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普罗米修斯
悟慈仁   [专访]   
得票 7 阅读 810 评论 2
先看评语
· 选材相当有趣,行文得心应手,神话和主题融合阐释得非常明白。科学和伦理总能相伴相生,着实看得有些不适,却又令人对小说本身赞不绝口。个人觉得“植物性肉类”的说法略有不妥,但在文中还是十分形象的。 · 作者活用普罗米修斯的故事,写了一篇科幻色彩浓重的小说。整部小说结构完整,思路清晰,对于核心的探讨也是没有丝毫逻辑不明,这也使得故事从神话中脱离但是又有神话的意蕴。 · 构思独特,开头直截了当地进入剧情,并能够将故事情节同技术设定有机结合,伴随着故事情节的逐步推进,整部作品的科幻架构也逐渐完整,同时语言描写简练,节奏紧凑,做到了既不突兀,也无赘余。从思想性上来看,故事脱胎于现实却比现实走地更远,更为大胆,颇有能够照进现实的警醒意义,如果能对后文公司出现的问题有更详细的交代会让全文更加完整。 · 围绕基于细胞工程的人工肉类展开,科学性十足,探讨的核心也足够深刻。美中不足的是对结尾的全能性恢复未予以解释,读起来稍显生硬。 · 构思较为新奇特别,故事的切入视角也相当独特,同时成功地将人类与科技的关系与古希腊神话的有机结合,起到了相当好的效果。最后的结尾部分细思恐极,但是还其实可以有进一步的发挥,小秃鹰的出现这一结尾所代表的暗示和隐喻还可以得到进一步的阐明

“你在干什么!”迪斯卡文一把推开了他的妻子。

哐当,瓷器碎落声响彻了整个屋子。

“你想干什么?”他妻子立马上前关闭了煤气开关,火焰又缩回到了洞中。

两人低头看着一地的碎片和那一块已经腌制好的牛排陷入了沉默。

“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完全可以和我说,没必要……”迪斯卡文没有把话说下去。

他和妻子结婚至今三年多了,两人在各方面的感情都非常融洽,除了一点,也是致命的一点,那就是饮食习惯上。

她的妻子是彻彻底底的素食主义者,任何带有荤腥的食物都会让她难受到要去医院里洗胃。所以两个人基本无法在外面用餐,即使是那些所谓的素食餐厅也会因为里面工作人员的进食而夹杂着一些肉末。于是两人只能分开吃饭。

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很难想象这其中的痛苦,但是迪斯卡文知道这和分居的严重程度几乎相似。亲吻前他也必须保证自己的口腔内没有其他荤腥食物的存在。

他要崩溃了,伴随她妻子经常歇斯底里地要去医院洗胃和在家中的祷告,他觉得自己索性也都别吃肉了。

不过他是能理解她妻子的,她在很小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他父亲被机器碾成肉糜然后落入火中的场景,她的这种素食主义行为是心理上的。

从那一刻起任何关于生命死亡所呈现的食材,她再也不敢尝试了,但她又自欺欺人似的将植物排除在外,鸡蛋和牛奶她也都能接受。迪斯卡文在多次尝试给她进行心理辅导后选择了放弃。

所以当他看到他的妻子竟然在厨房间准备烹饪牛排的时候,他的心情一下跌入谷底,她的这一行为与自杀无异。

“你这到底是……”他不敢把找死轻易说出口。

“亲爱的,我找到了吃肉的办法了!”他的妻子眼中闪现出了食肉动物捕猎时的光芒。

“吃肉?你是素食主义者吧,而且还是一点点肉都不能吃的那种。”

“这个肉不一样。”话没说完,她早就弯下腰将那块牛排拿了起来。

迪斯卡文仔细看着这块牛排,牛排的纹路清晰可见,肉质紧实且夹带着些许粉色,这的确是再也平常不过的牛排了。

“这个是植物性牛排。”妻子一边说着一边又点起了火。

迪斯卡文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妻子煎牛排的背影,因为她的背影似乎在告诉他如果他再打扰她进食,她有可能会撕碎他。

