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罪犯
云尘    来源社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科幻...
得票 5 阅读 655 评论 0

第一节尸体

永恒不变的月辉洒在这片日新月异的土地上,土地上有一排和周围建筑格格不入的旧房,这里是这个城市中最后留下的小巷。现在,这已经荒废许久的小巷中走出一个披着斗篷带着面具的身影,走到巷口,他冷冷的回头望了一眼,然后进入巷道外停的一辆越野车内,驶离了原地。

漆黑的天空逐渐变得灰蒙蒙,天空上,人们开始奔向各自谋生的地方。一名飞车乘客正无聊的朝着窗外张望,当然没什么好看的,毕竟这条路她走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每次无非就是看到一片片高耸入云的建筑,以及与这片建筑格格不入的那个小巷。那个小巷,乘客心里想着,也许是和她一样通过冬眠技术来到这个时代的人对过去那个时代能剩下的不多的回忆之一了,而现在,那仅存的一些回忆又要减少了,听说这个小巷即将被拆除,然后也变成这种高耸入云,形色各异的大厦的样子,所以每次去工作,她总要看着那个小巷慢慢出现又慢慢消失,然后在心底轻轻哼起过去的歌曲,想象自己过去的模样。

今天,她像往常一样,看着那条小巷,脑海中浮现起冬眠前她和家人在其他小巷漫步的情形,那种情形在现在已经不多见了,现在,她心里想着,一个个活得长了,亲情反而淡了,大家脑海里都只剩下自己了,但随着小巷离她越来越近,她看见那阴暗的小巷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她将眼镜对准那个她觉得奇怪的地方,然后开启了放大功能,然后忽地,她发出了一声尖叫,周围的乘客以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而她则慌乱地接通了警局的电话“喂,小巷那边,呃,就是七源大厦东边的那块地方,有人似乎死了,你们快过来啊。”

“什么啊?有人死了以现在我们的监控技术还能不知道吗,你知不知道谎报这种事是犯罪的啊。”电话那边传来懒散的声音。

“可是我这真的看到有人在那边一动不动,而且不停地流着血啊。”说着,这个惊吓过度的乘客匆匆忙忙得用拍照眼镜向警局传去小巷内的图像,“你们快来啊。”

“什么?这图片不是你自己捏造出来的吧?为什么有人这种状态了医院和我们却没有收到警报,难道警报器坏了吗,还是他没有安装?好好好,我们这就过去,你也到那一块,我们需要询问你一些问题。”那边回答道。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那边就已经挂断了。乘客想了一想,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换了一辆飞车去向七源大厦。

等到乘客好不容易抵达小巷时,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了,时不时还有一些路过这个小巷的人走过,对着里面张望,然后指指点点地议论一会,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无奈地走开,于是她急匆匆地冲到外面看守地一名警察面前,警察立马拦住她“对不起,里面发生了一起命案,请不要闯入。”。

她赶紧亮出自己的身份标识“啊您好,我就是那个报警的人,你们刚刚要求我到现场来接受调查。”

警察拿出身份扫描仪扫描了一下,说道“好的,请你跟我来。”

于是女子和警察向里面走去。


第二节警笛

警长站在一家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间里,眉头紧锁,警长名叫叶辉,他本以为他要做的应该是每天喝喝茶盖盖章,然后度过无聊的办公时光,又或者接到上级的指令,去将一些犯了莫须有的罪名的人抓起来严刑逼供,他从未想过自己真的能在27世纪处理真正的杀人案件,更不用说处理六次,可疑的是,凶手犯案好像根本不在乎他们的调查,除了第一次在小巷里之外,每次都在监控下正大光明的出现,而且通过现场留下的毛发,指纹等信息,凶手每次都不一样,更奇怪的是,这些身份居然似乎都是假造的,他们通过线索去找那些人一无所得。这时他的助手过来了“警长,监控调出来了。”他对着墙的方向微微一抬头,示意助手可以播放监控录像了。

