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余烬
陈德泰   
得票 909 阅读 4498 评论 2

干冷的房间中,仅有显示屏和投影发出的淡淡光线,融入到两个男人的眼睛里,裸露的线管和各式仪器则默不作声地诉说着,虚伪的真实。

“实验体B5237已经完成录入,要开始测试吗?”男子看着闪动的监视器说道。

男子背后的人并没有急着回答男子,反而喝起杯子里的浅棕色液体,不时发出吸吮的声音,“嗯......这是这批次的第几个了?” 

男子用四指抓住悬浮于右手旁的小球,经一番触控操作和主显示屏的切换后,调出了关于B5237的相关报告,“编号42,是这批次的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吗......”男子身后的人用食指敲了敲桌子,“那还是我来吧,B5237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男子将视线集中到主屏幕上显示细胞切片和dna转录的部分,并继续进行操作,“编号42和这个批次前41个一样,选用是原型三号ES细胞进行逆向基因工程所合成的原始生殖细胞。”一旁十几个支流屏幕上,开始切换至更为详细的图片说明及资料,液溶物中接着原生质管道的人造子宫、颈椎和心脏处链接仪器的幼年女性、从女婴到25岁女性刨面图像和相对应的数据分析图表,“由227号舱的二型人造子宫进行培育,131号加速仓进行加速成长,和母体身体对比相似度达到96%,发育状态良好。”报告继续向下滚动,而另外一旁的支流屏幕上,开始快速播放实验体的各类视频资料,像是奔跑、跳跃、投掷、对待受伤兔子的反应,“五感测试良好,智商测试达到正常人类水准,且道德观表现为善良。”主屏幕在男子的操控下,切至实验体的脑部扫描影相,同时在男子身后的人面前投射出三维投影,“编号42的小脑、纹状体、大脑皮层、杏仁核和海马体部分被强制进行诱导重组后,思维方式虽然已经接近母体水平,但仍无法确定,是否可以做到母体人格的精准和避免记忆的选择性错误,需要进行更为详尽的测试。” 

男子说完,便起身退出了满是屏幕和仪器的操作台。随着连接装置的解锁和操作台的向后脱出,男子往一旁的空地伸出腿,之后就不声不响地坐到了桌子的另一端,看着面前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井渊,你应该知道吧,这已经是最后一种可能性了。”

“嗯......那前41个还可能会有什么帮助吗?”井渊继续小口抿着浅棕色液体。 

“很遗憾,没有,我们已经完成正常生理机能的部分了,剩下的,只是关于你的那些次要记忆,这我也不好做判断,对我来说,我已经做到我能想到的和最完善的情况了。”男子说着,按下了桌角按钮中的一个,身旁的黑色墙面上亮起淡淡的红光,露出了其中圆柱状的引力终端,两块真空包装的动物饼干从中飘出,缓缓地落至桌角。 

男子拿起其中兔子样式的递向井渊,井渊接过饼干,撕开包装,小口咬掉了兔子的一只耳朵,“如果这次还是那样,你想过接下来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以现在这种情况,我真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记忆的动态储存、记忆的提取、神经元的规律性放电、人体的复制、电子级重构,这些我们都做到了,现在抓一个活人,我们都可以再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但现在我们有的,只是一具冰冻的尸体,你明白吗,完全的死亡是没有办法逆转的,更何况有些部分已经永久的被破坏了,即使进行逆向分析都没有办法解决。你还记得H13型蛞蝓酶吗?我们只能让记忆运转,但我们不能解析这些物质所代表的记忆,就算物质相同,在不同的个体中所代表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而且就算不更改排列顺序,这也同样会发生变化。我们最多只能确定不同记忆的位置,当然除非你能做到倒退时间,但我们过去已经失败了,不是吗?”男子说完,咬掉了猫咪样式饼干的头部。 

 “这样吗......”井渊放下手中的杯子,转头看向编号42的大脑三维投影。 

男子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整块饼干都吃了下去,“你先去测试吧,然后我们再商量商量,毕竟,还存在那样的可能性......那个,祝你好运吧。” 

