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二明和我
甘酒横丁   
得票 313 阅读 1176 评论 0

“呦,涨到五万了。”徐子明不咸不淡的一句话打破了寝室里闷热而又沉默的氛围,吓得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真的?我手里还有点货呢!”,“我早知道,大佬,连我的一起卖了吧?”看着徐子明猥琐的笑容,老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行啊,你小子,知道危险了就让我上,这要是留下心理阴影了怎么办,啊嗯?”徐子明立马窜到了我的床上,“大佬,我绝对暗中保护你,小弟没有帮派,贸然交货,容易被坑钱封号啊。”

本人,林放,和徐子明去年一起考上了邻市的外院,每天能见到各式洋妞,爽翻了徐子明这头大萝卜。我俩真是从小穿一条内裤,呸,一条裤子长大的。共同的爱好就是打东京十二番,据说创作公司的灵感来源于盘踞东京歌舞伎町的中国黑帮和本土的山口组。我们刚注册的时候,用户刚超过300W,你可以选择军火商,二道贩子,艺妓,警察,等等。任何一个职业都能混出名堂。

想想看,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离家太远,举目无亲的你,在东京的歌舞伎町,有人叫你老大,被崇敬,被追捧,那是什么感觉?那就是我,四番的老大,二阶堂的头头,每天晚上都是血雨腥风,多酷。忘了说,二明是个军火商,还是个没有帮派的军火商,当初我也没想到我会混出名堂,现在二明交货基本靠我出面,你看今晚,我们就去交一批MK255(狙击枪)。对方说不定和我们一个学校呢,也说不定是个货真价实的黑帮分子,我们连他是哪国的都不知道。

算了,去吃晚饭,当我拎着两份砂锅走出食堂,十分惊讶一份涨到了十二元。忽然有人喊道,“我去,有人要MK255,五万那,老子出早了,气。”这熟悉的价钱立刻吸引了我,我拎着砂锅就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公告栏前,一个瘦高的黑人小哥操着流利的中文叫骂,我暗暗记下要收枪的ID。

忘了说,外院民风淳朴,各种游戏讯息都可以贴在公告栏上,所以公告栏上是各国语言混杂,密密麻麻贴了一堆,我是只关注中文部分,其他直接过滤掉。

回到寝室,把砂锅递给二明,顺便告诉了他在公告栏前看到的ID,二明立刻抽出了网络端线,插在了床上感应端,把脑子伸到那个圆壳里躺好,我知道他进入游戏查看ID去了,这蠢货,直接当时记下不行。不到五分钟,二明就起身了,“是你那个ID,今晚十点。”

我慢慢挑起砂锅里的豆腐泡,“行吧,别让他知道咱们和他是一个学校的。”

 “那成,肯定的啊。就看大放你的了。”

 “砂锅十二了。”

耳边不出意外的响起了那货的哀嚎,“让不让穷学生好好生存了啊。”

九点半一到,我们一起连上网络终端,躺倒在床上,进入游戏。我们先在四番会合,我的老家。然后再前往职安大道和一番街的交叉口。我让二明带着龙治和浅野在暗中盯梢,我领多多良送货,说起多多良,身高一米九,真实触感几乎开到满,我说你不怕疼,他说游戏逼真了才有趣,这魄力。

十点钟,我们慢慢走在一番街上,突然二明的手机响了,对面传来非常生硬的中文,“你们到了么?”,二明回到“快了,马上。”我接过手机。鬼使神差的说了句“空帮哇。”对面立马回了一句,“空帮哇。”非常标准,我和二明对视一眼,这不是电子转译器,说明对方真是个日本人,看来一切要多加小心。

五十米开外,我看到了个高瘦的男孩,站在那里,看着手机,看身形,不比多多良矮呀。二明已经躲在了暗处,我和多多良缓缓走向了他,快到时,我小声道“出前一番。”对方立马看向我,“柠檬雪糕。”就是他了!

