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行恐惧
三千业火   
得票 16 阅读 1137 评论 0

1、追寻罗布泊之路

外面的风沙乎乎地席卷着这座古老的小村庄。村里的一个穿着科考探险服的落魄中年人正躲藏在一间旧房里抵御风沙的吹袭。全身沙尘,头发乱糟糟的,背着一个军用大背包,脸庞上胡子拉碴带着一丝丝的果敢坚毅。

“真倒霉,已经失去联系两天了,这个卫星电话也丝毫没有用处。”彭鱼拿出自己的卫星电话,拨了拨电话,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彭鱼站起身,走到门窗边,将手放在木板上感受下外面风沙的大小。

咯吱~咯吱~声

彭鱼皱起了眉头,嘴里咕噜着

“看来,我又要在这片大地上待多一天了。再不找到正确的路线,就要与这次行动拜拜了。”

风沙渐渐地小了下来,彭鱼打开了木门,遥望天空上的太阳与远方时而飞起的风沙尘土,露出一丝丝微笑。

彭鱼拿出在军用背包里的麻皮地图,麻皮地图上标明着各式各样的箭头,都指向着一个地方–禁区罗布泊。

想起十几年来一直在各地奔走探寻双鱼玉佩的消息,就将在这次行动中可以取得重大突破,彭鱼心里不免得激动起来。

分析着太阳方向以及远方雪山的位置和地图的指示,彭鱼计算许久之后在地图上画出一条曲折的路线,直指罗布泊深处。而和他失散的同伴也将会在那里会和。

太阳徐徐落下,彭鱼也已走出了几公里的路,渐渐地深入罗布泊禁区。

四周分布着流沙,零散的生长着几棵干黄的野草,一片干涸的湖床,湖床的沿岸裸露的湖底,布满盐层,有的地方坚硬的盐峭耸立,如石林一般。而在不远处的某个盐堆上却有着人为挖掘的痕迹。四周散乱的脚印和遗弃麻布水瓶同时告诉着彭鱼这里他的科考队友们来过这里。看来他们已经确定了古城遗址的一条没有被外人发现的密道,没有等待彭鱼到来就进入了挖掘的地道。

明明之前说好的到这里会和再决定下一步怎么样,怎么先探索了。彭鱼摇了摇头,决定进入地道寻找队员们。

靠近地道口,四周用着橡胶伸缩棍支撑着,彭鱼滑下地道后,背后的地道口瞬间坍塌。

彭鱼急忙转身,却已是来不及了。落底后,彭鱼一阵阵强烈的晕眩感如潮水般涌现彭鱼的脑海,来不及开灯便晕厥了过去。


2、回转廊道迷众生

久久的时间过去了,彭鱼醒转起来,记忆中模糊的感觉到好像穿过一层东西。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些。彭鱼打开了别在腰间的军用手电筒,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九阶楼梯连接的幽深的长廊,末端左右各一个转角,廊壁上刻画着一些楼兰古城浮雕,也画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壁画,彭鱼没有研究过这些,也不太敢兴趣。彭鱼手上的军用手表表针旋转不定,彭鱼心知必是落入一个强大磁场中,背包中的任何仪器设备都将不能使用,只有找到出路才是重要的。

彭鱼依稀觉得这条回廊在某个地方好像有记录过,他翻开自己在新疆几十年来记录的笔记,在第三十二页写着这样的一段话“入口九阶梯,幽深入九宫。九宫排阵列,阴阳两合生。”底部这是一张石板照片,石板上有些一些涂鸦画,画上写着一些横七竖八的文字,也正是上面那句话的翻译。合上笔记,思考着接下来是挖沙出去还是继续前进。

彭鱼挖了十几分钟,却发现丝毫没有用处,挖了一点沙子,上面就会又流下一些。退路已被埋没,彭鱼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到达转角处,彭鱼往右拐去,这是他一贯的选择。

转角又是一条长廊,长廊尽头又是转角,如此反复几次,彭鱼开始觉得这条长廊是走不完的。

恐惧充满了彭鱼的心里,开始害怕起这是一条走不完的长廊。待到又一转角处,此时壁画上多一些不同,彭鱼停了下来,仔细地观摩了一下,猛的惊出一身冷汗,壁画上出现了一个正方形的回转廊道,廊道上有着几个人形画像有的正在移动而有的却已经停在远处,这是壁画上唯一会动的地方,彭鱼细细数了一下人形画像的数量。

