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硅基生命
孟繁荻   
得票 12 阅读 1251 评论 0

引子

老穆又走了一遍那座楼梯,跟昨天一样,他一直向下走去,可下一层还是一模一样的场景,看不见出口在哪。他停在了一扇满是铁锈的门前,抓住门上的栏杆晃了晃就听见“吱啦”的声音,干涩、尖锐。他没能打开铁门,醒了过来。外边,天已经亮了有一会儿了,此时βErr正从地平线升起,一片刺眼的白光从窗户透进来。

“自动防护指令正在执行。”

“……”

“防护完成。”

老穆走出睡囊,晃了晃被自己压麻了的左手,抹去了眼前出现的三行字。

“咦!只剩下八片了!”

老穆数了数气罐里剩下的药片,眉头纠结在一起,再这样做梦下去就维持不了几天的睡眠时间了,而新一批的药片还要一个月才能补给。不知什么原因最近做梦的时间变得更长了,药片就消耗的更多了。“没了药片,你就只是个没用的破盒子咯!”老穆想到未来几天自己可能变得糟糕的身体状况,砸了一拳舱门,眉头纠的更紧了。

屋外,Rey已经在车里等着老穆了。五分钟后二人出发。

自老穆被解冻以来,Rey就被安排给他作副手。老穆给他的评价是“完美的搭档”。Rey有着一副好脾气、高超的驾驶技术,上传工作记录从没出过纰漏,工作之余也是老穆的好友,说他“完美”绝不为过。此时Rey正开车行驶在十六号轨道上,这条轨道通往警局、医院和体育馆。

“今年是……2258年?是吧?瞧我这脑子,记性越来越差。我从罐子里出来都一年多了?”

老穆扭头盯着Rey,似乎是不可思议的表情。Rey直视着前方道路专心开车,没有接他的话。

过了好一阵子,老穆两手交叉脑后,闭上眼睛,眉头再一次纠结起来。“嗯……那次事故之后,我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但又说不出是什么。当时我就在飞船上,却没办法醒过来,什么都做不了。”

“您别再自责啦,咱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嘛!”Rey这个软心肠最受不了老穆说这些话。

“最近……做的梦有点奇怪,梦里出现了不属于这里的东西。或许跟我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有关吗?”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Rey的意见。

Rey把车停好,好笑地看着老穆:“我说探长,您又胡思乱想什么呢!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放一边儿去吧,马上就该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

“嗯……”老穆闷哼了一声,舒展了眉头,朝警局走去。

第一章

这是一颗不该存在生命体的星球,大气含氧量不足百分之五,二氧化硫含量却高达百分之十二,生物无法暴露在这种环境中生存。Lily是属于老穆的随身管家系统——左手背上的一块芯片,每天βErr升起时Lily准时打开防护系统来保护宿主不受到恶劣大气环境和强烈光线的影响,一旦进入睡囊,防护系统将自动关闭,这段时间由睡囊为人体提供保护。夜里,Lily利用白天从人体内储备的能量为老穆的睡眠环境做准备。

睡囊是一种小型密闭舱体,这里的人们在睡囊中休息。睡眠时间通常三个小时左右。在这期间舱体内的温度、湿度、气压等环境参数都由像Lily一样的管家系统调控,而控制这些参数需要用到的材料就是气罐里的药片,同时这些药片能快速恢复人类白天消耗的身体机能。简单来说药片就是一剂必需营养品,而并且睡眠时间越长消耗的药片就越多。通常情况下,三个小时的睡眠当中做梦时长不超过一小时,但老穆这阵子做梦时间在逐渐变长。一旦药片用完,就没法在睡囊里恢复身体机能,只能在外面凑合过夜,醒来后仍然昏昏沉沉都是可能的。然而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这么做过,这里的人们似乎都能合理准确地控制睡眠时间,在旧一批药片恰巧用完之时新的一批药片也恰巧送到。老穆不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早上好,穆远!”档案组的杨洁扬起她标致的笑容,走到穆远面前停住打了个招呼。

“哦!你好,你好!”老穆又被这个浑身打了鸡血一样的丫头吓了一跳,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

杨洁是和老穆是差不多同一时间分配到警局工作的,她进了档案组,老穆进了调查组。杨洁对于档案组的工作适应的很快,不用别人教她就轻松上手,也没见她请教过其他同事或是出现什么疏漏。她总是热情的对待每一位同事和来访的市民,把手头的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不加班但也绝不提早完成任务,仿佛她每天的工作量都是量身定做一般。跟她比起来,老穆就自愧不如了,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熟悉工作,结果只能算初来乍到的水准。老穆挠着后脑勺乐呵起来:“嗯……这样看来我之前在那边一定不是个警察吧?哈……哈哈哈哈……”

