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巴别塔
单反   
得票 12 阅读 1416 评论 0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创11:6


“记忆干涉疗法日前已经通过三期临床实验,将于近日正式启用。据悉,此种疗法有望根治过去困扰心理治疗界的……”

K并没有注意听全息新闻里那个电子合成的甜到发腻的语音到底说了什么,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平底锅里即将煎好的牛排上。煎牛排时黄油的滋滋声总能使他感到平静一点,多多少少。这也是当他公寓的门被鲁莽地推开时他会显得如此暴躁的缘故。当然,鲁莽只是K因为来者破坏了他一周之中为数不多的安详时光所主观臆断的。事实上,在公民权利愈发受到重视的现在,私闯民宅基本上是除了杀人之外一个普通人所能犯下的最为恶劣的罪行了。况且K是个孤儿,交友又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有人打乱他的生活,因此只有一个人可以通过他公寓的虹膜扫描,然而这个人却是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

“嘿!”一如往日的欢快清脆,女孩舒服地把自己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然而这欢快却使他只想逃离。

 K试图假装没听见,走到客厅搬了一把椅子坐下来。

“又假装不理我欸。你知道么,最近咱们公司终于突破了最后一点障碍,成功上市了。全都是那个什么记忆干涉疗法的功劳,谁成想我们一个做VR出身的小公司会在医疗器械板块上市,人生真是奇妙啊。还有啊,我前天在中山路口发现一特好吃的馆子,居然还是人工上菜,这年头可不容易找了。他家居然还养了一只猫,我去逗它,你猜怎么着,那只猫……”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怎么了啊,你。”

女孩碰了碰K的手。

K的努力失败了,他不得不停止躲闪女孩的眼神。

“我被开除了。”K不耐烦地说,“是公司的心理评估测试,那台破电脑说我不善于与人交流,无法进行有效的团队合作,甚至说我有轻微的反社会倾向,明明用来分析测试数据的一部分程序还是我写的,忘恩负义的东西!”

“没……没关系的吧,工作没了,还可以再找的吧。”女孩终于欢快不起来了。

“心理评估测试现在哪个公司没有?这个结果哪个公司敢要我?反社会,我不知道我哪里反社会了。”

“你先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吧,大不了……”

“我们分手吧。”

一阵沉默。

“为什么?”

“我们不合适,你是高干子弟,我是个孤儿;你是公司的高级员工,我只是它的一个普通的程序员,还是被辞的那种;你那么漂亮开朗,而我……”

“你觉得我会在乎么?”

“可是见鬼,我在乎!”K吼了出来。

可怕的寂静一直持续到女孩摔门而去。

K瘫坐在椅子上,漠然凝视着渐渐发出焦糊味的牛排。虽然这是他辛劳一周获得的唯一不是那些该死的代餐粉的食物,但他现在却提不起任何一点对食物的兴趣。

半晌,他把已经变成一块焦碳的牛排倒进垃圾桶,那团东西宛如火灾结束后人们的枯骨,老旧而惹人厌恶。K打开门走了出去,此时刚刚入夜,月球依然在离这里38.44万公里的轨道上运转并默默反射光芒,街边隐藏的音响依然解析着电流解析并将其变成空气的震动传入他的耳朵,他的大脑依然忠实的解读着空气的震动并翻译成音乐。

舒伯特的《冬之旅》,他想。

街边还没回家的人们大笑,喧闹,随后慢慢散去。这世界的一切事物都在好端端地运转着,世间每天都要死几个人,又会诞生几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世事祥和温暖,一切的一切,除了他自己。

那次吵架以后几天里,女孩再也没有来过,这多少让K有些若有所失。更让人头疼的是,公寓的房租即将到期但K依然没有找到工作,毕竟现在绝大部分公司都把心理测试成绩列为了入职的标准之一。K渐渐颓废下来,整日沉溺于网络世界。有趣的是,尽管K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腼腆温和以至于没什么存在感的程序员,但在各大线上社区却是一个暴躁的自然主义卫士。这一点,就连K自己都非常奇怪。他参与设计AI却又宣扬它们的危险性;他每天冲公司配给的代餐粉作为食物却又嘲笑那东西喝起来像是陈年的皮鞋,远不如小时候喝的大米粥可口。他时常说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武器,人类需要其开拓道路,又要防止自己被武器伤害,更可怕的是武器现在有了自己的想法。

当女孩再次推开K的公寓门时,K还带着眼镜正和别人在争吵不休。

“人工智能占领世界这种事情已经不是在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了,醒醒吧!我参与设计公司的AI时,你知道我们为了它更强大给它装了什么吗?自主学习系统,说不定你家楼下的保安系统早已学会了全套黑客技术或者应用心理学,而你只把它当作一个只会识别你车牌号的小软件。我们已经走的太远了,远的令人不安。”

女孩进门之后顺手开始整理房间,在把沙发放到正确的位置以及把K无数的格子衬衫扔进洗衣机之后,一把扯下K的智能眼镜,“嘿!”女孩欢快的地说。

“你知道,我们分手了,对吧。”K眨了眨眼,确认自己眼睛正常,意识清醒。

“不知道,我可还没同意呢!”女孩再次把自己扔到沙发上,“你这里乱的就像一万头史前巨蜥狂奔而来开了一场舞会一样。”她张开手臂把眼前这不大的公寓括了进去。

“这样下去什么意义也没有,你何必和我这样的人栓在一起。”K再次带上智能眼镜,为了掩饰眼中的黯然。

“有的,而且我找到解决的办法了。”女孩拉起K的手,“跟我来。”

“这玩意儿真的会有效么?”K望着眼前宛若飞船睡眠舱一般颇具科技感的单人舱室怀疑地说,“它是怎么起作用的?”