一、二、三……七。

刚好就是他们这个科考队的队员数量,彭鱼快速的前进后退,壁画上的一个人形画像也跟着彭鱼的前进后退而前进后提,看着上面回转廊道的死循环,彭鱼渐渐的感觉到绝望,无生之希望的绝境绝望,彭鱼快速跑动起来想要追上前面的人形画像,临近之时,一个白色的人影就在前面,彭鱼知道那是他的队友叶河,只是全身似乎被一层白色光膜包裹着。彭鱼呼喊起叶河的名字却得不到回应,白色人影依旧向前走着。急促上前想要拍打叶河的肩膀,手掌却与白色人影交错而过。

“平行世界,这是平行世界的交错地带。对双鱼玉佩的研究就是缺了对空间的探索。这是科学探索的空白。怎么办?怎么办?”彭鱼双膝跪地,坚毅的脸庞上青筋凸起,握紧的双拳一拳一拳的砸在地砖上

过去了几刻时间,彭鱼也渐渐冷静下来了。

在这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回转廊道里,彭鱼开始思考如何从这里出去。任何的绝境都有一线的生机。几十年来,在新疆这片大地上,彭鱼不止一次的进入各种险地,遇到过成群的红眼猩鼠的袭击,也遇到过地下暗河下生存的极影电鱼的电击,也曾被困于沼泽地差点淹没。但也是值得的,这些岁月不仅带给他罗布泊禁地的一些消息,也锻炼了他面对险境不惧生死的勇气。

彭鱼继续走着回转廊道,时而遇到躺在地上不动的白色人影,时而遇到或哭泣或奔跑或癫狂的白色人影,他知道那些都是他的队员,只是都不在同一时空,他也无能为力。

估摸着行走了几个时辰后,彭鱼心慌了,他现在开始感觉到他队友的面对回廊时候找不到出路的心境。

彭鱼思考许久,觉得破解回转廊道的方法就在壁画中,他盘起双腿坐在地砖上仔细观察起壁画来,渐渐地彭鱼沉迷于其中,壁画中静止的人物开始涌动起来,一瞬间彭鱼如同穿越一般来到楼兰古城,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小店的招呼声时起时落,人群涌动丝毫没有察觉彭鱼的存在,行走在道路上的人们穿过彭鱼的身体,彭鱼知道他此时看到的只是旧时场景的投射,国内外在这个方面的技术已有了重大突破。想到这,彭鱼开始观摩人们的行动,三刻钟后无奈的停了下来,眼前的场景在每一刻钟后便会重新放录一遍,看得久了,彭鱼也不免得心里嘀咕起来。


3、七星阵列解困局

时间如同廊道上方留下的黄沙一般,一丝一丝的从缝隙中流下,渐渐消逝。

再过两刻钟,彭鱼似乎发现了什么特别之处。街道上行走的人身上所穿的衣服背后都有些字符。拿出自己的笔记将上面字符一个个抄写下来,还未来得及翻译,一股牵扯力将彭鱼拉回了回转廊道,看着手上的笔记,彭鱼知道刚才经历的必然是某种超自然现象,对应着笔记上的字符,一个个翻译过来后,彭鱼得到了这样一句话

“上呈九合之宫,下呈恒渊之崖。取数于墙垣,摆七星之符图,启通行之门。”

看到这,彭鱼楞了许久,前半部恩他理解不了,但后半部分是解局关键。

彭鱼摸索着壁画,上面的浮雕被他移动了起来。

“七星…七星。莫非是北斗七星的排列方式?”

