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ack
郎觉   
得票 348 阅读 1201 评论 1

(一)

地球被嘶吼着的巨龙一口吞下,一路翻滚裹上黏液冲进了巨龙硕大的胃,但却无法被消化。文明在巨龙的口腹中异化,变成令我惊愕的模样。世界上那自然的光亮都被无情夺去,一切我曾有过的模糊的闲适美好都远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黑暗的气息在我耳旁厮磨。温度急剧下降,陆地上草木荒芜, 充斥着衰颓。自然资源与人造资源的宝贵以往只在思维中存活,如今却在眼中呈现,生动形象地给予大脑感知。不知道这被改变的文明是带人走向毁灭,还是赋予世界涅槃重生的机会。此刻,我窝在我房子最顶层的摇椅里,望着大落地窗外的陌生世界,按下了控制顶层旋转的按钮,并调到了最大转速一档。顶层开始像陀螺一样高速旋转,别异样我所做的事情,谁知道下一次按下按钮会不会是无用功。我只是想感受到生命,有激情和活力的生命,即便是眩晕疼痛也比麻木要好。虽然我并不畏惧死亡。

我合上了双眼。现在地球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拥有纯种人类血统。

一年前,我的记忆离奇地失踪了,任我如何呼唤追寻仍是没有踪影。但我的脑海中一直有个名字在上空盘旋:black.black......

我想这应该是个对我有重要意义的名字,可是我真的连有关这部分记忆的碎屑也找不到。那时我最好的朋友,或是唯一能够称之为朋友的Alger(阿尔杰)一直陪在我身边,试图帮我找回记忆。他说我是一位世界闻名的化学博士,擅长的却不止于化学。智商能与爱因斯坦媲美,并比他稍高些。平日里总爱搞一些稀奇古怪的实验,却没人真正清楚懂得我所想。至于性格当然是天才特有的孤僻,生活中从不愿意接受任何采访,导致所有的书面材料介绍我都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朋友难得似乎也不需有,但Alger很高兴地跟我说他是例外。

据Alger说他与我的交往源于我那诱人的天才气息,如果这气息散了可能他就不会容忍我有时在生活中像个白痴。Alger毕业于吉念丝大学,那是全世界唯一一所精英学校,学校的资源和配置都是最顶尖的。他毕业后在金融界打拼,搏出令人十分满意的成绩。他曾给予我经济和精神上的支持,与他相处令人愉悦舒畅,也有过难得的敞开心扉。

房间停止了旋转,我忍着眩晕睁开了眼。Alger倚靠着门,带着笑意对我说:“本来你设计的旋转模式是为了全方位观景,怎么现在成了虐待自己的方式了?我在外面看到这房子都准备要起飞了。”

我并没有就这个话题与他交谈。我看着他遇到氧气变成绿色的皮肤缓缓开了口:“身体还有别的变化吗?”Alger脸上的笑容褪去了,摇了摇头。Alger的身体被改造成了元素人,地球上除了我其他人都变成了元素人。地球上只剩下我一个纯种人类,我又是最稀有的物种了。看着那些被各种元素改造的人类,琉人,铬人,氢人……

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拥有这些元素特征的超能者,氢人能够漂浮在空中来去自如,铬人能够徒手劈石,Alger就变异成铬人。但没有一个曾经是人类物种的元素人对现在拥有的这份超能力而感到欣喜。他们暴躁易怒,空气里满是不安分子在骚动,因为也许他们知道这份超能力并不会维持太久。而对于我,没有任何超能力的羸弱人类,更是听见死神的脚步声离我愈来愈近。我想,我的一切都要结束了。尽管一切都是未知,不知道世界有没有未来,但我觉得人类这个物种是不会再有辉煌了。可太多的疑团还没有解开。我为什么会失忆?black是谁?

