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环者
郭孝姝   
得票 489 阅读 2001 评论 1

砰——

听到碰撞声,徐赢赶紧踩下刹车,来不及熄火,他下意识地抓起副驾驶上的包,拉起手刹就下车察看。

被撞的是个女人,她的电动车飞到了一边,她躺在地上哀叫,没有起来的意思,车灯散发的光不足以看清她的伤势,但可以确定她是有意识的。徐赢嗓子紧得快提到天灵盖上了,他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女人。突然,他注意到她的眼睛瞥向了他的车牌。她在记他的车牌号!

血一下子冲上了徐赢头顶,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要是这个女人以后缠上自己家人怎么办,她会一遍一遍地索要医药费,她的家人会到他家小区、他的学校闹事,他的爸妈知道这样的事不会饶过他的,他会成为学校的负面人物,他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做为一个学音乐的,名声比什么都重要,他不能承担这样的后果,他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他记得在随身带的包里有一把防身用的刀,或许在他把这把长刀放在包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了要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使用它了,他把手放进包里,紧紧地握住了刀柄,这个动作给了他一点勇气,也帮他下了决心。地上的女人感受到了他的异样,停止了哀叫,警觉地看着他。徐赢看着她的眼睛,猛地拔出刀,向她刺去……

拿着刀上了车,徐赢身体抖得像筛糠,此刻他才意识到:他杀人了!他犯法了!他立刻把刀放在了副驾驶,不敢再看一眼。“赶紧走。”他大脑里只有这一个想法。放下手刹,开动了车快速向前驶去。

徐赢感觉糟透了,他的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捏着,他的身体正以他的心脏为中心,急剧地向内收缩着,他张大了嘴,可还是呼吸不到空气,一瞬间,他感受不到车开的速度,好像来到了一个真空的静止的空间,前路像一个黑洞,他盯着这个黑洞,突然眼前一片白光,晕了过去。

(一)

不知过了多久,徐赢苏醒过来,他一下子回忆起昨晚的一切,于是不敢声张,默默地环顾四周。他躺在一片小树林的草地上,划过脸上的微风里裹着清晨的露水与泥土味儿,以及不远处树梢上的鸟叫声。

他活动了几下手脚,全都健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他想多半是昨晚晕过去以后车冲进了树林里。“但愿昨晚的一切都是场噩梦。”虽然他知道那么真实不可能是梦,但仍在心里祈祷着坐起身来。

这一坐起来着实把他吓得不轻——他头顶的天空突然裂开,向他面前与背后两个方向沉下去。原来他刚才看到的是一块由床边伸出的超薄显示屏发出的影像,真实的体感误导了他。

此时他才看清,他实际上是在一个房间里,只是这个房间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审讯室。

看到他坐起来,一个女人微笑地缓步走向他。“你醒了?”她问道。

徐赢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长得有点怪异,说不上是哪国人,像是亚洲与某个其他大洲混血的后裔。也无法判断她的年龄,脸像二十岁,身体像三十岁,眼睛像四十岁。

她看徐赢没反应,便问:“你听得懂我现在说的话吗?”

徐赢点点头。

她的微笑表示她对徐赢这个反应很满意,遂又伸出五个手指问:“这是多少?”

“五。”徐赢回答。他不敢多说,但又心虚,想了一下才问道:“这是哪儿?你是谁?”

那女人依旧微笑着说道:“这儿是我的办公室,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你现在想回家吧?这儿可能离你家有点远,不过也可能不太远。或者可以换句话说,在空间上不太远,在时间上很远。”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我们猜测你来自与我们不同的时间环,虽然不能肯定你来自哪个周目,但可以确定的是你一定来自比我们成熟度低的文明阶段。”

“啊?……”一瞬间信息量太大,徐赢完全蒙了。

Image

(二)

用了好半天时间,根据那个心理咨询师的解释,徐赢才逐渐明白了她所说的意思。她所处的时代认为,时间是一条可以无限延伸的直线,在这条直线中,宇宙中的一切都会经历从无到有,从生到死的过程,地球也是一样:在某一节点出现生命,在某一节点出现人类,在某一节点人类统治地球,在某一节点人类文明达到巅峰,人类智慧及其借助的工具所发挥的效用走到极限时人类进入后文明时代,在某一节点人类毁灭。每一个这样的轮回便被称作一个周目。由于时间的这条直线只能向前,不能向后运动,因此时间旅行只能去未来,而不能回到过去。徐赢当时可能是由于磁场等原因进入了某个虫洞,而进入她们所在的周目。

