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东京梦
甘酒横丁   
得票 397 阅读 1439 评论 0
先看评语
· 颇具和风的叙事风格可算作这个故事的一大特点,尽管置于科幻背景下,但光怪陆离的描写和传统日式元素的使用仍为我们带来了浮世绘式的“新鲜感”。头半部分的营救过程写得扣人心弦,后半部分的简略与跳脱则令人觉得有些出戏——“本来觉得不会这么容易就了解的事件,但的的确确就这样结束了”的感觉,就称之为“余韵不足”好了。 ·  前半部分的营救描写得很出彩,但因为缺少明确的主题,往后的故事节奏越来越混乱,主人公之间的情感在整个故事里显得有点不和谐,没有发挥作为主题的功能。 · 本文胜在对技术细节的展示,但缺陷也是很明显,比如主题,虽然主题先行被人诟病,但一篇小说还是需要有一个或隐秘或明显的主题,那么本文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呢?是想写人造人也有爱吗?亦或者是人造人如何认知这个世界?缺少一个明晰的主题,使本文缺少深度或者高度,至于故事的合理性,也还不够,有太多牵强的地方。 · 主角是一个人造人,那么在整场行动中,必须写出一个人造人在人类社会中行动的困惑与彷徨,但作者并没有完成这一点。你会发现将主角的人造人身份换成少年杀手、特种兵之类的形象后,并没有任何违和感。这使得小说本身缺乏一个能够引起读者兴趣的矛盾点。此外,小说前半部分文笔尚好,但越看到后面,标点乱用、语言重复等现象就越严重,有种急着完稿的感觉。 · 行文可谓洒脱,故事略为跳脱。谈到人造人、赛博格与梦都东京,科幻读者往往无法不去联想到赛博朋克的缘起与发展。事实上,正是有这样的传承关系,才会演进出从《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到《银翼杀手》的自我思辨 ,从《神经漫游者》到《攻壳机动队》的存在哲学。在阅读这篇作品时,科幻读者应能直观感受出其细节与动作描写之生动仿若浮于眼帘,也能从寥寥几笔但令人熟视的赛博都会环境刻画中自觉代入。但中后段略显孱弱的思想阐释以及刻意的情感书写或让故事步渐式微,尽管利用叙诡吊起悬念的结尾可圈可点。

乌龙茶的叶子在褐色的茶水里打转,阿一大口朵颐着面前的猪肉蔬菜炒饭,这是他来到东京的第五天,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热气腾腾的,新鲜而又陌生。三条给出的消息,前田亚美就在歌舞伎町,确切的说是安和堂。一切就要准备就绪,我要找到你了,姐姐。

汗水顺着脸颊滴落,接到任务时阿一正在练习激光躲避,作为联邦的人造人,当然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那是阿一第一次见到那个苍白瘦弱而又稚嫩的男孩——前田次男,他带着人生中最后一个愿望来到联邦——找到姐姐,她落在坏人手里,救她出来。联邦安置好了他的生活,并签署了成为志愿者的协议,阿一则带着次男的愿望,踏上了东京这片土地。

咽下最后一口乌龙茶,走出这家小餐馆,东京的夜晚已经开始了,阿一拉上兜帽,走进散发着热气的人群,空气中弥漫着酒精,胃液,脂粉混合在一起的气味,脸上的人皮面具有些紧绷,眼睛也因美瞳缺少润滑液变得干涩。

嘈杂,寂静,混乱。一路走向职安大道,穿过旅馆一条街,阿一手里的照片被捏得紧紧的,照片里的前田亚美已经深深地映在阿一的脑子里,又大又亮的眼睛,高鼻梁,还有那甜好的笑容。电子眼快速的扫过风俗店前聚在一起的女人,还有三三两两的流莺,毫无意外的没有任何收获,阿一也没奢求这么简单就完成任务,看来安和堂是必须要走一遭了。