“那好吧。”井渊站起身来,走向房间另一端的出口,剩下桌子上喝掉一半的端粒兴奋剂和少了两只耳朵的兔子饼干。 



越过主控制室的要塞级安全守卫和监测关卡,井渊乘上了门口白色球形载具中的一个。 

“请证明您的身份,使用者。”井渊面前的操作台随着声音慢慢亮起。 

 “井渊。” 

 “声音确认。”操作台的一侧升起一个黑色方块状的物体。

 井渊把左手放到方块状物体上方,同时,上部的环形终端放出条形绿光,由井渊的中指顶部扫向手掌末端。 

“掌纹确认”,随着操作台的指令声,方块开始呈螺旋状向内收缩,最后缩小成一个直径大约7cm的球状物体。 

接着球状物飞起,飘至井渊的面前,正对井渊的圆形传感器发出两条红色平行光,射入井渊的眼睛。 

“虹膜确认”,语音响起,球形终端在井渊面前旋转半周,而井渊则向小球吐出舌头,另一面的环形传感器开始着手对舌头根部向舌尖的部分进行数据采集。 

球状物在采集完后,原来的位置升起半球形凹槽,球状物接入其中。一瞬间,整个球形载具开始以球状物为中心被激活,外部辐射状探出圆锥样终端。终端的尾部至顶部环绕着异形的环带,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奇怪的蕨类植物。 

约三米高的球形载具缓缓悬浮起来,向着坐在里面的井渊发出指令提示:“欢迎您的使用,检测到在您体内的终端,是否需要与本机进行连接?” 

“连接体内终端。”座椅后方伸出两只小型机械臂,掀开位于井渊脖颈后部的两个生物质盖片,而机械臂的中央则探出刺状装置,接入颈部的人造肌肉组织中。纳米级微型机器人从刺状装置中快速爬出,链状突入颈椎处,与棘突处的圆形终端相连接。 

“已介入脑部三叉神经,是否授予使用权?”井渊的脑海中和角膜上出现了这样的声音和文字。 

“授予。” 

 “请输入您的预设坐标,或者想要查询的资料(本机所查询资料不得超过四级)。” 

“查询B5237的坐标及相关资料。” 

 “资料载入中......坐标1116-3280......” 

 “前往坐标1116-3280。”井渊说完,闭上眼看起角膜上关于B5237的资料。 

空荡的环廊里,仅有截击级安全守卫在无规律地游荡,井渊所乘的球形载具则逐渐加速,并快速地规避沿路的障碍物和安全守卫,直到到达本层正中央的竖直通路前才放慢了速度。 

通过竖直通路前的监测关卡后,球形载具进入筒状竖直通路,肉眼可见,不远处的墙壁上“3333”四个字符在散发着绿光,一些专门饲养的发光人造昆虫则在沿着墙壁一圈又一圈的爬行,除此以外漆黑的管道中别无它物。球形载具先是停在了通路中,然后开始向通路上方加速,而一旁的数字也是随之越变越小,最后停在了“1116”这个数字上。载具中的井渊明显感觉到了重力的增大,不由得活动了几下手部的关节,伸了伸踝关节。 

 驶出竖直通路,通过1116层的检测关卡,载具继续向着坐标1116-3280移动,但路上零零散散出现了一些和井渊长相相似的少年,所以载具相比之前明显放慢了速度。 

待到达坐标点后,球形载具就渐渐停止运动,最终落入3280号实验舱门口的载具槽里,井渊睁开眼睛,踉踉跄跄地离开载具。机械臂自动收回座椅的后方,同时球状终端恢复成方块状态,陷入操作台中。 

站在检测装置前,井渊把右手伸进操作台的手套状终端内,用力拉起手套,感受着与右手内终端相互联系的感觉,同时将视线转向大门,开始在手套内进行操作。在井渊的操控下,大门由内向外如同流动的液体般折叠,收入两旁的凹槽中,只留下一层黑色的薄膜在原来的位置。 

穿过黑色薄膜,井渊走进实验室,四周釉质的白色墙壁虽然显得有些泛黄,但仍不失作为墙壁作用,可让人更在意的是眼前镀膜玻璃的另一端,那个抱膝发呆的人。 

身后的大门逐渐恢复原样,井渊抬头看了下监视屏上编号42的激活时间,又在实验室的操作台上设定了一些非流程的程序,便拿起操作终端走向实验舱门。可井渊走到一半,却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望着玻璃对面的短发女子,陷入沉思。


环形舱门缓缓开启,井渊走至纯白色房间的中央,女子面前,“你感觉怎么样?”

