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进化
邵雄鸣   
得票 34 阅读 699 评论 0
先看评语
· 在“侦探小说”或者“推理小说”中,开头铺垫过多和后文虎头蛇尾似的结局似乎成了困扰这类作者的很大难题,尤其在篇幅有限制的情况下。在这里其实我有一个建议:想要让铺垫和发展环环相扣,就务必体察作品中出现的每一条线索,看它们对剧情帮助的大小进行排序,帮助大的留下,帮助小的就去除或者略写。不要过多地贪恋已经写成的文字,毕竟小说当以有始有终、结构平衡为上。 · 文章整体的推理风和科幻风结合的很好,虽然科幻部分的技术支撑略少,但警官设定和故事发展完全可以弥补。但中后段有明显的跳跃,无法连贯,结尾本来展开的还是很完整的,有完整的逻辑推理,但是最后又是典型美国式的大完满英雄式结局,有点与前面的画风有点不搭。相信篇幅足够的话,故事可以展开的更加完整。 · 在设定上问题较大。故事铺垫太多,结尾匆匆收场,头重脚轻。依靠对话推动情节,然而大段对话却冗长无味。推理上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略显无趣。 · 主人公李向北无疑是一个非常有故事的男主角,通过阅读我们能大致拼凑出这个异常机智敏锐但是所剩时日无多的末路英雄形象,希望能在扩写的阶段把背景交代的更加清楚些。推理和最后的打斗环节略显急躁浅白,与前面细致的笔法不太相同。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与凶手交手的情节像极了蜘蛛侠和变身蜥蜴人的康纳斯博士之间的战斗,很难让我这样的美漫读者不出戏。此外,最后的结尾强行大团结略显蛇尾,望能改正。 · 文章扣人心弦,最后结局也出乎人意料,但美中不足的是结局部分过渡的太快,不过有很大的续写空间,不错的文章。


李向北坐在警局的档案室里,死死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一言不发,在电脑的旁边还有一个临时充当烟灰缸的泡面盒,略带余温的汤汁上漂满了烟头,这代表这一次遇到的状况的确非同寻常。他换了一个姿势,屁股下的沙发污渍斑斑,而且对于需要连续工作的人来说显得有些太过柔软了,但阔别三年的熟悉感让他完全无视了这些缺点,他向后靠下,轻轻按摩着隐隐作痛的脑袋。


“还坚持的住吧?”林峰端着两杯卡布基诺略带歉意地问道:“要不要先休息一会?”


“少来了,林大局长,你要是知道关心我,就不会拿这种速溶咖啡来忽悠人了。”李向北看起来毫不领情,结果咖啡一边喝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


林峰也不以为意,笑着坐在了李向北的身旁。电脑屏幕上分布着四个窗口,画面看起来都是最普通不过的房间监控,时间上是凌晨12:37分,黑白的世界里透露着死一般的沉寂。


“只是想让你帮我分析一下这些监控视频,我可没想到……”林峰抬起手腕瞧了瞧手表:“你能看上足足二十遍,有什么成果吗?”


“你想要什么成果?”


李向北说这话的时候屏幕里终于出现了变化,对准客厅的镜头里,一道黑影一闪而过。两秒之后这道黑影便突进了三十余米,穿过走廊悄无声息地没入了书房之中,这惊悚的场景丝毫没有吸引两人的注意,很显然他们早已将刚刚一幕看了无数遍了。


“我知道这件案子很不简单,但就算牵扯再多内幕又怎么样,他们还能在一个只能活半年时间的家伙身上浪费子弹不成?”眼看林峰默不作声,李向北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行了,这件事你能通知我我很感激,不要有心理负担,你知道我需要这笔钱的。”


“好吧,那你先看看资料。”


林峰沉默了一会,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插在电脑的接口上,很显然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个回答,就像李向北猜的中他的纠结一样,十几年的共识让他们对对方都是了如指掌。


“好家伙,什么时候的事?”


