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说
晨昏光楔    来源社团:复旦大学天文协会
得票 12 阅读 1062 评论 0

(一)

祭祀大典。

身着红衣的女祭司戴着面纱,手握象征部族最高智慧和神力的权杖。她庄严地走向圣坛,永恒不灭的圣火正猛烈燃烧。她在那圣坛前站定,转过身,圣坛下是无数匍匐在她脚下的子民。部落首领,于匍匐的人群中抬起头来,毕恭毕敬地问道:神的旨意?声音是颤抖的,透着恐惧与虔诚。

女祭司将权杖一挥,四处放置的火把吐露着火舌。她转过身,将权杖高举,圣坛中央的永恒之火燃烧得更旺。她念起无人能懂的咒语,召唤来疾行的风。

祭坛之下,是臣服的子民,他们保持着部落数百万年流传下来的古老姿势和习俗。疾行的风在人群中萦绕,女性族民站起身来,她们的额间和袒露的胸部都画着火焰的纹样,她们一改之前萎靡的颓态,排成阵列,围绕着祭坛上的永恒之火,唱着部落的歌谣,跳起古老的火焰舞;在她们背后,是依旧匍匐着的男性族民,他们紧贴着地面,奴仆般。

一曲终了,女祭司再次举起权杖,穿梭的气流在瞬间凝固。

男性族民们抬起头,女性族民们停下舞步,兴奋地等待着神的旨意降临人间。

她唇齿微启:神谕:天佑赤焰,此战必捷。

火燃烧得更旺,映照着每一位族民的面庞,神谕仿佛点燃了生命的火光。

她亦看到了未来的模样。

(二)

火星国际联盟安全理事会召开紧急闭门会议,针对埃律西姆地区近日爆发的严重族群冲突事件展开讨论。

A国代表:目前埃律西姆地区的局势已经比国际社会所预想的严峻,赤焰族与瓦西族之间的冲突,早已产生巨大的溢出效应,对其邻国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并产生了巨大的人道主义危机,国际社会必须采取相应行动。提请安理会出动维和部队,维护当地的和平,遏制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并且相应的人道主义救援工作也需要次第开展。

B国代表:难民署应当启动72小时紧急应对措施,由难民署高级专员带领行动小组先行前往埃律西姆地区,开展人道主义救援活动并搜集当地信息,调查情况,评估地区局势,将会有利于国际联盟后续工作的开展。

最终,决议以9票赞成10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获得通过。

(三)

“黛西,一定要现在去么?”哈迪满脸愁容地看着女儿。

安理会决议通过后,全球各国都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以期缓解埃律西姆地区的紧急形势,当然,其背后也有各国不希望放弃对埃律西姆这块重要地带的干预度的政治原因。B国立即招派并组织相应的专家,前往埃律西姆核心地带开展评估与调查工作。哈迪作为难民署高级专员,必然在先遣专家组之列,然而女儿黛西,本与这件事毫无干系,却在听说之后也表示出超乎寻常的热情。

黛西整理好相关资料与设备:“我是代表研究所的事务组去埃律西姆考察的,我们的研究方向是通过基因分析来进一步质疑埃律西姆人种起源说的可信度。之前因为很多原因一直没有成行,这次机会千载难逢。”

哈迪看着坚毅的女儿,只得帮她拎起行李。

(四)

大地是猩红的一片,这场战斗,被残阳渲染出史诗的错觉,竟带上些凄凉悲楚的意味。

原始的武器,虽不似核武器一般可以在短时间内造成大量伤亡,从某种层面上却更加残酷与冰冷,每一秒,利刃穿透人体组织的那一刻,仿佛万籁俱寂,只有那穿透声清晰可辨,世界是黑白的,只有那猩红的液体,黑白中唯一的色彩。是没有温度的,温暖一秒一秒流失殆尽,从利刃与身体接触的部位,被冰冷攫住,寒意渐渐占据了失去灵魂与生机的躯壳。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得太久了,久到双方都忘记了为何而战,只记得既战,则胜。

战斗中的赤焰族民一改平时萎靡颓态,如赋神力,体内似有用不尽的力量,不断、持续、大量地爆发,他们似是为战争与杀戮而生的。

火弩,火箭,似火流星般像敌人的阵地上落去。

顺着风势,赤焰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女祭司在宝座上举起权杖,向赐予赤焰族神力的神灵顶礼膜拜。