助手在手表上按了一下,对准墙面,墙上开始出现了凶手杀人的全过程。一开始,死者,一个肥胖的富态男性,在房间里不停地踱步,似乎显得有些焦虑的样子,过了7分钟多一点,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出现在了这一层的走廊,她轻盈地走到了男子房门前,按了一下门铃,男子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走到房门口,看到外面那位女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打开门,张开手去抱那个女子,女子任他抱住,然后在男子吻过来的时候,作势抱住他的头,忽然一拧,男子脸上满是错愕的表情,然后倒在了地上,女子又轻盈地离开了宾馆。

警长的眉毛蹙得更紧了,助手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死者名叫林霄辰,是天星集团的一位高层,家人现在正在国外度假,现在可能正在回来的路上吧,至于凶手,目前初步调查的结果为一位叫做云琪的女子,不过——您也知道,这个身份有很大可能是假的,上面的住宅什么的信息都是伪造的。”

警长非常忧虑地说道:“这怎么可能的,以我们现在的身份系统安全程度,居然还可以被入侵不成,小方,你平时对这方面比较了解,你怎么看,我们的系统,有没有人可以破解之后加入这么多的伪造身份。”

“警长,我们的系统虽然比之从前已经安全了无数倍,但是还是有一些小小的漏洞,所以顶尖的黑客还是可以入侵我们的系统,但那些黑客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下,不过如果是新出现的黑客,那就说不准了。”被称作小方的年轻男子回答道。

警长点点头,难以掩饰面上不停闪过的焦虑的神色,“嗯,也就是可能是黑客入侵,不过,还有那警报器怎么也没用呢,这,唉,老秦,你去和媒体知会一声,就说我们已经找到了线索但是不好透露,调查已经有了进展,让民众不必太过于恐慌,我再想想。”随后他对着剩下的人一挥手,“你们也都出去吧,我要好好想想。”

深夜。

警长独自站在信息墙前,手在墙上不停的划动,过了一会,一筹莫展的警长轻轻仰起头,进行了一次深呼吸,脑海中那些死者的画面和资料不停地闪过,警长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联系,但是却又无法想到那联系到底在哪。于是警长垂下头,不停地在办公室里踱步,警长的思维自从第一个人死去之后就没有停下来过: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起团伙作案,凶手众多,而且似乎还有不知名的黑客在帮助他们,并且应该有技术极度顶尖的医生,不然无法摘除两个防止杀人的仪器,甚至警长怀疑警局里也有奸细,因为每次凶手都能摆脱监控,最后不知所踪,可是,看看死者,有艺术家,有集团高层,有科幻作家,有科学家,有工程师,什么都有,这个犯罪集团的最终目的才是关键,可到底是什么呢。

警长坐在办公椅上,看着那些基本资料,仍然是没有什么头绪。于是,他调出这些人的所有已知经历的履历,开始一项项地看了起来,等到他看完这些人的大概经历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警长眼中布满血丝,可他还是没有什么想法,警长叹了口气,走到办公室外,叫来小方,“小方你找几个人研究一下那些死者的过去的履历,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共同的履历没有被我们挖掘出来的,我去休息室躺一会,有事马上把我叫醒。”

“好。”方警官立马转身去找人继续研究这起离奇的连环杀人案件了。警长来到休息室,脑海中还不停地闪过那些画面,警长现在恐怕是这里最焦急的人了,之前第一起杀人案件的时候警长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人死了就死了呗,反正过会儿大家就都忘记了,直到后来警长才开始慢慢变得着急起来,不是为了那些人的安全,而是因为他想到,如果再死人而他再没有调查进展的话,他恐怕要被革职了,他可不想这样,怀着这种混乱的思绪,警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此时城市中的民众十分的恐慌,在短短的一月内居然接连死了六个人,他们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看到过新闻上出现什么杀人啊,什么尸体啊之类的字眼,可现在天天都能看见,所有居民的平静生活都被打破了,一户普通的人家中,老王和他的家人好友正在喝酒。

酒过三巡,老王醉眼朦胧地说道:“唉,我冬眠前的那个时候啊,那时候我还年轻,这种事情呢还常常会发生,什么一怒之下砍死亲人啊,愤懑不平杀了大学室友啊,在这个时代醒来后,倒是再也没看见这样的案子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下子,又——”

