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起飞吧
夏正涵   
得票 12 阅读 1459 评论 0

一 清晨的无奈

如同大海之中泛起的泡沫一般,夏冰自己,以及临街的小伙伴们所住的真空浮力飞房,正从底城停飞坪的充电桩之上,快速起飞。从舷窗往外探头看,万千的如同自己居室一般的飞房正有节律的做着上下左右前后的起飞运动。新的一天,将随着这些定好出行目标的泡泡们一起摇摆。

夏冰和他的房子,穿过厚厚地笼罩着底城的雾霾,跟成千上万的飞房一样,青云直上,向着自己的工作单位前进。住了1年,当初在这套房子里的青云直上之感,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荡然无存。在外面,像他那被规划好的人生一样的路径上,排满了差不多规格的飞行建筑物:石墨烯材料制成的外壳,太阳照射下泛着金属般光泽,看上去基本是个球形,但其扁平的底部是作为充电插座设计出来的。

作为一个公司采集部的新人,配发了这样载具一样的居室是莫大的荣幸,直接等于把他从底城的芸芸众生里提拔成了天都的办事员,不过作为底城出生的人,他的风险也是和收益成正比的。

“今天你去一下北极第三天梯NX-11接口,这个事情要赶快,很久没有这样的大丰收了”,球形空间的中央全息投影中,突然映出了老板的3d形象,指手画脚,以命令的口吻指派任务。

还没上班就来个全息浮现,准没好事。夏冰对着老板猛然跳出的全息图像,心惊肉跳。

“小夏,昨天太阳大风暴,捕获收集器应该束缚了足量的反物质,已经快饱和了,立刻赶往设备部去,马上加装一下磁约束装置。”

“可是,头儿,前天太阳风暴非常猛烈,今天也没完呢,水星轨道处的空间气象站预报说,因为前天日面活动剧烈,过去……”。

老板看透了他的心思,挥舞了一下手,阻止他说下去。“小夏,公司提拔你,对你们这样的底城人来说,是来之不易的机会,没资格挑三拣四,再危险也要迎难而上,你们底城跟你这样的小鬼头想往上爬的还多的是呢”。


二 泊房

启动了快速飞行引擎后,飞房作为运动的载具快马加鞭赶往公司装备仓库。望着下面乌泱泱黑茫茫的肮脏云层,夏冰心中只有苦涩。

我的命运真的起飞了吗?我们底城人的命就这么贱么?这些天都的老爷出生在万里高空之上,血统高贵,从来不曾也不屑于下凡到我们苦难的地面,那里污水横流雾霾一直笼罩,底民生的快死的也快,也没人去管我们死活,而他们却从来享有蔚蓝的天空、蒸馏的水、从地下上贡而来的物资,一切都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世界不是我们的,而是他们的,归根结底这是由于他们建立无视我们底城人类的新秩序。

夏冰脑子犯禁胡思乱想之际,飞房已经抵达了装备部。装备部是整个天都的一个子模块,一个几百万立方米的庞大圆球形,也是采用了飞房一样的石墨烯真空浮力技术。当然,他们从来不必下凡去充电。正是有我种人跑到范艾伦辐射带去帮忙捞反物质,好让他们即使在夜晚也能悬浮其上。

典型的天都泊房坪就是装备部这样的:光滑的石墨烯蒙皮外侧,伸展出一个个如同树枝一般的泊房接口,而飞房把密封口对准接口之后,就像太空舱对接一般启动打开。夏冰从接口走到了库房,通过了仓库管理手续拿出磁约束装备后,径直回到自己的飞房外侧,将它安置在自己飞房蒙皮外侧。

“头一次可能在风暴中干活”,夏冰叹了口气,“但我的生活已经是底城人渴望奢求的,拼一下吧”


三 此去北极

从天都出发到北极,我此去1千公里,必须星夜兼程赶到。

然而令人心惊肉跳的是,离北极越近,绿色飘逸的极光越是密集,如同大气现象的风雷激荡一般,强烈冲击撕裂着大气层。

此等美景,古代的诗人也许认为是精灵女神的杰作而予以由衷的讴歌,但现代对这一现象做了这样的解释:这是从太阳喷发出来的太阳风,裹挟了巨量的带电高能粒子,抵达地球后,被地球的磁场引入大气层的范艾伦辐射带,在此与大气层进行密集碰撞,释放大量能量发光。

在这个辐射带发生了高能反应,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辐射,这些高能宇宙射线能打碎地球上层大气中的分子,并由此形成大量的自由粒子爆发,其中甚至有弥足珍贵的反物质粒子。早在2011年,这一现象就被Pamela卫星发现了:地球磁场束缚在大气层中的反质子,形成了一个反物质聚集带。

而这一点在经济上的价值,无论如何都无法被低估。

反物质能够通过与正常物质湮灭,释放出爱因斯坦质能关系式级别的巨大能量,从而带来最大的能源输出效率,这样的反应其单位能量产量是核能的千百倍,或常规燃料的亿兆倍。只要携带极少量反物质,就能实现时间极长的宇宙飞行或者直接给天都的老爷们的真空飞行器供能。