打开U盘里的加密文件夹,李向北首先看到的是一份人物介绍,里面详细介绍了宋承业的个人信息。作为成功利用基因靶向技术根治癌症并获得诺贝尔生物学奖的他在东海市可谓是声名大噪,但这份资料现在出现在这里,代表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三天前。”


“这么大的事你们也能瞒得住?”


“如果光凭警局当然不行。”林峰颇为无奈地摸了摸鼻子,道:“是军方封锁的消息,这也正是我找你过来的原因,现在警方已经没有插手这件案子的权利了。”


李向北继续翻阅着资料,第二页记录了宋承业所在科研院近期的研究成果简介,很显然之前的调查认为这是最吸引犯罪者的东西,不过对生物学一窍不通的李向北却只能一扫而过。


“这是死者的女儿,也是搞科研的。”林峰指着资料第三页上的女人说道:“你猜的没错,这次的案件是一个和警局没有任何关系的私人任务,而任务的发布者就是她。本来是不打算打扰你的,不过她给的报酬极高,我想你应该会感兴趣。”


李向北停下拖动的鼠标,“多少钱?”


“很高。”


林峰推过去一张银灰色镶边的银行卡,是中央银行刚刚发布不久的白金卡,起存至少是五十万元。卡面很新,根据编号来看应该也是近几天刚刚办理的,这个发现让李向北忍不住有些心跳加快。


“预付定金,密码六个六,水落石出之后还有一半。这次的案子不简单,很可能还会牵扯到军方的某些机密,所以才能要到这么高的价格。”


“这么说来,监控里的那个玩意很有可能是军方的改造战士?对了,宋承业刚好是做生物研究的,难道是实验体逃脱报复自己的造物主,这也太狗血了吧!”


“谁知道呢,不管那东西是不是改造战士,总之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林峰耸了耸肩,将泡面盒朝着自己拉近了一点,靠着沙发点燃了一根香烟。他想起三年之前,刑警队的一行人时常这样坐着讨论案情直到深夜,如果不是那场意外,这样劳碌无趣的生活或许会一直持续到今天。但那样的时光到底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曾经的老人现在也只剩下了两个。


“要不算了。小安我会帮忙照看的,再加上局里的抚恤金,好日子不敢说,但也足够她平平安安长大了。”


“你也不容易,五十万,值得拼一拼了。”李向北站起身来,将资料U盘和银行卡装进了外套的内兜里,然后摇了摇头拒绝道:“我该回去了,人上了年纪就不该太晚睡觉,你可得比我更注意这点。”


“别忘了明天去找委托人聊一聊。”


“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


李向北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林峰挥了挥手。深秋夜露深重,他裹紧身上的大衣,一步步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第二天傍晚,李向北开着自己那辆破尼桑驶向城南的别墅区,这是辆十多年前就退休的警车,之前一直停在警局的后院里,被李向北在离职的时候昧了下来,敲敲打打竟然也开到了今天。这个时间点作为拜访显得有些太晚,但他显然没有讨好任何人的意思,对于一个时日无多的人来说,如何让自己过得舒心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这是在没有好处的前提下。


晚高峰的路况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样子,李向北被堵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好几家卓越科技,都是宋承业名下的医疗保健公司,做生意和搞科研都不是简单的事,能把两者同时做好更不容易,但宋承业做到了。


得感谢这一点,因为它让治疗癌症的药物提前数十年走完了从理论到实践的漫漫长路,不知道拯救了多少生命,同时衍生出的其他药物和技术也给无数人带去了帮助。当然,对于李向北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这些公司给他带来了比平时高出好几倍的报酬。


车子开到宋承业家别墅的时候已经临近七点了,院子里的大门自动打开,李向北想到了这里遍布的探头,很显然监控屏幕这座房子的主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到来。他把车停好,走到了看起来颇具年头的雕花木门前敲了敲门,门过了很久才开,李向北似乎看到了一个针对自己晚到的小小报复。


不过他并不介意,男人对于美女的容忍度总是格外高的。


开门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女人,她穿着一袭黑色长裙,身材高挑,如瀑的黑色长发慵懒地伏在她的肩膀之上。五官精致,尤其是一双娇憨清澈的杏眼格外迷人,李向北在心里默默骂了几句林峰,要不是他在资料上放上了丑陋的黑白证件照,他一定不会让迟到影响自己的第一形象。


“李警官?”那女人问道。


“准确的说,我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李向北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来,您就是宋婉女士了?”


