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异世界
何开翱   
得票 11 阅读 813 评论 0

2050年,政府为了解决人口过剩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就业危机,将与极乐世界就“生命替换合同”问题谈判达成一致,政府每日向极乐世界传送特定数量的“出租者”。

死气沉沉的立体快巴里,电视节目里的嘉宾正对此协议进行评论:“就业危机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得到缓解,勇敢的‘出租者’们的家属将会得到极乐世界‘承租者’的丰厚回报。“主持人插播最新新闻:‘本台接到最新的信息,两国政府签署重要协议,死刑将废除,两国的死刑犯将被送至世界夹缝里服刑,届时他们将负责清理夹缝里漂浮的......’主持人继续播报,车停,他混在人群里走下车。后一辆立体快巴停下,武装人员持枪走出来站在车门口,“出租者”陆续被押解下来。天空一片阴暗。

他站在缓缓下行的手扶梯里,手扶梯发出咕隆咕隆的响声。他走下手扶梯,走往第一道关卡,行尸走肉般的“出租者”们正依次排队接受例行检查,他十分惊讶地看到队里有一对母女。他向工作人员出示证件,通过关口时,他又看了看那对母女。那个女孩另他想起了自己卧病在床的儿子。

“爸爸爸爸......”儿子叫他,“如果我不在了,你去极乐世界找我吧。”

“爸爸只要你,乖乖等爸爸回来,听话啊,”强忍泪水的他,用那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儿子。

今天他必须想办法找到阿杰。智能手表上提示还有十分钟穿梭星际地铁即将入站,于是他加紧步伐往第二道关口走去。第二道关口有三个闸门,左边是工作人员正在核实排队等候的“出租者”们出示的自愿签名的“生命替换合同”,最右边的闸门是除了“出租者”以外,最无精打采的星际“捞尸者”,每日面对着虚无缥缈的宇宙。

“看看那群倒霉蛋,”排在他后面准备进闸的哥们与他搭话,“每天驾着破飞船捡垃圾(他们对尸体的蔑称)。”

他将手掌摁入指纹录入槽,闸口自动打开,他走了进去。

站内播报星际地铁即将进站的广播,他站在4号月台上做准备,负责维持上下车秩序。此时,“出租者”们已在上车区排好队,星际地铁轰隆进站,车厢门滑开,极乐世界过来的人一拥而出,个个神清气爽,面露微笑。

“反正都是去死”,一名“出租者”说,“还管他妈的什么先下后上。”

后面的“出租者”应和,两派人互相推搡对骂。他回头看了一眼,隔壁3号月台的秩序出现了混乱,工作人员抡起棍棒揍打“出租者”们。

星际地铁发出车门即将关闭的警铃,他赶紧将最后一名“出租者”推上车。车门关闭,星际地铁开走,阴冷的星际地铁站内又是空荡荡一片。他滑动了一下智能手表,显示下班星际地铁8分钟到站。

“一群送死的笨蛋,死了还不都是被扔在夹缝里。你说漂在那里是什么感觉?”闲着无聊的哥们过来与他搭话,哥们变得煞有介事地说:“听说我们队里有人暗中勾结那边的人,绕开政府私自将“出租者”带过去给有钱人猎杀,从中大赚一笔钱。“他没有说话,面露担忧,哥们见他没兴趣,自觉无趣地离开。

母女俩向他走来,他祈祷不是站在4号月台,母女站在4号月台前排好,他无法直视这对母女,满怀愧疚又担忧的他转身背对着母女俩。他感到奇怪的是,母女俩竟然不认识他,此刻,他盯着对面月台上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时在极乐世界里的阿杰。星际地铁轰隆隆的进站声传来,黄色车头灯出现在不远处。他继续维持“出租者”们的秩序,边留心观看其他工作人员。突然,站内警报声响起,一名无法核实身份的“出租者”硬闯关口,工作人员追赶时,引发了站内人群的混乱。他透过三道闸口边上的大玻璃窗,看见保卫室里的人员正在启动智能机器人。挂在闸内墙上维持秩序的机器人被启动,它们从墙上跳下,对着混乱的“出租者”们喷洒迷幻喷雾,“出租者”们纷纷倒地。混乱的场面还在扩大。这是他的机会,星际地铁撞进他和阿杰之间的铁轨上轰隆隆开着。阿杰开始奔跑,星际地铁轰隆停站,车门滑开,开心的人群涌出,一名武装的喷雾机器人对准他所在的方向喷出迷雾。他赶紧离开4号月台艰难地挤进车厢里,车门当即关上,星际地铁全速冲出去,阴暗隧道里的灯光不断后闪拉长。车厢发生剧烈地抖动,他看见眼前挤满车厢的“出租者”们变形拉长,他从口袋掏出穿梭到平行世界所需的防晕药丸,却被车内拥挤的“出租者”们撞到地上。他有点眩晕,即将倒地时,有人扶住了他,眼前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星际地铁到站时,他看清了是那母女俩。“出租者”们推搡着下车,母女俩在人群推挤下也跟着下了车。