问题是,古代制造反物质的方式,是要使用大型加速器加速接近光速的质子束撞击固定靶,但那只产生极其微量的反物质碎片,然而却消耗大量电能,得不偿失,无法商业化。

然而我的职责并不是制造反物质-我只是大自然中存在的反物质的搬运工。太阳发出的带电高速粒子风暴冲击地球的大气层,碰撞产生了巨量的反物质,在我们这个石墨烯真空飞行器大量普及、乃至组成飞行城市建筑群的时代,才有了实现捕获的可能性。


四 伊卡罗斯的坠落

终于到了北极第三天梯NX-11接口-我叹了口气-跟天都的所有的建筑群一样,天梯也是用石墨烯蒙皮外壳内部真空的方式悬浮的。

利用地球上大量存在的碳物质能大批制造结构坚固轻盈,经受几十个大气压的蒙皮。这样的玩意,好比古代的兴登堡号飞艇,将飞艇气囊中的氢气抽光形成一个真空,然而飞艇的蒙皮却保持着原来的形状强撑着不变形。这样的玩意,完全靠真空提供浮力,其浮力比氢气气囊的飞艇还大,大气对它来说就像潜水艇在稠密海水之中一样。

利用这样的向内不坍缩的真空气囊,有钱的主人们,用它建设了理论上可以永远悬浮在大气层离地面二三十公里处的天空之城—只是,由于气囊密封性的原因,总是会有大气从缝合处泄漏进气囊本应保持真空的内部。于是为此特意加装了排气系统,白天的话用外置飞艇外部的太阳能板供能排气-往往这点能量用于排气是绰绰有余的,但其他额外的电源开销就需要我这样低微的人,千里迢迢的去北极采集反物质来弥补。

我的圆形飞房到了巨大天梯的接口-天梯其实是真空浮力气囊模块组建成的巨大的电磁线圈,利用搜集到的太阳能充电,因为本身石墨烯也是能导电的。蓄积了一定的能量之后,电磁力将我的球形飞房直接抛射到范艾伦辐射带的搜集反物质的近地卫星处。

“一”

“二”

“三”

“抛射”

随着这个发射口令之后,早已将自己牢牢绑在驾驶座位上的我,毛骨悚然的等着第一次发射到外层空间。我的任务是在我的飞房抛射对接到反物质采集卫星之后,将从仓库领出的反物质磁约束瓶跟卫星上的约束瓶对换一下。任务如此简单,但受训已经一年,这次是第一次去操作。

我的飞房离地面越远,就离天堂般的极光越近。抛射产生的几个G的重力让我感到只想呕吐。

由整个房间墙壁组成的显示器,显示出了由飞房自带的全景摄像机拍摄的周围画面。投影在下方冰川之上的太空天梯,像一根悬浮在太空之下的枪管,在北极的冰川背景上投影出了巨大的长条状阴影,随着高度的上升,他们越缩越小,直到像地面上一个极小的像素。

然而头顶的天空上极光不详的幻影却越发致密,简直如同在五彩缤纷的仙境一般。这次从太阳输送过来的粒子看来比以往更为狂暴,一层一层光雾一般的浪潮跟下面的海浪一般,惊涛骇浪中美景和威胁已经合二为一。我已经快到达了范艾伦辐射带。

整个房间都铺满的显示器,突然中断播放外部影像了。我知道这是操作条例,防止全景摄像头的CMOS传感器被射线彻底打坏。但紧接着的是,房内随着灯光突然一阵闪烁又突然完全断电,所有的电子设备全部哑火,中断正常的运转。

这下坏了,培训流程中完全没有提到这一点。我与天都的通讯彻底断了!我所有定位测量设备突然中止运行了!精密设备一歇菜,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方位、也就完全无法完成职责、甚至,最恐怖的是完全无法回去了!

我在恐惧发狂之际,一阵白光以及它所引起空气的爆炸,石墨烯的真空蒙皮突然破开来,里面涌入了绿色的极光浪涛,一阵又一阵,宛如我进入了瓦尔哈拉圣殿。

破开的大洞中,空气快速流出,我身不由己,拼死想抓住房内的一切,但我知道,很快我就要死了,不是死于急速发作的宇宙高能辐射症,就是死于垂直落体。在美丽死亡极光的环绕之下,我想起了古希腊神话的伊卡罗斯:他起飞飞得太高,终究还是坠落在大地之上。


第二天的天都的全息新闻,像往常一样报道最新的新闻:

“天都总督长者大人亲切友好接见底城优秀人才代表,鼓励他们再接再厉,做好本职工作。”

“本年度预计有2亿底城毕业生毕业,就业压力空前巨大”

“今日凌晨,由于强烈太阳风暴影响,干扰了位于北极地区大气辐射带的飞房对接控制系统,对接过程中反物质泄漏摧毁了飞房的真空气囊,在坠落过程中飞房直接烧毁,一名操作员不幸身亡。”

-完-
科幻作品
起飞吧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执行任务过程中发生灾难的小说。悬念设置不足,因而缺乏吸引力;文笔未能出类拔萃,阅读流畅感一般;故事的量也不足,灾难本来是很容易写出具有可读性的作品的主题,希望作者对本作再完善一下,感觉故事没写完。 别气馁,加油,写作就是要愈挫愈勇。

2017-11-03 17:52 匿名 ——

飞房的设定比较有趣,但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转换有些生硬了,第一次读起来会磕绊。

2017-11-03 14:0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