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雪氏母
钢铁大萝卜   
得票 520 阅读 2881 评论 0

他醒在冰冷的暂冻舱里。

除了身上银色的紧身制服之外,一无所有。

包括记忆。

眼前是圈着舱门的光晕,四周被密封,整个人被固定在一个胶囊型暂冻舱里。不仅是他一个,透明的舱门外,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这样的胶囊舱。里面的人跟自己一样,穿着银色制服,被固定在舱体里。那些人胸膛没有起伏,脸模糊在昏暗里,也不知是生是死。

但他的舱体亮着,被囚禁的恐惧让他拔出双手努力呼救,但无论怎么拍打舱门,外面都只是安静得可怕。惊慌间看到自己的尾指上纹着一个“鸣”字,就算怀疑这是否是自己的名字,也给了他力量坚持得更久。就在他因缺氧陷入意识模糊状态时,舱体的输氧管开了。

对面所有的舱门都已经亮了起来,照亮了里面躺着的人。

他们看上去安详地睡着,容貌各异,肤色不同,但穿着统一的制服,呼吸并不明显但已经有了生命迹象。鸣只觉得震了一下,对面舱体里的就人不约而同地睁开了眼睛,面带微笑,却一动不动。直到舱体全部打开,他们也都整齐划一地下来,步履从容地一起往开启的门外走,像群僵硬的机器。鸣被这样的情形惊住,谨慎地出了舱体,却被隔壁舱步履不变的人撞出队伍。

他没能站直便跌撞着后仰,眼看就要摔倒,突然有一只手伸出来扶住他,免于被其他只顾走路的“机器人”踩踏。

心下一惊,站稳就想回身道谢,却看见跟其他人一般无二的女孩收回手,面带微笑眼神僵直,毫不停留地跟着大队伍离开。

他耸下肩膀,还以为帮助自己的是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人。失望之下,他只能抬起头打量着四周,这是一个不算小的空间,墙体很亮,地上密密麻麻安放的胶囊舱都被开启,里面的人顺着过道鱼贯而出,门外,是一个漂浮在太空的空间站。

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舱体,侧面有一个小小的编号,1219。

匆匆记下了数字,他就紧跟在队伍末尾,穿过了狭长的通道,进入空间站。一路上都能看到太空里那些自行工作的机械,有些在正常工作,有一些则早已停运,僵硬地支在太空站外。

他停下脚步,太空站的微光让他在窗口看到了自己的脸。

那张脸很年轻,似乎尚是少年,眼神有些疑惑,却并不惊慌,眉峰内敛,鼻梁高挺,嘴唇不厚,但也并不算薄,颌角分明,是个还算顺眼的长相。

进了太空站,只见一排机械臂横在前方,人顺从地被细长的机械臂把一个个细小的晶片插进背脊。

他看得头皮发麻,快步离开眼前的队伍,刚混进其他已经被“处理”完毕的人群里,就被分到一个昏暗的通道前,他还没等站定,就被身后的人挤了进去,回头刚想说等等,分配台已然离开,原地只留有两个工作箱。

正晃神,身边迈出一人上前提起了一个箱子,转身往通道尽头走去。他赶忙拎起另一个箱子追了上去:“你好?”

那人停下,转向他,微微欠身:“您好,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他一愣,眼前的同组人,居然就是当初在房间里扶了自己的女孩。

她面带微笑,眼睛很亮,瞳孔纯黑,又好象闪烁着微微的蓝光,五官平整精致,唇角微挑,勾着一个礼貌的弧度。

她就那么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看着他。

他愣了好久才答道:“你叫什么?”

女孩微微偏头:“我是人造人H19,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我,我叫鸣。”

漫长而又黑暗的通道里,鸣从H19那里得到了想要的信息。

这里是幸存者联盟的卫星空间站,之前载他们来的是一艘专门运输人造人的货运飞船,这个空间站需要维修,于是会有这么多的人造人被送到这里。

鸣觉得奇怪,这里的机械看上去损坏许久,怎么才派人来维修,还一次来了这么多。

但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鸣换了一种问法:“最近有什么大事吗?”

