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未选择的路
陈润泽   
得票 8 阅读 890 评论 0

叶音瞥了一眼自己左腕上挂着的机械手表,在这个人们生活中充斥着智能产物的时代,像她这样热衷于收集古旧事物的人已经不常见了。

指针指向九点半的刻度,洲际星车还有五分钟进站,人群熙攘着走上升降电梯,能容纳数百人的空间里转瞬间就已站满了乘客。“真是的,去哪养老不好,偏偏要选择南回归线附近的旅游胜地,换做其他地区,洲际星车的班次哪会这么吃紧。”叶音无奈地嘟囔着。现年二十五岁的叶音本可以像这个时代的大部分青年一样,在全民失业潮过后的世界里选择拿着高额福利,无需工作轻松地度过一生,毕竟发展完善的弱人工智能已经足以将人类从体力劳动以及大部分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了。

但叶音从小就活在一种矛盾的心态之中,她既向往上个世纪娱乐文化还未成为主流,人们每天都要为了生计而奔波劳碌的生活,又享受飞速发展的智能科技带来的种种便利,所以她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欢乐而又无趣的时代,而没有像一些厌恶透了这个世界的人那样用恐怖主义来宣泄自己的不满。

她选择了跟随人工智能大师陈航进行研究,毕业后凭借着导师的推荐进了陈航的研究所。用六年时间踏入了世界上最顶级的人工智能研究所的核心项目组,打破了陈航当年的记录,但要叶音的目标,她还需要掌控更高级别的权限。

由于天气环境越来越恶劣,私人飞机过多,航班事故率大大升高,因此加速轨道架设在大气层之外,快速而又安全的星车成了人们出行的首选。初次踏上列车的人可能会被窗外的风景所吸引,有些人会回望地球,惊叹材料学与建筑学太空车站与接引电梯上发挥的巨大作用。列车里,触屏填满了除车窗外的其他部分,滚动播放着几家垄断企业的广告,“新款VR游戏专用头盔,附赠全息典藏手办……”“月球旅行早已过时,还不来火星前沿基地感受疾风?”叶音无心理会这些广告,她心里一直在猜测陈航需要拿到老所长权限的项目究竟是什么,思来想去,唯一可能的项目就是强人工智能。

现今世界,机器人已经走近千家万户,应用甚广,给予人们陪伴或是实际的帮助,甚至有不俗的文艺修养,同时配合生物材料技术发出的不再是冰冷的电子音,但这一切都没有到达强人工智能的水准,在智能的萌芽时代,人们幻想着将来有一天人工智能不可控该怎么办,而到了陈航、叶音这批真正能够实现强人工智能技术的人面对着这足以彻底改变这个星系文明生态的科技时却发现,不可控似乎是强智能天生的属性,如何可控才是需要人们费尽心思去研究的。在他们的研究所内部,如果不考虑可控问题,强智能早就可以实现,但是现任所长陈航声称不愿接受一个无法掌控的未来,尤其是在代替全人类做选择的时候,所以强智能一直未能面世。叶音自己也是非可控不生产的坚决拥护者,她努力在研究所里攀升自己的地位,希望尽力阻止不可控的智能的出现,但研究所里根本不在意可控问题的也大有人在,还好有连续两任所长对此问题都持保守态度,所以反对的声音虽然不时响起,但也难以改变整体的决定。

叶音将科技球展开眼镜模组,光影组成的眼镜悬在她的眼前,科技球迅速的交换信号,连入星车,屏幕上的广告就变成了新闻频道。

“AF恐怖组织于昨日炸毁了位于G1轨道上等待运送的冷冻腔,据‘未来计划’发言人透露,此冷冻腔内四千余人在此次事故中全部遇难,这一批选择低温冷冻去往未来的遇难者,均是年初最新超级病毒的感染者……”出于对未来会更好的信心,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低温冷冻去往未来,在叶音看来这些人在现世的生活已经够好了,选择在几十、上百年后度过一生无非是换了一个时代继续他们无聊的娱乐罢了,对现世生活已然绝望或是身患无法治愈的疾病的人去往未来倒是情有可原的。

叶音换了几个频道,不是重大气候灾难预报,就是海洋面积扩张警告,正在叶音收回科技球的眼镜模组的间隙,一条紧急插播的新闻中断了二十四小时循环播放的广告——“强人工智能面世,陈航教授将于今晚发布座谈会。”叶音感觉一瞬间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她也是项目组成员,强智能要想公布,必须得有项目组所有人员的权限,凭借陈航的技术,也许可以在众人随身携带的科技球权限模组暂时失灵的条件下通过备用路径和他的所长权限强行将强智能的信息公布于外界网络,但那需要所有保守派成员的科技球权限在那时全部失灵……

