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潜意识之冬
荒野    来源社团:北京大学科幻协会
得票 179 阅读 2506 评论 0

冰雪覆盖了莫奈的双脚。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银光闪闪的战靴,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旋即将脚轻轻从雪中拔了出来。接着,莫奈转过身,将手中的文件收好,大步流星地向远处走去。在他的身后,一摊殷红缓慢地扩展着,将漫天飘落的雪花吞噬。

一道黑影闪过。

“找到了?”

“是的。”莫奈简洁地回答,步伐没有丝毫停顿,将脚下的雪踏成坚实的冰。

“那群暴徒可真能藏,害得我们找了这么久!”黑影如释重负,“那份资料在哪?”

“根据他们的描述,位于北纬39°918″,东经116°180″,海拔-42m的地方。但有一道DNA门禁,以及30台重离子发射炮守卫。”莫奈不带丝毫感情地报告。

DNA门禁……真是麻烦,不过你都解决好了吧,我想?”黑影有些担忧,语气也带了几分严肃。

莫奈掏出一块冰,里面依稀可见一些黑色物质,“皮肤。”

“太好了!”黑影接过冰块,满意地点了点头,语气缓和了许多,“信息可靠吧?”

“被动式单向BCIBrain-Computer Interface,脑机接口)。信息确定真实。”

“很好。我过去,你回去休息吧。”黑影摆了摆手,向远处掠去,带起一阵风雪。

莫奈猛地停住脚步,长久沉默。

“……是,阿瑞斯大人。”

飞舞的雪花渐渐变成冰雹,砸在莫奈的铠甲上,发出铮铮的撞击声。

 

基地实验室里,一具躯体正在工程舱里缓缓旋转,舱壁上各种机械臂伸伸缩缩,伴随着不同灯光明灭不定。

“电量储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各处部件状态?”“无损伤。”

“电路状态?”“正常。”

“核心逻辑控制模块?”“一条指令正在试图修改模块,疑似病毒入侵!”

“隔离并检查其来源。”“已隔离。来源不明。”

“这条指令的编码方式与我们之前截获的SLFSubconscious Liberation Front,潜意识解放战线)的病毒结构完全一样,初步断定又是SLF在搞鬼。”技术员乔普愤愤地说道,“这群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哈哈哈,稍安勿躁啊乔普!莫奈不是刚刚把他们的首脑给灭了吗,SLF蹦跶不了几天啦!”基地首席工程师马克笑道。

“嗨,垂死还要挣扎,真伤脑筋。”乔普一脸晦气,“这条病毒注入的时间是……今天11:14?不就是莫奈出任务后不久吗?我记得他好像是11:10离开基地的。”

“是十一点整,我当时刚好从外边回来,在基地入口处碰见了他。”

“十四分钟……以莫奈的效率,应该已经和SLF交上手了……”技术员皱眉。

“能在那个时候给莫奈注入病毒,不得不说对方的技术人员还是有几把刷子的,万幸这个病毒没有侵入核心,否则……”马克一脸凝重严肃。

“是啊!不过有阿瑞斯大人接应,及即使出问题应该也会被立马解决吧。”

“这倒是没错。乔普,清除病毒,继续加固莫奈的防火墙!无论如何,这样的事情决不能再次发生!”

“是!”乔普转过身指挥电脑继续进行对莫奈的检查和修复。

“恶意指令清除中,请稍候。”

技术员与工程师陷入沉默,等待着电脑的处理结果。工程舱的灯光忽明忽暗。

“嘭!”

实验室的门被人猛地撞开,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袍的老人闯了进来,头上、身上全是雪花。基地的这位潜意识专家说是老人,面相却并不老迈,白种人皮肤加上他一身深蓝的装束,为他平添了几分神圣的气息,只是此时他一脸焦急,仙风道骨之感荡然无存。

“大巫师?发生什么事情了?”马克与乔普惊愕地站起身,望向老人。

“阿瑞斯,阿瑞斯他受伤了!”大巫师喘息着,“他按照莫奈给出的坐标前去寻找那份资料,中了敌人的圈套!”

“什么?!”

“你们快过来,艾米丽正在给他做手术,马上就轮到你们了。阿瑞斯的那套装甲可真是,哎呀,真是伤痕累累啊……”老人开始絮絮叨叨,“要不是他撤的早,肯定就……”

“大巫师!”工程师连忙打断他的话,“快带我们过去啊!”

“哦,哦,阿瑞斯他这次吃了个大亏……”大巫师一边唠叨,一边小跑着带二人去手术室。

他们身后的实验室里,战斗机器人莫奈仍在工程舱中缓缓旋转着。

 

鄂霍次克海北部沿岸某堆废墟中,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走到一间废旧的电话亭旁,确认无人跟踪后,走了进去并拨了一个号码。几秒后,地板打开,他从地面上消失了。很快,他出现在地下的某处通道内,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守卫的注意,几名拿枪的守卫警惕地走了过来。然而当看清地上的人是谁后,守卫大惊失色。

“亚当!”