“编号:579……识别成功。”老穆在信息台登记了上班时间。这座城市里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岗位,没有失业者,也没有无家可归的人,工作能够换来食物,为了应得的那份回报,大家都勤勤恳恳地忙碌在岗位上。

老穆回到办公室,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外形类似钢笔的设备,又是一通捣鼓。他只记得这东西是通讯仪,有了他就能和地球取得联系,别的什么也记不得了。“你跟了我这么久也没能把你修好。”老穆每天都把通讯仪揣在最贴身的衣服兜里,从没给别人碰过这宝贝,他一直把它当作与地球恢复联络的唯一稻草,也自信地认为可以通过并不复杂的操作就能修好它,然而事实却不尽如人意。

“Rey,吃完饭我们就出发吧。”老穆虽然是个探长, Rey虽然是个副手,但是Rey的存在更像是给老穆配备了一位幕后诸葛亮,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问问Rey的意见准没错。

格里芬公园,米白色的沙滩闪着星星点点的白光,藤黄色的“海”面一片平静,沙滩一直延伸到七号轨道的入口,与路面交界的地方摆放着一排铁制棕榈树。光照射线照耀到棕榈树一层层叶子上,升起缥缈的烟气。孩子们喜欢在格里芬公园玩耍,他们在沙滩上堆砌沙雕,从早到晚不停歇,沙在他们手中变成一座座人像沙雕,天黑之前又被这些小创作者们推平,第二天开始新的创作。

老穆常常驻足观察这些孩子们,他们安静地挖沙,安静地浇水,安静地刻画每一处细节,太安静了。老穆在观察孩子们的同时也发现了不寻常的现象——沙滩上有时出现一些拳头大小的坑洞,没有固定的地点也没有固定的时间。

“一周前我来这散步的时候注意到这些坑洞,之后也来过几次,旧洞被填平了,新洞又出现了。”老穆蹲在坑洞边上跟Rey说,“之前我没跟你说,怕你又说我胡思乱想。既然现在你也看到了,就咱们就一起找找原因。”老穆说完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

“您要听听我的想法吗?”Rey又是一脸好笑地问老穆。

“说来听听。”

“我猜这只是孩子们的恶作剧吧,趁你不注意悄悄跑去没人的地方迅速挖个坑,再偷偷观察你的反应。你想啊,在你和伙伴们玩得开心的时候出现一个陌生人盯着你看,会不会烦?会不会想要整蛊他一下?”Rey解释的头头是道。老穆却似乎不能信服这样的说法,他站起身对着Rey耸了下肩膀,向不远处一群正在专心堆沙雕的孩子走去。一个穿着干净漂亮灰色运动装的男孩正在用铲子把“海”水舀进他的水桶里。

“嘿,小家伙,你好呀!”老穆蹲下来小声跟男孩打招呼。

“你好,穆远先生。”男孩放下手中的铲子,侧身向老穆,微笑着回应。

“诶?你怎么知道我名字?”老穆脸上的笑僵住了。

“我就是知道。”男孩说完这句就拎起水桶跑走了,等老穆追过去已经不见踪影。

这一次,Rey没有立刻跟上老穆,他站在原地眼神有些空洞,表情哀伤,仿佛在思考着最令他痛苦的事情。

老穆回过神来已经身处“海”的另一侧了。沙滩上有一座即将完成的沙雕,是个戴眼镜男人,老穆打心底欣赏孩子们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动手能力,仅仅用沙子和“水”两种材料就能打造出人类的形态与五官。

他问身边这个心灵手巧的红裙子小姑娘:“小朋友,你正在堆的这个人是谁呀?”

“是我爸爸!”女孩也不抬地回答。

“堆的真好,是谁教你堆沙雕的呢?”老穆小心翼翼地套近乎,害怕眼前的女孩也像那个男孩一样跑走。

“没有人教我,我本来就会。”女孩坚定地回答,同时进行着手里的工作。

虽然这样的回答让老穆吃了一惊,但转念一想孩子们多少有些人小鬼大,这么说也无可厚非。“那你知不知道沙滩上那些这么大的坑是谁弄出来的?”老穆边说着边给女孩比划了一个拳头的尺寸。女孩只是咯咯的笑,没有回答,继续进行她的沙雕制作。

