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演出之后
任昕   
得票 1 阅读 527 评论 0

“谢谢大家来看这场表演”我对着寥寥数人说,其中不乏有几个小朋友。等所有观众退场,我打开了剧场的自动清扫系统,然后放了一首 think of me,我正沉醉在音乐里,珍妮坐了过来,把头靠在我的肩膀。

“来看魔术的人越来越少了。”珍妮担忧的说。“是啊,科技让魔术效果无处可逃。以前大卫 科波菲尔飞起来观众都沸腾了,他们完全被眼前克服了引力的魔术师所征服,现在人人都是魔术师,人人都在天上飞来飞去。地上的空间不够了,就在空中行走……”我边说边发觉珍妮的脸色愈发难看。

我停了下来,转过珍妮的身体,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我们明天就编排一场新的魔术,现在正是暑假,会有小朋友喜欢的”。珍妮点了点头,我轻轻的吻了她。

  二

“你要是就这点能耐的话,迪克,我就换别人了。”科恩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半年前,我带着珍妮来到这个北欧的小城镇,离开了我们的家乡。现在不知道我当初的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原本我们在家乡生活的好好的,我跟珍妮搭档演魔术已经演了快二十年,她是我的妻子也是我最信任的搭档。

过去演动物魔术再普通不过了,小孩子很喜欢看,大人们看得也津津有味。但是由于现在的动物锐减,政府颁布的法律禁止用动物做任何表演。有一次的开场,我从帽子里拉出了一只兔子,原本是打算变出糖果的,不知道是谁把兔子放在了里面。那场表演之后,我不但被没收了所有的道具还被罚了款。没有人愿意再让我们表演,我们只能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家乡。

我跟珍妮走过了很多国家,找了很多份工作,索性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要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继续演魔术,科恩是剧场的老板,我们来的时候,他刚接手这个剧场。现在这个年代,没有什么秘密而言,科恩知道我们用动物表演的事,但是他还是让我们留下来了。

“我的很多道具都没有了,不然有一些效果绝对让观者震惊。”我对科恩说。  

“不得不承认科技让魔术效果逊色了很多,以前的那些表演已经失去了神秘的色彩。”科恩皱眉看着我。

“这样吧,下周我和珍妮表演逃脱术,我这就去做道具。”

“希望你们编排的好看一点。”当天下午,我和珍妮一直在对道具的尺寸细节做一些讨论。晚上就开工了,我们这次想放在压轴表演的是水箱逃脱。我把珍妮绑起来放进一个麻袋里,倒挂着放进水箱,最后她出现在观众席这样的一个效果。

三天之后,道具做好了。我跟珍妮做着最后的校对,这时科恩正好来了,我们给他看了漂亮的水箱并绘声绘色的讲述效果会如何的神奇,观众一定会目瞪口呆的。

演出如期而至,那晚的观众比我们预期的要多,而且反应都相当不错。压轴的表演让我有点激动,为了让珍妮好好表现,我们把之前我们两个人互动的节目都变成了我自己的表演。我看了一眼楼上的科恩,他冲我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表演,带给大家的不仅是神奇的体验,还有危险的因素。”我对观众讲的同时我的助手把水箱推了上来,随后珍妮也来到舞台上。今天珍妮的装很漂亮,她还穿上了那双银色的高跟鞋,昨天在高跟鞋的选择上我们的意见出现了分歧,她想穿红色那双,我觉得银色的在舞台上会更漂亮,她没有同意我的想法。今天她却选择了银色的那双,让我很意外。

“大家欢迎我的搭档,珍妮”观众很配合的拍手鼓掌。随后我把珍妮的手跟脚绑了起来,在她身后打结的时候,我小声对她说“银色很合适你”。她的眼神跟我的眼神相撞的同时她轻微的点了下头。接着我把麻袋套在珍妮身上,两个助手帮我把珍妮倒挂起来缓缓浸入水箱。

“一个人能憋气多少秒呢?”