“我是第一个时间旅行的人?”搞懂时间环的问题后,徐赢问道。

“有记载的被动时间旅行者来说,你是第一个,或许之前也有人被传送到这个周目,只不过当时的人类文明还无法了解时间旅行这一概念,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你所说,我们来自不同时代甚至不同周目,那你又怎么会懂我的语言呢?”

“一百六十二年前,植入式的模拟人脑情感神经元及镜像神经元的微型芯片正式投入使用,这是一种能够探测人类情感及其行动的芯片,芯片收集到的信息通过脑电波发射并接收,这样相互传递信息的两个人便能更好地感受到语言交流要传达的意思,以及更深层次地感受彼此的情感,还能大致预测对方的动作等。神经元芯片投入使用的同一年,人类统一了语言。恕我们冒昧,在发现了你以后我们对你进行了检查,发现你并不属于这个时代,所以为了不引起你的恐慌且方便沟通,我们给你植入了神经元芯片。语言学家对你在昏迷期间说的话进行研究,大体了解了你们的语言结构和简单的用法。再结合神经元芯片,在你说话之前我就能感受到你大概要说什么,我说话之前你也能感受到我的。”

“你是说我的大脑里现在有一个芯片?”徐赢摸着自己的脑袋问道,他有些不敢相信,而且他感受不到一丝痛感。

心理咨询师把中指放在徐赢前额靠近发际线的位置,揉了揉说:“放心,我们只植入了这一个基础芯片,在你主动要求之前,我们不会把它替换成更高级的芯片。除非你想公开,否则你依然保有你的全部隐私。”

“谢谢。”她的话让徐赢放松了些,虽然不能确定她说的是否是真的,但目前看来还是有些许可信的。这样的处境是徐赢始料未及的,下床走到窗前,他把手放到窗户上,玻璃自动感应升上去,看到窗外穿插在丛林里的巨大陌生建筑,以及空中随处可见的载人飞行器,徐赢真的相信自己来到了未来。

“那么,我再也回不去了吗?”他问。

“恐怕是这样的。不过你可以在这里尝试着生活下去,把这当成一种礼物,毕竟这不是人人都有的经历。”

徐赢早知道答案,可是听到她说出来,还是觉得有一种无比的冲击性,他忽然感受到一种杂糅了难过、不舍、失落与解脱的感觉。他险些要掉下泪来。

“那我应该做些什么呢?”他只会弹钢琴,而现在他连这里有没有钢琴都不确定。

“不如先从告诉我你的名字开始。”她亲切地把手搭在他肩上,“放轻松,历史上没有哪个时代是比现在更容易生活的了,在这里每个人都能恰如其分地活着,我相信你也能。”

徐赢回过头,看着她的眼睛,一种真诚从她的眼底流出,温柔地包裹住他颤抖的灵魂。

“我叫徐赢。你呢?”

她说了一个发音,类似于“丝丽琪”,想来这是她自己的语言。

“丝丽琪吗?”

“对!接下来我要带你熟悉一下你的房间了,还有我们这个世界。”说着,她扳住他的肩膀,推着他离开了窗边。

Image

(三)

这里使他感觉熟悉的东西不少,但是大部分是他完全陌生的。

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人们之间也没有种族之分,更没有等级之分,官民之分,每个人都是服务者,每个人都是被服务者。物欲的享受退居其次,大家注重的都是如何实现更高的价值,如何去赢得别人的尊重和信任。社会分工极其明确又互相合作——公务局为社会提供基础服务,企业主要负责更新技术,他们共同合作为社会和科技提供进步的源动力。无数的机器人代替人类进行枯燥无味的工作。