H19还是有礼的微笑:“还有六个月,联盟第二大行星的事务长会到主星访问,届时会在各个公民终端同步转播,如果鸣先生您是游客,也可以到任何一个充能站,那里也会有光屏为您实时播报。”

看来H19是负责接待类型的人造人。

鸣这样想着,两人已经走到终点,这是需要系着安全绳爬到太空里进行的维修作业,但是鸣翻遍了两个箱子,也没有找到氧气盔。没有氧气,他无法工作,最后只有让H19独自出去,鸣待在转压仓外看着H19的身影在太空站的金属壁上下攀爬,熟练地把老旧的部分拆下,换上新件,她甚至在工作的时候拽住了一个安全绳断裂的人造人。

鸣看着他们在太空站崭新灯光下微微泛着润泽色彩的皮肤,看着远处那些攀在站外敏捷的影子,看着H19脸上一直带着的微笑。

如果这是真正的人,一定会是一支非常强大的军队吧……单单是在外太空可以生存这一点,就足够称得上强悍了。

这个想法,在归途的货船里得到了证实。

早在人造人问世之初,他们是以人类幸存者联盟的战时守卫队存在的,被称为雪氏人。但战争结束后,失去意义的雪氏人由公司接管,雪氏人变成了人类星系的替代劳动力。

战时的称呼雪氏人也变成了更易于分辨的人造人。

归途中,鸣并没有回到他的暂冻舱,而是在这艘无人货船上找到了一个管理员终端,查到的东西有限,但足够他了解一些H19回答不出的事情了。除了人造人有关的事情之外,还有那个H19提到过的访问活动,但那也是两个月后的事。

他也试图搜索自己尾指上的“鸣”字,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结果。主星公民都有身份卡,否则就会被放逐到边缘区,但他除了一个纹身什么都没有,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不是人造人。

一次无聊的遛弯,他恍然间看到了一个人影,追上去却不见所踪,不知道是看错还是确有其人,他检查了所有的暂冻舱,但都没发现异常。

不到一个星期,鸣又缩回了标着1219的暂冻舱。

因为他饿了。

眼冒金星的第三天,查到暂冻舱可以暂时冷冻人体并且湮没五感之后,他抱着咕咕叫的肚子爬回1219,陷入了沉睡。

等到他再次醒来,已经回到了联盟主星,经历过一次万蜂出巢的鸣这次熟门熟路地躲在队伍后看了一会,发现那些机械臂会更换他们的晶片。鸣突然意识到,人造人的不同技能应该就是来自于这些晶片,不同的晶片有不同的资料存储,所以H19告诉自己的消息才会时效性那么低。

鸣转身离开后,又在分组的地方看到了H19,只是这次,所有人都带着那种亲切的微笑,一大群笑着的人挤在一起,看上去有点可怕。

他又一次挤到了人群里,并且又一次跟H19分配在一起。

可能是因为H19是第一个在他醒过来帮助了他的人造人,鸣对H19很有亲近的欲望。

他跟着这些人造人整理资料,维修主星计算机,修筑迎宾建筑……

跟H19长时间的相处让鸣觉得H19不只是一个木然的人造人,她很细心,会把资料按照职务分类,会清除计算机细小的病毒,会记下建筑的图纸指导他钉钉子……美好的女孩形象让鸣越发地亲近H19,但与此同时,他的心底也有一层不安。

不安在一次事故中变成了现实。

来监工的人站在楼顶踢下一个人造人就扬长而去,而那个Z26摔断了腿。

H19没动,但鸣清楚地看到,她一直挂着的微笑消失了。

Z26被其他人造人临时安置在仓库,H19晚上离开了充能舱,鸣拉住她的手,一起溜了出去。被H19带着七拐八拐,转眼就到了。

她瞥了他一眼,抬脚迈进仓库,曾经的机械感全无。

仓库里已经来了几个人造人,看上去在讨论事情,而H19并不避讳鸣的存在,直接加入了他们。

直到两人回到休整舱,H19才第一次出声:“你是黑户。”

冷冰冰的声音反差极大,鸣愣了一下,才回答道:“我明白了。”

沉默一会,他又问:“你是谁?”

“雪氏族主。”

原本默认的约定并没有机会执行,第二天突然有警察冲到迎宾建筑,搜查,抓人,铐住扔进审讯室一气呵成。

这也是鸣在昏迷之前的最后一点记忆。

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边缘区的垃圾堆旁,穿着磨破的制服,鞋也不知所踪。

边缘区人人自危,这里总是在流传主星过来抓人回去做实验,这让边缘区的人对主星来的人都很敌视,鸣能安然活到现在,还是靠了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的H19。他们人很多,似乎也不怕抓人的流言,每天早出晚归,偶尔会带回来几个人造人。

终于有一次,鸣有幸看到了传说中的主星抓人。

一个中型飞船从船底喷射出一种液体,无孔不入地渗进房子黏住里面的人,饼干大小的粘液就能把一个20岁左右的男性黏得结实,拉上飞船。这个方法在别人那里闻所未闻,但鸣却一清二楚。