“两分钟。”

“一分半。”

……

观众在七嘴八舌的回答。“在憋气的同时,她还要逃脱出来,到底需要用多少秒呢?让我们拭目以待。”说完我冲水箱打了一个暗号,让珍妮开始表演。这时舞台上的灯光变的昏暗了,我在心中计时。一分多钟过去了,按照我们的彩排,她现在应该已经出现在观众席。我们彩排过很多次,一定不会出问题的。珍妮还是没有出现在观众席。

我皱起了眉头。我回头看了助手一眼,他们的眼神跟我一样焦急又不安。两分钟过去了,我的汗留下来了。紧张的情绪在我的四周蔓延,我顶不住了,我跑过去拍打着水箱,麻袋里的珍妮一动不动。观众席已经炸了锅,我的耳朵里全是嘈杂的声音,助手跑到后台去搬梯子,我疯了一般的爬进水箱。珍妮被我和助手连拖带拽的抬了出来。我手忙脚乱的解开麻袋,看到的是人形的海绵。我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观众看到我的表情拍手尖叫了起来,我们硬着头皮谢幕。

珍妮并没有出现在观众席,那么珍妮去哪了?我找遍了后台,想尽一切办法联系她,可是她连同她的一切都消失了。

我回到后台,用眼睛寻找着蛛丝马迹,她的演出服不见了,鞋子也不在。好像她那天压根就没有来过一样,可是她明明出现在了舞台。我去找监控,但是一无所获,因为涉及到魔术秘密的地方,我们都要求把监控关掉。为了防止节目的外泄,我们不允许录像。

难道是珍妮计划好了要离开?她早就跟我抱怨过这里的生活,所以她做好了准备,就这样消失了。那我要报警么,如果是她打算离开,我报警也无济于事。我任凭我的思维翻涌,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去问问科恩或者我的助手。

“珍妮离开之前跟你们说过什么嘛?”我跟助手们打探着。

“珍妮?她根本就没来呀?我们还以为你临时换节目了呢。”一位助手说。

“最后一个节目的时候,珍妮在你们后面出现在了舞台。”我不知所措。

“珍妮压根就没来。”助手们异口同声。

“怎么搞得,迪克?你们不是说好了演水箱逃脱么?珍妮人呢?”科恩怒气冲冲过来。

“你们没看到珍妮出现在舞台上么,就在我的助手们把水箱推出来的后面,她还穿了银色的高跟鞋。”我焦急的说。

“迪克你是不是最近赶着做道具糊涂了?”科恩说。无论我怎么说,他们都说珍妮根本没出现在舞台上。这下,这个魔术真的骗过我了。可是珍妮到底去哪了呢?我在舞台上千真万确看到了珍妮。

我回到后台,走在下面的通道的时候,突然发现储物间的门没有关好。我走了进去,里面堆满了杂物,我漫不经心的翻着,无意间发现杂物下面有一个收拾好的大箱子。为什么箱子要用乱七八糟的杂物挡起来,是要掩饰什么嘛?助手们的工资都是科恩发的,所以他们是不是被科恩收买了呢。我决定躲在储物间,这个箱子一定能告诉我些什么。

我迅速把手机关掉放到了后台,手机放在身边不安全,会泄露我的位置。然后我把灯关了,静静的坐在储物间,等待着答案。

过了很久,我睡着了又醒了,根本没人来过。我走出储物间,又去后台转了一圈。我看到一个助手在整理东西,走过去跟他搭腔。

“其实你看到了珍妮对吧,你有什么把柄落在科恩手里于是你帮他一起说谎,演出之前我看到你跟科恩在沟通。”我边说边走近他。

实际上,当时我只顾得表演,我这样说只是想让他觉得我知道些什么。果然他神情慌乱,但依然言之凿凿没看到珍妮。

“你可以告诉我真相的,我知道其实你正在动摇。”我缓和了一下口气继续说。

他歪着头看着我,“那天推水箱上去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另一个人跟科恩是兄弟,我只能说这么多了”说完他就走了。