安和堂的门厅巨大而又中空,像是某只动物的腹腔一样,将人整个吞没,不时有人来来回回走过,看似随意,其实都是全副武装的人造人,口袋里的匕首可以瞬间割断人的喉咙,悄无声息。地垫上的箭头感应着阿一的脚步,指引着他走向空无一人的前台。一扇门在身后快速关闭,视野瞬间变得昏暗起来,一束检测光线从头至尾的扫描了阿一的全身,扫过肩上的磁片时发出了“哔”的声音,一束灯光瞬间亮起,映像中的阿一漠然的望着阿一,看起来,确实挺像一回事,黑色连帽衫,黑色外裤,局促不安的眼神,畏畏缩缩的表情,乱糟糟像枯草一样的头发,还有掩盖在衣料下的方形纹身——其实是阿一在网上买的持久纹身贴。这是阿一现在的身份,歌舞伎十二番分堂的杂碎小弟,老大暮木刚因贪污而被腰斩,他来遣送十二番的账目。

面前的荧光屏上现出一位没有表情的和服美人,面无瑕疵,“报上姓名和来意”,原来是个真人,阿一却不敢掉以轻心,谁知道黑帮到底留了几手。阿一立马扮出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样子,“大野龙治,来送帐。”

她立马面露同情,“哦,十二番的?乱成一团了吧!”

阿一佯装悲痛,“老大犯这样的错误,我们这些做属下的非常惋惜。”

“右手放在指纹收录检测仪上。”

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最终绿灯显示放行,接下来就到了最艰难的环节,刷卡。

三条说,这是一张废卡,刚刚过期限,不会显示危险警报,但会显示过期。就这一张卡,都花了很大功夫才搞到。正如三条所说,电子屏上确实显示过期。

“哦,这样我可不能给你放行,龙治,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阿一立马面露焦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要晚了,大佬会要了我们命的,我真的不能连累十二番的其他兄弟呀!求求你,行个好吧!”

“好吧,可怜虫,只此一次。”

长吁一口气,走过昏暗的走廊和漫长的楼梯,安和堂才真正显露在眼前,明亮而又刺眼,左右列的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阿一,没有人说话,静的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阿一缓步走到堂中间,悄悄眯了眼最上坐的男人,五十多岁,身形硕大,油亮的头发向后梳好,细长的眼睛里闪过残忍的光,这是阿一第一次见到山本大佬,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你是十二番的?叫什么?”

“是,我是大野龙治,来送帐的。”

“拿来吧。”

 阿一将兜里的芯片掏出,递给了悄然站在他身侧的男人。

 “退下吧。”

阿一默默的坐到了最末尾,等着冗长的会议结束,酒席开始。

嘈杂的笑声中,阿一悄悄离席,来到安和堂的三层,女人的地方。阿一有种强烈的预感,前田亚美就在某一扇拉门后面。阿一在迷宫一样的和室里逡巡,脂粉香气呛得人头晕,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突然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阿一闪身躲进了一间屋子,拉上门回头就看见了最意想不到的人,亚美,突然的欣喜冲上眉梢,阿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脚步声却越来越近,在拉门被拉开的那一刻,阿一翻身贴到了天花板上。

“尤美小姐,大佬邀请你下去用餐。”

“不必,我刚吃过,想睡一会。”

“好的,我下去禀告,不打扰了。”

“好的,谢谢松下先生。”

松下警惕性极强,四周环顾一圈,才拉上拉门,听到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阿一也从天花板上跃下。高度紧张让阿一的脑子乱做一团,本来想好的解释与开场白全都忘在了舌根,只剩下一句“我是阿一,跟我走吧。”

亚美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的“大野龙治”,攥紧了衣角,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局促。

“你到底是谁?”