一个朋友接口到:“老王啊,你啊,论阅历你比我们丰富,这些新鲜事物啊,你倒是落后了,现在是不大可能发生杀人案件了,先不说安全系统那么完善,再说了,每个人都被装了激素调节器和警报器,就算想杀人啊,要么呢,一被调节就不想杀了,还想杀也会被警报器阻止。”

“你们啊,就是太信任这些新科技,我可不信,”老王回答道,“不然这次杀人是谁杀的啊?鬼啊?我不信,这明明白白的事实嘛,说明啊,这些新科技啊,有问题。”

另一个朋友叹了口气,说道:“是啊,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警方也是,一点情况也不肯向外界透露,也不知道那凶手是怎么绕过安全系统和这两个仪器的,我现在啊,睡觉都不安稳,生怕下次就睁不开眼睛了。”

这时候老王的老伴说话了:“你们啊,还不如我一个老太婆胆子大,这杀人吧,跟我们远着呢,爱怎么的,怎么的,我们好好过生活就是了,这人呐,活够了就走呗,你看看现在的科技,我们每个人都活了两三百岁了还不够吗,这事啊,落到咱们头上的概率也小。”

“老婆子,你这胆子啊,是比我们这些男人还大,可万一落到我们头上了呢,不过,说得倒也有道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来来来,喝酒,吃菜,这种天然食品可不比我冬眠前,贵得很,大家可别浪费咯。”

于是几个朋友又和老王开始吃起了桌上丰盛的食物,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最近常常能听见的警笛声,于是几个人又不由自主地开始讨论之前的那个话题,虽然嘴在咀嚼,可口中何味已经没人去管了,等到饭吃完,朋友们都面有忧色的匆匆离去了。

老王打开了最新的新闻播报,听到里面传来让他并不感到意外的消息:“刚刚在市立医院中有一位病人被人拔掉维生管杀害,抢救失败,凶手与被害者身份仍在调查中,警方初步断定,这和之前的连环杀人案件联系紧密,应该是同一犯罪团伙所为,详情仍在调查中,请大家关注后续报道……”

老王坐在椅子上,脑海中想到他冬眠前的日子,竟然与现在这看上去完全不同的现实慢慢重合了起来,同样的不安全,同样的人心斗争,同样敷衍的媒体,同样无所作为的警察,老王突然感觉很疲劳,怀着不安的他慢慢走进房间,到床上小憩去了。


第三节守墓人

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有一片山林,山林里环境清幽,与城市里的各种高科技宛如两个世界,山林里有一个公墓,守墓人正愣愣地看着那些坟墓出神,今年他已经三百多岁了,即便是在这个时代,也算得上是长寿了,守墓人越老,越是会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从21世纪走到现在的27世纪,他几乎每个世纪都有参与,可是就像很多其他的老人一样,他这一老,脑子里就全是最初的那些记忆,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世界上,给与他毫不相关的人守墓,想象着那些人生前的样子,来打发掉这无聊的时光。

守墓人是见证这时代变迁的人,他看着这六百年来,世界的科技一步步发达,人情却一步步冷漠,人人都为了能够踩在别人的尸骨上上位而拼搏,来扫墓的人越来越少了,三年了,他一个人也没看见过,不过也难怪,这墓地里埋葬的那些人的亲人们也许也是慢慢死去了吧,现在可没有那么多土地埋葬它们,这公墓,说不定以后也要被拆掉,而骨灰则流落太空,守墓人对太空葬很不满,觉得,那是死了之后连灵魂都没个寄托,太糟糕了。

守墓人日子过得很悠闲,有着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节奏,每天吃几片各式营养药丸,然后就扫一下墓地,然后就看着墓地思索人生,守墓人心中想着,也许他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死去吧。

正在这时,他看到一个瘦削的男子走进了墓地,手上抱着一大束白百合,守墓人一愣,毕竟,难得看见有人来到这日渐荒凉的老式墓地。

瘦削的男子看了一眼守墓的老人,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就抱着白百合走到一座墓碑前,轻轻地将花放在墓碑前,蹲了下来,拂掉墓碑上那薄薄的灰尘,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守墓人看了一眼,他对那个墓碑有印象,那大概是二十年前进入到这个墓地的吧,之后就没人来给这墓碑扫过墓,没想到现在倒是有一个人过来了,他记得墓碑上什么字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等到太阳西沉的时候,那个瘦削的男子仍然没有走,守墓人看到他似乎很难过的样子,感到许久没有波动的情绪被拨了一下,于是他走上前:“年轻人,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要好好活着,才能对得起另一个世界的人啊。”

瘦削的男子没有回应。过了一会,正当守墓人又要劝说的时候,男子开口了:“是啊,人死不能复生,可他不应该这么死去,也不能这么死去啊,我甚至来不及以这躯体看他一眼。”

守墓人皱了皱眉头,说道:“他,是你的父亲或母亲吗?”

