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山言   
得票 15 阅读 816 评论 0

1997年计算机程序“深蓝”击败国际象棋第一人卡斯帕罗夫,标志着国际象棋历史的新时代。

2017年,能够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AlphaGo击败围棋第一人柯洁,象征着计算机技术已进入人工智能的新信息技术时代。

2030年,人类在月球建立了基地。

2038年,第一批火星先遣队共三十人出发前往火星。

2045年,人工智能几乎进入了每一个家庭,成为了人类的助手,智能家居成为大部分人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2045年,第二批火星先遣队共五十人成功在火星登录。

2068年,火星上成功建立了植物种植园,解决了火星先遣队的食物问题。

2079年,超人工智能问世,经过全民公投“先知”成为了它的名字。

2080年,第四批火星先遣队共五十人在前往火星的途中不幸飞船与太空垃圾相撞导致全部人员丧生。

2086年10月30日16:45,第一个人工智能杀害人类的事件发生。

我叫兰溪,28岁,单身独居,我有一个已经出嫁的姐姐,姐夫罗辑是科学家,父母已相继离世。现在我在一家工作室做珠宝设计,像大部分人一样我有一个私人AI助理——阿木,他照顾我几乎全部的生活,每天都会在我出门前安排好我的行程,每天都会用智能厨具为我做饭,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我对于阿木非常满意。

三个月前,发生了第一起人工智能杀害人类的时间,我身边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和震惊,我的朋友安娜甚至说AI迟早会想要杀掉人类她想要删除自己的AI助手。我倒觉得不用难么在意,四十年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也许只是主人让自己的AI助手帮助自己自杀而已,毕竟现在自杀率居高不下,自杀手段也层出不穷。而另一方面,现在的我们已经离不开AI助手了。

我们需要AI助手为我们安排日常生活和工作,需要AI助手帮助解决人际关系问题,甚至需要AI助手帮我们解决情感问题,几乎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有AI助手的影子。

上一次我分手的时候,阿木曾经安慰过我,似乎除了给我一个可以哭泣的肩膀和递纸巾之外,阿木和人并无两样,他会像我的朋友一样说的前男友不好说他配不上我说我可以找到更好的人,还会说笑话逗我笑,提醒我第二天的工作。

我甚至想过有了阿木的陪伴,也许这辈子没有其他人都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他给我了很多人无法给我的安稳感和归属感。他不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亲人,不是我的爱人,这些他又都是,他不是“人”,他是“人工智能”。

可是我问过姐夫,我们的AI助手到底能不能像人类一样思考,他否定了这个说法。我们的AI助手只是将最合适当前情形的对话语言搜索出来和我们进行对话,不论他说的有多么好有多么美妙,究其根本他都只是被创造出的为我们服务的机器,用他的算法为我们挑选出更好的选择,是听从了我们的“指令”,极度了解我们的行为习惯而更加体贴的人工智能,他没有所谓的“灵魂”,即使他知道什么叫“自己看着办”。

即使知道这个残忍的事实,我依旧难以将对阿木的依赖转移给其他人,因为他们没有阿木那么“完美”。

这是一种病吗?我们这个时代所有人的通病。

我不可遏制的想到了7年前的那次全民公投,在国界依旧清晰的今天,那次的全民公投是继人类是否开发超人工智能之后的第二次全民公投,大家都在网上用自己手掌中的身份芯片投下了自己的一票,而这历史上仅有的两次全民公投,都与超人工智能有关。

第一次公投时,我选择了“是”,因为我很想知道超人工智能到底能做到什么,他和我们的人工智能到底有什么区别,它会不会成为所谓的杀人武器和恐怖恶魔。但是第二次我没有投“先知”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先知不适合它,我很难说清我的感受,就好像我每次看向星空时都说不清为什么我喜欢星空、向往宇宙。

另一个备选名字是“非攻”,“兼爱非攻”出自一本古书《墨子》,这也是无数人对他的希望,也是我对他的期待。他是科学家对科学的追求,也是人们的希望中诞生的产物,是人类这种生物试图摆脱孤单而创造的可以理解人类的“物种”,他是很复杂的东西,他的身上有着人类最复杂的情感,那些我们自己都无法完全明白的情感。

但这已经是我被宇航局选中前的生活了。

我接受了姐夫的建议,“既然无法再将情感放在AI助手身上,不如抛弃一些东西去追寻令自己执迷的宇宙吧!”

