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为爱智能
蜂蜜柚子茶   
得票 426 阅读 1150 评论 0

手术台上的灯光很刺眼,习惯了黑暗的姚欣不适地闭紧了双眼,却听到一群人欣喜若狂的声音,高呼着“醒了”。心下诧异,试着活动四肢,刺耳的机器声音响起,她再次沉沉睡去。

惊蛰,芒种,处暑,大寒。岁月安静地流逝。

睁开眼睛的这个瞬间,姚欣明白自己不再是人类。黑白两色的世界令她心慌。脑中机器的运转声,滴滴地叫嚣着。闭了闭眼睛,想不起自己是谁。索性坐了起来,扫视着空旷的房间。这是一间整洁的屋子,窗外的白雪纷纷并不影响室内的温暖。舒缓的音乐从音响飘出。夹杂着有些凌乱的脚步声。

一个清瘦的男生出现在门口,眼中有着惊喜的光芒。

“我听到机器的警报声就急忙过来了,你终于醒了。”男生上下打量着姚欣,似乎在检查她的身体状况。半晌才松了口气,在她身边坐下。“你睡了五年,终于醒过来了。”

姚欣茫然地看着他,看着他拉起自己的手,反复摸着,嘴角的笑容抑制不住地扩大。

男人兀自傻笑着,好半天才发现姚欣的茫然,身体僵了僵,笑容消失在脸上。“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姚欣摇头,她说不出话来。

“你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记不记得自己是谁?”

依旧沉默地摇头。

“你叫姚欣,我是你男朋友,我叫葛岩。”葛岩言简意赅地介绍了自己。

姚欣睁大了眼睛,随即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信息。等着葛岩的下文。

葛岩看向窗外,下雪的天气让视线变得模糊,对面商场的大钟传来报时的声音,下午两点。

“你在一次车祸中受了重伤,昏迷了五年。”姚欣的视线被商城吸引,那里有一只受伤的动物在雪中挣扎着飞翔。葛岩淡漠的声音仿佛来自雪中,飘浮在空气里。两个人静静坐着,机器运行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姚欣慢慢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状态。

葛岩明白这是她脑中的程序停止了工作,为她盖好被子,转身出去,回到了实验室。他要改进自己的程序,让姚欣可以清醒得久一点。在电脑前面呆呆坐着,他还没从姚欣醒来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自从三年前成为植物人的姚欣出现了脑死亡,他为这个系统费尽了心思。植入身体三年的时间,终于被身体的器官接受,开始运行。尽管状态很不稳定。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尝试各种数据。

这次的沉睡持续了一个月。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窗台上的迎春花开得灿烂。

尽管她的世界只有黑白两色,小小的花朵还是温暖了她的心房,仿佛整个世界都明媚了。

她想起冬日阳光下的白雪,想起在冰封的河面滑冰的快乐。想起厚厚的冰面上,她和弟弟姚龙欢快的笑声。

那大概是十几岁的时候吧,记忆有着淡淡的黄色光线。像是一本发黄卷边的书,散发着樟脑球的味道。扑鼻而来的,是她鲜活的人生。颤抖着闭上双眼,她打开记忆的大门,时光。原地旋转。

像是一个长长的梦,梦的颜色鲜艳,五彩缤纷。她的所有记忆,父母,家人,朋友,都回到了她的世界。轻轻呼出一口气,她再次清醒过来,床边站着葛岩和弟弟姚龙。三个人都很激动,凝视着彼此的眼睛,相顾无言。

姚欣起身,“我都想起来了。”

姚龙扶着她靠在床头,“你想起来就好,这五年大家都很想你,也很担心你。爸接受不了你车祸的事实,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五年一直不见好,现在在新加坡养病,妈在那边照顾她。”

“葛岩哥这两年为了让你醒过来,费尽了心思,整天整夜待在实验室,苍老了很多。。。。。。”

葛岩涨红了脸,偷偷踩了姚龙的脚。

见姚欣看过来,轻咳一声,说:“你能醒过来就好,大家都期待着你醒来的那天。你现在身体状况还不稳定,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去新加坡看叔叔阿姨。”

姚欣点头。“我记得你是学人工智能的啊,你怎么为了让我醒过来整天泡实验室呢?你改学医了?”

葛岩和姚龙双双僵硬了身体,避开姚欣的目光不说话。

良久,葛岩才敷衍地回答,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在姚欣的坚持下答应带她到楼下花园吹吹风,呼吸自然空气。

葛岩给姚欣穿上大衣,戴上帽子和口罩,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而姚龙更是拎了一条毯子,和一壶热汤。

下楼的过程对于姚欣来说异常艰难,无论怎样努力,两条腿就像接收不到大脑发出的指令一样,原地站着不动。尝试了好几次想要迈开腿,都以失败告终。不安占据了她的内心,尽管从醒来的那一刻就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人类,她还是不敢相信。

“怎么了,怎么不走?”姚龙从后面看着她。

“哦,没什么,腿有点不好使了。”姚欣再次尝试,竟然走了起来!成功了?那前面的几次真的是因为自己太久没下床了吗?压下心中的不安,向外走。腿还是会不听指令,一路走走停停下了楼。

散步的过程并不顺利,吹了吹冷风,姚欣就因为头晕被姚龙背上了楼。

姚欣在卧室看电视,姚龙和葛岩在实验室。

“姐姐为什么会头晕,是因为她的身体又排斥R系统了吗?”