阿一拍了拍脑子,让自己保持冷静,“阿一,现在的身份是大野,十二番的无名小弟,你弟弟想知道你过得怎么样。”阿一扫过亚美领口露出颜色深浅不一的伤疤,“看起来,嗯……不怎么样。”

“真的?你是来救我的,我想逃出去过,可这根本就不可能,我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亚美说着就哭了出来,颤抖着身体。

“好了,我们快点出发,时间不多了。还有换身衣服,你这身不方便行动。”

亚美利落的脱掉了和服,露出了苍白又布满伤痕的身体,从衣柜里掏出了便服,匆匆套上,把榻榻米弄出个鼓包,跟阿一走出了房间。

阿一领着亚美快步走下楼梯,越过一道道激光扫射,悄悄来到控制室,阿一冲进去,利落的打昏了和服美人,摁开了总控板上的通行,再原路返回。快速下楼,通行时长太长会引起怀疑,所以行动要尽快,阿一用尽了最快的速度,精准的调动着身体的每一部分。

二人快速通过了磁卡检测,阿一突然面色露窘“电子眼留有我的记录,你必须紧紧抱住我躲在我身后,什么都别露出来,才会扫描出我们是一个人。”亚美二话没说,立即牢牢的抱紧了阿一,后背上的热量让阿一晃神,原来两个人一起行动是这种感觉。

漫长的扫描过程,绿灯终于久违的亮了起来,算算和服美人也该醒了,随既,身后响起了警报声,亚美紧张的拉紧了阿一得手,阿一回手握了握,拉着亚美快速通过了门厅,人造人在身后疯狂而至,再快一秒,安和堂的大门缓缓关上,挡住了疯狂的人造人,东京深夜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切顺利。

阿一带着亚美回到了三条留下的胶囊公寓,终于松了一口气,阿一立即给联邦打了映像电话,说明了情况,不一会,映像上出现了激动的次男,“姐姐,是姐姐么?”亚美有些不敢相信,“次男,是你吗,你还活着,天哪,姐姐好想你。”“姐姐,你被坏人带走,我每天都好害怕。”次男哭出了声,“姐姐,你被带走后,妈妈也一个人走了,她说要回札幌,但是她不带我走,联邦同意帮我找到你,我做了联邦志愿者,一切都很好。”亚美无声的落泪。闷热的胶囊公寓陷入了沉默

“次男,我很好,阿一把我救出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直到映像电话出现了低电量警报,二人才恋恋不舍的结束了电话,阿一收好了电话,起身去一平米的浴室洗澡,摘掉了美瞳,撕掉了被水打湿的人皮面具,流水冲掉了头发的颜色。原本的他碧绿的眼睛,软软的皮肤十分白皙,一头红色的卷毛。

洗完澡的阿一神清气爽,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一,被创造出来的时候19岁,马上可以过生日了。”

“你是人造人?”

“恩,负责救你出来。”阿一望着温柔的亚美突然有点手足无措。

“你比我小两岁呢,阿一弟弟。”亚美温柔的笑了。

阿一突然觉得心脏跳的有些快,这是他在被创造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阿一突然迟疑的张口“姐,姐姐?”

“是呢,你可以叫我姐姐。”

“谢谢你,阿一,我很感激。”亚美拉住了阿一得手。

阿一摸了摸自己的卷毛,他觉得自己很开心。

疲倦与酸痛涌上身体,阿一和亚美在狭小的公寓里一觉睡到了天亮。

阿一留下亚美在胶囊公寓,一个人出去探了风口,果真山本的愤怒血洗了歌舞伎,大肆寻找着大野龙治和一起出逃的艺妓尤美,阿一暗笑,十二番要遭殃,这个电脑拟人化和真人电脑化的时代,只有愚蠢的愤怒和残忍的杀意是实实在在永远不会改变的。

回到胶囊公寓,避了两天风头,亚美用公用厨房为阿一做了纯正的和食和味增汤,鲜的阿一直咂舌头,亚美顺了顺阿一的卷毛,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阿一呆呆的从饭碗里抬头,脸上还沾着饭粒,“要是次男也有你这么能吃就好了。”阿一害羞的说“人造人,饭量都比较大。”