使徐赢感受深刻的是,生活中接触的所有事物都很容易上手,甚至可以无师自通,因为设计很人性化,而且大多是全自动的,发送指令就可以完成操作。床升级为具有整体系统的休息器,能够自动探测睡眠状态,以此改变休息器里的温度、空气湿度、曲面显示屏的画面、音乐及床体硬度等。飞行器能够自动规划路线,自动驾驶,方便又安全。窗上的玻璃可以调节透明度,还可以根据使用者的远近单块或多块拼接成为显示屏。每一个看似熟悉的东西都具有他想象不到的其他功能。

虽然工具都很便捷,但这里的人却不懒,甚至很多看似没有必要的事都亲力亲为。“体验是为了证明存在,也是为了创造。”丝丽琪说。

在这里看不到歧视,没有人特别富有,也没有人贫穷。教育、医疗和大部分公共设施都是免费并共享的,随时可以去根据自己的需求在系统里找到匹配的解决方案。每个人从生到死会在不同阶段从公务局得到需要的配套设施。与徐赢家里的习俗不同的是,这里的人对于尸体都看得很轻。都是火化了把骨灰直接洒进河里或者埋在土里,再或者带上山扬到风里。丝丽琪对此的解释是,所有来自大自然的东西都应该归还给大自然,人的身体也不例外。

没有人需要对自己的外形做出修整,这里没有整齐划一的审美观,一切自然的东西都被视为美。没有人会嘲笑那些发自人们内心的无害的想法和做法,即使它有些天真甚至愚蠢,只要它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最让徐赢感觉意外的是,这里恋爱自由,性取向自由,婚姻自由,没有人会因为爱上了他的机器人管家而觉得羞耻。在这里,婚姻并不是必须的,一般都是交往了十几年的情侣才会举行婚礼,它更像是对过往互相陪伴的日子的一种纪念,甚至有人在临死前才结婚。

虽然这是一个宽容的社会,但不是毫无底线的,触犯了规则的人会根据错误的不同程度被送到流放区。徐赢旁敲侧击地问了,恶意结束别人的生命,会被送到最恶劣的流放区,再想回到文明区最少也要经过二十年。

一个自由又节制,放纵又清醒,人性又理性,宽容又严格的新世界!一个高度发达,高级文明的新世界!

徐赢真的舍不得这个新世界,他从未曾像现在一样受到纯粹善意的对待,他从未曾对生活如此有热情,但这个世界给了他这些,他感受得到。他每天都在祈祷他做的错事没有被发现,只要给他这一次机会,他心甘情愿为这个世界付出他的全部。

Image

(四)

两个月时间,多亏了丝丽琪的帮助,徐赢已经开始享受新生活了。

这天早上,丝丽琪又来到徐赢所住的地方,不过,她带了一个叫哈尔文的人来。

“赢,来了这么长时间你却没有和其他人接触的机会,我知道你对这个世界保有极大的好奇。现在你已经学会了我们的语言,我们觉得是时候让你接触更多的人了,哈尔文是个很有经验的模拟培训师,今天由他带你去体验几种不同类型的课程,他会根据你的性格及偏好为你推荐适合你的课程和工作,等你学会了专项技能,就会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工作了。”

听到这些话,徐赢兴奋又期待,哈尔文给徐赢一种熟悉又亲切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他的发型和长相和贝多芬有些相似吧,个头又小小的,徐赢对他很放心。

告别了丝丽琪,他们在地下车库取了一架飞行器,坐上了飞行器,哈尔文把目的地设到了“水城花园区”。

“丝丽琪说你很喜欢音乐,我也喜欢音乐。”哈尔文说着打开了飞行器里的播放器。

“是的,我很喜欢音乐,在我们那里有一种乐器叫钢琴,它是一个用双手去弹奏的能发音的大箱子,我以前很喜欢弹钢琴。”

“能发音的大箱子?这和百音器很像啊。”

“嗯……有些相似吧。钢琴是包着绒毡的小木槌敲击钢丝弦发出高低不同的声音,以此形成乐曲,每架琴都有其独特的音色,对演奏者的技艺要求极高。百音器是收集万物声音再对其进行编排而形成乐曲,靠的是作曲者的才能,现场演奏的机会不太多。”

“这么说来你练习钢琴已经很久了?”