“应该不会,”葛岩盯着电脑数据,“数据还很稳定。”突然,机器刺耳的声音疯狂响起,两人脸色大变,冲向卧室。

卧室里,姚欣晕倒在地上。两人手忙脚乱地将她扶到床上安顿好。

“你还说不是排斥!”

葛岩沉默不语。

“R系统不是专门为姐姐设计的吗,都三年了,怎么还会出现排斥状况?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你别不说话行不行,当初是你提出植入系统替代大脑的,你不能遇到问题就不说话,负点责任行不行!”

葛岩缓缓抬头:“她能醒过来,已经是预料之外的了。原本我们都是做好了她一辈子是植物人的打算了。R系统是我设计的没错,芯片植入三年,虽然排斥很强烈,但是也很好地替代了她的大脑......”,他用手撑住额头,面上是满满的苦闷“但是她醒来之后问题就变得多了,她本身是一个人,有自己的思维,在不需要取缔思维的情况下,我当然尽力保留她的思想,芯片植入了三年,所做的不过是维持自然体征,没有尝试过对肢体发出指令,而且当初做R系统时间很紧,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并没有研究这些。”葛岩叹了一口气,“R系统的确是为了替代人体大脑而生,但毕竟是实验室的产物,时间仓促,又第一次在人体使用,具有很多不可控性。”

姚龙明白最初对葛岩发火是自己无理,此刻像一个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在地上喃喃自语。“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姐姐还这么年轻,她这个状况只能在室内待一辈子。”

“葛岩哥,你再想想办法吧。”

“办法有,但是······唉。芯片虽然已经植入她的大脑,我依然可以从电脑上对它改造,但是效果并不会太好,还可能会引起新一轮排斥。”

“排斥······排斥······排斥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葛岩的神情恢复了平静。

“不要总想着最坏的结果,于我而言姚欣的醒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至于这些问题,慢慢解决吧。”说着开始处理电脑里的数据。

姚龙见他开始忙碌,不好再打扰他,走出了实验室。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心情坏到了极点。想着父母对自己的嘱托,更是心烦意乱。

父母一生安稳,从未有过烦心事,没想到人到中年女儿却遭遇了这样的事,自然是受到了很大打击。在他得到消息回来的时候满心期待的问是不是姚欣醒过来了。现在应该已经偷偷买好票准备过来了。要是看到姐姐的状况,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受到刺激。

烟燃尽,烫到了手指。

整理好思绪,走进卧室。姚欣仍然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坐在椅子上,看着姚欣的脸,他轻声问道:“姐姐,我知道你不忍心让大家为你担心的,好起来吧,好不好?”

回答他的是一室寂静。

接下来的三天,姚欣每天都会在芯片的指令下按时醒来,,但由于指令系统的不稳定,又出现了几次晕倒。让两个男人皱紧了眉。

尽管葛岩想尽了办法,输入了各种程序,不但没有见效,反而引起了姚欣大脑的混乱,导致大脑瘫痪,生命体征几乎停止。吓得葛岩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就这样维持了半个月,姚家二老终于按捺不住,从新加坡赶了回来,看望女儿。他们来时正好赶上了姚欣最好的状态。大家都很开心。

两个老人并没有待太久,匆匆离开,去会见老伙伴。临走交代姚龙,晚上他们会住在自己的老房子里,不用给他们收拾房间。

送走了父母,姚欣觉得精神很好,提出要下楼散步。葛岩去送姚家父母了,只有姚龙陪着她。这次的散步顺利很多,虽然依然头晕,但姚欣坚持走完了楼下花园的路。回到家里又看了看电视才睡觉。

最近才加入的芯片保温功能发挥了功效。遇到温度不稳定也不会晕倒了。姚龙很激动,给了刚刚进门的葛岩一个熊抱,导致葛岩闪了腰。

葛岩揉着腰听姚龙讲经过,黑着脸训斥了他。一个人带姚欣出去,遇到意外怎么办。

正说着,姚欣醒了。醒了十分钟又再次昏了过去。

日子一点点过去,姚欣渐渐接受了自己不再是人类,担心也渐渐打消,而葛岩从电脑上看到她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小,也渐渐露出了笑容。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一家人去郊外野餐。这时的姚欣与正常人已经没有区别了,跑来跑去采野花。

尽管胃口不是很好,姚欣也尽力吃了一些东西。自从醒来后,她的食欲一直不好,经常会一天只吃一点点东西。

玩到了天黑,一家人才开开心心得回家了。姚欣提出要回自己家,但父母却以晚上约了人为理由拒绝了,就连姚龙也不站在自己这边,说着自己身体不好,要葛岩照顾,让葛岩带着她回去了。

姚欣撅起了嘴,葛岩却笑得开心。

两个人回家玩了一会儿象棋,葛岩去榨果汁,回来却看到姚欣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姚欣!”他大喊。

冲过去扶起姚欣,想都没想地拨通了120.

