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上“贼”船了
Vargur   
得票 15 阅读 988 评论 0

(一)

“呀哈喽!这边这边!……索·库瓦柯伊先生,请在这里坐下哟。不好好听话会扔到太空的哦。”

电子立体投影的智能AI少女对我做出了一个恶意卖萌的招牌表情。

——居然被人工智能调戏真是奇耻大辱,何况在我的眼里那些都只是什么都知道的笨蛋而已,可爱的外形是为了让人觉得亲近或者放松吗?

我现在正站在扇形舰桥的入口,一艘特殊舰船,不,怪船的舰桥。我前所未见的设计。让我惊讶的还包括稀少的舰上人口,高智能的控制系统,全自动化的指挥模式,当然一定还有很多隐藏在这艘飞船上的秘密在等待我。

至于我怎么遇上这艘“贼”船的嘛。


凌晨,紧急呼叫:

“什……么?维修?紧急!?高补贴?”

作为海尼伦的恒星系空间站的第一轮机维修师,起床咯。自愿占70%。触发我神经细胞的是对我这种高技能技术的需要。二十岁这个阶段的年轻人,被肯定的目光扫射后根本把持不住啊。

和打游戏刷图一样的速度,洗漱,最后照镜子,我的脸型,皮肤,暗棕的头发,对没错,自己的肉体没有被掉包。

确认,工具箱,便携电脑,“小屏幕”塞进上衣口袋,就是一块和千年前手机一样功能的手掌大小透明万能塑料板。

F形空间站全长1334千米。我从中部乘上超长幽邃的传输带,跟随电子引导,穿过各种船坞,一路冲到工作岗位。

身边的船坞型号逐渐变大,工业舰、战列舰、货舰、货舰、小型航母、货舰……而和我一起出发的员工却,没有,完全没有。光影闪烁的打在脚前的钢板上,四周安静得可怕。

“超大型旗舰不应该多找点人帮忙吗?”

——嘛,估计是小问题吧。

 

进入航母船坞后。

“之后就交给你了!”

侧眼目送打哈气的船管员背影。

疑惑?犹豫?为什么备用航母船坞里停靠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乌漆抹黑的船身,部分位置有靛蓝色的亮纹。外形上看感觉没有舰载机机库,不是航母咯?为何停于此?

以我所见的太空舰船,无论是细分,还是大类,这船都不在其中。难道是军方机密船?被我看到不会灭口吧?

主船体大致为扁蟹壳型,表面由三角平面和棱角构成,从中间靠下侧延长出一条引擎,比主体还长,估计这就是它停在大船坞的理由,“小屏幕”数据上说全长2460米。宽度1118米,主引擎长1677米,和主体流线型连接。从主体后方主引擎延伸出对称的两翼,半穿过船体至上方,左右两侧接有一对辅助引擎。

由于在主引擎,靠近尾部的地方,所以没法仔细观测船头。

按照“小屏幕”示意的路径和区域,我进入其中。

刚刚踏进内部的一瞬间。

——咦?

对,明显重力加速度在改变,我没能仔细体会出大小变化,但明显的不同说明这艘船的特别。

昏暗的轮机室内部,唯有的亮光是我手上拿着的小屏幕以及上面显示的导航箭头。格外干净,但是没有一个人。

对照了两次确认需要维修的区域,顺便参观一下这艘船,总之要开始工作了。

 

金属与线缆包围成的昏暗过道,压抑的时空,唯能感受到微弱的震动与电磁声,手边有仪器和便携电脑,2:36的亮光打在我的脸上,摆在我面前的是复杂的电路板与能量传输线。

头疼的问题不仅仅是从所未见的电路系统和结构设计。传输能量的不是电能,而是高速流动的液体能量,这是可以转换的物质吗?轮机核心和冷却管布放位置也非常严谨。

三分钟,数据都回到了正常值。

“哈!能难倒我?再新的设计,再难的问题我都……”

回声冲回我的耳膜,我迅速闭嘴,下意识看看附近有没有活物,走道声音传的比较远。

——没有!

“……我可是自学成才,积累下庞大的经验,本空间站第一维修师啊。”

这样自傲的自言也就没人的时候说说发泄一下而已,耍耍性子罢了,正准备收拾一下撤回住处,暖在被窝里继续睡觉——

——离港警告!

是广播,这个声音会响五次,飞船脱港警报,到时候——

——离港警告!

外舱门都会强制关闭!对!我急忙奔到尽头拐角处——

——离港警告!

外接线缆穿过舱门,连接在船外,必须快速切断——

——离港警告!

我奋力一脚踢在断线开关上,安全闭合器将线头吐出来甩开——

——离港警告!

线缆头部飞过门框的瞬间,门迅速关上。

“唉……”

我松下一口气。

以门的关闭速度,宽五十厘米的线身绝对会被切断,漏电,泄能,发生起火。幸亏外接线如同卷尺,收到一个信号就可以自动收缩回去。看来避免了一起事故呢。

随之我看了看紧闭的舱门。

“看来我也很有笨蛋的潜质呢!!”

