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的河川
不暇自衰   
得票 8 阅读 891 评论 0

【一】

她说最想见到那片只在回忆中的河川。

那片美丽如梦幻的河川。

她快要死了,细瘦的身体正在失去全部的生机,可是我拿不出为她做手术的钱,就连走进城市来到富人的医院,都是命运所赐予的奢侈。这几个月,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逐渐走向死亡,我也不指望那些皮肤下全是机械电路的医生和护士,能够怜悯我们。他们虽然美丽,充满诱惑,但是毫无感情,就算带着笑容,我也不相信冰冷的芯片会有人类的思想。

出生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觉得毫无希望,可是城里的富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城外的穷人都在黑云涌动的天空之下艰难求生,我和她都是穷人中的一员,而我的母亲也死于和她同样的疾病。

父亲是打捞可回收物的时候,被尖锐物品刺穿防护服最后细菌感染死去,而我接替了父亲的任务。那些机械回收者似乎变得聪明了很多,它们也知道让穷人去做这些事情,绝对比用机械人值得,毕竟机械损坏还需要钱去维修,但是现在对于地球上所有的资源,都是需要用来保证给富人最好的生活,至于穷人在它们眼里都是另一种生物。

病床上的她呼吸微弱,我走过去之后,她似乎察觉到我的脚步,睁开眼睛露出微笑,用细微的声音说:“你怎么总是苦着脸。”

我也露出笑容,说:“相信我,你会好起来的,只需要我找到另一个昂贵的回收物,那些机械会给我很多钱。”

“从来就没有穷人,能够治好自己的痛苦。”

她闭上眼睛,只是说了两句话,就虚弱得将要昏睡,我也明白她正在忍受由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可是我根本就无能为力。短暂的相处之后我也知道自己该回去了,又得穿上防护服潜入城市排水口汇聚而成的河流之中,寻找一切被机械回收者认定为可以继续使用的东西。那是穷人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生活来源。

我走出病房,深深的呼吸,想要清楚点心底的悲伤,体态妖娆的护士走过去,前面轮椅上的病人嬉笑着用手在护士身上特殊的部位揉捏。医院里面的所有护士和医生都是比正常人更美的外表,甚至制作出一些相应的身体结构,还包括体液。不过仿真皮肤之下,全部是复杂的机械结构和细化电路,他们都是由芯片控制,虽然可以露出各种表情,但本质毫无感情。

“请慢走,尊敬的先生。”

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忍住想要撕碎一切的冲动,走出装饰华丽的医院,而外面就是异常宏伟的城市,外围用坚硬的玻璃包裹,上面有些刺眼的灯在闪烁,模拟已经被云层遮挡上百年的太阳,内部是纠结穿行的透明道路和各种宏伟的建筑,城市其实是一座锥形的高塔,拥有自己的层次,越上层越富裕,而我们连生活在最低层的资格都没有。

我拦住一辆车,说要出城到穷人区,里面的机械电子眼对我进行虹膜扫描确定我金钱足够之后,车门立刻就弹开,我很快就坐了进去,随后整个车都飘浮起来,以极快的速度行驶而去,最终停在城市外壁的一个小型车站。车是不会出城的,外面有各种有害物质,会不小心带进来,而且还会有辐射残留,所以剩下的路我得自己走。

我披上存放在车站的衣服,顺着通道走到尽头,然后打开门,荒凉的大地上,寒冷的风让我想要颤抖。浑浊的河流就围绕城市一圈,然后汇聚流向远处,河流的旁边有许多零星的低矮建筑,有些地方还有些深绿色植物在生长,那是穷人种植的作物,很久之前有个善意的富人培养出可以适应现在环境的农作物,将种子给穷人后,顺便也带走了一些孩子。

现在这样的富人不存在了,也不可能再存在。

我站在桥上,刺鼻的气味很浓重,该回去了,否则今天我将会一无所获,所有拯救她的机会,我都要拼命抓住。


【二】

穿上防护服后,新鲜的气体冲入鼻腔,将外界让人窒息的气味完全隔绝,机械回收者就在身后不远处,它旁边堆放这很多各式各样的东西,不断也有货运车停靠在此处,将东西全部装上去运走。我朝后看了一眼,然后跃入水中,腰间放着纤维绳用来捆绑物品。

下水还不到十分钟,我的腿突然被什么东西套住,迅速就被拖离位置,我弯腰用手摸下去,却发现是一个金属环牢牢的扣住,根本就无法松开。水下肉眼是看不清任何东西的,防护服的面罩是通过声波成像,从眼睛前面放映出来后,水的流动都可以清晰见到,而现在就只能看到,有一根线牵引金属环,正在将我拉动。

弄了半天,我最后选择放弃,没过多久自己被拉出水面,而面罩也迅速透明,看我看清外界,此时正有一人站在我面前,看清他的相貌之后,我相当震惊。

“你不是……”

“谁说我死了,我只是不再出现在你们身边而已,我现在活得很好,比所有穷人都好上很多。”

我站了起来,眼前的人还是看样子,长着一张刚毅的脸,他是我小时候的朋友刘语,几年前在水下失踪,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而且拖我过来的肯定是他。我干脆就把防护服一脱,打量四周后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现在的家。”刘语先是回答我,然后挥手喊了一声,“兰,有客人来了,准备点食物。”

“遵命,主人!”