Alger看着我若有所思的脸庞对我说:“别想太多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放松下你的大脑,它这辈子对你已经很够意思了。”他说完还吹了个口哨。

“脑子要是不工作了要它白白占据我的身体?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你怎么还来这里?”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情突然急躁了起来,所有的情绪都泄露在话语里。我觉得现在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像梦一样不真实,可它就是发生了。如果可以,我真想落入深邃大海,就此沉默。恍惚间,一种熟悉的感觉怂上指尖,我的身体不自觉地轻颤了下。这种感觉像是我一个人在一间逼仄屋子里呆呆地靠着那看不见风景的窗子,看着四面白墙,闻着那叫虚无的气味。它已经很久没来纠缠过我吧,那种本应该像匹小兽一样在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的感觉。

“我不来这里还能去哪里呢?去哪里都没有什么区别了。”Alger说话的语气没有一丝改变,显然是没有在意我并不平和的语气。

其实我也没有料想到,在死神将我带走前,他们这些暴躁的元素人会捷足先登。他们视我为异端,想着为什么只剩下我拥有纯种人类血统,保持着人类的形态,最终还可以保留着人类的尊严离去。是啊,为什么我没有被异化?

“他们来了我的死相一定不会太好,没准还会被你的同类撕碎。我可不想让我的惨象被你看见。”我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但其实我心里是不想让Alger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哈哈,那我更不能离开了。”

“Alger,其实你……”我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

“Alger。”

“嗯?”

“谢谢你。”

我不知道Alger为什么要跟我一起面对这些他本可以避免的糟糕透顶的事情。对此,我们很有默契地选择沉默。

晚上22:07分,我做完了一个小实验就回到寝室,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满是压抑,世界再无昼夜之分。Alger留了下来,我想他此刻也在房间里望着窗外,我们的视线会交融在某一个点。我闭上眼睛,放空一切想进入睡眠,可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个名字:black,black……

(二)

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我,我烦躁地把枕头压在头上,嘴里刚想嚷嚷什么,枕头就被大力夺去了。

“快点起来吧,虽然天是要一直黑下去了,但你也不能长眠不起啊!现在都快到11点了。”Alger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他绿色的脸还是给了我一定的视觉冲击。我想他照镜子的时候会不会也被自己吓到。我揉了揉眼睛,抻了个懒腰,又在床上趴了一会儿才不情愿地起了床,去水池洗了一把脸,向我的实验室走去。果然那个被我精心设计建造的诺大实验室才是我真正的归属,那个地方隔绝人世纷扰,能给我带来乐趣,让我感受到自己的价值。

Alger叫住了我:“你应该没有什么计划完的重要实验没完成了吧。”

“但生命停止不了探索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我的朋友。但生命结束了就无法再去探索未知的世界了。在此之前,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black。”我脱口而出打断了Alger的话。Alger有些诧异地看着我。

“抱歉Alger,它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Alger究竟知道些什么?但我没有再询问,因为我曾经问过他是不是了解有关这个名字的讯息,他说我从未跟他提过有关这方面的事情。我相信他。

我望向窗外,天依旧是黑色。黑色,黑色?black?我脑海中灵光一闪,豁然开朗。也许我一直想得到答案并所以并没有很系统地想这个black的含义,所以被名字局限而擅自缩小了范围。black可能并不是指一个人,或是一种颜色,它可以形容很多事物,可能只是一种特征。我突然很欣喜地站了起来,走到Alger面前握住了他的肩,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

Alger显然没被我的情绪感染,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他看着我问道:“那你有没有想到那会是什么的特征?嗯,会不会black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种情绪呢?比如你觉得某些事情本不该是那样却又偏偏那样,你没能力阻止它发生或是不知道它何时会发生却要来承担后果,所以你觉得痛苦,觉得不公平,觉得黑暗。”

我听完Alger的话有些怔住了,我突然觉得让black纠结着我很矛盾。它在我不知道答案和真相前既重要又不重要。black的形象一下子又模糊了起来,就像窗外的天空,深邃的黑,让人不知道那黑暗深处是否隐藏着某些秘密或是别样的风景,抑或是无边际的黑,无边际的虚无。