一头卷毛,他自我介绍到,“我叫大野三和,来货了么?”我示意多多良开箱,里面是我的两把和二明的一把,一共三把枪。“都在这了。”他迅速的提了货,我们留下双方的卡号,他就消失了,如果对方不是骗子,游戏退出后,我的卡里就会出现1500元。

第二天早上看自己的卡里果真有1500元,转给了二明500,也算小赚一番。

学校里总是有宣传画报,呼吁大家不要玩这种超虚拟游戏,因为有人沉醉于游戏中的身份而分不清现实虚幻,经常有人因此出事,也有人终日沉迷于此,几乎整日躺在床上,身体急速衰弱。我和二明都对此十分不解,毕竟退出了游戏,我还是那个懒蛋大放,他还是那个碎嘴二明,也为期末考试而发愁,也为食堂涨价而痛苦,我们是如此的普通。

然而上帝在开学第二周就见证了我们的不普通,二明信誓旦旦的说他来选课,我去买晚餐,我提溜着宫保鸡丁和蒜香茄子还有六两饭回寝室时,二明告诉我,太极课没选上,咋俩只能去跳健美操了。我二话不说,把饭扔进饭盒里,把二明按在床上就是个剪刀腿,听着他回韵悠长的惨叫,我的内心——一点也没平复。

周五总是会到的,此时的我和二明站在最前面,后面是整齐的十二个妹子,前面是笑眯眯的金马尾健美操老师,“没想到会有男孩子跳健美操,今年老师人气很高呢!”我在心里默默吐槽,“你想听我讲大实话么?老师。”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所有人都看向门口,一个高瘦苍白卷毛的男生,短袖短裤人字拖,铺面而来宅男气息,呸,我怎么有脸说别人,他缓慢的说着极其生硬的中文,“对不起,我迟到了。”老师笑眯眯,我说怎么少一个人,去站在队尾吧,现在开始点名。”老师拿出小册子,“阿尔莎娜,安迪,茉莉安娜,林放,徐子明,直到最后我才听到了他的名字,暮木三和,还有那声斗(到)。”

金马尾老师似乎极其喜欢二明,总是鼓励他胯再开一点,扭屁股,打手臂,你的协调性真的有待提高。二明总是哀求的看向我,我回以轻蔑而又冷漠的眼神,呵,吐奶的小猪仔。反而,我的目光总会停留在那个男孩身上,漫不经心,没有一点力气的做着每个动作,感觉风一吹就倒了,他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我立马转头,面不改色的做头部运动。

这个男孩总给我极其熟悉的感觉,我又想不起到底为什么会熟悉。

周四的晚上,我和二明遛弯,又看到了他,我指给二明看,暮木三和在公告栏前,不一会就朝我们这边走来,二明热情的上去打招呼,“哥们,这边,你是哪个专业的,平时都见不到呢,改天一起打篮球啊。”“日语专业,我不会打篮球。”二明傻兮兮的说,“嘿嘿,其实我也不咋会。”

我见气氛有些尴尬,立马接话,“你不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还选日语?”

“打发时间。”

气氛彻底沉默了。

“哈哈,那我们体育课见。”

我便拉着二明快步走到了公告栏,上面有一张新告示,打算加入帮派,留了个ID,我记下了ID,扯下了公告,胶水还没干,才粘上不过两分钟。二明皱着眉头问,“三和粘的?他也打十二番?”,“有可能,我回去看看有没有和这个号接触过得讯息。”

晚上登上游戏,果真这个ID,就是前两天要货的那个,我靠,大野三和,暮木三和,就差了个姓,上次交货也没仔细看,十有八九就是他了。二明在边上问,“怎么样?佐佐木大佬,收了三和小弟么?”,“不是说好不暴露身份吗?”,你收他,不说你是林放不就成了,这有什么,我看他装分很高,战力也不错,军火估计也是满满一车库。

在二明的怂恿下,我代表四番发出了邀请,不一会他就回信,表示马上到。

三和是浅野领进来的,简单的进行了入会仪式,给他贴了个帮派纹身,安排个出前指导,本来多多良想接他,我选了二明,这样将近一个月,我们仨都会一起行动,熟悉帮派事物。算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我也直接告诉了他我就是林放,出前指导就是徐子明,三和一点也不惊讶,他说,他早就知道了,看到我去撕告示了,我和二明表示十分震惊,原来我们早暴露了。

我和二明退出游戏时,已经将近凌晨两点,直接就睡着了,脑子在接触壳里都没拿出来,失去意识前我还在想,三和还没退,他到底用不用睡觉啊。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每天夜里打打杀杀,吵吵闹闹的东京夜生活,有时候也装作暴走族去飙车,晚风吹在脸上,边上是朋友,就是个爽。三和让我们见识到了他骨子里的血性与刚劲,那是我们怎样也无法拥有的,三和话也渐渐变多了。