“你他妈傻了吗?”阿杰跳进车厢用那只缺了一根中指的手揪住他的衣领,咬牙切齿地骂他,隔壁车厢走来了两个男人,两人只好赶紧离开。

他们往下一个车厢走去,阿杰将连衣帽扣上,他们穿梭在拥挤人群里,身后两个男人加紧追捕他们,跟着他们走出星际地铁车厢。在星际地铁门即将关上的刹那,阿杰和他重新跑进星际地铁里,车门应声关上。

两人在下一站下车走到外面,一到阿杰家,阿杰就一拳打在他腹部上,他当场倒地,阿杰又踢上了一脚。

“你不知道过来这边需要批准吗?你想把我害死吗?”

他弓着腰从地上爬起来,嘴角流着血,问:“上次我带来的”出租者“呢?你把他们藏在哪了?卖掉他们的钱呢?”他向阿杰走去,逼视着阿杰说:“我需要拿回上次的钱,我需要钱给儿子治病。”阿杰不为所动,“如果我没拿到钱,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通通说出来,说你在暗中偷运出租者”。

此时,有人砰砰的敲门,他刚藏进衣橱,门就被人踹开。正是那两个男人,阿杰张开双臂上去迎接他们,却挨了一拳头。阿杰用缺少中指的手背将嘴角的血擦干,脸上依旧笑着。

“老实点,”高壮的男人恶狠狠地说,“否则再让你少一根手指头。”

“垃圾呢?”另个男人平静地问。

 阿杰掀开地毯掀,地板露出一个拉环,阿杰抓住拉环拉开了地下室的门。

“都在这!”阿杰说。他冲里面喊了一声,不久,“出租者”们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来,个个显得畏畏缩缩。

高壮一些的男人数了数,向瘦些的男人表示没错,瘦男人喊出一个名字,询问面前十个人谁认识这个名字的人。一名中年眼镜男走出来,表示那是他的“承租者”,瘦男人掏枪打在中年男人的心口上,中年男人立即倒地。其他“出租者”吓坏了,衣橱里的他被吓得撞掉衣架,两个男人互看一眼,警惕心顿时生起。阿杰为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跟他们要钱,高壮男人丢给阿杰一沓钱,就带着剩下的九个人离开了。

阿杰确认他们真的离开后,他便走出来,见到阿杰手里的钱就过去抢。

“他们是我带来的,这些是我的费用。”他说。

“已经不是你的了,这些钱作为你对我的补偿。”

 正当两人争吵时,刚才的两个男人又回来了。阿杰想跑,脚下地板却被开了几枪,两个人吓到了。

“我们需要十个人交差。”瘦男人平静地说。

“等几天我会给你们多送一个人,他没什么用,他去了是送死。”阿杰试图说服他们。

瘦男人说:“他们需要的就是送死的人。”并示意高壮男人去把他带走。

阿杰不敢再开口,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带走。阿杰透过窗户看着他们被塞进汽车扬长而去,气愤地用脚踹了一下躺在地上装死的中年男人。

“下次换好一点的液态金属衣,”中年男人摸着流血的胸口说,“差点就打进去了。”

“少说废话,什么价格什么货。”

“我现在能回去原来的世界吗?”中年男人问阿杰。

“不能。”阿杰从他手里接过钱。

“为什么?”

“傻啊,你签了合同愿意被杀,对方也如实付款给你的家属。你现在反悔死路一条,你他妈别害死我。”阿杰掏出手枪,一枪爆了中年男人的脑袋后独自离开。

很快,他们十个人到了某处。

“下来,全部下来,快点!”高壮男人拉开后车门说。他们被带往一栋大楼楼顶,楼顶刺眼的强光照射着他们,待他们的眼睛适应强光后,他发现除了他对面没对应站着人外,其他人面前都相应站着一排背对着他们的男女。那一排人转回了身,这一边的每个人都面露惊讶之情,对面的女孩问母亲:“妈妈,为什么她和我长得一样?”母亲无法回答她。

高壮男人走出来,他手里拿着一份合同。“生命替换合同,出租方是你们,简称为甲方,”男人对抓来的十人说,“承租方是极乐世界的公民,就是乙方,”男人继续念:“甲方今日将生命替换给乙方使用,乙方需向甲方家人支付双方协商后的替换金。在使用期间,未经乙方同意,甲方无权违约,强制违约所造成的人身安全责任事故自行负责,将由甲方承担一切责任。”男人挑出合同里重要的条例念完,“使用期现在开始,”男人宣布,同时回到原处,只见“承租方”纷纷掏出手枪,他震惊地看到,与他同处一边的女孩掏枪正指着对面的女孩,女孩吓得躲在母亲身后,紧紧将母亲的手臂抱在胸前,他意识到了什么。