“是我,进来坐吧。”


李向北走进屋子,第一眼就认为这里绝对是科研工作者的家,虽然科研工作者的家并不是标准化的,但这里的装饰陈设却无一例外透露着简洁、整齐和精炼的气息。房间里的暖气很足,李向北脱下略显斑驳的真皮外套,宋婉接过去顺手挂在了门边颇具未来感的金属衣帽架上。


“你今天来想知道什么?”宋婉开门见山。


“那得看你知道些什么了。”李向北把问题抛了回去:“我们大家都看过监控,不管视频那里面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它出现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既然军方已经承接下了这件案子,你还找到我,肯定是有一些自己的顾虑吧?”


宋婉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领着李向北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沙发前的茶几上泡好了一壶茶水,但现在早已经凉了下来,她将电磁炉打开,这才在加热的嘈杂声中说道:“视频里面的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但后面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我不知道军方有什么内幕,但他们无论调查出什么,都不会对我透露半点,而作为女儿的我希望知道真相,这么说够清楚了吗?”


“言简意赅,对于你父亲进行的研究你有多少了解?对了,麻烦请用初中毕业生能够理解的语言阐述。”


宋婉莞尔一笑,仿佛给未施脂粉加熬夜的苍白脸庞带去了一丝红晕,她侧着脑袋想了一会,似乎是在斟酌词句。


“我对父亲的研究参与不多,虽然同是生物学,但主攻方向不同。他的基因靶向技术所有人都知道,而我更多的是研究生物细胞的能量结构问题,具体来说,就是寻找最适合人体利用的能量来改变食物性状以解决贫困地区的粮食危机问题。”


水开了,宋婉将紫砂壶里的茶叶倒掉,洗净,然后换上新茶。沸腾的热水激起茶香,李向北端起来深吸了一口,举了举杯子示意对方继续。


“但父亲最近几年的研究我都完全没有参与,搞科研是一件很死板的事,基本上没有重大成果和革命创举的话,都是一个团队闷头苦干,外界很难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


“那你父亲的团队有哪些人?”


“只有他和几个学生。”


宋婉拿出纸笔写下了一个地址和电话号码,这个习惯已经不多见了,李向北注意到她的字十分漂亮。


“这是我父亲生前工作的实验室,你可以打这个电话,他叫曹东伟,关于我父亲工作上的事,你感兴趣的话都可以问他。”


“我会的。”李向北把纸条收好,反问道:“你不感兴趣吗?”


“你觉得,视频里的那个东西像什么?”宋婉答非所问。


“看体型和人类非常相似,但没有人类可以达到那个速度,不仅是人类,自然界里都几乎没有任何动物能够达到那个速度。”李向北停顿了一下:“你怀疑你的父亲在非法进行人体试验?”


“他是个很和善的人,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教育我要做一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人。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是以身作则的,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因为他一直坚持的原则所以错失了很多的工作机会,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那么艰难的日子都熬过去了,我想,现在更没有任何理由了,不是吗?”


“当然!”


李向北回答的很坚定,关于宋承业的资料他今天白天通过警方的数据库查了不少,可以说这个男人在四十岁之前过的相当不如意,最严重的时候穷困潦倒到老婆都跟别人跑了。但他并不是没有能力赚钱,至少有三家名声太好的公司给他伸出了年薪百万以上的橄榄枝,但都被拒绝了。说句实话,李向北之前一直以为这样的人只存在小说电影之中,即便是他也不相信这样的人会进行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正因如此,他才更能体会宋婉此刻的心情。


 



李向北第二天一早便来到了实验室,这里的负责人曹东伟显然很早就收到了消息,早早地便等候在了门口。


“你好,是李警探吗?”