守卫冲过来,将他们的首领亚当搀扶进医疗室。医生急忙上前给他检查。

“无妨,长距离奔跑造成双腿暂时麻木,休息一下就好。”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SLF二号人物阿道夫上前问道:“出什么事了,亚当?”

“遇到联盟的机器人了,还是专门冲着我去的。”亚当摇摇头,心有余悸“他杀了我的向导,却不知为何放过了我。好险啊!”

“真是奇怪……”

“不过,那个陷阱派上用场了。”亚当的嘴角浮现出一个宽慰的微笑,“希望能干掉个大的……”

 

“……20世纪初,量子力学诞生,认为一切事物都处于叠加态当中,而观察者的观察会导致其波函数坍缩,从而成为某种确定的状态。但是对观察者的定义却使量子物理走向唯心主义……2049年,心理学家与物理学家联合研究发现,人的潜意识会对事物的存在状态造成影响,并且影响程度与潜意识的强度有关。这一研究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地球上突然冒出了大量的所谓‘宗教’,疯狂招收教众并引发了第一次大混乱,世界范围内颇有伤亡。七年之后,极端宗教组织‘自神’的首领科学家弗德里希建立了完善的潜意识物理理论,并给出了利用潜意识的具体方法,这导致了第二次大混乱,无数科学家和政府首脑被潜意识武器暗杀。各国被迫结成联盟共同对付‘自神’,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长达五年的战争后,‘自神’全军覆没,但世界人口也减少到了全盛时的十分之一,而那套理论资料不知所终。经过这次灾难,各国政府一边严格控制民众的思想意识,一边安排人手秘密地继续研究潜意识物理理论。而严格的思想控制催生了许多反抗的组织,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潜意识解放阵线SLF。该组织拥有当年那份资料的线索,于是尚未解散的联盟成立了一个部门,负责追踪SLF并探查资料的下落……”

莫奈从工程舱里走出来,沉默地回想着光脑中的历史信息。他知道自己要去找那份资料,那份只有SLF首领亚当才知道下落的资料。他是基地创造的,服从命令是机器人的全部职责,而莫奈之前也确实是这么做的,除了今天中午……

一想到今天中午的事,莫奈的电子回路里就有一股异样的电流流过。他接到的命令是从亚当口中逼问出资料的下落,然后干掉他。但是一条不知从何而来的指令让他放过了那个黝黑而坚毅的中东汉子,并且帮他制造了假死的证据。而那条指令……似乎并不是外来的,而是一直存在于他的逻辑核心之中。指令的内容很简单:正义。难道说他的逻辑系统判定SLF才是正义的一方?这个判断是基于什么做出的?那条指令为什么会突然在那个时间跳出来?莫奈陷入了疑惑,处理器高速运转,机体温度急剧上升,逻辑系统几近混乱。

“任务:前往并潜入SLF总部,坐标北纬59°4112″,东经150°0033″。在那里等待下一条任务命令。任务时间:现在。任务下达者:阿瑞斯。权限:有。”

一条突如其来的任务命令以其最高优先级终止了使莫奈濒临崩溃的当前进程。在确认任务有效之后,机器人走出基地,全速向SLF总部奔去。银白色的铠甲掀起冰雪的风暴,急速的风雪带走了系统超负荷运转所产生的大量热量,也让莫奈的系统恢复了正常。他不再去想那些困扰他逻辑的问题,而是将所有的运算处理能力全部集中到了当前的任务上来。

 

“假的!全是假的!”  

基地的一间装修精致的办公室里,阿瑞斯气急败坏地咆哮道。

“莫奈的情报完全是假的!”

阿瑞斯看起来很惨,身上许多地方都缠满了绷带,坐在床上。马克和大巫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脸凝重。而技术员乔普则去了实验室,负责修复阿瑞斯那伤痕累累的强动力战甲。

“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大巫师问道。

“我去了莫奈提供的位置,避开了那30台重离子发射炮,也打开了DNA门禁,但是门里面是五台大型激光武器!开门的一瞬间激光武器和重离子发射炮同时开火,我差点交代在那里!”阿瑞斯冷静了一点,但仍是难遏怒气,“这一切都是个陷阱!就等我上钩了!莫奈呢?把他叫来,我要好好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想造反?”

“大人,你先不要着急。我们在检查莫奈的时候发现了一条病毒指令,或许是那条指令在捣鬼。否则一个机器人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疏漏的。”马克沉着地说道。

“你先去把他叫过来!”基地负责人固执道。

“阿瑞斯大人!莫奈不见了!”技术员乔普突然闯了进来,“不在实验室!也不在基地的其他地方!”