Rey从海岸线走来找到老穆,二人又询问了几个孩子他们要么答非所问要么笑而不答,没有一个答案令老穆满意。

βErr已经上升到“天空”正中央,Lily提示老穆下午市长安排了会面,二人开车上了七号轨道,轨道从路面延伸到空中,反射着刺眼的白光。

一小时后,二人回到警局。午饭之后,Rey拿起桌面上老穆留下的记录本开始整理上午的工作内容。这项工作通常是由老穆口述记录,Rey做最后的整理。

“沙滩”、“坑洞”、“孩子”、“诞生”,这是Rey发送出去的记录。几分钟后,Rey的管家系统收到了两个字“切切”。

2053年 夏威夷岛 霍斯特林人工智能研究所

“各位同胞们!我们的计划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事业也在不断开拓!所以,我们的队伍也要不断壮大!今天,又有一批年轻血液注入我们的队伍,和大家一起为全世界的科研工作贡献力量!让我们一起欢迎他们!”B1层的礼堂回荡着总设计师雄浑激昂的声音。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礼堂内,整齐地坐了几百个穿白色实验服的研究员,他们来自世界各地,都有着优良的科学素养,分别精通不同的领域。在这里,他们必须抛去种族、宗教、民族这些概念,唯一的信仰就是科学。

十三位新任研究员走上台,按序作简单的自我介绍,一百多个国家的研究员通过便携式自动翻译机收听每个人的讲话内容,最后他们再一次起立为新人鼓掌。

“你好,我是仿真组的组长,叫我秀吉。以后大家都是仿真组的一员,现在由我带你们了解霍斯特林。”一个瘦小的戴眼镜中年男人带走了十三位新任研究员。

“这一层就只有这个礼堂,开会、汇报都在这里。是不是觉得挺小的?我刚来的时候也觉得不大,不过下面几层就别有洞天了。”

“B2这一层是我们的宿舍区,都是单人间,五百多研究员都住在这一层。没住满,还有很多空房间,估计陆陆续续还会来不少新人。567到579是你们的宿舍,门上都写了名字,大家的行李已经安排人提前放进去了。”

“B3是食堂和运动场,还有游戏厅,不过没有网吧,我们是这里不通外网的。”

队伍里传来疑问的声音:“组长,怎么没看见这里面有电梯呀?”秀吉扶了一下眼睛,一时语塞:“嗯……安全起见。”那人没有再追问。

“B4就是各个小组的实验室。一共有二十九个,我们仿真组在下面一层,整个B5都是我们的地方。来,下去看看。”

“这里就是仿真研究所了。”秀吉语气里流露着自豪。

整个第四层被一个回字形走廊包裹着,走廊外侧是二十四个仿真实验室。中间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半开放式玻璃建筑,透过玻璃看到建筑内部如同一个有着多条生产线的工厂车间。各种外形的人工智能悬浮在两条磁轨之间,有些只是拇指大小的方片,有些则是直径约一个臂展的球形物。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批外形逼真的人形人工智能,一行人驻足在门外仔细打量着。

“这一批人形智能是研究所现在的主攻项目,编号A15,它们的外形仿真比较好做,也完成得差不多了,可是智能仿真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过阵子你们就要和它们打交道了。来,我们走进去看。”秀吉跟新任研究员们走进“工厂”,这里没有一点嘈杂的机械声响,偶尔发出一阵短促的电流声好像在提醒人们这里没有生命体的存在。A15智能们统一穿着印有“Hostline”字样的白色长裙,在磁轨之间安静地伫立着。它们的身高、躯干、四肢和头部都像极了北美标准身材的白人女性,拥有一模一样的五官,清一色眯着双眼抿嘴微笑。“A15项目致力于研发创造出一批从外形到行为及思考方式都与人类高度拟合的人形人工智能,正式投入生产之后它们将应用于各个领域。除了A15项目,我们正在研发的其他人工智能有A11——专攻外科手术的智能,A09——专攻航天领域的智能,A14——专攻海底科考的智能。”秀吉指着左边两列和右边一列磁轨说。

“咚……咚……”钢铁材质的楼梯发出沉重声响,从下方黑暗的深处传来回音。

“B6是测试区。完成所有制造工序的人工智能在将这一层测试强度、仿真度、灵活度、容错阈值等等。若这些测试都通过了,最后一关就是在那里进行图灵测试,没有通过图灵测试的产品都要退回去重新设计。”秀吉指着最后面一间屋子嘱咐大家,又用脚尖拍了拍地面,“再往下的几层是废料回收区,每一层有几个回收口,我们在研发过程中产生的金属、电子废料都要通过回收口进入下面的回收区。”

“咚……咚……咚”这一次楼梯间里,除了仿真组组员们的脚步声,还多了些别的声音。

-完-
科幻作品
硅基生命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