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囚犯
箭翎   
得票 315 阅读 1011 评论 0

我们都被囚禁于名为自我的监狱之中,成为了名为王的囚犯,又或者是名为囚犯的王。

 

对他来说,从梦中醒来的那一刻仿佛刚刚降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更不明白自己这一刻的处境究竟是因何而起——

身处的空间相当的窄小。自己正躺在墙角一张冰冷的硬板床上,伸出手去在青灰色的墙面上摸了摸,传来冰凉的水泥触感;在墙壁的另一边角落悬挂着几条铁链,上面拴着拳头般大小的铁球。下面则是白瓷制的洗脸池和马桶,至于光亮地像是从来都没人使用过这一点,在这样简陋的环境里难免会有些违和;至于这房间里最典型的标志,莫过于设置在三面水泥墙以外一根根并排竖起来的金属栅栏了。

……虽然难免有点震惊,至少自己的身份大致得到了确认。

他仔细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服装,黑白条纹相间的囚服,国际性标配。只是这间囚室的风格看上去太过复古。自己莫不是被关在了世界上哪个已经停滞发展的角落里面,还是进了什么模拟旧时代监狱环境的娱乐场所。

“有人在吗?”

自己的回音清晰的传回到耳朵里,喊了几次都是无人应答。作为监狱来说这里实在安静的不像话,透过栅栏可以清楚看见外面一条望不到尽头的长廊,按照结构来说这一排至少该有十几个相同的囚室,但无论哪一间从始至终都没发出过任何声音,当自己不出声的时候,整条走廊一片死寂。死寂地就像是——

他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太不吉利。按常理说,这样的设施有常驻工作人员看守才对。至于自己为什么困在这里这个问题……想必还需要一点恢复记忆和理性的时间。抬头看了看,既然走廊的灯光是亮着的,就意味着有人负责开关这些灯,也就理所当然有人会进来这里。对于自己来说该做也唯一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心里的诸多疑问固然亟待有人解答,不过已经判明自己无能为力的现在,再怎么着急也不过是自寻烦恼。还不如先好好的洗把脸清醒一下再做其他考虑。

原来自己是这样一个冷静地不合常理的人。对于自己的崭新认知不由得让他心里暗自惊叹。双手捧着凉水浇在脸上,整个人顿时从残余的困意里解放出来,神清气爽。

“不过真是安静的跟太平间一样啊。”

该死,本来不愿意想象的东西甚至突然从嘴里说出来了。大概是放松过头了。

 

“午安,先生。欢迎您正式启用本监狱的各项机能。我是负责照顾您的人工自律系统,正式称呼为芙莉德T-37。我将竭尽全力,为您接下来即将在此度过的余生提供最为完备的服务,祝您服刑愉快。”

突如其来的广播女声响彻整个走廊,吓了他一跳。尽管声音可以说轻柔动听,可其中的确泛着AI那种明显的机械味道。至于这声音的内容更加令人困惑:这段话只是说给他一个人听,也刚好播放在自己醒来的这一刻,也就证明自己的确是在某人的监视之下被关在这里;另一方面这堪称服务业者的礼貌语气实在是充满了违和感;最后也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就是话语中所提到的刑期——

“你是说,余生?难道我一辈子都要待在这种鬼地方?!这只是个恶作剧对吧?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赶快放我出去!”原来的这份冷静终究还是维持不下去,堪称荒诞的事态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心里那些乐观的想法也逐渐破裂开来。

“很遗憾,我无法满足您的要求。”自称芙莉德的人工AI女声回答道。“为您这样的用户所准备的监狱——是没有出口这种设计的。您不能够离开这座监狱,也没有离开它的必要性。”

“怎么可能会没有啊!”他大声呼喊着反驳。尽管心里已经出现了几个假设,然而对于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自己来说,老老实实承认现状才是真正的不可理喻。“我究竟是谁?我的罪名又是什么?如果说我不能离开这里,那这个原因你至少清楚吧!回答我!”

“的确,您的信息在我这里登记的非常清楚。但同时表示抱歉,这些信息对您是保密的。本监狱如约执行了您入狱前所同意的事项——由我暂时保管您的记忆与身份,并为您在您的余生中提供服务。这是入狱前的您所期望的事态,因此我无法对现在的您轻易作出调整刑期的操作。”AI沉静地作出回答。

他只觉得一阵一阵的头晕。那个失忆前的自己究竟是有多缺心眼才能签下这种神经病条款。一场连罪名都不清楚的服刑就这样被一股脑塞到了失忆的自己面前,难道除去接受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吗?那还真是够令人——

“绝望。现在的您会这样认为吗?”AI如此提问。

“……绝对不会。”

“即使知道了自己已经沦为一介囚犯,失去了在这世上的一切自由也是吗?”