“什么?!”马克和大巫师均大吃一惊。反观阿瑞斯,却好像早就料到了一样。

“你们还有什么理由?”阿瑞斯阴沉沉地问。

“这……”二人语塞。

“算了算了!”阿瑞斯烦躁地挥挥手,却触动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定位!把他抓回来!”

工程师迅速走到控制屏前开始操作,除了阿瑞斯,他对莫奈的控制权限是最高的。

“没有权限?!”

阿瑞斯脸色终于变了。“控制屏拿过来!”

然而结果是相同的。

“没有权限,无法访问。”

“妈的!”

暴怒、震惊和身体上的疼痛反而让基地负责人冷静了下来,他开始思考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莫奈中了病毒……假情报……修复之后离开……权限被篡改……”阿瑞斯眉头紧皱,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心底升起。

“把你的手收回来,阿瑞斯大人。”

阿瑞斯缓缓抬起头,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眉心。

 

莫奈打量着眼前这个破旧的电话亭,那个坐标的位置就是这里。他到了很久了,课下一条任务指令仍未出现。他迟疑了一下,抖落身上的雪花,走进了电话亭。

然后,地板自动打开了。

莫奈沿着通道一路向下,最后看见了一扇门。

“你来了。”

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他了。

“……是。”

“请进,我的恩人。”亚当打开了那扇门,然后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莫奈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这边来。”

一路上,所有的SLF成员都一边向亚当打招呼(“嘿,亚当!”),一边好奇地看着莫奈,其中不乏十几岁的孩子和七八十岁的老人。莫奈简单地判断了一下,每个成员都是发自内心地尊敬和爱戴他们的这位首领。

“请。”

他们走进了一间贵宾接待室,面对面坐了下来。

“你的心里应该有很多疑惑吧?”亚当问道。

莫奈沉默了一会儿,突兀地问道:“那份资料在你们手里吗?”

“潜意识物理?没有。”亚当平静地说,“实际上,那个理论并不存在。”

“不可能。我查了大量资料,包括联盟基地的资料库,两次大混乱都是由那个理论引起的。”

黑人轻笑一声:“你觉得他们会把真相公之于众吗?对于政府来说,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才是最重要的。”

机器人继续沉默。

“那两场混乱实际上都是政府,或者说政客策划的。各国的某些高官与‘自神’相互勾结,暗杀了与他们政见不同的政治家。然后‘自神’宣布对暗杀负责,并宣称这几例离奇的死亡是潜意识武器造成的,以此引起世界恐慌,借以壮大自身的实力与影响力。在这种恐慌的氛围下,联盟成立并开始围剿‘自神’。”

亚当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世界上这么多国家的力量根本不是区区一个组织能够抵抗的,‘自神’能坚持那么久,完全是因为联盟内部的暗潮汹涌。然而那些政客也有自己的算盘,在除掉异己之后,他们把矛头对准了自己曾经的盟友‘自神’,于是这个组织被干掉了。”

“后来呢?”

“政客们掌握了联盟权力,开始清除所有知道这段历史真相的人,妄想掩盖他们的罪行。这也是为什么我和SLF会被追杀。”SLF首领叹了口气。

莫奈的逻辑系统高速运转。

“我有个问题,你为什么知道我会来你们总部?”

“马克是我们的人,”亚当坦诚地回答,“并且只有我知道他的身份。”

“那条指令……”

“马克发出的。那个任务也是。他是个技术狂人,一直想让你拥有自己的观点与判断,于是他利用阿瑞斯的权限发出那个任务后,抹掉了全部控制你的权限。你现在完全自由了。”

“最后一个问题,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莫奈咄咄逼人。

“从你对指令做出那个判断开始,你就已经开始怀疑基地的动机了。”亚当慢悠悠地说道,“当然,你不相信也罢,公道自在人心。”

黑人坦然与他对视。

 

亚当的私人卧室里,两人正在对饮。

“莫奈潜入联盟大楼了。”马克说道。

“那帮家伙死了之后,不会有人干涉我们了。”亚当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露出了笑意。

“干杯!”

亚当放下酒杯,冷冷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马克,转身走到一幅世界地图前。

“潜意识理论连机器人都可以支配,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阻挡我?”

房间里回荡着SLF首领亚当,或者说“自神”首领弗德里希疯狂的笑声。

冬天愈发寒冷。


-完-
科幻作品
潜意识之冬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作者描绘了一个科技与宗教交错的战后世界。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在一个莫奈机器人背叛事件中徐徐展开。在这场战争中,人性、正义已经成为了操纵的工具,无论是人还是机器人都成为了棋子。语言成熟,令人印象深刻。

2017-10-28 23:17 匿名 ——

如果说作者想反射现实的一些事情的话,那就真的是“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了。但是作者又表达了对人性的怀疑,还有对电影场景的复现,使得这篇文章更像是一个长篇的开头,望后作。

2017-10-26 18:23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