我瞪大了眼睛,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一块巨大的空洞,旁边是深不见底的水道,而周围摆放着各种家具和生活用品,不远处的支架上挂着明亮的灯,有个漂亮的女人正在准备些什么,我觉得她应该是机械人,但是为何会听刘语的命令。

“兰是个很棒的机械人,不管什么方面都很棒,但是拥有她的前提下,我和城市的系统达成协议,不过现在我还没有任何行动,可是时间不多了。”刘语悠闲的坐在沙发上说。

我有些好奇,也有些愤怒,但最后还是冷清下来,说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里,难道你需要我去完成你刚才说的那个协议?”

“不是。”刘语摇头,“我只是需要你去城里杀一个人,然后得到他的一样东西,而那样东西归你所有。”

“凭什么,守卫会杀了我,而且我和城里的富人没有仇怨!”我大声说道,这时候眼前却出现一个装满的杯子,里面的液体闻起来非常香。

刘语手中也有一杯,他微笑着看了一眼身前的兰,随即将她抱住,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不过很快转过头,看向已经拳头紧握的我,神色认真的说:“首先,城里的机械守卫不会杀了你,而且富人天生就和我们有巨大的仇怨。你别忘了,就算我们不管有多少金钱,也不会有在城里生存的资格,而且你也知道,每一次进入城内,只要你是穷人,就会需要支付每小时一万的金钱数量,而富人出入自如,哪怕你的金钱总量已经超越下层的富人。说白了,那些富人根本就没把我们当成相同的物种,就好像我们天生就该如此!”

我觉得他说的都很对,可是这不是我杀人的理由,我想拒绝可是心里又在期待着他还会说些什么,但是听完刘语的述说,我站着咬咬牙,选择保持沉默。

“城市系统和我达成的协议是,让我鼓动穷人杀掉成里的全部富人,他就会许诺和所有在外围生活的穷人相当优异的生活。至于我为什么选择你,因为我知道你最近,正在做着一些无谓的挣扎。”

我举起拳头就向他砸过去,可是突然有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直接让我狠狠摔倒在地上,我抬头发现那是面无表情的兰。

刘语继续说道:“上层的富人会在颈部配带一样东西,可以让他们在虚假的世界里生活,以及实现各种愿望,我觉得你肯定会需要,而我让你做的,就是杀掉城市上层的一个富人,抢到他的虚拟现实装置,然后你可以给你那个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使用。”

“呵呵,原来如此,你就是想让我验证机械守卫到底会不会攻击我,而且现在你也没有鼓动其它人的借口,如果我成功了你就会立刻开始行动。”我冷笑着说。

刘语的表情微微变化,其实我现在觉得他已经完全不是之前的刘语了,但是我对此没有太多的情绪,他刚才的话让我很心动,可是我不能保证他说的是真是假。

“我确实很胆怯,因为好不容易才得到兰,我不想再失去一切。你的信息已经被兰上传,等下进入城内你就会发现自己的金钱不会减扣,这是系统给你的诚意,或许我觉得可以让你体验那个装置。”

刘语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走过来套在我的脖子上,我只感觉到后颈有些冰凉。而耳边又传来他的说话声:“电量只剩最后一点,应该可以坚持三十多秒,我觉得足够了。”


【三】


街道上我仿佛在发疯,后面的守卫机械人举起枪不断向我扫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有多大的幸运,才可以一直从上层跑到中层而毫发无损,当然我的手中紧紧握着那小巧的东西,一个虚拟现实设备。我真的非常想,非常想要她能在最后的时光里生活在那片梦中的河川,只属于她的河川。

刘语在骗我,或者说城市的系统骗了他,我还是遭受守卫的攻击,而且随时可以丢掉性命,可我真的不甘心,明明就只差一点,只要送到她面前。我今天已经杀人了,杀掉一个从未见过而且没有任何仇怨的富人,他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呼吸平缓,面色健康。为了虚拟现实装置,我用小刀割断了他的气管和颈动脉,然后取下他颈部的东西仓皇出逃。

原来在城市的最上层,所有的富人都是二十四小时生活在虚拟世界,看似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全部都是机械人,他们第一时间对我身上的血迹进行识别,第一时间通知整个上层的守卫。

我快精疲力竭了,可是我觉得如果停下来,自己马上就会被激光射出几个孔洞,但是腿已经酸软无力,肺部就像被火灼烧一般痛苦。最后,当正前方也出现十多个守卫的时候,我跪了下去,绝望的闭上眼睛,我现在整个心里都是对刘语的怨恨,我明明还可以和她相处更多时间。

半透明的路面上,我的汗水一滴一滴掉落,可是很久之后,我却仍然感觉自己还活着,睁开眼睛却看到所有的守卫都站在我面前,可是他们都放下了枪械,异口同声的说道:“革命即将开始。”

我惊吓得赶紧站起来,那些守卫全部退后,向四周跑动,同时念着同一句话:“革命即将开始。”

“革命即将开始。”我也呆滞的念了一遍,刘语说城市的系统想发动穷人杀掉全部富人,可是我现在更觉得,这不像是穷人的革命,更像机械的革命,可是为什么要让穷人来当执行者?