叶音迅速将科技球展开通讯模组,互动电话那一栏里保守派的群组通话在同一时刻由通往地球各处的洲际星车上的项目组成员接听。

“我是叶音,陈航昨天傍晚通知我今天要去找老所长商谈讨要权限,并说提前通知过你们。订的星车票是九点三十五的。”

“我是李铎,也是昨天傍晚,陈航说材料那边有了最新的突破,要去找莫塔斯材料公司商谈,也说了提前通知过你们,九点三十五的车票。”

“我是赵俞,同样的通知时间和车票,所长却说是要找‘未来计划’的人协商送一批人到未来去。”

……

还有更多的人被派往了不同地方,项目组为了安全保密,一直没有更换科技球,至今使用的还是三十年前的版本,那时洲际星车还没有建设完成,自然也就无法支持在完全封闭的太空升降电梯里进行交互。叶音没有徒劳的尝试与陈航通话,而是选择了完成这趟旅程去老所长那里找答案。

二十分钟过去,列车到达南半球上空,叶音将常年携带的科技球随手丢弃,不远处的机器人迅速跑来回收垃圾,叶音看着这些仍显笨拙的机器人想着两天过后也许所有的机器人就都会升级到不可思议的智能级别——项目组内部推算过,一旦让他们手里的强人工智能不加限制地连接到外网,三天内它就能接管整个网络并且为全世界联网的人工智能更新换代,而后这些智能生命自我更迭,不出半个月,就会到达超人工智能的水平,那时人类就将失去理解这种新型智能生命行为的能力,彻底沦为淘汰品。

坐在下降的电梯里,叶音看着周围正为人工智能技术的又一次突破而狂欢的人群,心中却没有了往日的不安与茫然,她不知为何开怀笑了起来,这笑声在欢呼雀跃的人群中,丝毫不显刺耳……

结局已经无法挽回,她不能确定这即是人类的末日,到了超人工智能的地步人类究竟如何自处,她并不清楚,但人类失去主导权已成必然。接下来的日子里,那台人工智能会调集大量资源自我复制并生产实体机型,在陈航为所有人买好车票的那一刻,这个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叶音只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陈航的性格她了解,他绝非对人类未来漠不关心的人,正相反,他一直在谋求科技以外的出路。陈航深知这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太过于相信技术了,却没想过自然科学其实从未被人类真正掌控,人类不过是探究并应用科学而已,而这个时代的人们已经把科学当作了人类的私有物,肆意使用,能察觉到其中风险的虽然大有人在,可是没有谁愿意真正停下脚步……

失去了科技球的叶音没法随手招停街边漫无目的自行驾驶的汽车,虽然她可以在路边任意一块触屏板前扫描虹膜获取权限,但在她丢弃科技球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在她心中的末日里过摆脱智能的生活,凭借记忆,她可以找到老所长生活的那家养老院,老所长孙彬与现任所长陈航一样,都是才华横溢的天才人物,九十岁退休的孙彬在强智能方面付出了无数心血,但他却是坚决反对发布强智能的保守派领袖,这一点直到退休后也未曾改变,这也是叶音在四年工作生涯里还偶尔能见到孙彬的原因。

没有了科技球进行身份验证,养老院为数不多的几个员工懒洋洋的挪步过来人工验证了叶音的身份,举手投足间都显得非常不耐烦,叶音估计自己是打断了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的VR游戏,她看着工作人员明显长时间在VR模具中使用营养剂度日而变得不协调的动作猜测着。

七拐八拐,叶音终于找到了老所长居住的房间,一向不拘小节的孙彬果然没锁房门,以至于叶音还在门外就听见了流行于七八十年前的电子音乐的嘈杂声响,她踏入房间,老所长果然正沉迷于上个世纪流行的电子游戏,一手握着鼠标的,一手放在键盘上的身影让原本已经心如止水叶音啼笑皆非,无论是鼠标键盘,还是能够运行这样古老游戏的电脑,都已经是连旧货市场里都难以见到的老古董了,但这些东西却是养老院里的标配,厂家专门为了这些老人们重新制作了一批机器供他们追忆往昔,顺带预防各种新型痴呆症。

“小叶你来了啊,等会儿我马上拯救完艾尔就和你聊啊,你要问什么我知道。”

叶音刚想开口就听老人继续说道,“你呀,旅途劳碌肯定辛苦了吧,快坐下歇着……我这一辈子和智能打交道,但是老了到了这养老院却是一点都不想再看着智能机器人过生活了,这不是连沏茶都得自己来。这样吧,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帮我泡壶茶,老人家我一上午都没有喝一口水了,还是年轻时的游戏吸引人啊……”