因为他就是那个20岁左右的男性。

在那个被传为魔鬼之地的实验室,鸣见到了一个男人。

一个胡子拉碴,穿着脏脏的白大褂,眼镜模糊得看不清对面的男人。

一个抱住他喊侄子的男人。

一个唤醒了他记忆的男人。

鸣是这个男人——苏泽的侄子苏鸣。

苏鸣一直是爷爷带他,从小到大的记忆力只有爷爷。爷爷是一个实验室的元老,研究的就是H19的族人,雪氏人。

雪氏人,其实并不是人造人。

母星毁灭后,幸存者联盟逃到一个陌生的星球,发现了这里的最高智慧生物,雪氏菌。它们有一个内核和无数细小的触须,通体雪白,蜷缩起来只有一个桃核大。

科学家发现它们的神经系统波频和人脑极为相似,于是把雪氏菌装进了人类的脑部,代替人类的大脑,甚至研究用这种外力波频使死人复活。

实验成功了,他们弥补了人类稀少战力薄弱的缺陷,但人类并不放心让非我族类的雪氏人守护幸存者最重要的壁垒,于是他们被派往高危的边缘地带。

战胜后,公司开始大量收购雪氏菌,但它们被人类自体病毒感染得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于是他们又开始强迫雪氏菌配种,近亲繁殖的雪氏菌没有自然出生的那样带有本能,只会对插入芯片里的指令言听计从。

公司大量非法繁殖克隆人,成批配种劣等雪氏菌,克隆人成长到最合适的年龄就会被长时间的微弱电流宰杀以保证大脑完好,再开颅放入雪氏菌,注射改造药剂……

成千上万死在公司利润里的克隆人,和从一出生就注定工作十年然后疾病缠身慢慢腐朽的劣等雪氏菌。

苏爷爷是同情雪氏菌的,但他知道了真相,于是他被公司追杀,迫不得已让孙子服药锁住记忆,藏在雪氏人货舱里,在太空避难。

这些都是苏泽告诉他的,但苏鸣对这段惨痛的故事只记得自己被爷爷扎了针,关进暂冻舱,再醒来,就已经在货船上了。

H19、苏泽、和一个叫季的克隆人,是拧在一起的反联盟力量。

公司对雪氏菌和克隆人的迫害已经远超道德底线,加之父亲被害,苏泽是主动联系H19和季的,三股力量蛰伏在边缘区,所谓的主星抓人,也是他们运输族人的障眼法。

但H19的想法很简单,毁掉主星监控雪氏人的计算机,找到自己的族人,打劫一艘有空间跳跃能力的飞船,离开人类星系。

鸣加入了他们,并且积极地为雪氏人的计划出谋划策。他选定了一条有些曲折的航线,一个半月后,从边缘区开始,绕过大半个星球夜袭航空港,第二行星事务长离开的当晚,主星的航空港一定是最疲累放松的时刻,先把三分之二的雪氏人通过调度外派到尽可能远的星球,趁着主星忙着迎宾,聚集在一起先离开人类星系,H19之前杀病毒时已经给计算机动了手脚,这能争取到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他们这些主力就需要毁掉计算机,乘飞船跟早已离开的族人汇合。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鸣得以忙里偷闲拉着H19看星星。

他看着H19在黑夜里的眼睛,忽然道:“我第一次见你,你的眼睛好像就闪着蓝光。”对方闻言笑了一下:“我在这个身体的额头上,眼睛离得那么近,当然会露出一点光来。”

鸣见她搭话更加兴奋:“我还以为你们都是白的,原来是这么漂亮的颜色。”

H19用那双在夜空下看起来颇为奇异眼睛看进鸣的瞳孔里,她接下来的话也仿佛随着目光在他脑海里响起:“被称为雪氏菌,是因为族母是白色的。”

“雪氏族母每一代只会有一个,老的死了,新的就出生在它的身体上。”

“它能捕捉空气里每一个有活力的细胞,然后包裹它,于是诞生了我们。”

“它的生长过程十分漫长,出生时只是一个白卵,要等几年才会破壳,成为族母。”

“但是为了这么绚烂的星空,再长的蛰伏都是值得的……”

鸣看着那双已经浸润泪水的眼睛,无声地抱住了她。

闷闷的声音传来:“所谓的能复活死人,不过是活过来一具尸体,这么明显的谎言,居然能作为人类捕杀我们的借口。”

沉默了一会儿,鸣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们的族母,还活着吗?”