Alger看着我微怔的表情,很快又对我说:“喂,朋友。你不会当真了吧,我只是随口说说。当然,在我们都不知真相的情况下一切皆有可能。哈哈,嗯,嗯,啊……”

上一秒Alger那张绿色脸面孔上还带着笑,下一秒那笑颜就被痛苦的表情抹去。Alger突然捂住胸口,发出难以忍受疼痛的叫声。这痛意来得猝不及防,Alger的身体扭成一团,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我急忙冲了上去,虽然有些惊慌但还是镇定地对Alger说:“我去拿稳定剂。”我狂奔到实验室,拿针管抽出我早年前就研制成功的稳定剂,又急忙跑回房间里。沙发上的Alger早已晕了过去。我坐到了Alger对面的沙发上,把稳定剂放进衣兜里。看着他发生异变的身体,我莫名其妙地涌起一阵罪恶感,这罪恶感里还带着一丝愧疚。虽然发生的一切都跟我没关系。我想造成Alger痛苦的原因一定是由于元素与身体还未完美融合,身体还排斥这元素改造 。

作为地球上最后一个纯种血统人类,我对这变异元素人还是很好奇的。虽然从外表上变得没有以前美观,但从能力上讲确实可以做到原先人类做不到的事情。

大约四个小时后Alger醒来了。

“感觉怎么样?”我问。

“好多了。”

“这是第几次有这样的情况?”

“第二次。”

“我想这应该是身体的排斥反应,但慢慢完全和元素融合了就不会再疼痛了。”

“嗯,有的元素人有这样的疼痛反应,有的身体接受能力强,元素完美融入身体,能力发挥的也好。”

我看着Alger舒了一口气,对他说:“今天不要想太多了,先好好休息吧!”Alger没再说什么。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梦里的世界是弯曲的,我看见了我的身体漂浮在空中的云朵上,近看才惊觉那身体是被一个个碎片拼凑而成,身体上那一道道拼接痕迹就像是瓷娃娃磕碰后破碎的裂痕。然后一阵极其轻柔差一点就捕捉不到的声音传入耳朵,仔细听才辨别出这声音想要表达的讯息。声音一遍遍传达着同样的内容:“元素人是人类进化,元素人是人类进化……”

我猛地坐起身,额头上还带着薄薄的汗液。虽然我很清楚梦是脑在作资讯处理与巩固长期记忆时所释出的一些神经脉冲,被意识脑解读成光怪陆离的视、听觉所造成的。但这脑解读的内容还是让我不寒而栗。我喃喃自语起来:“可笑,难道还是纯种人类血统的我是世界上唯一没更新进化的淘汰品?不可能,这绝不是进化,进化不是朝夕间就能完成的,它也绝非偶然。这是异变,其他人类的身体被元素侵入基因突变变异成元素人,至于我,至于我一定是……该死的。我的情绪变得十分焦躁,为什么我没有被异变?一年前为何失忆?black是谁?世界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我的头像是要炸开了,没有任何线索。天才又怎么样,在实验室里搞研究搞实验让世界科技进步时代发展,最后时代抛弃了你,告诉你元素人是进化而你是淘汰品。就像笼子里的小白鼠被更高阶的未知的力量掌控,那力量你永远搏不过,你以为你能掌控你自己,你能决定你命运,你在搞自己的实验,却不知你在被那股力量利用,被拿去做实验。哈哈,真可笑。”我抱住了我的头,告诉自己那梦是多么的荒唐可笑。而我自己居然因为一个不切实际的梦而慌了阵脚,瞎想了起来。如果真的存在进化,那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进化。