坐在地上的女子蜷缩着身体,只留下眼睛来观察空无一物的四周,直至目光被吸引到井渊身上,身体才略微有些放松,“井渊,这是在哪儿?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女子抬头看看天花板。 

“你现在在我的研究所里。”井渊蹲坐下来,直勾勾地盯着女子有些发红的眼睛,“想吃点什么吗?看你一直在打冷颤。” 

 “有热一点的吃的吗?再给我拿件衣服吧。”女子尴尬地笑了笑,看着井渊。 

井渊扬手在操作终端上按了几下,身旁便升起了蓝绿色桌椅,上面还有码放整齐的衣服和食物。 

井渊站起身起来,伸手去拉坐在地上的女子,而女子则拽着井渊的手站了起来,“衣服和食物在桌子上。” 

女子落座后,井渊才在她斜对面坐了下来,“那是什么啊?是这个房间的控制装置吗?”,女子指着井渊手上的红枣大小的小方块说道。 

 井渊扬起手上的操作终端抖了抖,“这个吗?那你说对了。” 

女子没说话,只是轻轻挑起眉毛,然后就开始穿起桌上放置的外套和长裤。 

在女子的面前,放着有五种食物,但女子只是吃起其中被称为“罗宋汤”的食物来,没有碰别的食物。而井渊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没有说一句话。 

“那个,你什么时候有研究所了?还有......”女子放下手中的勺子,用旁边的餐巾擦了一下嘴,“你的眼睛和手怎么了?总感觉和原来......不太一样。” 

“研究所是新建的,我现在是所长。至于眼睛和手嘛,原来的已经老化到不能用了,我不是很喜欢再复制一个自己的组织安到自己身上,就自己做了强度更高的义肢和义眼。”井渊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看来我没有记错呢。” 女子说话时有些破音,下嘴唇在微微颤抖,“这么说,我已经死掉好久了吧。” 

“没错,你本来已经死了,现在距离你的心脏停止跳动,已经过去将近快400年了。”井渊拿起旁边的敞口酒杯,喝了一口其中的浅棕色液体。 

“这样吗......”女子瞄了眼自己的腿,“那我是怎么死的啊?我只记得自己被车撞飞,后面的就都不记得了。” 

井渊舔了下嘴唇,淡淡的说道:“你后来失血过多变成了植物人,最后是你父母同意安乐死的,你还有腿被碾压的记忆吗?” 

“还有吧,那种痛感,这应该算是事故吧。”女子面露难色,但仍用叉子叉起一个虾球放到嘴里。 

“算是吧,不过司机后来跑了,但他的三代直系血亲都被我研制的病毒毒死了。”井渊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那你没被人发现,真是万幸了。”女子又叉起一个虾球,然后在盘子上的酱汁里裹了裹,“这个还是原来的身体吗?”女子低头看了眼着自己的胸口,之后抬头望向井渊。 

“你原来的身体现在还在冷冻舱里。” 

“哼嗯,怪不得呐,我说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女子嘬了一下叉子,“你不吃吗?” 

“我现在还不需要进食,你自己吃就好了。”井渊又喝了一口敞口杯里的浅棕色液体。 

“那我不管你了啊。”女子放下叉子,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放到自己的盘子里,“我感觉我作为一个神经外科医生,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挺扯的。”女子闭上眼睛,轻轻地摇头。 

“你是从我身上找到了叫做“灵魂”的东西,然后放到这具身体里的吗?说实话,我可不相信什么重21g的灵魂真的存在。”女子睁开眼睛,看向井渊。 

“你还是头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井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女子不解地说:“你笑什么?这很好笑吗?” 

“这一点都不好笑,但你应该这意味着什么吧。”井渊的脸上仍带着笑意。 

但编号42的脸色却一下子就变得煞白,整个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我......我是被完全复制出来的吗?” 