彭鱼将壁画上的浮雕移动起来,摆成北斗七星的阵列。

咯咯~壁画闪了一下呈四面分开,一个小小的正方体掉了下来。

咕咕咯咯~咯咯咕咕的机括声响了起来。

彭鱼拾起掉落在地上正方体,还以为是个魔方。只是个简简单单的正方体,上面运用复杂的纹线雕刻着复古的各种祥云图案样式,定睛一看,正方体中央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古老符文,根据旧笔记上的记录就是一个“迷”字。彭鱼知道他从进入地道便开始陷入了迷地,刚才巧合的解开了回转廊道的迷局。只是前路又不知道通往哪里。

机括声停了下来之后,彭鱼看到长廊的中间多了一个不同于回转廊道转角的拐弯。

待到拐弯处,彭鱼瞬间被震撼到了。

入目之处便是一道大悬崖,悬崖上空的穹顶散发的黑色荧光的黑曜金属板块,高低不平。金属板块下连接着数量不一的黑曜石链,其末端与悬崖两边平齐地衔接着九块翠玉石板,翠石玉板位置错落不一,如果可以移到同一直线上,那就可以踏上石板走到对面。悬崖两边同样的是一整块磨平的玉石平台。平台上方皆是三阶楼梯,楼梯上就是一道石门。

此刻彭鱼正站在石门旁记下此时所见所闻。


4、笑破九宫入遗址

走下了楼梯。玉石平台上浮现出了一个九宫阵图,宫与宫之间有着玉石浮雕凸起,左侧隆起一个小玉桌,桌上同样出现一个九宫阵图。

彭鱼仔细端详了眼前的九宫图,上面刻画着八卦五行十二生肖。

转身来到玉桌前,他哪里还会不知道要通过这个悬崖必然要解决这个九宫阵图迷局。只是这次彭鱼第一次露出了进入这里的第一次微笑。

玉石桌上的九宫阵图是彭鱼常玩的一种古代九宫迷局游戏,以八卦列阵,五行取道,十二生肖为阵兵,通过运筹帷幄步解暗道,卡住宫与宫之间的暗道封锁,才能开启九宫,破灾解困。

当即,彭鱼左右手开弓,浮现出来的生肖小石块,随着彭鱼行云流水般的运作,一个个阵兵得以卡住暗道。玉石平台上的九宫图,一个个被点亮,悬崖上的翠玉石板一个个接连起来。

咔嚓一声,彭鱼身前的玉石桌降了下去。

“真难,还好通关了,看来这就是九宫迷局丢失了第八十一局了。”彭鱼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想起以前自己沉迷在一本从古货市场上淘到的的九宫迷局古籍,现在看来是多么幸运。

走上翠玉石板,两边都是极其黑暗的深渊,翠玉石板透着翠绿荧光,上面的黑曜石板透着黑色荧光,交相辉映,给彭鱼一种行走星空的感觉。

跨过长渊,到达对面,彭鱼急不可待的跨上台阶推开石板门。

一层层沙土从上方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形成沙瀑布,直接浇了彭鱼一身的沙土。彭鱼扫了扫脸庞,睁开双眼。脚步便不再移动了。

一个几万平方米大小的大洞穴,树丛繁生,阳光从上方几十个大小不一洞投射而入,挥洒在处于洞穴中央的小型古城遗址上,周围坐落几间大小不一但却排列整齐的石屋,中间的古城模样的遗址上散落着一些玉石、金属器械,从土里生长的藤蔓植物铺盖了大半个遗址上。格局如同科幻小说中飞船的工作台操作室。

彭鱼知道他终于是找到了埋没多年的罗布泊之迷。

快步走到古城遗址上,彭鱼知道这是彭加木带领的团队所找到的地方,双鱼玉佩之谜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来到遗址上方,彭鱼看到了他们说的不可描述的仪器设备,虽然都是坑坑洼洼的但却不免可以看出是一些仪器。有着全是翠玉石雕刻的未知用途的仪器,有的是半玉半金属的复合型仪器,也有全金属机身的仪器。

晃晃悠悠的转了几十步,彭鱼知道能带走的东西,当初彭加木便已经带走了。地上洒落的玉石金属全都是被破坏掉的,也有一些化成粉末状。

彭鱼很苦恼没能找到一些好的事物,只好拿起自己的背包,在地上摸索着捡起一些半坏不坏的玉石器和金属器准备攀爬出洞穴回去报告。


5、方块合阴阳孪生

摸索中,彭鱼看到一个圆形玉决,想捡起来,发现与下方土地连接在一起,彭鱼不甘心,用力一拔。

 嘣~地一声,从彭鱼背后传来,吓得彭鱼趴在地上,双手抱紧头部。

什么都没有发生,彭鱼转过头一看,一个在九宫阵图里一样的玉石桌从土里突出来,就在彭鱼准备走上前上去看看之时,背包忽然从手中被一股巨力拉扯出去,悬停在空中,慢慢地背包中的东西全部都掉落下来,玉石状的仿制双鱼玉佩和正方体正在空中闪闪发光,刺得彭鱼双眼眯了起来。