向着天边血红色的残阳。

(五)

终于踏上埃律西姆的土地。黛西从事该地区研究已有数年时间,却因为种种原因,直到今日才得以来到这片大陆,新奇感蔓延开来。无奈,自己是专家组中的成员,而且深入战区危险重重,还是小心为好。她选择来到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赤焰族作为埃律西姆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对其探究古人类起源的研究课题有重要作用。该部落没有文字记载,一切习俗与历史皆依靠口口相传,因此,也唯有深入该部落,才能得到想要的资料。

出于这点小小的私心,她决定为科学献身一把,她要精心计划,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

(六)

“赶紧抢救伤者!”前往该地的专家与医务工作者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黛西悄悄溜进新建立的难民营中,轻轻拍了拍一个在角落里蹲坐的难民的肩膀。那是位年约二十岁的女性,衣不蔽体,暴露着胸前的火焰纹。“你是赤焰族的族民?”黛西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她的火焰纹。那女性却仿佛听不懂她的话,黛西这才反应过来,这里的族民怎么可能听得懂B国语言。她换了几种埃律西姆地区国家的语言,那女性却毫无反应。黛西几乎要绝望地离开,那女性却开口了,并且,说的是地道的B国语!

“你有什么事。”黛西惊讶地看着她,这不可能,她不可能会说B国语,这是个原始部落,与世隔绝,没有被殖民的历史,更鲜少与外界交流:“你会B国语?”

“万能的神无所不知。”

“那你为何会身处这难民营中?”

“我在战斗中受伤暂时昏迷,待我醒来便已经在这里。他们一直照料我给我食物和水源,我以为他们是神灵的使者,必然是神灵令我来到此处,我便安心于此,静待神的旨意。”

“他们不是神灵的使者,他们是异族人,来破坏你们的家园。”黛西想到了方法,“你看他们的衣着,与你们格格不入,他们明显是从其他大陆过来的,他们手中还有你们所无法认知的危险武器,看那些瓶瓶罐罐和液体,都是对你们族群的威胁。”

“那你又是谁,你也是跟他们一伙的?”那女性的目光突然警惕起来。

“我自然不是,不然怎么会将真相告诉你,我对你们并无恶意,并且我可以带你逃离这里,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

“我想亲眼见一见你们的祭祀盛典。”

“你是谁?为何会知道此事!”女性眼神中闪过异色。

“我还知道更多。”黛西妩媚地一笑,“我想你们的首领会对我感兴趣。”

(七)

黛西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带着那女性从难民营中离开之后,她们不分昼夜地行路,几乎让黛西怀疑这女性是不是在骗她。正在这时,眼前的景致发生了变化。

荒原之中,竟有山岭,像是一道褶皱。

虽是白天,路边却燃烧着火把,比起照明的用途,更像是一种装饰。

“今日,正是祭祀大典之日。”

“那…”

“放心,你既然帮助我逃离,我必然会想办法回报你。换上这身衣服,我为你画上火焰纹。”

黛西险些难以抑制欢愉的情绪,她努力维系着脸上的平静。解开最后一颗纽扣的瞬间,虽然一切尚未开始,她却仿佛看到了结尾。不知为何,她的内心充盈着一种难以名状无凭无据的自信,她觉得自己即将解开人类起源的谜题。

(八)

祭祀大典。

身着红衣的女祭司戴着面纱,手握象征部族最高智慧和神力的权杖。她庄严地走向圣坛,永恒不灭的圣火正猛烈燃烧。她在那圣坛前站定,转过身,圣坛下是无数匍匐在她脚下的子民。部落首领,于匍匐的人群中抬起头来,毕恭毕敬地问道:神的旨意?声音是颤抖的,透着恐惧与虔诚。

祭坛之下,是臣服的子民,他们保持着部落数百万年流传下来的古老姿势,女性缓缓站起身来,她们的额间和袒露的胸部都画上了火焰的纹样,她们围绕着祭坛上的永恒之火,唱着部落的歌谣,开始跳起古老的火焰舞;在她们背后,是依旧匍匐着的男性族民,他们紧贴着地面,如奴仆般。

一曲终了,女祭司再次举起权杖,穿梭的气流在瞬间凝固。

族民们抬起头,兴奋地等待着神的旨意。

火燃烧得更旺,映照着每一位族民的面庞,神谕仿佛点燃了生命的火光。

她看到了未来的模样。

有异族人的气息。

(九)

狂欢戛然而止,女祭司的面纱飘落,使每一个人都看清了她脸上不同寻常的愠色。她握紧权杖,直指火焰舞中的一位女子:“你是何人!”