我猛得拍打舱门。

“救命啊!”

 

(二)

随后的我被一名持枪的,淡蓝色长发穿过裹住嘴的围巾,严重怀疑被改造过的少女强行要挟,连拖带拽的来到舰桥。我内心现在是完全崩溃的。

接下来就发生了被人工智能调戏事件。

“要提前关上舱门真是抱歉了。”

声音来自一旁,等等?孩子?相对于身高169自称170的我,他只有150吧,初中生吗?灰绿色短发的男孩子?我坐在他侧面,他没有太排斥我,让我放松了警惕,卸下工具箱和背包。

至于出港关上舱门的理由很简单,舰船封闭出口,磁流体构成的护盾会包裹舰船。但是为什么那么急着出港嘛……

“叫我Q就可以了。”

他开朗地说道,坐在三个屏幕,键盘,手触屏,三维球围成的空间里面,丢给我一个后方的眼神。

“她没对你施暴吧?”

她?持枪女?我反射性地用“和善”的眼神回过头去。

——什么?舰桥靠后侧双人座椅上躺着呢!这是痴女吧?枪直接丢在地上,人缩在那里,围巾松下来,露出小嘴。原来是个脸蛋很可爱的女孩子啊。

“哈哈,她有些不擅长言语,招待不周了请谅解。”

他看向我,笑着说,露出萌萌的虎牙。接着继续敲打屏幕操作单元。

被锁在船上,被持枪要挟,简直就是被当做偷渡罪犯。当然我和偷渡已经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了。直到和蔼的船员,这种罪恶感才开始消除。

舰桥内逐渐变暗,出现立体的电光投影,船体逐渐出现在当中,四周的空间站环境,船坞。船头,由多层扇形叠成。飞船正高速朝向空间站宽头部货舰出口。

这种视角是其他舰船完全没有的,成像完美,感觉身临其境。

Q手动调整了三维球,室内3D模型改变了视角,而在船正前方,也就是实际的方向,碰撞距离也就二十秒多吧,先后两扇巨大的屏蔽空间门关闭着。

“Q,快点!要来不及了。投影镜像也速度准备,准备出空间站。”

大副朝我这吼道。

——门都没开还想出站?

大副也是女的,指挥整个团队,而男舰长却静静坐着,真是“处事不惊”。

一般空间站货船出口门需要管制局允许才可以打开,而且都是提前打开。说明现在肯定没有上面的允许。

门在不断的接近,在投影上放大、放大,直到看清纹路的那一刻。

“Hack in!”

——当然除了管理方,用黑客技术也可以打开门。这需要很高的技术。天才少年吗?

船身倾斜调整,速度非常快的接近打开了一丝的出口。距离太近了,护盾擦在金属边沿,震动,好在磁流体会抵挡开周围的物体。船顺利的通过的第一扇门。

Q的手速非常快,屏幕闪动,单元区被一个一个攻陷。很快进入了操作界面获得权限,第二扇门也攻入打开了。

巨大的舰船飘向太空,外侧恒星的强光从窗的缝隙射入舰桥。投影上,与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的舰船出现了,五条,都是长引擎,颜色有所区别,难道是舰队吗?

“这是镜像,也是投影出来的,不过其他人看到非常逼真,会还击,也都是投影,不造成伤害。”

未知外星科技?不,这是未来科技吧?窗外实际情况呢?的确,非常逼真,包括蓝焰发光引擎。我还注意到在空间站的另一头,出现了白色的舰船,朝我们飞来。

“那是星联的飞船!”

——没错,图标和船型都很准确。

舰桥内的广播传来了通报:

“犯罪分子们,我不管什么理由,马上停船接受检查,不然我们就要开火了!!”

——真是上了贼船了啊!

要是在这船上被星联抓到,跳进银河也洗不清啊!

此时,飞船已经脱离空间站一定距离,飞船开始模糊,星联的通报被切断,电子信号也全部断连。这不是被干扰,而是飞船进入隐形状态,一种非常高级的隐形技术,无论是从视觉,还是扫描上,都无法辨别。道理类似于用一个干扰圈把自己与外界屏蔽开,然后视觉投影就可以了。唯一识破方式就是接近,到达一定距离,收到外物干扰,圈就破坏了,自然隐形就败露了。

隐形后,镜像却没有消失,继续在虚伪的还击。这真是骗敌良策。

白和黑打成一片,亮黄色的光束,激光武器轨迹布满太空;电紫色的磁轨炮弹划过太空,与我们擦过;球状闪光是战术鱼雷,撞击在护盾上散发出窒息的爆炸和电弧。

在战场的远端,我们的侧面,太空星群的背景开始扭曲,时空感觉被收缩,再拉伸一般,随后从扭曲中心爆发出蓝色环状光束。一艘星联航母突然出现,把刚才收缩住的空间弹开,背景还原正常。立体投影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轰炸舰载机,从航母侧面和正面的机库汹涌而出。