彭鱼看到自己仿制的双鱼玉佩和正方体的融合,凌空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心里不免得发起毛来,当时他可是亲眼看到实验室里的鲤鱼被复制出来。

合成的的新双鱼玉佩闪烁一会后落到玉石桌上,玉石桌上刚好有一个凹槽正正齐齐的将仿制双鱼玉佩镶嵌而入。

嘣嚓~新双鱼玉佩中间裂开一道缝隙。

玉石桌前的虚空一道白色光线划过,一个黑色小洞慢慢地变大变广,待到2米大小就停了下来。阵阵漩涡从周围旋转着汇集到中央。

彭鱼此时已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漩涡中人影幢幢,黑影与白影相互交错,突然地伸出一只手,手上带着一个军用手表……

看到这,彭鱼双眼瞪大,全身的皮肤鸡皮疙瘩凸起,背脊发凉。

一个脸庞从漩涡中突了出来。正是彭鱼的模样,只是双眼中透着寒光,嘴角带着浅浅邪异。

“嘿嘿,是你召唤我出来的吗?”仿制彭鱼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双鱼玉佩真的有克隆事物的能力?”彭鱼背后发虚,双腿疲软,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哈哈哈,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彭鱼想起了当初网上新疆复制人的传闻,联想到实验室的双鱼,他知道不能让他们从漩涡中出来。

软绵绵双脚上突兀的迸发出力量,彭鱼往漩涡冲去,他知道等复制人出来,就不能挽回了。

出来半个身体的仿制彭鱼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就被彭鱼按了回去。

漩涡中传出一丝丝牵扯的吸引力,彭鱼抽不出手,头上冷汗直冒,手臂被漩涡中的吸引力牵扯得越来越深,心急回头看了一眼玉石桌上的新双鱼玉佩。

彭鱼充满绝望地大喊了一声:“不”。腰间滑落了那本笔记之后便被漩涡吸了进去。

漩涡涨缩了一会后渐渐缩小,人影幢幢依旧浮现,但却没有人再出来。

滑落的笔记哗啦啦的翻动起来,停在了一页空白的纸张上。

纸张上浮现出双鱼,一条黑鱼一条白鱼如同太极双鱼图一般,头衔尾,尾接头。只是眼睛出绽放着红色的邪异的光。

周围静悄悄的暗淡下来,洞穴顶部的阳光也开始稀疏起来,直至消失。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黑白鱼双眼红光在那里闪烁不定。

-完-
科幻作品
平行恐惧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玄幻解密故事。情节有点类似网文的感觉,但是描写还达不到网文的程度。

2017-11-04 16:31 匿名 ——

这并不是一个科幻故事,反而更像是一个悬疑、奇幻故事。尤其是小标题,给读者一种在看鬼吹灯、盗墓笔记的违和感。如果要说这是科幻的话,不如说是网络小说的那种“科幻”。故事结构完整,节奏控制得当,文笔一般。

2017-10-18 11:42 匿名 ——

作者讲了一个很不错的“科幻玄幻悬疑冒险故事”——这名字好长,因为这篇作品就是把科幻和玄幻糅合在一个悬疑冒险故事之中。从这个方面来看,作者还是颇用了一番心思,作品有一定的新颖性。 只不过作者忽视了一点:一个好的科幻故事,应该是建立在一个让人信服的科幻设定之上的。所以,故事情节上留下悬念作为尾声,并无不可,有时甚至更能震撼人;科幻设定上留下巨大的悬念,就成了明显的缺陷。

2017-09-22 16:32 匿名 ——

和科幻关系不大,立面涉及的解密更像玄幻了。情节来看,有点悬疑的感觉。

2017-09-06 19:43 张旭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