“哈哈,阿一,你真可爱。”“阿一,我很好奇,你所有的情绪是真的么?”“当然,我是人造人,又不是人工智能,我肯定也会有感情呀。”阿一喝完了他的第三碗味增汤,酒足饭饱的摊在桌子边上。亚美收拾掉了碗筷,又回到了榻榻米上,坐在阿一边上。“这间公寓是以前我的朋友做任务时留下的,没想到还有个窗户。“是呢,这里能看到很美的夜景,还有凉凉的风。”

亚美又问到“他也是人造人么?和你一般大?”阿一想想三条灰色的眼睛和奸诈的笑容。“比我大两岁,叫三条,不过他很奸诈,总是各种嘲讽我。”亚美即使打住了要炸毛的阿一,“阿一也很优秀,你们人造人真的很厉害。”

又是长久的沉默,又到了深夜,阿一以为亚美睡了,便小声喃喃到“我也有感情,所以也知道什么是人生寂寞如雪啊。”

突然一双手从后面轻轻的拍了一下阿一的头,“昨天还十分顺口的叫我姐姐,现在又寂寞上了。”阿一觉得眼睛酸酸的,拼命眨眼睛,窗外的东京夜景也蒙上了一层水雾。“姐姐。”阿一小声叫到,亚美又用手揉了揉阿一软软的卷毛。这是阿一成为人造人后,从未有过的满足。这个夜,格外香甜。

凌晨四点半,阿一将亚美叫醒,为亚美乔装打扮,经过了两个小时的仔细改造,一个富有艺术气息的长发男画家就出现了,为了逼真,阿一还在池袋公园的人造人画家那里买了一个画板,让亚美挎在了后背上。快七点钟了,东京开始躁动,空气也变得闷热起来。二人离开公寓,挤在冒着热气的人群中,感觉过去几天内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踏上前往神奈川的新干线,东京的一切都向后飞驰而过,转瞬即逝,亚美所有痛苦不堪的日子,就留在了大和堂,一去不返。

带着对家乡的思念,亚美和阿一回到了箱根,乡下的一切平静而又惬意,阿一第一次见到亚美口中的神社,树林,和辣椒田,陌生而又熟悉,仿佛他一开始就应该属于这里。其实带亚美回箱根,不只是因为这里是她的故乡,更因为三条在这里,他能安全带阿一回去。

找到三条时,三条正舒舒服服的泡在温泉里无法自拔,并承诺三天后返航回联邦,阿一问三条来箱根有什么任务,三条舒服的哼哼唧唧并没有回答。阿一也不好在追问。阿一快走出去时,身后想起三条懒懒的声音,“你要带你的姐姐一起回去吗?”阿一顿了一顿快步走了出去。

阿一其实也想不懂,亚美会不会和他走,还是留在乡下。晚饭时,阿一问出来心里的问题,“姐姐,我三天后回联邦,你……要跟我一起回去么?”

亚美笑了,“其实我早就想好了,如果能去联邦,见见次男,见到创造你的地方,那真是超级棒的,这里没有让我再留恋的东西了。”“哇,原来你早有预谋,我还蒙在鼓里。”阿一大叫。

亚美苦笑道“并不是的,如果阿一能留在乡下我也很开心。”听到了这样的回答,阿一已经控制不住的裂开了嘴傻笑,嘿嘿,姐姐果然认为我比较重要。

三天后,告别了箱根,三条带着阿一和亚美回到了联邦。次男在进行人体改造,暂时无法见面。阿一因为成功完成了任务,得到了休整两天的批准,之后又开始了每天固定的训练,饮食也恢复成了联邦的营养套餐。不过亚美总是偷偷的给他加餐,让阿一心满意足。

亚美住在了阿一被改造前的小窝里,一间二层小房,处处洋溢着青少年的气息,卡通的地毯和沙发罩,超级侠士(阿一热情洋溢的向亚美介绍了半个小时他的偶像)的海报贴了满满一墙,温馨而又美好。不过经久没人打扫,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阿一解释自己都住在联邦里,少有机会回家,回家只有自己也没什么意思。还睁大眼睛开心的告诉亚美,以后一有时间我就会回家。