那女子并没有听懂,她开口用B国语说道:“既然你们的神是万能的,你不妨让他告诉你我为何来此。”

此话一出,整个部落被愤恨的情绪笼罩,每个人都露出凶神恶煞般的表情,似乎要将她投入永恒之火之中。女祭司平息住狂怒族民的吼叫声,脸上显露出轻松的表情,她改用B国语说道:“黛西小姐,欢迎来到赤焰族。”

黛西脸色煞白。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

(九)

晚宴之上,黛西如坐针毡。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被视为擅闯圣坛的异族人而处以极刑,反而受到了如此款待。原本愤怒的族民转眼便对她尊重起来,祭司更是将其视为上宾。她的心依旧悬着,甚至被这猝不及防的友好相待弄得更加神经紧绷,她只能满脸堆笑礼貌地敷衍所有人,并乘机在晚宴上尽可能地观察赤焰族的风俗。

祭坛上的永恒之火,无处不燃烧着的火把,洞穴壁上、器皿上、甚至女性身上共有的火焰纹——这是个崇尚火焰的民族,火焰应当是它们的图腾。

女性围坐在桌旁,祭司和首领都是女性,男性只能负责服侍女性——赤焰族女尊男卑。

首领听命于祭司,祭司居于上座——祭司实权,地位极高。

祭祀大典之上的火焰舞与神谕——他们信奉神灵,有宗教信仰,且是传统远古的自然神信仰。

她忙着观察与思考,只是果腹般象征性吃了一些食物,瓦罐里的植物原浆一口也没有饮用。

她突然听到似水滴下落的声音,四处看看却又没有水源,但那声音不慌不忙,持续地滴答着,倒像是倒计时的声响,突然停滞了。这时,原本和乐的晚宴氛围急转直下,她注意到所有人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原本的轻松自在变得木讷迟钝,原本在招待她的祭司也慢慢停下了动作,许多人还保持着用手抓饭的动作,就突然停滞,整个部落如同被施了昏睡魔咒一般,所有人陆陆续续都陷入了昏睡中,除了黛西。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情知自己不能错过这个看起来如阴谋一般的机遇。她知道这一切诡谲至极,明显暗藏阴谋,但她别无选择。她搜集了包括祭司在内的数十人的体液样本,而后匆忙离开这是非之地。

逃出洞口之时,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句话:神说:是时候了。

她突然转过头。

永恒之火熄灭了。

(十)

回到B国的研究所,她迅速着手对提取到的样本展开了研究。

埃律西姆地区的形势在以一种极端诡谲的方式回归了平静。

赤焰族在一夜之间没有了动静,之后更再无动作,与其作战的瓦西族乘机侵占了赤焰族刀耕火种的肥沃土地,赤焰族丝毫没有回击。虽然整个事件充满了诡异与未解,但好消息是,该死的战争总算结束了。

而黛西拿着曾经在战乱中深入赤焰族取得的样本,希望其能发挥最大化的作用。

逐条的基因测序,在线粒体DNA中,她发现了异常之处。

女性的线粒体DNA逐代遗传,由于种种变异和环境影响因素,以及这种变异的积累,后代的线粒体DNA与祖先已有极大差别。然而,她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在不同地区的不同时期的线粒体DNA样本中,总有一段DNA序列是高度相似的,这决不可能是巧合。而且,她的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神说,是时候了。这仿佛在冥冥之中给她一种指引与暗示,她发自内心地有一种预感,自己即将解开人类起源以来最大的终极命题。赤焰族将女性尊为神圣的力量,会否也因为女性承担着传承祖先线粒体DNA的高贵使命?一切尚不得而知,真理是否不言自明?

