里,其他的我管不了,不过我猜等待你的,只会是大麻烦,你自求多福。"

"我只是想穿件衣服,我只是想..."我的陈述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不停地重复话语为我的眼泪找了借口,我想不通阿微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你听过协和党吗?我们都是协和党的成员,包括阿微。"

协和党是一个神秘的党派,传说他们是地球上唯一知道57_地球条约真相的少数人,因为生存环境的局限让地球人渐渐开始不接受任何坏消息,甚至是有可能存在的真相,曾经还发生过平民百姓绞杀疑似协和党的事件,后来再也没人提起协和党。如果阿微真是协和党,那她给我这件粉色怪兽是有目的的。

此刻我感觉自己像是个待宰的羔羊。

"你们打算把我怎么样?"我紧紧拽着衣角,打算随时跳梯去揭发。

"我说了,我的任务就是把你送到接应人那里,说实话,风口太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行动没有广而告之。"他很低落地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

"协和党的宗旨,是要两星平等相处。一个以和平为手段的党派,现在被传说成这样,悲剧,悲剧..."

这是一个篮球场,没开灯,只能借助上层灯光微弱看到有个人影坐在看台中央,电梯待我脚后跟离开门框,唰地起飞了。

"过来。"四周十分安静,那男人招了招手。我道:"你是谁?"

"我是粉色怪兽的主人,放心吧,我不是来逮捕你的,"他轻轻一笑:"我也是协和党的一员。"

斯凯......

斯凯和地球人果然不一样,他们有最精致的外貌和端正的肌群,听说大脑皮质有两层,天生就比我们聪明,这样优秀的种群,协和党是怎么吸引他们的?

"如果放到以前,地面的组织对我们一点吸引力也没有,现在不同了,地球的污染治理仍同百年前一样,57上的资源有98百分来自地面,照这个速度下去,不出50年,废气废物会把天空给填满,到时候地球给我们的再产品会越来越少。"他的语调平静,像在背一段台词。

我道:"每届的两星会议讨论的都是这个事,报道上说有一款新能源叫食,是用地底生物能解放出来的,除了垃圾分解外,废气也明显减少,我想,这不是解决在即了吗?"

"你知道所谓的地底生物能是什么吗?是把废物做成食品,给人吃的,死亡了就焚烧,这是变相的减少人口。"

我张了张嘴,其实这些事实我们都有过心理准备,侵占57的是我们地球人,斯凯因为不能以地球的大气环境生存所以被逼到了天空上,他们是地球的救星,为了千分之一的斯凯人口,减少一点地球人又能怎么样呢?从集体绞杀协和党事件之后,思想觉悟进了新高度,我们随时做好为57奉献的准备。

而他太善良了,他摇摇头:"像你这样被地球洗脑的人太多了,你们被骗得还少吗,从根本上来说不公平,是对生命的不负责,所以我们知道真相的才想拯救世界,只有这次行动才是最有效的。"

"真相,总是在说真相,真相有用吗,活在当下是最重要的。"

"看看你手中的粉色怪兽,你是真心想活在当下吗?你们心中都有一个被笼子锁住的怪兽,只是没人带头把它释放出来。"

他看着犹豫的我:"我们需要一个坚信斯凯的人,成功与否,两星的未来,都在你手上了。"

我依然很懵:"现在都成通缉犯了,还能做什么?"

"我们需要你明天跳个楼。"

阳光正烂,毫不留情地从顶层窗口照进来,刺眼的反射光把一切变成雪白,但有不停歇的杂音,像夏天下的灰色雾霾。

我穿着粉色怪兽,现在窗沿上汗流浃背,如果从这个高度跳下去,根据重力计算,可能还没到底就要窒息而死,昨晚他说让我不要怕,在十点的时候会有斯凯在空中接住我,然而冷漠的一张张表情闪过窗前,停留下来的都扔过来嘲讽,到底是谁来接我呢?

身后是数不清攒动着的人头,照相机咔咔笑着,伴随辱骂声:"跳啊!小偷,地球人为你感到耻辱!""两星的未来没有你。""跳下去就属于斯凯的领地,但你永远成为不了斯凯,没人为你收尸!"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仿佛大家都看完我的一跳,又会回去吃午饭,十点快到了...

我的底线被触碰了,低吼着揭露他们的虚伪:"你们这群人面兽心的人,明明你们也想成为斯凯,却催我跳下去,是在嫉妒我穿着斯凯的衣服吧,告诉你们,这件衣服是真货,是斯凯卖给地球人的。我只是你们的代表,我今天从这里跳下去,代表成为斯凯希望的灭亡,我今天从这里跳下去,谁也不许再对斯凯抱有念头!"

辱骂声丝毫没有消灭下去,警察警告我别跳,后果是我的家人将代替我的罪名。可是我难道要丢掉自尊吗,那和隐藏在地底的父母有什么区别,如果死了,算是完成了行动的关键一步,他会永远记住我吧。

秒针哒地跳到了13时,整数,代表了圆满。

结束了……

我打开窗户,一阵飓风破口而入,我拥抱了炙热窒息的空气,扑向靓丽的占满空中人行道的斯凯们,那个保安怎么说的来着?当你落下时,就会升起来。

足够的氧气扑鼻而入,粉色怪兽在风中自动撑开,滴地一声,角状喷射器开启,为我的平衡完美划出一道曲线,在楼里楼外的惊呼中,载着我缓缓升起。

两个世纪前,人类因为地球资源枯竭而转移到银河系外的另一颗类地星R-57上,首先去57考察的一批工作者的数据回馈资源只有地球的千分之一,且大气仍需要20年的长期改造。让联合国政府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 -把人分为先驱者和贡献者。

全国各地选中的先驱者被秘密送往57,经过初步环境的影响,体征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待贡献者分批送至57后,这个秘密代代隔绝,除了考查组的子孙外,都已经忘却自己曾是地球人,而政府对后继而来的人们的解释,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先驱者是57的居民,地球人签订了甘愿为57贡献的条约。

为生存履约,这是地球人的唯一执念。地球人扮演地球人的主宰,在两面一唱一和,终有演不下去的一天,协和党就是在这样矛盾下诞生的,这个矛盾一曝光,便成为了大家的枪口指向。

但终于等到了这么一天,57的资源枯竭的这一天,选择一个能无畏跳下去的人,让两星条约在众人眼前灰飞烟灭。

我们始终相信,死亡可以带来生命。


-完-
科幻作品
天空穿过的衣服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