我注意到桌子上的花瓶不见了,应该刚刚是他拿走了。我决定再次返回储物间,在黑暗中,我的思绪逐渐明朗起来。珍妮跟科恩发生了些什么,他们兄弟俩决定把这事隐瞒起来,又把我的助手拖下水,他们一口咬定珍妮根本没出现过。就算我去报警,他们互相作证,我还是没有办法。

正当我沉浸在黑暗中,储物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连帽衫的人拖着一个袋子进来,把袋子扔进箱子里面。我听着脚步声走远,心在狂跳,一时动都动不了,突然脚步声又靠近了,门又被打开了,连帽衫又把什么扔进箱子,之后用力的把箱子推出去。我用尽浑身的力气跳起来,连帽衫显然吓了一跳。我跑过去打开箱子,里面是珍妮的演出服和高跟鞋,还有她随身携带的包。

一切都明白了,我很冷静的问“珍妮已经死了吧?”

科恩这时候也走出来了。

“一开始你就对珍妮图谋不轨,不然你也不会让我们留下来,后来你们背着我偷偷在一起,演出之前你还去后台找了珍妮,可是珍妮拒绝了你,你没想到珍妮会拒绝你吧,于是你们发生了口角,你拿花瓶打死了她对么?”我对科恩说。

“不完全对,实际上是珍妮要拿花瓶打我,我躲开了她没打到,但是她脚下一滑身体失去的平衡头撞到了桌子角。”科恩解释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夫妻俩关系并没有那么好,况且在舞台上的时候,你打的结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是在制造一场意外,所以你在意的是珍妮的失踪而不是珍妮的死活。”科恩继续说。

“你威胁我的助手。”我说。

“不是威胁,只是给了他一笔钱。”科恩回答。

“那么我还有个问题。”我说。  

“我知道你的问题,为什么在舞台上会看到珍妮?”科恩面不改色。

我点了点头。

“我看到的根本就不是珍妮。”我说。

“没错,你看到的是珍妮的化妆师。”科恩说。

“怪不得会穿银色的高跟鞋。”我说。

“你跟你的兄弟加上买通的助手一口咬定珍妮没有出现,不管是不是真的,你们都是人多的一方,又用化妆师的出现迷惑我,让我陷入怪圈。”我彻底明白了。

“你早就知道珍妮跟我的事,所以你在打结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让珍妮活着出来,你想让所有观众见证这一场意外,这样你就可以脱身,把珍妮的死因推给剧院,可是你没想到在你导演好这一切后。珍妮却在众目睽睽下消失了,所有的观众以为这是效果。”科恩毫不迟疑地说。

“难道这不是你理想的结果么?”科恩步步紧逼。

我哑口无言,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被抽丝剥茧。我打理好我的行李,离开了那里。

现在我不用考虑珍妮,什么都不需要考虑,日子过得很快,我有时工作,有时干脆就什么都不做。东走西逛的混了好几年,遇到我喜欢的姑娘,我就在一个地方驻足一段时间。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某个地方安家,偶尔我也会想起珍妮,她在我的记忆里越来越模糊了。

我跟珍妮结婚的时候我以为我触碰到了爱情,可是日子消磨了我们彼此的感情,到头来,她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我知道无论跟谁在一起,最终的结果都会是这样。况且在这个时代,没必要因为所谓的爱情厮守一辈子。

我居无定所,几个月就换一个地方,百赖无聊的混迹在这个世界。一天下午,我刚起床,在喝咖啡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迪克,你的挂号信。”

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寄信给我。我撇了一眼,寄信人是科恩。我犹豫了一下,把信拆开了。

“迪克,找到你还真是花了一番功夫。化妆师被警察抓走了,事关重大,你现在哪里都不要去,我尽快去找你。”

信很短,但信息量有点让我难以接受。三年了,都过去这么久,哪里出现了状况。

科恩当晚风尘仆仆来了,我们一起吃了晚餐。

珍妮的化妆师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抓进警局,也许警察正在调查珍妮的案件,前天警察去科恩的剧场巡视了一圈却什么也没说。我听着科恩的话简单把信息归类,可是关于珍妮的事,我们都没有报警,为什么警察会隔这么久来调查这件事。