在救护车上,葛岩想了很多种可能,他想,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姚欣再次失去意识,一切回到原点,已经经历过的事情,不算什么。

他恍恍惚惚地到了医院,耳朵里听不进任何声音,愣愣地坐在急救室门口发呆。很多医生护士从他身边走过,来来往往,他就像失了魂,没有任何反应。直到一位医生在他面前站定,对他说手术结束,他“腾地”站起来。

耳朵渐渐接受声音,他听到医生在说:“只是一般的蛇毒而已,注射了血清已经没事了,需要住院观察。不过我们刚刚做CT时发现患者脑部有一个阴影,需要注意一下,有不舒服要立刻到医院检查。”

葛岩谢过医生后,立刻跟着护士来到病房。姚欣醒过来了。

“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沙哑的声音响起。

“你什么时候被蛇咬到了,怎么不告诉我。”

“我没被蛇咬啊,我自己都不知道。”

葛岩郁闷地抓了抓头发。仔细检查了一下,姚欣身上并没有伤口。这真是一个谜。

葛岩不再说什么,只是偷偷打电话通知姚龙这个消息,生日惊喜不用准备了。

三天后,姚欣出院。

身体依然很虚弱的她要求给大家做一顿饭压惊,大家拗不过她,随她去了。

在实验室的葛岩却怒不可遏。通过数据追踪,他追查到一个名为M的系统,这个系统隶属于全国最著名的黑客组织“帝国”,号称世界最权威的黑客系统,在三天前进行第一次试水,于三秒内攻克了苹果公司防火墙,并对全世界范围内所有的人工智能系统投放了一种与蛇毒成分类似的化学品试图扰乱系统工作。这么说,一切就解释通了。

葛岩很愤怒,但他的专长使他冷静。R系统几乎是第一个位于人体中的人工智能系统,在研发时做了很好的防水,因此芯片受到损害并不大,可以维持人体生存。那么需要改进的是防火墙了,自动屏蔽其他系统发出的信号是必要的,他立刻着手改进。

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即使葛岩作为一个人工智能方面的天才,拥有最顶尖的仪器,耗费的时间也至少要半年。吃下了姚欣做的午饭,他将实验室的伙伴叫到了家中,共同商讨这个问题。

同样作为人工智能的顶尖人物,院士们最开始是不赞成葛岩做R系统的。作为同行,他们深知这个系统的难度。但既然他做到了,那么现在他们也愿意帮助葛岩做防护工作。

葛岩将姚欣送回了家,自己则搬到更加专业的实验室,夜以继日赶工,可是迎接他的是一次接一次的失败。

每次推翻重做,他都多一分绝望。

从电脑端改进一个芯片的功能并执行,是一个艰难的工作。葛岩一天一天的坚持。直到一年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改进成功。虽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但一般的攻击可以抵挡,遇到新式病毒,可以转到电脑操作。为期两个月的观察结束后,正式将程序投放进R系统。终于成功了!

姚欣的生活与一般人完全没有区别了,吃饭,走路,一切正常。甚至抵抗力要强于一般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世界仍然只有黑白两色。不过这些都可以慢慢攻克嘛。

姚欣找了一份打字员的工作,挣钱不多,但胜在清闲。每天在书房抱着电脑打字,对面就是葛岩的实验室,生活很惬意。

两个月后,姚欣和葛岩举行了婚礼,他们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婚后的生活更加甜蜜美满,葛岩经过再次努力,成功攻克了她眼睛的问题,耗时八个月。不过由于技术不太成熟,姚欣只有一只眼睛恢复了色彩,另一只还是黑白两色。但是她很知足,提出去海边旅游,用她的眼睛感受海的美丽。

两年后,葛岩凭借R系统站在了世界人工智能的巅峰。年仅32岁。这是一项举世震惊的发明,也是葛岩震惊世界的第二项发明。从此之后,人工智能领域又多了一位神话般的人物。R系统在投入市场初期就受到了欢迎,尽管因为技术原因价格高昂,还是接到了很多订单,这是人工智能领域里程碑式的发明。

-完-
科幻作品
为爱智能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从“醒过来后,发现自己不再是人了”这一点出发,文中角色的行为不太像一个正常人类的反应。这让文中温馨的团聚氛围显得格外尴尬,也让作品流于肤浅。文字上有一定个人风格,但是最起码的主谓宾还是要有的,标点错误也很多。

2017-11-06 19:01 匿名 ——

小说风格前后割裂,尤其是最后黑客入侵的部分,是为了写而写,没有融入故事。而且全文没有明确的主题,比较流水账。

2017-10-30 10:3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