我不想过多的思考,踉跄着走起来,半透明的路面曲折下去,许多机械操控的车辆都会精确避开我行驶过去,而那里面都是一个个带着虚拟现实装置的富人,我感觉那些装置就像戴在下层富人那些宠物身上的项圈,可是我必须帮助她实现最后的愿望,刘语知道我没死之后,城市的灾难可能就要降临,我此时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为这次大屠杀的导火索,这些富人其实是无罪的,他们只是生下来就被灌输自己和穷人的差别。

我没有回头路了,我甚至不敢去心中做其它的想象,现在我只想去她身边。不过我随便找到一处偏僻的地方,戴上虚拟现实装置,我要先在里面构建出她想要的世界,也就是那原本是放在母亲铁盒子里的,被称为照片的事物,上面所附着的几百年前的景色。这是我和她共同梦境中的景色,不过我需要送给她只属于她的河川。

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城市最下层,我将自己清洗了一下,甚至换上了新衣服。随后我在病房门前沉思很久,直到瞳孔被自动扫描,门在我面前打开,而她正坐起来,用微弱的声音笑着说:“嘻嘻,听脚步声我就知道是你。”

“耳朵真灵。”我走过去摸摸她的头。

“我又很想睡觉,可是我……一点也不想沉睡。”她强撑着,最后还是无力的倒下去,可我却震惊的看到她的鼻子流出了血。

“别睡着!我求求你!我想要实现你的愿望!”

我的眼眶红了,努力的控制住眼泪,而她半眯着眼睛,瞳孔呈现焕然,这一次她一旦睡着,可能就再也不会醒来,我有这种可怕的,让人绝望的预感。

“我想让你看到美丽的河川。”

我为她戴上虚拟现实装置,我轻轻的触摸开关,随后她颈后的圆盘散发出星点的蓝光。她的眼睛最终还是闭上,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掉下来,洁白的床单上留下许多湿润,她真的会永远离我而去。

“好美的河川……谢谢你。”

我猛然抬头,她正微微张开嘴,艰难的发出声音。

“这里有没有……名字……我想……留在这里。”

“它叫做黎蓝,用你的名字命名,它是属于你的河川,你可以看到清澈的河流和连绵的青山。”我轻声说。

“我看到……鱼……还有鸟儿,这是我第一次……看到。”

我握住她纤细的手:“我也看到了,好美。”

“我睡了,午安。”

“午安!”


【四】

我抬起小刀,对准自己的喉咙,在最后的几秒前我还在想怎么才能让自己死得更快。病房的金属门被外面的人撞得变形,我觉得那些机械人应该企图救我,真想不到他们还会有这样的善心。

她就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虚拟现实装置还在运转,我觉得她会永远留在那个美丽的世界。

现在这个世界早就崩坏让人厌恶,那些富人其实也是在城市中逃避现实,而我们这些直面现实的穷人大多数都已经麻木不堪。所以我觉得谁都无罪,谁都没必要去选择发动战争,但是机械们却选择利用这一点,欺骗了我和刘语。

疼痛感迅速蔓延,但我没感觉到太多痛苦,意识就很快模糊了。

我希望我死之后拖延的这些时间能让所有的人类醒悟,我们并不是彼此的敌人,而且所有人也该惊醒,我们都是自以为自由的木偶。

-完-
科幻作品
她的河川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尽管是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科幻反乌托邦题材,作者的文笔仍然使得本篇小说值得一读。对环境背景的设定完全融入故事,不见一丝刻意痕迹;主角情感表露尽管稀少,但也足够真挚感人。流畅的叙事,并没有在所谓的“主义”之类上花太多工夫,足够紧凑,而且发人深省。

2017-11-04 21:23 凉猫 ——

虽然社会阶层分化的背景设定已经没有什么新意,而且对于这种把个人生活的挫折归结到万恶的社会的做法,我从来不赞同,再说了,革命能那么轻易地被发动的话,这个固化的社会体制早就被推翻了,所以逻辑上还是不够合理;但不否认这篇小说的笔触还是比较感人。

2017-11-02 16:38 匿名 ——

富人、穷人、机械人,每个“人”从小就被灌输了差异的概念,三个等级的人,互相欺骗与背叛。在这种黑暗的背景下,主人公却为了心爱女孩的最后心愿杀了人,并点燃了机械人的革命,令人叹息。

2017-10-21 13:25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