我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我起身披上衣服走向实验室,black这个名字又浮现在脑海里。该死的,是要纠缠不休了?走到实验室我下意识看了一眼室外监控器,一下子就愣住了。屏幕里黑色天空下路灯发出的光源是那样微弱,那样孤立无援。但在那灯光下一张张异类的脸庞是那样醒目。我的家被元素人包围了,我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来了。他们大概有三四十个。突然,我透过监控器看到了那张我已经渐渐接受的绿色脸庞,上面布满了疲惫与狰狞。我的心一紧,泛起一种说不出的苦涩滋味。Alger在保护我,在和元素人厮杀。他要做我的盾,但即便他是世界上最坚固的盾也无法保全我,因为我的敌人会来全方位攻击我,摧毁我。我知道他会败,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Alger要这样做,他明明可以保全自己,我也可以,但我们都没有。

我听见一声震耳的哀吟划过天际,下一秒,我清楚地看到监控器那边Alger脸上闪现的痛苦表情,他命运的咽喉被其它的元素人扼住,倒下了,脸上带着自取灭亡的解脱。

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给了我极大的冲击。我红了眼睛,捂住了我突然疼痛起来的脑袋,瘫坐到地上。脑海里开始浮现零星碎片,那是我遗失的记忆片段,它们先是模糊然后渐渐清晰起来。我发疯似的跑到我实验室的大门处。门侧有个暗格,很难让人察觉,那是我设计实验室时得意的作品。我把手伸进去掏出了一个皮质笔记本,从本中掉落出一张愚者牌,愚者牌是塔罗牌里大阿尔卡那的首牌,而大阿尔卡那意为“大秘密”。我试图平复心情翻开本子,这是一本日记,记录着black的成长,是我赋予了black生命。本子里面还有我为black画的插图,那是一条小龙,漆黑的鳞片反着耀眼的光泽。

我记起了一切,人类的灾难源于天才的孤寂。一年前,Alger发现我让神秘生物龙在现实中存在并精心饲养的秘密,但那时的black已经不能轻易控制了,它在某个夜里自我释放飞走了。

那晚我喝了很多酒,我开始疯狂地砸东西。Alger看到这样的我,给我喂下了我尚未完全研制成功的忘忧水。而这忘忧水不仅带走了我的记忆,应该还在我体内形成了一种抵御如今异化的抗体。

我想也许是他觉得世界变成如今的模样也有他的责任吧。谁也不会想到black飞走后身体会在宇宙里日益膨胀,直到能够吞下地球。

元素人此刻出现在我面前,我没做任何反抗,闭上了眼。现在死亡和活着没什么差别,反正都是一片黑暗。

-完-
我要评论
爵爷 2017-11-05 15:27
评委所言极是。由于我没弄清写作规则,造成了写作的不完整性。先前的很多伏笔到结尾都没解开,以至于让人看着摸不着头脑,作品虎头蛇尾。如果有机会会在扩写中揭露真相。
科幻作品
Black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开篇让人一震,巨龙吞下地球,场景大得超乎想象,但科学性也严重不足。而且,看完全篇后,开头的话完全可以删去,对推进剧情意义不大。然后展开的故事给人以光怪陆离之感。元素人的设定依然幻想性太强、科学性不足,但勉强可用。记住,科幻的幻是要受制于科的。 设定有点网文风。 全篇就是讲述了失去记忆的主人公回忆自己忘掉的记忆的过程,而该过程又缺少故事。 有些句子故意写得“朦胧”,让人读不懂,犯了比赛投稿的大忌。 加油,写作就是要愈挫愈勇!

2017-11-04 23:09 匿名 ——

文章的前半部分节奏把握得相当出色,悬疑的气氛,惶恐的失忆,荒诞不经的环境,突然出现的人物和碎片化的对话都给读者一种亦真亦幻扑朔迷离之感。同时也极大调动了读者的阅读兴趣。这样强烈的代入感有如克里斯托弗·诺兰早期作品一样光怪陆离。但是前面的成功处理也恰恰让最后的记忆回归略显单薄,希望能在扩写中强化一下结尾的力度与深度。

2017-09-19 22:34 徐向蕃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