没有任务的时间阿一都很珍惜,会偷用三条的飞行器快速飞回自己的小窝,普通的日常和亚美的手艺与关怀,阿一感觉一切都很美好。阿一总会在心里这样想“这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人造人,有幸我没有因为任务失败被销毁,也没有孤独终老。”三条总嘲笑他现在的生活像人类养老,阿一充耳不闻。

离开了东京是什么样的感受,阿一曾好奇的问姐姐,亚美说,飞行器落地的一瞬间,她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来自乡下的小姑娘以为东京就是大都市的终极,不过是高科技世界的小小一隅。联邦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很新奇,有时候她会怀念那和弟弟一起逛神社,摘辣椒的乡下生活,却再也不会怀念东京。

“如果有一天次男回来了,你还会是我的姐姐吗?”阿一端坐在沙发上,忐忑的问出自己最关心却又最担心的话。“当然,次男是我的弟弟,你也是,我不会因为任何理由和你分开,连阿一想分开都不行。”“我当然不想,我幸福的要死”,阿一开心的抱住了亚美,感觉心中的一块大石落了地,幸福的炸成一朵烟花。

阿一始终相信,构成这个世界的支架是善良与真情,它可以来自人造人,人工智能,也可以来自实实在在的人,往往是人性中的冷漠与暴力让一切变得不美好。非我同族必异之其实毫无根据,正相反,善良与关爱才能让一切更好。

阿一是这样想的,我想我也是。

 

-完-
科幻作品
东京梦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颇具和风的叙事风格可算作这个故事的一大特点,尽管置于科幻背景下,但光怪陆离的描写和传统日式元素的使用仍为我们带来了浮世绘式的“新鲜感”。头半部分的营救过程写得扣人心弦,后半部分的简略与跳脱则令人觉得有些出戏——“本来觉得不会这么容易就了解的事件,但的的确确就这样结束了”的感觉,就称之为“余韵不足”好了。

2017-11-08 10:48 凉猫 ——

 前半部分的营救描写得很出彩,但因为缺少明确的主题,往后的故事节奏越来越混乱,主人公之间的情感在整个故事里显得有点不和谐,没有发挥作为主题的功能。

2017-10-24 17:25 匿名 ——

本文胜在对技术细节的展示,但缺陷也是很明显,比如主题,虽然主题先行被人诟病,但一篇小说还是需要有一个或隐秘或明显的主题,那么本文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呢?是想写人造人也有爱吗?亦或者是人造人如何认知这个世界?缺少一个明晰的主题,使本文缺少深度或者高度,至于故事的合理性,也还不够,有太多牵强的地方。

2017-09-24 08:44 萧星寒 ——

主角是一个人造人,那么在整场行动中,必须写出一个人造人在人类社会中行动的困惑与彷徨,但作者并没有完成这一点。你会发现将主角的人造人身份换成少年杀手、特种兵之类的形象后,并没有任何违和感。这使得小说本身缺乏一个能够引起读者兴趣的矛盾点。此外,小说前半部分文笔尚好,但越看到后面,标点乱用、语言重复等现象就越严重,有种急着完稿的感觉。

2017-08-07 18:24 钟宜峰 ——

行文可谓洒脱,故事略为跳脱。谈到人造人、赛博格与梦都东京,科幻读者往往无法不去联想到赛博朋克的缘起与发展。事实上,正是有这样的传承关系,才会演进出从《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到《银翼杀手》的自我思辨 ,从《神经漫游者》到《攻壳机动队》的存在哲学。在阅读这篇作品时,科幻读者应能直观感受出其细节与动作描写之生动仿若浮于眼帘,也能从寥寥几笔但令人熟视的赛博都会环境刻画中自觉代入。但中后段略显孱弱的思想阐释以及刻意的情感书写或让故事步渐式微,尽管利用叙诡吊起悬念的结尾可圈可点。

2017-08-06 14:50 比尔·布莱克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