“不能说完全呢,毕竟你的尸体都那个样子了,要修复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井渊说着在操作终端上轻触了几下。 

 编号42颤抖地说:“我应该不是第一个吧,你这么做是为的什么啊。” 

“我不知道,或许单纯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吧。”井渊拿起面前桌子上升起的另一杯浅棕色液体,一饮而尽,“顺便和你说一下,你是最后42个完成度最高的实验体里剩下的那个,不然我也不会坐在你面前,别再那么害怕了。” 

“这,这太可怕了,你让我先冷静一下。”编号42拍打着脸颊,然后抱紧双臂,尝试让自己镇定下来,“我再确认一遍,你,你没和我开玩笑吧?”说完便唔住了嘴。 

“我没开玩笑。”井渊耸了耸肩膀。 

编号42感觉嗓子一热,把刚才吃的东西向着旁边一股脑地都吐了出来,胃液混合着红色的罗宋汤在地上蔓延。 

井渊站起来,把那杯喝了一部分的浅棕色液体放到编号42的面前,然后用餐巾给编号42擦了擦嘴,“喝一点吧,喝完会好受点。” 

 编号42颤颤巍巍地喝了两口浅棕色液体,就开始低头抽泣。 

 “你认为你是真央吗?” 

 “我不知道。”编号42摇摇头。 

 “那你认为你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你认为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你现在有什么愿望吗?”井渊在操作终端上按了几下。 

“我,我想和我记忆中的井渊去旅游。”女子咽了一口莫须有的唾液,但仍颤抖着。 

“我想去西藏,现在就去。”女子哭号着,“可这,应该不是我的愿望吧。” 

“你想去西藏吗。”井渊放下手中的操作终端,走到编号42的身旁,拉起编号42的手,另一只手给编号42擦拭眼泪和鼻涕,“你真的要去吗?” 

 编号42重重地点了点头。 

 井渊领着编号42离开实验舱,走出实验室,乘上了门口外挂的球形逃生舱。 

逃生舱飞驰而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最后停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中。

井渊推开逃生舱的舱门,用逃生舱里的小锤子敲碎了一旁的玻璃框,按下其中的红色按钮,整个房间被缓缓点亮。井渊坐到一台计算机前,在那个几百年都没用过的键盘上敲击着,但编号42却迟迟没有从逃生舱中走出,只是在原地不停地抽泣。 

过了一会,井渊回到逃生舱,抓起编号42的手,领着她走到房间的一端。井渊按下金属门旁的按钮,映入眼帘的是一段楼梯,和一扇堆满是泥土小窗。 

拉起编号42登上楼梯,推开小窗,冷风顺着小窗就鼓了进来,外面则是暗黄色的天空和隐约可见的花朵。 

井渊搀起编号42爬出小窗,走到了不远处的野花丛中才放开了手。而编号42两腿一软,就跪坐在草地上,望着远方升起的金黄色太阳,停止了哭泣,“她们之前知道这个吗?” 

井渊摇摇头,然后捏住鼻子,沉默着。 

编号42看到井渊摇头,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刚想张嘴说什么,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唯一能做的只有放声大哭。 

黑星久违的在井渊的视线里又一次升起,编号42在一旁的哭声弄的他也想哭,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无法从自己那已经老化的泪腺里流出来。

-完-
我要评论
追星逐月 2017-11-17 18:03
感觉作者受生化危机的影响很大,故事的细节程度可以写中篇了(对小小说来说就啰嗦而不像了),能够感觉出作者对与一个空间的详细构建,对克隆可能带来的问题的思考,对于“人”和记忆对人存在的思考。故事的缺点就是过于细节而导致不像一个故事,像一段故事,结尾时导致看不出作者想要表达的观点或认识了,只看到作者在思考而没有结果
莫运坤 2017-11-07 18:30
为什么题目叫余烬呢
科幻作品
余烬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前半段略显冗长,一些过渡桥段作用不大而可以略去。后半段则颇为出彩,原来这是一个老科学家渴望将意外死去的爱人复活的故事。 有点沉重的作品,让人不由联想起《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那复活了爱人但却仍然不能同她在一起的绝望与无奈感。要知道,已经死去的人本不应该再次出现在活人的世界中,而用再造技术重构的人即使摆脱了奇幻故事中那种不死不活流于边缘的窘境真实地活着,也不再是数百年前曾经活过的那个真正的她了。 幸而小说结尾,似乎留下了一点希望。

2017-11-07 15:37 凉猫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