H19像是从那种情绪中恢复过来了:“肯定会的,只有族母活着,我们才活着。”

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第一次知道,雪氏人居然还有一个同生同死的族母,这种种族繁衍体系让他哑然。正想着,显示墙开始播放这次访问的新闻,鸣看着里面熟悉的身影,愣住了。

随后冲出房间,风一般地跑向苏泽的书房。

他早就知道为了防止人权主义者抗议,公司不会把同基因的雪氏人安置在同一个星球。

但政要随身带的人造人秘书,分明就是H19的脸!

这并不是他惊讶的原因,而是那个秘书,看上去要比H19小至少三岁!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雪氏菌已经有了完全融入人类的能力,H19,她在长大!

拯救一个桃核大小的菌种不算什么,但如果那是一群“人”呢?

一直被压迫的雪氏人已经有了智慧,也完全有能力跟体质脆弱的人类抗衡。

他们不需要吃喝,只需要能源!

主星计算机是什么?就是一块巨大的能源!它存储的能量能炸了二十个雪氏星!

他们才是人类的最大威胁。

带有字母编号的人造人就是第一批被研制出来送上战场的雪氏人,

他们很有可能保有自己族群被迫害的全部记忆。

幸存者联盟的基建处处都有人造人的身影,他们知道主星甚至其他殖民星的每一条小路,每一根管道。他们知道卫星的运行轨迹,知道全部监控探头的位置,知道政要的每一餐食谱,知道人类的每一处弱点,每一处阴暗。

他们知道怎么制造自己的“族人”。

苏鸣一脚踹开书房门。

“叔叔。”

“我知道你渴望权力。”

“但是现在,我们是在与虎谋皮!”

苏家的倒戈猝不及防。

雪氏人和克隆人堪称狼狈地逃出边缘区,那个破旧的中型飞船像是破釜沉舟般地直接冲往主星计算机所在的大楼,但即使到了地方也被早就接到消息的联盟军一顿狂轰滥炸,但突然不知哪里冒出来了成群雪氏人与联盟军混战一团,飞船喷下粘液粘住了计算机能源板就猛地拔高,吊着块几吨重的板子仓皇逃出主星。

但出逃的过程并不顺利,H19的飞船在主星的一个小卫星附近被打烂,靠着微薄的引力勉强迫降,就被苏鸣和主星军长带领的联盟军截住。不远处的太空中,克隆人和雪氏人的舰船跟联盟军互轰,但除了更多的死伤,这种战争毫无意义。

苏鸣知道,H19也知道。

他们走不了了。

除了那些被调度出去的雪氏人,其他的,包括族主,包括盟友克隆人,都会死在这场战争里。

H19看着对面的两个人类,许久。

她眼泪被小卫星的引力轻托住,慢慢地下降,最终砸成一团花。

“这不公平。”

“为什么入侵者摆出这样的姿态。”

“为什么要让我们的生命,供养你们的生命。”

“你们有千千万万的选择,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我们!”

“为什么!”

远处射来的一枚榴弹瞬间把她炸裂在未尽的话里。

H19死了。

苏鸣举着酒杯,坐在庆功宴的主桌。

身上不再是紧绷的人造人制服,而是一身笔挺的军装。

远处叔叔苏泽对他微微地举杯敬礼。

苏鸣的职位比他高两级,这是他作为一线领队应得的。

手上的终端突然响了,他告歉后来到洗手间,打开了信息:

高强度的能源有机会刺激劣等雪氏菌进化;湿度大的地区雪氏菌孵化的成功率更高;幼生雪氏菌喜有植物的生长环境……

几千字都是有关雪氏菌繁殖的资料,他带着怀疑拉到最后,落款是H19。

苏鸣愣住。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抬手关掉了洗手间的灯。

黑暗里,他的眼睛闪着莹莹白光。

-完-
科幻作品
雪氏母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全文分段过多,使得信息交代被拉长,节奏感被破坏,很多信息完全可以删掉,或者合并在一两句话中交代完。不要每想一个动作、场景就写一段,这是写作能力不足的表现。 加油,写作就是要愈挫愈勇!

2017-11-04 22:46 匿名 ——

设定很有创意,描写也比较细致,能够清晰地想象出作者笔下的未来架构。遗憾的是相比起前文的详尽,后面在叙述冲突时稍显仓促,力度不足。

2017-10-23 14:39 匿名 ——

小说的整体构架非常的完整,创意也非常的新颖别致,相信扩写出来之后会是一部相当优秀的作品。结尾处理方法简练而老到,发人深思且彰显功力。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在于,缩减字数的处理过于生硬,有几处相当出彩的转折被一笔带过,显得有些可惜。

2017-10-09 22:3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