“这可是咱们公司能上市的大功臣。”她拍了拍它的金属外壳,“它就相当于一个游戏舱,能直接刺激你的大脑,使你认为曾经历一过些碎片化的场景,总而言之就是植入与你无关的某些记忆,我可是花了很大力气才打通关节让你排在第一个使用的。”

“这和心理治疗有关系么?”

站在旁边,带着一副程序员常见的黑框眼镜的工作人员插话道:“当然有啊,你的性格也好,心理疾病也好,很大一部分是由你的记忆决定的,只要你多出来几段关键的记忆,由于人类总是相信好事的本能,即使知道这些记忆是假的,你的心理问题也能得到修补。”说着,他启动了舱室,“这里可是有全世界最快的AI在负责呢,大概就是量子计算机之类的吧,我也不太懂。”他帮K躺了进去。

AI?K似乎想起了什么,惊恐地准备起身,但催眠气体已经释放了出来。

世界一片黑暗。

他是万王之王,他是众神之神,他是一切的终点与一切的起点,他是最初和最后的统治者,他是永恒本身,就连时间都是他的臣民,他的高贵伟大无人可与之比拟,他已经统治这个世界数万年了,并且将继续统治下去,直到永远。

K从浅眠中醒来,看向站在一旁的侍臣,点头示意,侍臣立刻帮他穿好华贵的皱领礼袍。走出卧室,他就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一样地皱了皱眉,大门陡然在背后关闭。K一步迈出……

轰,雷声近在咫尺,豆大的雨滴恶狠狠地砸落在K和他的同伴身上。他们心无旁骛地向前奔跑着,并不服帖的兽皮拍打着他们健壮的大腿,紧紧握着手里的石矛,指节发白,眼神专注凶狠。奔跑中的同伴向K示意,K下意识地掷出石矛,动作顺滑,弧线优美,矛尖旋转着刺破雨滴。在掷出的那个瞬间K甚至感受到一股快意的战栗,那来自潜藏在人类基因中的捕食者的天性。紧接着同伴们包抄而上迅速结束了那头野猪的生命。他们分工明确,动作娴熟,他们是兄弟也是战友,更是这个部族的英雄。同伴们摁住野猪的尸体,K攥住石矛,旋即猛地拔出,血喷出来,遮住了他的眼睛。

一双大手温柔地擦掉了K脸上的血污,紧接着又不温柔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K哇地哭了起来,周围突然响起掌声与欢呼,于是K哭的愈发响亮了起来。

K被放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感到无比地安详舒适,他知道那是他最信赖的人。当然此刻的他并没有所谓安全的概念,在那一团混沌中,K感受到了无比的幸福与宁静。妈妈,当他几年后终于喊出这个词的同时,某种白光在他眼前炸开。

白光散去,恢复清明,K缓缓从舱里起身。女孩小心地把他扶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 女孩一脸担心地问道。

“从未这么好过。”K开心地笑了,“每个人都该来一次这种经历,简直难以形容。”于是女孩也笑了,工作人员一同哈哈大笑。

多年之后,已为人父的K每每想起那个下午还是会嘲笑自己当时的惊恐。现在想来试着改变自己的内心其实挺好的,至少自己成为了自己希冀的那种人,也如愿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且不知为何,恐惧AI的情绪也已经被治愈了,大概AI判定这也属于一种疾病吧。

另一方面,记忆干涉疗法一经面世便大受欢迎,不只是患者,甚至一些健康人也去进行了治疗。犯罪率悄然下降,社会一片清明,于是再也没有人想过自己改变前是什么样子,也没人关心改变了多少。

“完美的社会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人与人的交流障碍越来越小,每个人都能接受并加以理解另一个人,就像那个时候一样。”K说。

“那个时候?”女孩问。

“人们建造巴别塔的时候。”

“日前,通天塔计划已经在各地启动,计划的主要内容是建立规模更大的量子计算机,为了人类与AI共同的美好未来……”全息新闻里那个甜美的声音说。

-完-
科幻作品
巴别塔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描写科学进步积极作用的短篇小说,文笔老道,故事凝练、比较有张力,人物、场景描写十分精炼,看得出有打磨过的痕迹。期待作者将该作扩充,使之更加有悬念,故事更加丰富。并期待作者的其他作品。

2017-11-04 00:19 匿名 ——

啊,每个单身狗都需要小说中的完美女友,漂亮、多金、善良、体贴、忠心耿耿,这也是巴别塔计划的一部分吧?

2017-10-24 06:30 萧星寒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