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弥留
大理有云   
得票 16 阅读 990 评论 0

砰.呜......,咚...咚..砰.呜......,咚...咚..砰.呜......,咚...咚..

........

机械的碰撞、咬合,杂物由着塑料桶的提升而倾覆、翻滚、摔砸,渐次的增大、驳杂...

我不是正穿过荒芜接近门口,正要......唉,又是垃圾清运的声音,模糊间窗棂已经不似深夜的漆暗。

翻身在温暖的被窝里伸直了一下身体,深深地吸入一口黎明的清冷,叽嚼着窗外飘来的淡淡松枝香味。刚才是在哪里,穿过的是荒漠还是青芜、安静还是喧嚣,门是什么式样、纹理、颜色?怎么都没有印象,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口有点干、苦味绕舌。

垃圾车的声音正慢慢消逝,一声再接着几声清翠的鸣响,混杂出越来越多的叽叽喳喳。早起的鸟儿们又沐浴崭新光明,分享庆祝着跑得慢或没来得及赶回家的虫儿。

一条粗粗的窗框阴影,映衬由灰暗而紫红,最后显出深咖啡的窗帘,上上下下错错落落的那些灰白色团,逐渐变成百荷花、花瓣、花蕊,盛开、绽放、清亮起来。

已经开始感觉刺眼了,转而瞥向屋角座位那边,一个修长纤细的身影马上动了起来,无声地过来弯下腰,把一只温暖细腻的手轻轻地放在了我额头上,熟悉的清香幽幽入鼻。

“又想不起刚才的梦了?”

伴随着轻轻的呢喃,白色护士装白净美女的洁白面庞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甜甜大眼含笑关切地在我面前闪动着。

仿佛重现同顶漫天繁星,环林间小湖,看轻风拂过一汪秋水,波光流转间,明月微澜。

眼前这一轮,与曾经的那一轮,形神皆同,但又老觉得哪里不一样。是真的有地方不一样,还是因为清楚现在的曾经不可能这样,而一面刻意感受着曾经还不停怀疑现在。

“你说呢?小白。”,只能没好气地无力嘟囔。

“深睡四次,1小时13分21秒,浅睡3小时21分34秒,2点32分、4点47分醒来2次共35分钟44秒,四次的快速眼动累计时间仅3分23秒,从整个身体的细胞活动及神经兴奋抑制过程分析,未形成连续梦境。侦测到的活跃记忆区块,除去近期的外,最强的三个排序分别对应36岁、17岁、7岁,另外3岁的持续时间较长。71%的梦境概率分析是……”耐心平静的陈述中,额头上的手移到我掌心,轻轻地摩挲起来,身影的坐下过程中,仿佛有一团圣洁光芒在床侧开始停驻,微微下陷后带人滑入一片宁静详和。

"算了,梦就不用分析了,看来脏器细胞的修复率还未达标,尽快参考你们云上的更新,重新导入一批更好的基因修剪细胞吧。现在,还是来点西北风。”我轻轻地闭上了眼。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凄婉声浪渐如风沙般,裹挟着我飘荡起来。耳边仍然响起那沉静而清晰的女声:“的确,衰老退化最严重的肾、脾脏修复率未达到50%,代谢非常勉强,受心理郁结的影响依然严重,全景全息数据已经云处理完毕,绘制演示已经开始发送。”

冥冥的风沙中,闪现出我自己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躯体,神经、血液、消化、肌肉等各系统各组织一整夜乃至一生的变化,在我的心意流转下时而完整轮廓,时而精微具体地呈现着。

大小各异、千姿百态的亿万细胞,收缩、扩张、摇摆、互动,组合成了皮肤、毛发、指甲、血肉、脂肪、骨骼,绘制加强上的不同颜色与亮度,合奏出一台精彩的韵律操。让我想起必须到大陆板块间海沟中才可寻觅到的,那七彩绚烂、华光流转的深海异类。又如卫星航拍下,自动驾驶刚刚兴起的后工业时代各大陆夜景,从海岸线向内陆逐渐减弱稀疏的光网,它们由高楼、道桥、堤岸、行人、车辆、飞行器上无数亮点交织而成,霓虹彩带、光流飞涌。

这是一个可任意聚焦的世界,能对其中的任意一点微观,或以任意速度、任意距离瞬息移动,到任意角度去宏观这个世界的任何变动。思感仿佛一只快乐的蝴蝶,在绚烂旖旎的花海中翩翩起舞,穿越千万年的过往与现在。

回到源头,只是一条形似蝌蚪摇头摆尾的小虫,飞蛾扑火般跑赢10亿小伙伴,一头扎进太阳般炽热火球中,被掐头去尾完成DNA的传递,从而发端一场周而复始的细胞聚裂变。

眼前的躯干左上,红流的中心,是个扑通扑通不停跳动的巨泵,源源不断地通过各条粗粗细细的管道,输送着氧气与养分到每个细胞。由着这些管道和相连的支流、沼泽,在身体各处似经历了无数轮回,如成年大马哈鱼逆流上游出生地产卵,卵生的小鱼顺流下海成长;或海龟爬上沙滩下蛋,破壳而出的小海龟重归大海。