“即使如此,我也不认为我已经无能为力。”他的回答依旧坚定如铁。

“这一点和您入狱前的描述的确是一模一样。即使不合常理的事物接二连三,您也不会放弃希望,尽管这样略显盲目。”

“是啊,毕竟乐观是我这个人唯一的优点也说不定了。”

尽管话是这么说,头还是晕的有点厉害……

“作为AI的我是很了解的,人类并不是能坚持自我的物种,因为他们对时间的概念太过渺小。如果我强制将您囚禁于此,想必只需要几年就足以磨去一般人类的希望了。”芙莉德原本的机械式音调逐渐变得逐渐连贯了起来,像是人性一样的内容正在逐渐填充进这台AI的话语之中。“但我并不能违背人类所制定的规则,因此对于仍然心存希望的您,将适用囚犯的特别标准。如果您能够切实的展现出身为人类的希望的话……刑期将会终止,准许您离开这座监狱。”

“那……又怎么样才算展现希望?对AI来说这有点困难吧……”冷静之后他开始觉得有点虚。本来刚才那几句回答的那么快,也多少有些盲目。想着无论死活也要赌一把的那种决心推动了自己,有点歪打正着的意思。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这个AI目前没表现过不好说话的特质,自己交涉成功的几率还是有的。

“既然您已经接受这项测验……”

既然自己已经是无路可退。

“那么首先……”

那么答案其实早已确定。

“您接下来……”

我做好了一切准备。

“是否需要先进餐呢?”

“……是的,拜托你准备了。”

毕竟只是普通人类,就算为了自由也得先吃饱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充分感受到了身为人类的无力和渺小。

“人类的生存需要足够的空气、食物和水。只是因为它们太过易于获取就被遗忘了其重要性,所以在特殊情况下它们的价值可以高于一切。也许,可以高过自由?”芙莉德说话的语气像是在朗读报告。因为在她所见的影像里,正有一个倒霉的人类在狼吞虎咽。

“%#¥@#@%……”

“请您完全吞咽食物后再说话。其一是为您的健康着想,其二,我并不能理解您在说些什么。”

“……人类当然需要自由,自由会带来更多追求,从而不断进步。”他只能把自己最直观的感受说出来,因为自己还要忙着把手里的另半截面包塞进嘴里。

“是的。也正因为过分的自由,人类的追求无止境的膨胀。自然的恩惠是有限的,当这份恩惠已经无法再充分满足人类的追求时……”

“停停停,你这资料库安装的是几十年前的公益广告资料了。人类当然清楚地球的极限,因此为了迎接这种情况开发全新的设备,为自然的自我修复机能提供了……呃……”

记忆到了这里有些断片。提供了什么来着?本能在告诉他这个因素是他现在身陷囹圄的最主要原因,可是越去思考,连带着其他的记忆也会变得模糊起来。

“看来您并没有全部忘记世界发生过的那一系列事情。是的,之所以人类的追求拥有止境,是因为同时拥有足够的危机意识。为了面对即将到来的自然过载,”芙莉德略微停顿,“人们通过更换自我的存在方式,来给予他们所生活的星球,用以自我修复的时间。”

脑海中的模糊词汇清晰了起来,答案正是“时间”。但这个说法未免有点太绕口了。想要让地球恢复无疑就是星球移民,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星球发展恢复自然,等到千百年后,成千上万的运输飞船载着几代后的人类回来,到了那个时候大大小小的绿色藤蔓爬满了钢筋建筑,年久失修的城市街巷栖息着重新被自然选择的野生动物,这样一个几乎重新开始的世界在等着人类重建——

“这么说我也许是在一艘宇宙飞船里,等待着它返航?”

“您的思维很有跳跃性,不过我想我大概已经预测到您在想些什么了。目前可以提供给您的情报是:尽管人类从未停止过探索宇宙,但是在宇宙中生存对于现今的人类来说依然非常困难。”

“……那就不知道了,放弃回答。”

“别太着急下结论,先生。也许是线索过少,那么,请您闭上眼睛,5秒。”

他闭起双目,开始倒数。“1、2……”

“提醒您一下,擅自睁开眼睛会失去测试资格。请您千万注意。”

“……!!!”