“你有什么想法”我问科恩。

“我已经帮珍妮的化妆师找了律师,他说化妆师马上就会被释放,但是也许随时会被再抓进去”科恩说。

“你想毁灭证据?”我问。

科恩轻点了下头。

“所以你偏偏找到了我,我懂,我们在一条船上,谁都不想落水。你说吧,我听你的。”我说。

“我们只需要制造一场意外,然后全身而退。”科恩面无表情。

两天后,科恩的律师通知我们一切就绪。科恩立马起身,我的航班起飞的时候,科恩已经到了在做准备。我们计划在化妆师家里的浴缸动手脚,科恩负责把电接到水中,造成意外触电的假象。我负责做应援,我到了以后就没有跟科恩碰面了,我们用新的手机和号码联系。

当晚,我根据科恩的指示潜进了化妆师的家。按照计划,我轻轻推开大门,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卫生间的门虚掩着,我走了进去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我后脑勺一阵剧烈的疼痛眼前随即一黑软软的倒了下去。我被窒息感憋醒,张开眼睛发现我躺在浴缸中,科恩的身影映射在水里。

“至始至终你都觉得你的威胁是我。”我有气无力对科恩说。

科恩在水里通了电,收拾好现场离开了。

意识在我脑中一点一点消逝,我仿佛又置身于那场压轴的魔术表演,珍妮真的出现在了舞台上,而且她坚持的穿了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她雀跃在舞台上,我离她那么近,闻得到她的气息,摸得到她的身体。眼前的情景越来越清晰,我看着珍妮的眼睛,我冲她大喊“我爱你,我真希望能一直陪着你”

眼前变成了明晃晃的白色,周围什么都不见了。

十一

其实化妆师的事是我编的,我本想把迪克跟珍妮一起锁进箱子里,没想到迪克竟然对珍妮下死手,这点出乎了我的意料。迪克走后,我找了他三年,他处处留情但从不久留。

尽管现在迪克也死了,我却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因为我对珍妮的爱是真的,我相信珍妮也是真的爱我的。珍妮至死也不会想到真正想让她死的人是迪克。她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了,我现在帮珍妮报仇了。

我离开了剧场,听到有媒体报道迪克闯进了一处住宅自己却在浴缸里触电身亡的消息后,我搭上了航班飞去别的地方。

-完-
科幻作品
演出之后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字叙述能力不足,同一个段落内,信息交代的先后顺序安排得不好,杂乱,就像电影镜头一会儿拍拍这个,一会儿拍拍那个,让观众自己去组合信息可以,但是不要过度,特别是不重要的信息,不要让观众自己去组合。 科幻薄弱。 感觉,作者是不是看过《致命魔术》?

2017-11-04 23:36 匿名 ——

与致命魔术如出一辙,但致命魔术还能称得上科幻,这篇不算

2017-10-24 14:24 张旭 ——

非常tricky的一个故事,用第一人称来讲述有很大的自由度,也因此让读者被“摆了一道”。结尾有些意思,但作者对文字的驾驭不够老练,错字和不规范的标点使用影响了阅读感受,不够凝练的语言和不太适当的切换破坏了文章的完整度,有突兀感。

2017-10-23 17:16 匿名 ——

这个……是科幻吗?我没有看到任何科幻的地方,虽然科技时代魔术要如何生存是个不错的话题。另外,“索性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要孩子。”“索性”当为“所幸”。类似的错误还不少。

2017-09-24 07:59 萧星寒 ——

科幻呢?

2017-08-30 14:32 钟宜峰 ——

读起来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在一个退朝的背景下魔术与情感的交织。。。。这不就是模改版的《致命魔术》嘛。不过对于情节的处理还是对作者的功底可见一斑的,情节中的一些生硬之处相信可以在扩写的时候加以完善补充,整体思路和框架还是不错的,希望能在扩写中给我更大的惊喜。

2017-08-24 15:28 徐向蕃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