“是我,希望你把实验室的人集中一下、我有一些问题想问,可以吗?”


“当然,配合调查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曹东伟的动作很快,大约二十分钟,所有人都被集中到了位于一楼的大会议室中。会议室里的暖气很足,暖洋洋地让人昏昏欲睡。


“怎么称呼?”


“叫我罗军就可以了。”


李向北面前的男孩有些腼腆地笑了笑,他穿着纯棉制的长袖连帽卫衣,帽子下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在开会简单地表明来意后,他已经是李向北第六个约谈的人了。


“我的来意相信你已经清楚了,有几个问题想跟你这边确认一下。”


“请问吧警官,我知道的一定会如实回答,”


李向北点点头:“很好,第一个问题,事发时间你在做些什么?”


“那天我有些不舒服,很早就回家休息了。”


“也就是说,你没有任何不在场证明?”


“我恐怕是的,警官。”


“你当然没有,因为正是你杀害了宋承业,罗军教授。”


罗军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向北,嗤笑着说道:“警官,如果你现在承认这是一个玩笑的话,我可以考虑不投诉你的无礼。”


“知道吗?能进入这个实验室证明你是个聪明人,但不得不说,相比之下你的犯罪手段简直低劣的可怜。”李向北探过头去笑着说道:“顺便说一句,我可不是警察,所以不接受任何投诉。”


“即便你不是警察,也总归是要讲证据的,这是法治社会。”


“那是当然。其实我之前一直在想关于动机的问题,为争名?不会,宋教授这些年一直都把实验室的科研成果以学生的名义发出来。那是夺利?更不可能,保险柜里才能放多少钱,绑架相比之下要合算的多。所以最后我得出结论,凶手一定是想得到一般人想不到的某些东西。”


罗军向后靠了靠,翘起二郎腿饶有兴趣地说道:“请继续。”


“我们都知道宋教授研究的是基因方面的课题,而视频里的凶手偏偏展现了人类不可能拥有的超强能力,这很容易得出结论,那就是凶手一定是教授非常熟悉并且有着很强科研基础的人,不然不可能把一项尚在研发阶段的发明成功应用在自己身上。所以,我把目光锁定在了这座研究室里。”


“很精彩的推理!”


李向北停下叙述反问道:“那么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尝试呢?要知道,未成熟的技术成功率极低,即便成功了也会有非常可怕的后遗症,凶手既然也是科研工作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也许他脑子出了问题。”罗军耸了耸肩说道。


“也许是身体。”李向北说:“罗军,我查过你的资料,你在三个月前确诊了艾滋病,而且已经开始爆发了,医生说你最多活不过五个月,我说的没错吧?”


“那又怎么样呢,这一切只是你的推理罢了。”


“确实只是我的推理,但要证明其实也很简单。进来之前我要求曹东伟将实验室的空调调到最高,只有你一个人没有脱掉外衣,我想,拥有那种力量和速度应该不可能完全保持住人类的外形,你去找宋教授,应该就是为了寻找恢复人类外貌的办法吧!”


“李警官。”


“嗯?”


罗军慢慢站起身来,原本瘦弱的身躯竟然逐渐膨胀变大,像充气一般撑破衣服,露出了足以让所有人羡慕的肌肉线条。但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身体呈现出诡异的灰黑色,甚至还有细密的绒毛逐渐长出,脑袋上两根螺旋的角显得格外狰狞。


“你的推理能力令人佩服,但之前你的话我再送还给你,和你的办案能力相比,你对科学简直一无所知。”


“你什么意思?”李向北忽然感到有些不安。


“你太不了解科学的力量了,所以才会以为我是想恢复成人类的样子。”


罗军看着实验室的大门,忽然轻笑两声朝着楼上跑去,李向北连忙跟了上去。


“基因层面的变化是不可逆的,而且,与这种力量相比,区区人类的外表有什么好留恋的呢?”罗军一边说一遍轻松地走着,保持着和李向北狂奔的速度一致,“我知道自己那点斤两根本逃不脱你们的眼镜,所以压根就没有想着逃跑,你以为我杀害了宋教授还继续留在实验室是为了什么?”