真是千钧一发。刚刚还想着数到3的时候就睁眼看看在搞什么鬼。人类的好奇心真是可怕,身为人类的自己还是头一次对此有深切的体会。

“好奇心会带来进步与发展,但也会带来灾祸。这是我的资料库里所留存的,由某位特殊的人类所记载的感想。”

“还真是个老套的感想啊。”他不禁感叹。

“也许,这位人类因为产生过和您一样鲁莽的意图,才会说出这样老套的感想。”

看来在这个AI面前自己毫无隐私,他开始接受这个事实。

 

“愿人类荣光永存,先生。请睁开眼睛。”

与原先的封闭昏暗相反,亮的刺眼的纯白色覆盖了整个视界。自己依旧坐在那张硬板床上,而自己周围的空间却已经成倍的扩张。从地板到圆形围绕的墙壁再到天花板全部都是白色的,至于之前的镣铐等物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总的来说现在的环境已经与监狱相去甚远,更像是一间无菌病房。

……虽然依旧没有看见类似门那样的出口就是了。

“按照原定的计划,您将在这座牢狱中享受着由我所制定的自由。而这座牢狱对您所施加的束缚,我想您看了这个就会明白了。”

圆形的墙壁中间分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更加明亮的光从渐渐展开的空间涌入,一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那是阳光,他对此十分确信。

“请您亲眼见证吧——”

眼睛已经适应了这阵突然的强光,他迫不及待地冲到窗边。

“这就是——人类昔日的光辉,您曾经所生活的世界。”

这一幕的确熟悉,熟悉到难以去真的相信。从自身所在的这座白色的尖塔顶向下所看到的地面正在不断的拉近。视界穿过云层,之前所看到的错综复杂的网也显现出了真面目。那是悬浮在城市上空的空轨。它们本来通过不同的高低与弯曲度呈螺旋式的连接在一起,是已经投入使用的运输轨道。而现在上面已经爬满了绿色的藤蔓,金属裸露在外的部分也布满了锈蚀的红褐色,有些轨道已经断裂开,顺着藤蔓的长势偏离了原本的形状,成为了这座钢铁之树的旁枝。随着一记尖锐的响声,一架废弃的缆车从摇摇欲坠的轨道上脱落,坠向这座同样已经被废弃了的城市;这里俨然已经成了建筑的坟场,常年的风化和锈蚀侵袭了钢筋水泥结构的每一个角落,至于攀附在这些结构上的植物根,就像是建筑体内的血管,从断裂处向外延展,而除了这些建筑以外,人类的生存痕迹已经再也找不到半分。栖息在地面上的物种有些叫得出名字,有些则完全没有印象。它们就在这城市的街头巷尾生存竞争,有的成功实施支配,有的只能曝尸阳光之下。

那些曾经被称为为文明的事物,想必已经全部被埋葬于地下了。

“愿人类,荣光永存——”

他曾经听过这句话,这句悲愿的口号实际上更像是一句玩笑。在这个由人类所编写的故事里,无限接近于人类的个体们,为了更加地了解人类,去为了实际上早已灭绝的人类而战。他曾经非常讨厌这个故事,因为它并没有坚持一个令人绝望的结局——

直到他也无比期待希望尽快降临的这一刻。

“没错,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同时它也是,所犯下的最大错误……”

“接下来请由我为您梳理吧。”芙莉德接着说下去。“面对即将过载的星球,人们仍然储存了相当过量的生存资源到地下。因为他们需要足够的时间来面对自然的崩溃与重建。鉴于无法离开这个星球,人类转而放眼地层。在您所看到的这副风景之下,依旧潜藏着生存的人类。”

“而为了存续足够的时间,我们选择进入睡眠。地下建造了无数的睡眠舱。由舱体统一提供能源维持我们的生命活动,再由环绕地球的三座卫星循环播放人类的梦境频率。就这样建造出人类的梦境世界。”

“当然在此期间无法避免从自然灾害到设备故障之类的意外。顺带问一下,您认为,最终会有几成的人类挺过这场灾难呢?”

“应该……会有七成以上?”