“是啊,练了十六年,不过我们那时候一天只有24个小时。”

“那也很久了啊,真了不起!看来你是真的爱好弹钢琴啊。”

“最开始的时候是爱好,后来练得多了也烦,那段日子是我妈逼我学,再后来就习惯了,除了弹钢琴我也不会别的了。”

“好吧,希望接下来的安排你能喜欢。”

目的地到了,是一个巨大的海底城市,哈尔文先带徐赢看了一遍其他的乐器,徐赢感觉兴趣一般,于是哈尔文带他去了另一个区域。

这是一个医疗区,哈尔文径直地走向一个房间,推开门说:“我看你很有耐心,或许你会想试试照顾病人。”

徐赢走进房间,房间里只有一个病床,他刚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便吓出了一身冷汗。

是她!那次车祸被撞的女人!

哈尔文察觉到了徐赢的异样,问他:“怎么了?你认识她?”

“不,不认识。她是谁?”

“她是和你同时来到这里的,只不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伤得很重了。我们给她装了和你同样的芯片,你们来自同样的地方,或许你能够唤醒她。我的脑电波会打扰到你,所以我先出去,半个小时后我再回来。”

“不,哈尔文,别走!”

哈尔文没说什么,带上门转身走了。

房间里只剩徐赢和那个受伤的女人,他慢慢地向她走过去,细细地端详她。她与他记忆里的样子不太一样,当时觉得她面貌很凶,如今再见,她虚弱的不成样子,她的芯片发出一种强烈的恐惧,徐赢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

这时徐赢的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杀了她,否则她醒过来,会把一切说出去的,你将被流放,永远不能回到文明世界!”

“不!”没有一丝犹豫,徐赢大喊,“不!我不想杀人。当时的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想。对不起,我不是个坏人!”说完他扑在女人的脖颈处放声大哭。

突然,一股巨大的拉力把他向后拖去,他吓得连忙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还在家里, 他躺在休息器里,头上、手腕、脚腕分别夹着一个圆形的夹子。徐赢明白了,他始终没有踏出过家里一步,之前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一个虚拟现实的测试,五味杂陈的滋味在他心里泛上来。丝丽琪打开了休息器,扶他坐起来,他低下了头,不去看她。她像他初次醒来时一样扶住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没生气。为了保证测试的真实性,我们不能提前通知被试者,希望你理解。”

徐赢点点头,“那我通过测试了吗?”

哈尔文站在他身边,温和又坚定地说:“徐赢,欢迎你加入我们的世界。”

-完-
我要评论
追星逐月 2017-11-17 17:26
一个车祸杀人穿越到未来的故事,展现出作者对与法制和自由的思考和对未来高度自由世界的畅想,很棒的故事。能够感觉到法制在作者内心深处的影响和崇尚道德的自由观。有待加强的是故事更多表现出来的是畅想,而对想要表达的思考不够深刻,需要读者刻意去思考故事带来的意义而不是自动引发思考
科幻作品
穿环者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章的结构十分完整,详略得当。作者的文笔虽然有所欠缺,但也没有过分的拉全文的后腿。唯一的缺憾是作者的情感描写不尽到位,最后的主角忏悔,让人读起来略感尴尬。

2017-11-05 18:11 匿名 ——

读开头,以为是凶杀悬疑类科幻。结果是穿越。 不足的是,穿越后的剧情大多是信息交代,矛盾冲突很少,读起来有点索然无味。 “想象力展示”是此次大赛中不少作品的写作模式,该模式很不好驾驭,如果没有极其瑰丽的设定,很难吸引住读者。小说首先是故事。 结尾有个小小的反转,设计得还不错。

2017-11-05 07:22 匿名 ——

技术想象和时空穿越是本文的亮点,在描绘科技发展的同时也不乏对“人”的讨论,开头心理描写非常细致生动。总体行文存在冗余,又有展开不够充分的地方,矛盾的设置和处理不够有力。

2017-10-23 16:57 匿名 ——

围绕一个身藏犯罪秘密的人的穿越展开,同时着力于刻画新世界的美好与其严格的法律体系,在此基础上将一个流浪者的自我矛盾较好地呈现了出来。但是结尾的模拟显得有些刻意,强行安置的完美结局不仅没有带来任何正面意义,反而导致角色恐惧感的降格。希望在扩写时能够着眼于内心进行挖掘。

2017-10-19 21:2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