他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承租者”们便扣动扳机,他同侧的人纷纷倒下,“承租者”将人打死后陆续转身离去。他看向那对持枪母女,及时扑上去,将她们的手枪夺下来,他捡起手枪,先对着两个男人连开数枪,将他们打死在地。假扮”出租者“的母女俩爬起逃离,却在跑出不远后遭到射击死亡。

“游戏开始!”有声音在大楼里响起。

他看见此前陆续离去的“承租者”们一个个被射杀倒地。他带着母女俩躲到隐蔽处,避开射杀范围,子弹朝他们射击而来,女人将女孩搂抱在怀里。情急之下,他将大楼楼顶照明的电灯射破,大楼里一片黑暗。他借此将母女俩带离大楼,跑到外面。驱车赶到的阿杰,看到他手里拿着枪,还有那对被他掉包的母女盯着他看的神情,就知道事情坏了。

“快上车,你这个笨蛋。”

他们上车后,女人央求阿杰载她到格来德街4号,阿杰知道这个地址,是她丈夫的家,当初就是他丈夫付钱给阿杰,让阿杰将母女俩送去参加猎杀游戏。远处传来警报声,他也只有去格来德街4号。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阿杰,“刚才是怎么回事。”

“极乐世界里有钱人的猎杀游戏。”

“所以你让我们去送死?”他去抢夺方向盘,阿杰一个肘击,将他鼻子打出血。

急速前行的汽车拐了几个弯后,阿杰一脚刹车,汽车急停。他跟着母女俩下车,阿杰把他叫住,告诉他警方很快就要来了,他表示无所谓,阿杰无奈地跟着他们下车。

他们刚潜进一户人家院子里,一只狗就猛扑过来,阿杰想阻止他已来不及,他扣动了扳机,狗没被打死,而且还穿过了它的身体,阿杰说着是视觉假象,不是真的狗。院子的主人走了出来,女孩见到父亲叫着爸爸爸爸就跑了过去,女人站着不动。

“我们得赶快走,”阿杰提醒他,“警察还有两分钟就包围这里,这都多亏了你和你的枪。”他要等母女俩才能离开,阿杰郑重其事地对他说:“如果你想你儿子死,那你就留下来。”无奈之下,他只有跟着阿杰离开。

阿杰带他走出院子,将他打倒在地上,对着他的腿打了一枪,同时,院子里一声枪响。阿杰对他说:“是你逼我的,我已经没有办法,我只有将你打死,逃到你的世界顶替你,他们才不会抓我。”阿杰再度举起手枪对准他,说:“这就是这两个世界的规则。”即将扣动扳机时,有人一棍打在阿杰脑袋上,血从阿杰的额头流下。阿杰倒下,母女俩扶起左脚被打伤的他,他注意到女人的双手沾满鲜血,血不是他的。

“到车上去,快!”女人扶着他坐进阿杰的车里,女孩紧紧跟在后面。

强忍着脚伤的他开着车急速离开,甩开了赶来的警察。

“你们怎么会出现大楼里?那天我明明——”他突然打住,愧疚的无法说下去,失血过多让他变得虚弱。

“幸好她们母女没在下层世界找到我们,”女人对他说,“阿杰应该也是骗了她。”

他将车开到星际地铁站,让妇女扶着他走到4号月台上,他看见远处出现了星际地铁的黄车灯,对母女俩说现在送她们回去。

“你呢?”

“我还有事情没完成。”

“跟我们一起走。”

他摇摇头,星际地铁急速驶来。他把母女俩推进车门滑开的星际地铁里,不料,及时赶到的阿杰将他打倒,跑进了星际地铁里。车门关上,门后的阿杰得意地笑看他,缺了中指的右手撑在星际地铁门的玻璃窗上。他大声喊不!星际地铁无情地从他眼前开过,警察将他团团围住。

极乐世界法庭内,审判长敲锥,他坐在被告席里,审判长念出他的宣判词:”被告人代号1022擅闯极乐世界,犯下杀人罪责,试图逃逸,其行为已构成危害罪,应予惩处,判决如下:被告人代号1022犯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审判长敲锤,他被押走。

一艘临近淘汰的老旧飞船终日在虚无缥缈的平行世界的夹缝中缓慢行驶。驾驶室发出警报声,他将飞船改为自动航行后,离开驾驶室,来到舱门前。他穿上同样临近淘汰的宇航服,且将头盔戴上,用绳子将自己和太空舱连接起来,最后摁下开关,舱门打开,舱门外漂浮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他飘出去,抓住一具又一具尸体,将尸体捆绑在一块推进飞船里,不远处飘着一对母女的尸体,他飘过去,惊讶地看见母女俩旁边是阿杰的尸体,他将尸体拉过来,发现尸体却是拥有十根手指头,然而,另他震惊的是,当他放眼望去时,眼前是一排排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尸体。

-完-
科幻作品
异世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