“您的乐观真是让我惊讶。人类也正是对梦境太过乐观才会吃到苦果。”

他开始试着联系自己的这场梦境。因为自己受到了卫星所发出的梦境信号,在睡眠舱内陷入沉睡,随后从这个可以自由变换的有限空间内诞生了监狱的概念,这也正是他所身处的地方。睡着的自己失去了名字和记忆,从一间囚室中醒来。孤独的监牢,无限的刑期……

“原来我们,已经无法轻易醒来了。”这即是他所到达的真相,也是人类所面对的现实。

“能够逃出梦境的人,也许不到一成。人们从潜意识中对梦境进行调整,进而配置出自己所想要的世界。随着意识向深层潜入,他们的支配力会更强,而这一进度的最终形态,已经变得无限接近于现实,这样的又会有什么人愿意醒来呢,他们可是自己梦境里的国王啊。”

大多数的人就这样沉溺于梦境,改变了自己的存在方式,他们并没有回到自己曾经身处的现实,可是在他们自己的眼里,他们活着的证明比任何事物都真实,并且难以放弃。

“这也就是我,身为囚犯的原因……”

“您被准许从这份梦境中醒来,因为您不能支配梦境,却能支配自己。这也正是人类希望的证明,我的程序中清晰的记录了这一条真理。”芙莉德继续沉静地说着。“只是,请您在此之前,认真考虑自己所能面对的极限。”

“在我考虑之前,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当然可以。因为我为了人类而诞生,也为了引导人类的希望而存在。”

“我想问的正是这份希望。”

现在的他前所未有地冷静。

“人类因为有危机意识而懂得规避危险,却不会规避困难;人类因犯下无数大大小小的错误而饱尝苦果,却从未放弃过生存。每个人类个体脆弱不堪,没有足以赢得生存竞争的体魄。而引以为豪的智慧,在没有群体的帮助下也苍白无力。我想不只是我,任何人都没有自信去面对这个已经失去人类的新世界。也就是所谓的‘绝望’。而当最后一名人类在睡眠舱中耗尽能源,这个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身为AI的我也考虑个这个问题,我想那个时候大概可以放个长假。”

“可人类是没有你的时间概念的,你自己也说过。人们生活在满是同类的世界中,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渺小,而梦境又完美给予了人们所期望的事物,这么说来,这场属于全人类的梦境,是否才是‘希望’本身呢?”

“希望的终点即是绝望,而绝望中同样潜藏着希望之种。”芙莉德回答,“人类在梦中抵达了自我需求的终点,尽管它是虚假的。”

“所以,为了打破这份虚假的事物,我将义无反顾地选择从梦中醒来。”

“无关希望与绝望,是吗?”

“正是如此。”

因为希望与绝望,终究不会带来救赎。

“您是否怀抱着拯救人类的使命感?”

“并没有。”

因为这场救赎,是无数条自我所汇集的道路。

“感谢您的回答。您的测试已经通过,刑期已经终止。想必接下来您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充斥了孤独,威胁与绝望的世界吧。很遗憾我不能再为您提供帮助与服务,但我真诚期望您的道路终会与他人相交,祝您好运。”

“我想我们会再见面的,不会太长时间。”

“感谢您的祝福,我会对此抱有期待的。”

要说他所能留恋的,就是这台意外的通情理又会读心的AI了。

“那么在最后,将您的记忆与名字还给您。请闭上眼睛。”

 

人类因为选择而得以存续,也可能因为选择而饱受苦难。

这正是所谓的主宰命运。而这把唯一的钥匙,每个人都曾拥有。

-完-
科幻作品
囚犯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真是非常好的故事,从一开始就抓住了读者的眼球。作者清晰的思路与完全符合现实的角色思维反应将读者毫无障碍地代入到了故事中,其中带有的思辨性和哲思也是与情节相融,丝毫不带违和感。对于“希望和绝望”这样矛盾的概念,作者托主角与AI之口的交谈,最终达到辩证的统一,从而拓展文章深度。当最后看完故事,得到的不仅是一个故事,而且也在同时收获了一种思想。

2017-11-08 10:07 凉猫 ——

文章很好,很有哲学味道,虽剧情简单,但可读性较高。

2017-11-06 22:31 匿名 ——

非常棒的一篇文章。囚禁和自我囚禁的前言在一开始就可以吸引到读者。文章流畅,加入了作者的思辨而颇显深度,从文学上升到了哲学思考,很棒。

2017-11-03 02:08 匿名 ——

尽管本文全在狭小的监狱范围内展开,其思考深度却远远超越其中。文章的故事性尽管有所欠缺,但文笔和哲学思考是相当吸引人的,建议在扩写中对情节多做拓充,让故事来讲述哲学而非尽由对话引入。

2017-10-19 12:56 匿名 ——

文章立意很好,在哲学对话中深度剖析了人类灭亡与生存的原因,我们都是王的囚犯或我们都是身为囚犯的王。但在一篇成功的科幻作品中,一旦哲学思想占据了大部分,那这篇文章就失去了趣味性,这也是本文的致命之处。

2017-09-15 10:54 赵文杰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