每周五又在一起尬跳尬聊,三和总是能把二明噎个半死,这让我心里暗爽。我们也会一起吃饭,三和不吃青椒,每次都慢条斯理的把青椒挑出来,并抱怨中国的酱油太咸了。

一次三和约我们踢球,其实只有他在踢,我们看热闹,我才知道三和的力气非常大,能把球门一个人挪动,我和二明都十分佩服,三和脱掉了上衣,整整齐齐的八块腹肌,我才发现三和一点也不瘦,只是衣服太大而已,之前的那些都是我误判,胸口还有一道浅浅的疤痕,重点是,后背上一副八岐大蛇的纹身,栩栩如生。这正是佐佐木大佬我想纹的啊,这才是黑帮的标配啊。我和二明争先恐后“你这纹身在哪纹的?”“你这疤咋来的?你身材咋这么好?”

三和躺在塑胶地上娓娓道来,“疤是和重庆帮火并时留下的,老早之前了,纹身是我爸认识的爷爷给纹的,我爸说,必须要有纹身,象征我成年了,是帮里的一分子了。”

我和二明目瞪口呆,二明激动得问,“敢问阁下哪番的,什么帮派?”

三和闭上了眼睛,“我就是四番的,三和堂。”

此时的我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你为什么来中国上学?”二明锲而不舍

“我爸说,台湾帮要血洗十二番,把北京帮欠的债都要回来,让我出来避避风头。”

我和二明相顾无言,三和也睡了过去,感情我们在游戏里体验到的大佬式生活,是人家打小就经历的。

之后我们也在游戏里见面,只是我们不那么热衷于赚钱打杀,而是听三和讲他的生活,真正的歌舞伎町,他不愿意讲,我和二明就围着他问,他说,其实和游戏里真的差不多,只不过,死亡是真的,害怕与恐惧也是真的。就像一千次模拟,和最后一场实战永远不一样。

我和二明也都懂,就算真实触感全开,就算体验过了死亡有多痛,可我们知道我们还活着,如果不知道下一秒的生死,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哪怕是加重一点的呼吸。

快到期末时三和告诉我和二明,他要回日本了,我们都很不舍,晚上狠狠喝了一顿,我和三和搀着喝多了说胡话的二明。寝室的路灯下,三和说,我已经把游戏退了,装备都转给你了,你好好利用吧,我的脑子也有些木,没出声,三和拍了拍我的肩,转身走了。

我看着他走过了小路尽头,便搀着二明这头猪仔上楼了。

第二天二明睡醒,我已经去食堂给他买好了早餐。看着他大口塞烧麦的傻样,我突然就乐了,其实二明这傻样,比游戏里帅多了,难不成,我也傻了?

我和二明说了三和的事儿,当晚我们就把所有的装备都转了出去,赚了4000块,其实四千块和我们投在游戏里的钱也差不离了,三和的装备将近卖了5万块,二明套出了三和的银行账户,把钱转了过去,自此,佐佐木大佬和军火商彻底退出了江湖。

体育课的期末作业是每人跳一段健美操,拍下来,传给老师。我和二明死缠着三和一起录这段视频,三和是拒绝的,我们说,这是最美好的回忆,三和也不再抗议了。

准备健美操的日子是很无奈羞耻却又开心的,最后的作品赢得了大家的笑声与掌声,我和二明都留下了那段羞耻的视频,三和也背着我们悄悄留下了,我和二明都知道,只是没有说破。

假期一到,我和二明去机场送走了三和,他反复重复自己的联系方式,说以后一定要联系,等你们去日本见见我的三和堂。二明把头埋在三和的胸前蹭来蹭去,我也有点哽咽。

自此以后,夕阳下的校园的操场上出现了两只许久不曾运动的废柴,笨拙的打着篮球。

“二明,我们下个寒假就去看三和,去他那里猫冬。”

“好,一起去。”

-完-
科幻作品
二明和我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行文流畅,语言十分具有烟火气息。但是整篇文章似乎少了一些与科幻相关的东西,个人感觉更像是一篇快节奏的生活素描。希望作者以后多加注意。

2017-11-01 20:36 匿名 ——

很精彩的一篇小说,但似乎和科幻关联不大。

2017-10-31 15:14 匿名 ——

全篇行文流畅,相当生活化,非常有大学生日常生活的代入感。角色扮演类带入游戏是本文的推进线,但是并没有涉及到其中任何的科学性,只是直接使用,进入游戏后的具体体验也并没有描写,泛泛的太多。但总体来说,友情,特别还到了跨越国别的友情层面,再加上文风带来的一贯真实风格,还是可以让人有所体会的。

2017-10-23 17:1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