舰载冲向战场,在太空中翻滚旋转,躲避射线。他们扔出类似于导弹?不像啊,作为一名非战场维修师,我并没有见过那么多种类的武器。高速飞行,空中裂开,留下多根细长轨迹,同时,多个方向撞击在镜像上。爆炸,根据爆炸的形态,这是反物质武器。反物质遇到正常粒子就会湮灭,释放大量能量。很多超空间核心的能源来自于此。被轰击的镜像部位开始闪烁,残缺,消失。

 

“走吧……镜像船撑不了多久。”

这声音,我第一次听到,是舰长的声音。大副上衣和长裙都是艳黑色的,舰长却是蓝拌黑的外套,和黑长直的大副,两人配在一起和这艘怪船外形很像啊。

“可是……”

“在这里尽量不要开火,撤吧。”

命令传遍了每个人的耳朵,除了睡着的那位。走为上策。飞船朝向附近的一艘货舰开去。这是为什么?太近隐形不会露馅?

“坐稳,要跳跃咯!”

莫非?现代技术所能做到的各种超空间技术里面,大部分都是构造一个类似于护盾,能够包围住全飞船的空间,并且抵消掉所有外部的场强,使之完全脱离原本的空间场,却吸附在之上。不收到场的约束,就可以超越电磁波的速度,启动专门设计的能量跳跃引擎,就可以做到超空间跳跃。当然这样的引擎种类繁多,原理各异。

而接近货舰与之构建一个连通空间,一起跳跃,同时不关闭视觉隐形。在扫描数据上,跳跃出去的单位只有一个,却又只能看到这艘体积庞大的货舰。没人会去怀疑,除非专门去测量电子信号数据。

对就是用这种办法。总之,完美逃脱星联魔手。

恒星的亮光与四周的星云背景逐渐消失,我们迅速进入了四周黑暗涌动的世界。

 

(三)

飞船逐渐远离货船,脱离跳跃空间,在微弱的震动之后,我们飞向了星联边境的空间站。停船,牵引,入坞。

Q站起身,和大副一起带我离开舰桥,往船左侧通道走去。

光影闪烁再次打在我脚前,只不过是略过的灯光。

从这里的空间站回去估计也就花个两三小时,也用不着多少钱吧?

 

舱门打开,桥接在平台上。是早晨了吗?

光影投射在平台上,我的影子,新朋友的影子,这艘船的影子,桥接的影子,这样的景象类似于星球上的夕阳。

“要走了啊——”

我感到了异样的眼神,为什么我在这里犹豫。站在桥旁,没有动。

——是啊,要走了,离开这艘高科技怪船。犹豫因为留念,为什么留念,只要是能使用的科技,再高的技术都可以复制过来。何况我已经看见过。

深深地低着头,感受一股难以抗拒的内心讯号。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来到这里,为什么我是维系师,为什么我要变得出色,为什么,为什么要……要变强。我不能理解,特殊的眼光,不能理解,不懂得自我提升而打败对手的同学,不能理解平庸,敷衍,虚伪的工作,不能理解肆虐的命运。可以愤怒,可以憎恨,可以残暴,可以掩饰,无论怎么样,内心最终会释放出一股淡淡的温暖力量。这股力量是恐惧与黑暗中的希望与光芒。因为这力量……

所以……所以我希望,我要——

“——请让我在船上……”

我双膝轻轻跪在地上,恳求着。

这时候大副已经远去,Q蹦蹦跳跳的跟上去,她与擦肩而过的舰长说了什么,之后两人消失在暗处。接着舰长走道我跟前。

“是吗,告诉我原因。”

“我,我要变强。”

“……”

“我要比任何人都强。”

“……”

“即使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最终自己变得无比丑恶,无药可救,即使被世界所遗弃,但是……如果,如果我努力变强,从本质上,变强,真正的强大的话——”

——行了。”

——什么?

舰长这样说令我意外,不解?我抬起头,正好和他对望,他戴了副圆框眼镜。然后笑着扶着头。

“真那你没法,说服我了。新轮机手。”

——等等?

“既然已经意识到了,就请毫无畏惧的释放出你灵魂本来的样子吧。”

——意思是说,我被“录取”了?

他笑着,我也是惊呆了,我怎么说出了那样丢人的话,后悔,害羞,好想死啊,死啊!

舰长拉我起来,他的手,手掌上,有伤痕,有茧。看上去却很年轻,二十出头吧。

“一起来冒险吧!”

这样的结局,让人能接受啊。

是时候告别过去的自己,进入全新的环境,全新的认识,一切都从零开始。

 

咦?我的“小屏幕”怎么自动亮了起来。

一定是被黑了,上面显示出了熟悉的少女。那个笨蛋人工智能?

“呀哈喽!骚·哭噜瓦扣淫先生(谐音)!”

“喂喂喂,名字故意叫错的吧,哪个缺德的设计师?”

“欢迎,来到摄魂号。”

-完-
科幻作品
我......上“贼”船了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