无论万马奔腾一马平川,抑或地势险恶激流险滩,找不到郁结啊,哪里郁结了?怎么就心生病疾五脏不调了?老中医常曰通则不痛,夜醒缘因不畅通!是什么沉积下来,成了陈疾?心中自有愁结千百转,这难以否认,可已随意在自己的生命长河中百转千回,仍找不到那个愁,更解不了看不见的结。

呵呵,的确现在连东方都难认了,真是找不着北了,就算找到那一江春水能说它往哪流?噢,往下流,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往下流的,这个经典的万有引力之重力法则仍然起着作用。

就像据说的,混沌之初,清扬上升,浊沉下降,然后开天辟地。

按礼拜上帝的那帮人纪年,到耶稣基督诞生后2016年,这种拥有高出其他物种智力、善于在博弈中病毒式扩散的裸猿群体,已经遍布了地球每一个适宜生存、方便掠夺的角落。

疯狂索取、超前消费、肆意排放,争吃打闹、为所欲为、一地鸡毛。

宇宙亿万年孕育,一个蔚蓝色星球的几十亿年积累,可以在百十年间工业机械的尖牙利爪下,消耗殆尽面目全非。人、畜、化石燃料逐年攀升的碳排放,增强了温室效应,触发更多的极端天气,加上由来已久的中东、巴尔干、朝鲜等几个火药桶时不时燃个引线、冒点烟,还有环太平洋那好像要隆重迎战外星人的高科技军械巡游,使这个世界愈发地躁动。

当然,也有往上的,简单粗暴、野蛮落后正在减少,并且更多地受到全社会的谴责与抵制,更高效便捷的通讯、交通与能源,推动着向更文明的方向加速迈进。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四季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八百年还是一万年)

都是我的歌 我的歌......”

声浪从四面八方更强烈地涌来,并且在整个空间中汹涌激荡。

我是一只裸猿吗?只是一只裸猿吗?什么是家,家还在吗?黄土高坡、四季风肯定已经不在了。我现在是第几次苏醒,计算地球自2016年后绕太阳旋转几次,太阳系在银河旋臂走了多远,有意义吗?西北?东南?

如果把太阳升起定为东方,那现在的东方是移动的,因为地磁南北极在移动,地球自转南北极也在由之变化,磁偏角大小非常不稳定。其实不是这几十亿年没变动过,而是这又是一次大变动,就像之前几次出现过的那样。还好,每天仍然能够看到太阳。对,每天都从东方升起,升起的地方必是东方。这是地球和太阳在引力下的约定,漫长的圆舞曲,仍然被每个愿意相信的人赞诵着。可现在还有多少呢?

眼前景物倏然一变,仍然凹凸不平的熟悉月球,围绕着一个风暴肆虐、通体冰晶球体,在静瑟背景下缓慢旋转着。月球上的环型山仍清晰可辨,可地球上的大陆轮廓只能在努力找到些许痕迹,地表、地幔、空中、近轨,或规模雄伟,或单独精巧的气囊物,散乱地行云流水。“小白,你现在的响应速度真是越来越快了,说说大概的数据,歌也换一下吧。”

“你总是说我在这样孤单时候,才会想与你连络……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轻快、执著的男声回荡中,小白缓缓道来:

“5个最大的人工智能云融合已经完成,所运行维护的气囊连接统计,最大群落1,354人,最大群落联盟含423个群落213,459人,离群者比例仍在1%左右波动。

私密留言21个,亲密留言323个,还有最近倒数第三次苏醒时,您广播的《关于爱情的中文词性分析》,至今收到建群倡议41,452个,群落加盟邀请323,523个,场景重现数据已经准备完毕,需要您过一下。

还有,现在有231群落正在做合并或分离申明,3,746个新看法广播中,974个新理论正在构建,吸引738,227人关注,发出重新物理连接申请36,528个,需要进一步的数据吗?”

“不用了,她现在情况如何?”

“最近一次云信息同步,您在上次苏醒时私密分享的第101首打油诗,她已经表示愿意重新接受,可在5分钟后结束修复睡眠状态,开始预先设定的海景唤醒模式。您的形像年龄,将与唤醒您的她处同一时期。我们在做变轨飞行后,2分钟内将到达指定地点开始气囊融合重构,亲密分享中到场的123人气囊将整体连通。生命体征检测显示,您此次苏醒的良好清醒状态还剩20分钟,她完全恢复清醒需要5分钟,清醒时长25分钟的概率为88%。即将关闭脑波干涉仪,进行一次全备份,现在请深呼吸,3,2,1......”

他人即地狱,我心且涅磐;愿与一真心,随地老天荒。

的确,无论是华丽登场,为所当为;还是默默无闻,悄然退场,都只是生命一个个生长、漂移、相遇、接触、交流、顾忌、互动、损益,从而牵手,或放手,或不得不放手的过程。

缓缓地我真正睁开双眼,在柔和光线中如举千斤地抬了抬自己苍白、皱纹、斑驳的手,透过半透明的舱壁,看着各式气囊缓缓接近,慢慢融合。

-完-
科幻作品
弥留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