她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布之后,全球各地的密码专家与符号学家夜以继日地研究,希望揭开这个可能关乎人类命运或者人类起源的秘密。然而一个月过去了,毫无进展。

她想,在埃律西姆发现的秘密,大概需要那片神圣的土地才能揭开。赤焰族一定有残存的秘密。她曾经一直是人类多元起源说的坚实拥趸,她此前前往埃律西姆便是为了击溃人类单一起源说的最后一丝证据,却不想,这竟会使她动摇。

(十一)

凭着记忆来到那道褶皱,她一度以为所有的族民都在那一天死去,所以战争才会停止,所以他们这个生来好战的民族才会任由敌人抢占他们耕耘了生活了上百万年的土地却毫无反击。但是,她惊讶地发现,虽然永恒之火熄灭了,那里的族民仍然生活着,生活得很好。但是他们与以往大不相同,像是性格也变了一样,不再好战,更没有什么祭祀大典。他们也不再听得懂英语,只能说着自己奇怪的语言。他们像是完全没见过她,用惊异的目光打量着她,却又没有那么明显的敌意。她寻找着,终于见到了那位曾经最为智慧,可以与神交流的祭司。她虽然不再有曾经高贵的地位和呼风唤雨的神力,却还是颇有智慧与学识,也听得懂简单的B国语。听黛西说明来意后,她看了看那段DNA序列:“用你们的发音方式连贯地读出来,便是我们的语言,如若要翻译成你们的语言,大概是END的意思。”

END?

她不解地回到祖国,将自己的见闻写成论文,很快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关注,所有科学家都在研究,所有科普机构都在引经据典地告诉全人类这个震撼的消息,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在争先报道。这个并不能代表什么的令人费解的消息,竟如世界末日到来的言论一般在全世界范围内蔓延开来,势不可挡。

神说:是时候了。

神说:END。

确实是末日般的预示。

也许真的,是末日的预示。

在这一刻,她只感到有一股力量从自己的体内涌出来,是那样剧烈,让她几乎无法克制,她想要杀戮,不知为何,她明明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学者。但她又意识到,那是一种,无法克制的力量,像是抽离了一切粉饰之后的基底,是一种本性。她感受着这股力量,像是从每一个细胞中生发出来的,若是无处释放过度的能量,身体就会无法承受般爆裂开来。

她听到一阵躁动,拉开窗帘,社区已经陷入混乱之中。街头斗殴,抢劫,犯罪,人类最邪恶的一面爆发出来,毫无预兆。

她看见走进房间的父亲哈迪,目光中带着杀戮的激情与渴望,整个人被能量充盈,像一团火焰。

她知道自己无路可退。

充斥整个世界的,是玻璃碎裂的声音,是呼喊的声音,是尖叫哭泣的声音,是残阳般的血色,是耀眼的火光,是硝烟,是丧钟,为所有人而鸣。

当杀戮的本性爆发在有权势之人身上,全球范围内的人类共同悲剧,早已注定。

随着终极核爆的发生,这颗赤红色星球,花费千万年孕育的各种生灵,陷入了永恒的寂静。


<END>

数据非常好!全程得到了完整的记录!

完美的计划!

飞船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这个名为生命之火的计划,是外星系人为了研究生命进化与消亡全过程而精心设计的,分为几个阶段:播种,培育,干预,自毁。

曾经,他们在银河系各星球的第一个原始细胞体内植入了代码,赋予了生命杀戮的本性。线粒体DNA由女性传给后代,其中保有那段极小概率变异的序列。当有一天,人类的技术水平发展到可以破译这段代码的含义,就是人类自我毁灭的时候,该序列会改变细胞能量代谢的方式,从而从基底上带来毁灭性的后果。火星上赤焰族的使命,就是传达“神灵”的旨意。

没有人生来被诅咒,亦没有人生来即被庇佑。

没有神灵,一切不过是,一场精心的设计。生命的存在,在更高智慧的生命眼中,只是一个数据。

下一个目标是?

坐标,银河系第二旋臂,太阳系,第四颗行星——冰蓝色,这里的数据更加完美,这里简直是生命的天堂!他们的技术发展极快,即将超越我们的水平!

地球上,一位专家兴奋地在实验室中抬起头:天呐,I got it!

他兴奋地在电脑上写道:线粒体DNA序列=END。

远方,是血色般的残阳。

-完-
科幻作品
神说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有些古风的科幻很好,但故事情节不太完善,跳跃度太大.

2017-11-06 22:1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