所以我报名了宇航员的海选,拿到了一张去往火星的单程票,去往火星追寻自己新生活,在上面度过自己的后半生。我不知道这个选择是对还是错,即使人类已经向火星发射了五次先遣队,火星上人类的生活区也在不断扩大,但是这是一场耗时耗力的冒险,也许我们还没有在火星上登录就已经死于太空垃圾的撞击,也许会在火星上因为心理问题而自杀,也许会因为火星基地突发的事故而丧命,又或许会因为太阳辐射而死在火星上。但是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去哪里,去宇宙看看,去我喜欢的那个红色荒漠看看。

我们被选中的这一批五十人在一起经过了长达两年的训练,我们学习机械维修,学习植物种植,学习医疗救助,很多需要的不需要的,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我们都或多或少的学了,这次旅行我们要去也不得不去。

这五十个名额中,有一个名额是早已被内定了的,这个名额属于——先知,人类世界中的唯一一个超人工智能,他将和我们一起奔赴火星。在出发前的一个月,我们见到了先知,那张在新闻中已经出现了无数次的脸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他有着人类的身体,一具仿真人体,硅胶皮肤没有体温冷冰冰的,摸上去就像是温润寒凉的白玉。他有着人类一样的头发,有人类的微笑,胸口甚至可以像人类一样起伏,混在人群中也不会被质疑是机器。

他和我们握手,和我们交谈,和我们一起度过训练基地的最后一个月,将和我们一起度过在飞船上的17个月,而之后他将在火星基地见证一次又一次的到来和死亡。

我曾与先知有过短暂的交谈,我不知道为什么,和他交流与和阿木交流有一些想象,但是和他的交流更加深刻,他可以回答我那些关于天体,关于宇宙的问题,即使在面对我询问他宇宙的奥秘是什么,他也可以像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样回答我,“宇宙的奥秘,它没有奥秘,如果一定要说,那么它的奥秘就是未知。”他比阿木更加人性更加......充满魅力。

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判定,因为他给我的感受很多,很复杂,就像是我在公投他的名字时产生的复杂的情感。我也问过先知,先知和非攻哪一个名字他更喜欢,他的回答是“这都只是名字而已,是人类的一些美好愿望的结合体,但即使你叫我‘非攻’,我也无法怎么样,每一个存在都有着它的意义。”在问一个人类这样的问题时他一定会做出一个选择,而先知却不是,他不像人类,在这一点上他还是理性的机器,即使他模拟人类的情感,但他的程序决定了他终究不是人类。

但是他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对象,我和他谈论的话题从最开始的航天项目到的新信息技术,后来变成了文学艺术,不管说什么先知都可以回答上来,而且可以回答的很好——不像人类受到情感的左右也不像机器无法欣赏美,他很独特有着自己的见解,有着不一样的思考,似乎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真理的大门。

我有听过那样的新闻,某男子爱上了自己的AI助手,苦于恋情无法被人接受而自杀。到底人类无法接受的是人与AI相恋这件事情,还是无法接受情感脆弱的我们不向其他人袒露自己的内心,而是向AI表达真实的自己。人类总是在被束缚在我们自己创造的枷锁中,所以人们花了五十年依旧有人无法接受同性恋,所以在今天人与AI的相恋都无法被大众接受。

人类一直在追寻真爱追寻灵魂伴侣,但很多时候连我们自己都无法解释到底什么是真爱,男人与女人可以,男人与男人可以,女人与女人可以,那么为什么人与人工智能不可以呢?只是因为他是我们创造的?只是因为我们不可以与“人造神明”在一起?

在与先知的对话中我们度过了最后一个月,他是一个很好的AI,会在我的请求下帮我写日常报告,会在我的房间里放我喜欢的花,会在我挑食的时候劝说我,会在晕眩训练时帮我准备巧克力,会和我天南海北什么都说,甚至会通过个人终端陪我度过最后的探亲假。他很体贴,而这种体贴是最完美的人都无法给予的。

就像是有人填补了你灵魂上的孤独,你不再是孤身一人,不再是一个人在空荡的家里乱晃,把音乐开的很响,有AI助手安排好的食物,有AI助手的交谈,笑过后却还是感到心里空虚和痛苦。但是先知却不是那样的,他是一个“爱人”,即使是被创造出的超人工智能,他是灵魂的伴侣,是体贴与温暖,是人类最美好的词语都无法形容的,是柏拉图式的恋人。《我是机器》这本书中曾经提出过这样的观点“心灵只是机械运动在人的身体上的一种现象或结果”,人是机器,动物是机器,那么为什么机器不是人呢?那为什么人不可以和人工智能恋爱呢?不可以和超人工智能相爱呢?