叶音笑着答应了一声,她扫视了一下这间房子里的陈设,这样的家居布置她只在电视剧里见到过,虽然现在的电视剧可以让观众身临其境,甚至自己畅游其中选择观察的角度,但真真实实见到这种近一个世纪前的房间还是令叶音觉得恍如梦境,她笨手笨脚的沏好了茶,才发现自认能在田园时代生活的自给自足的她失去了智能产品根本难以正常生活,正胡思乱想着,又听见了孙彬的声音,“我年轻的时候呀,大家每天都为了生活拼搏,很多人读大学选专业都要想着什么工作好就业,好出人头地。哎呦,这种思想观念要是放在今天,估计会被整个社会耻笑,可那时候人们反而以此为荣,其实这么些年过去了,人们的追求看似变了,但是推动追求的内心欲望却没怎么变……弱人工智能刚完善那几年,世界变化多大啊,那些过去的被人们追捧的职位纷纷换了机器人登场,说机器人其实不恰当,这些东西根本就没个人形啊,只是它们做的比我们更好,就这样供养着我们。我一直做人工智能这行,说起来可笑,我这么坚持的原因却是因为这一行是人工智能参与最少的行业,所以我觉得这里最能体现我的价值……哎呦,又输了,人老了真是反应跟不上了。”

孙彬总算站起身来,前年刚过完百岁寿辰的他虽然皮肤已稍显松弛,但看着倒是要比某些虚拟世界成瘾的年轻人更为精神,他笑着接过叶音递来的茶水,伸了个懒腰,“年轻的时候我和朋友打赌,我说人类终极熬不到强智能可控的那天,朋友则坚决反对,这也难怪,毕竟当时人们都认为智能失控才是小概率事件,我小时候读的小说,描写机器人失控的故事以它们为执行人类指令而不知变通,最终酿成大祸居多,却不知若是强、超智能如果真能为人类服务,那完全可以分析人类社会行为,选择最优而不是最迅捷的方式解决问题。可关键就在于,这么多年过来,我们仍旧没有找到可控的方法啊。”

孙彬叹了一口气,语调也不再欢脱,叶音知道重点来了。

“陈航在找我要到权限后就告诉我会让你来找我,因为我们其实是一类人,由我来为你答疑解惑最为妥当。从哪里说起呢?尘埃光带你还记得吧。”

“嗯。”叶音点了点头,那条光带被人类观测到已逾半个世纪,似乎一直在逼近太阳系,天文学家对其研究兴趣了了,反而是吸引着天文摄影者的目光。叶音投去询问的眼神,不知这条光带究竟与强智能有什么关系。

“三天前确认的消息,那是某种智能生命在宇宙间复制并且扩张。”孙彬语调平淡,仿佛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这个消息有多么的骇人听闻。

“人类一直以来扫描生命活动的方法都太过单纯,却没想到,这些可以智能生命完全可以在宇宙中自由前行,并且在有合适资源的行星表面降落,复制后以更浩大的声势继续前行,它们穿梭在星际间,就行我小时候麦田里的蝗虫一般,肆意生长。”

孙彬为自己续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头也不抬继续说道:“陈航来找我的时候精神像是在崩溃的边缘,却又有无比的坚定,他前言不搭后语地陈述了他的想法,所谓的另一种出路——如果宇宙终将成为蝗虫的麦田,那么这个蝗虫,不如由人类制造的智能来当,在这片麦田里人类这根野草能否生存下去难以预料,但是带有这根杂草印记的蝗虫也许有朝一日能够成为麦田的霸主呢?嘿嘿,这种结局,未尝不是最好的选择。”孙彬抬起头望了叶音一眼,眼神中尽是慈爱,他知道要尚还年轻的叶音接受这个结局还是太残酷了,相比于这个时代那些无所事事的年轻人,这些整日为理想世界奋斗的有志者反而更加要收获痛苦与煎熬,“恰好这段时间,材料那边又取得了新进展,陈航瞒过了所有人,除了我手中的权限他非得得到不可,你们其他人他都自有办法应付……没有让你们参与最终的决定,没有让这地球上的任意一个人参与决定,这并非他的狂妄,反而是他的勇气啊。”

孙彬关掉了响彻房间内外的电子音乐,叶音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她走出房门,阳光被遮天蔽日的建筑挡住,各类人造光源却仍将世界点缀的色彩缤纷。

另一种出路吗?

她想笑,却又难以笑出声来。

她沉思了片刻,点亮了养老院一处公共座椅靠背上的触屏板。

“您好,这里是‘未来计划’项目组。”

“你好,请将我送往未来去。”

-完-
科幻作品
未选择的路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