剧烈的奔跑李向北嗓子里干的厉害,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拿到了基因改造液的配方,让后在这几天加班加点,如果你来的再晚些,或许就够整座城市用了。”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里面盛着半瓶墨绿色的液体,“不过现在也基本够用了。与其把变的和你们一样,不如把你们都变的和我一样,半个城市的超级人类,你能想象出那是怎样的盛况嘛!”


两人冲上楼顶,在那里有一台人工降雨设备,李向北冲上前去扑倒了罗军,两人扭打在一起,李向北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罗军的对手,但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打碎了瓶子,将墨绿色液体全部吞了下去。


 



无边的黑暗……


“你醒了!”


宋婉惊喜地喊道。


“这是哪,发生了什么?”


“你成了英雄了。”宋婉笑着说道:“罗军改造后的身体是需要大量能量支撑的,但他在实验室配置基因改造液却一直没有补充能量,所以在最后关头才会体力不支被你成功抢夺,现在他已经被军方给控制起来了。”


“那就好。”李向北心里并没有多少波动。


“而且,被你喝下的半瓶基因改造液却意外修复了三年前那场任务中收到的辐射伤害,换句话说,你现在已经痊愈了!”


“太好了!”


两人热烈地拥抱在了一起。

-完-
科幻作品
进化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在“侦探小说”或者“推理小说”中,开头铺垫过多和后文虎头蛇尾似的结局似乎成了困扰这类作者的很大难题,尤其在篇幅有限制的情况下。在这里其实我有一个建议:想要让铺垫和发展环环相扣,就务必体察作品中出现的每一条线索,看它们对剧情帮助的大小进行排序,帮助大的留下,帮助小的就去除或者略写。不要过多地贪恋已经写成的文字,毕竟小说当以有始有终、结构平衡为上。

2017-11-07 20:01 凉猫 ——

文章整体的推理风和科幻风结合的很好,虽然科幻部分的技术支撑略少,但警官设定和故事发展完全可以弥补。但中后段有明显的跳跃,无法连贯,结尾本来展开的还是很完整的,有完整的逻辑推理,但是最后又是典型美国式的大完满英雄式结局,有点与前面的画风有点不搭。相信篇幅足够的话,故事可以展开的更加完整。

2017-11-03 19:16 匿名 ——

在设定上问题较大。故事铺垫太多,结尾匆匆收场,头重脚轻。依靠对话推动情节,然而大段对话却冗长无味。推理上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略显无趣。

2017-10-18 22:03 匿名 ——

主人公李向北无疑是一个非常有故事的男主角,通过阅读我们能大致拼凑出这个异常机智敏锐但是所剩时日无多的末路英雄形象,希望能在扩写的阶段把背景交代的更加清楚些。推理和最后的打斗环节略显急躁浅白,与前面细致的笔法不太相同。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与凶手交手的情节像极了蜘蛛侠和变身蜥蜴人的康纳斯博士之间的战斗,很难让我这样的美漫读者不出戏。此外,最后的结尾强行大团结略显蛇尾,望能改正。

2017-09-14 22:34 徐向蕃 ——

文章扣人心弦,最后结局也出乎人意料,但美中不足的是结局部分过渡的太快,不过有很大的续写空间,不错的文章。

2017-09-07 17:56 赵文杰 ——

铺垫很多,但是看起来明显仍然不够。来龙去脉仍然显得很模糊(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推理、设定展开与情感发展都不到位。末尾的Good End更是异常僵硬。

2017-09-01 17:49 匿名 ——

以对话的形式来推动小说发展虽然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描写,但除此之外作者没有进行任何其他形式的尝试,让这篇小说的质量大打折扣。最后的高潮部分,也没有达到前文铺垫后所应该达到的效果。

2017-08-31 18:2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