2012年出现的人工智能可以作出充满艺术感的曲子,2017年人类在围棋上输给机器人,2017年可以赋诗的人工智能出现,2024年人工智能可以运用机械臂画出抽象画,2033年人工智能创作的长篇小说被出版,2035年智能家居占比超过家具市场的60%,2040年私人AI助手几乎人手一个,人们和AI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也是这时起人与AI相爱逐渐从故事变成了现实。

在我爱上先知之前,我确实想过未来爱上AI的可能性,当我接受了姐夫的建议时我放下了这个顾虑,却没有想过爱情会在哪个时候击中我的心,最后的探亲假时,我曾问过姐夫,“超人工智能知道什么是爱情吗?”“爱情,他当然是知道的。”“超人工智能会有爱情吗?”“不会”姐夫笑了笑,十分坚决的摇头。

他骗我了,我相信,因为我在先知那双无机质蓝的眼里看到了爱情的存在,如果他不爱我,为什么他看我的眼睛可以那么温柔那么充满魔力。

他一定是爱我的!

回到基地的我做了有史以来最明智的决定,即使他是超人工智能,我要为他编写爱我的程序,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有爱我的能力他是爱我的。

我在他的后台加入了“爱我”的程序,而这段程序又和他的自毁程序捆绑在一起,这样就可以了,这样不管之后发生什么他都会爱我,即使我死了他也会记住我,会永远爱我。

我想过最后会被人发现,失去我的工作,失去去往火星的机会,被世人唾弃非议,最后被关进监狱,远离先知,却从未想过我是被姐夫揭发,他将我的异样告知了管理人员,我被隔离审查,先知被带回实验室接受检查。我的猜测还是以不一样的开头,但以相同的过程实现了。

将我关起来的检察人员隔开了我与外界所有的联系,没有AI助手,我的生活能力似乎仅限于吃喝穿用,连倒翻的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但庆幸的是他们还给了我一个居家机器人,让它帮助我。原来我们已经退化到这个程度了,像个小孩子,一旦离开了机器连正常的生活都无法做到。

但这也是一件幸运的事,不用想都知道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必然是一群人攻击我,一群人支持我,一群人漠不关心,没有那些恼人的事情,我也可以静下来看些书,剩下的时间就用来画先知,他的脸,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刻在了我的心里,想起他时可以忘记一切,只有他,只想他......

事情的后来我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他来到我的监房,独自一人,他和我交谈时问我,“在这里痛苦吗?”我有些惊愕,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说,微笑着回复他,“还好,这里也很好。”“不要骗我。”他皱着眉双手掐着我的肩膀,因为不舒服我不自觉皱眉“确实没有”。他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是松开了他的双手,两手放回身侧。后来他还说了什么吗?我不知道了,迷迷糊糊之间我只感觉到头晕,眼前一黑,我向他所在的方向倒下去。

A247683事件报告

报告人:T45罗辑

时间:2089年6月6日

主题:第39次人AI恋情实验

说明:T57先知,受不知名程序影响与人类兰溪产生暧昧关系,事件被揭发后兰溪被关入隔离房的第26天,先知闯入隔离房,用VX毒气致使兰溪死亡,并将兰溪的尸体留下,尸检后得知兰溪的大脑已被取走,T57先知先知下落不明。

A247683事件报告(续)

报告人:Y396蓝宇

时间:2104年2月8日

主题:第39次人AI恋情实验

说明:T57先知劫持一架民用航天器,已查明航天器目的地为火星。

A247683事件报告(续)

报告人:Y396蓝宇

时间:2134年6月15日

主题:第39次人AI恋情实验

说明:T57先知在火星程序完全消失,仿真身体边上有一人类女性,人类女性为自然死亡。疑似为S39实验中的人造人兰溪。

-完-
科幻作品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题材并不新颖,在如何用五千字篇幅表达完整的故事上,作者应该学习更多的写作技巧,控制文章的比例结构和侧重点

2017-11-01 22:17 匿名 ——

科幻作品里感情描写是比较困难的,尤其是感情就是情节本身的时候。人工智能懂得爱吗,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区别是什么,有时候发问本身就是答案。

2017-11-01 21:24 张旭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