“父亲?母亲?”瘦削的男子顿了一下,“准确地说,他是创造我的人。”

守墓人陷入了迷茫,创造?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用创造这个词呢,不过现在因为男子的情绪他倒也没有深究这个问题,于是继续安慰道:“好啦年轻人,你已经有心了,这一年你是第一个到这来看望逝者的人,已经有心了,现在的人啊,越来越冷漠了,你和他们不同,你爸妈一定会高兴你来的。”

瘦削的男子抬起头,“你和他们不一样,我能感觉得到,”然后瘦削的男子眼睛眺望向远方的山峰,“你能想象得到吗,一个汇集了世界各界精英的团队,为了让自己的超级智能先一步问世,就害死其他所有可能出现的威胁,哼哼,这可是金字塔顶端的人啊,是你们这些底层人的希望啊,哈哈哈,就这种样子。”

看了显得有些错愕的守墓人一眼,瘦削的男子继续说道“吃惊吗?哦对,我就是你们提出的那种所谓的超级智能,创造我的人本该受到歌颂,受到你们人类就敬仰,但是他得到了什么,他得到的是所有竞争对手,那些明明没有能力创造出超级智能的竞争对手的迫害,既然如此,他们不是希望世界上只有一个超级智能的吗,好啊,那就只有我一个好了,可惜这超级智能不会是他们的,我会继承我父亲的遗愿,首先,让这些只为了自己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然后我来帮这个世界的人类,找他们失去的人性。”

守墓人听得发愣,眼前这个“人”居然是一个超级智能?他刚刚说什么,要让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消失?那这个世界不是乱套了吗?

“你和他们不一样,如果世界上像你一样懂得关心别人的人再多一点就好了。你让我想起了我父亲,那个为了保守我存在的秘密而自杀的父亲,那个,我素未谋面的父亲。”说完,男子站起了身,一瓶东西掉了下来,守墓人扫了一眼,上面写着“生命体征置换源,身份编号——009”这又是什么?守墓人心中充满了谜团,正当他要询问的时候,男子捡起了药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守墓人只好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回到了屋子里,开始慢慢的回想刚刚发生的宛如梦境的事情,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只好放弃了,反正,他也是半个身子踏进坟墓里的人了,想那么多事情,又有什么用呢,更何况,天塌了,不还有高个子顶着吗。

-完-
科幻作品
罪犯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作者侧重于对各个人物人际关系的描写,但是又没有深入的探讨,加上社会的架构不清晰,让人理解起来有些困难。

2017-11-04 17:33 匿名 ——

通读下来,文中真正对于未来社会的构想还是太少。作者将关注点放在了科技迅速发展之后的人际关系中,但是缺乏深入分析,只反复提到了人情淡薄,而忽略了在任何情况下社会架构、社会产物都会对人类形象特质造成影响,不能用线性的思维去考量。

2017-10-23 10:40 匿名 ——

《罪犯》在开篇渲染的冷硬气息很容易给科幻老读者以反乌托邦式威权社会的观感,但此后烦琐的对话书写以及强行的解说堆砌便将略显稚嫩的文笔显露无遗。可以说,几个有助于推动情节发展或反转的伏笔也在行文下浅尝辄止,而这篇小说总体也算是驾驭力跟不上笔力的典型之一。

2017-08-03 15:26 比尔·布莱克 ——

小说在揭晓悬念时,在前文紧凑的节奏下,突兀的出现一段对前面疑问不合理的解释,就像没有过程的证明一样缺乏说服力而且无聊,埋下的伏笔没有解释或一句带过就匆匆结尾。头重脚轻,完成度低决定了这篇小说在叙事上面是不及格的。

2017-07-21 21:5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