不一会儿,牛排的香味从煎锅里飘散出来,由于她妻子常年只做些简单的蔬菜料理,对肉的处理几乎已经忘却,牛排不一会儿就被她烤焦了。

他看着她匆匆拿着刀叉在牛排上切割的模样捏了把冷汗。他的手上早就拿着手机,准备随时拨打急救电话。

他从没有见过人类这样狼吞虎咽的模样,吃了几口后,她的妻子就扔掉了刀叉,用手抓起来,她在短时间内将牛排吃完了。随后便立马在水池旁边呕吐了起来。迪斯卡文松了一口气,因为那不是恶心吃肉本身,而是长时间未摄入大量脂肪和肉类的生理反射。

他走上前去拍了拍她妻子的后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几个月前,她妻子那些提倡素食饮食的朋友中突然有不少人说自己又开始吃肉了,那些人她都了解过,都是非常严重的心理性素食主义者,有些甚至连鸡蛋和牛奶都不吃。

她怀着好奇对她们进行了拜访。对方从家中的冰箱里取出了许多生肉,她刚开始一看差点吐了出来。但是对方立马说道“这不是动物的尸体,这是植物。”这句话一下把她从作呕的边缘拉了回来。

随后,她的朋友带着她驱车几小时来到了一个工厂门口。

“普罗米修斯股份有限公司”她们进入了厂内。

“这一家工厂的生产车间是对外开放的。”她的朋友载着她沿着厂区内的标牌前进着。“我相信你看到生产流程的时候一定会被震惊的”。

然而在这一步前迪斯卡文的妻子就已经被震撼到了:一个半圆形的金属建筑呈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这个是饲养场吗?怎么看着像是实验室”

“是吧。”她的朋友流露着得意“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两人在专门的停车区域下车之后被专人带领着走向了那个半圆建筑内部。

“的确没有屠宰场的气息。”由于长时间的素食生活,让迪斯卡文的妻子几乎练得了一身感应血腥味的本事。所以在迪斯卡文有牙龈出血或者是溃疡的时候,亲吻也变成了一种奢侈。

在两人通过了各种清洁设备并穿戴上专门的参观服后,两人来到了半圆形的中间区域。

站在上方俯视下去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田字格,它们纵横排列在那,由许许多多的管子互相连接着。

“这是……”

“这就是那些你所看到肉的生长情况。”她的朋友指了指那些网格“那些格子里面装的就是我拿给你看的肉。”

“这样一直放着难道不会坏吗?”

“岂止是不会坏,它们现在还在生长呢。那个管子里面装的其实都是营养液,就好比是植物的土壤。”

迪斯卡文的妻子似乎有点跟不上她的介绍。

“你所看到的这个地方其实是一个肉类种植基地!”她兴奋地在看着那些格子。

“没错。”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站在了他们身边。“这是我们研发多年的肉类种植技术,肉类的取得未必需要像原来那样残酷 :要先剥夺动物的生命,然后对其尸体进行处理,并且人们还无时不刻地不在想着如何将这些尸体料理得更美味。”

他的话让迪斯卡文的妻子产生了共鸣,在她们素食主义者看来,吃肉的确就是这样一件残忍到让人不舒服甚至是痛苦的事情,并且这也是人类饮食文化的本质。

“两位这边请。我们准备了专门的讲解。”研究员带领着她们两位走向了另一个通道。

一个个玻璃器皿展现在她的面前。第一个里面是没有任何物质的液体,到后面有一点点肉糜的模样,慢慢至最后的器皿中呈现出一块完整的肉排。

“这个就是普罗米修斯公司研发的肉的发育全过程。我们可以选取不同动物身上不同部位的肉质进行研究并将其改造成可以快速自我分裂的细胞形式,只要在特殊的培养液下,它们很快就会生长到当初设定的形状范围。”研究员在那认真的讲述着。

“也就是说,这些肉是从一个细胞上生长出来的?”迪斯卡文的妻子看着那些玻璃器皿中的肉质。

“是这样的。”研究员在那点着头,透过防护罩能看到他眼神中透露着的光芒。

“肉类是人类永远无法割舍的最爱。”研究员脱掉了口罩,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清晰的传达“人类之所以能从漫长的生物进化史中脱颖而出,便是人类吃肉并掌握了火种的使用,我们可以用火对肉进行处理,不再吃生肉意味着人类可以有更多的能量来供给大脑的运转,因为熟肉易于消化。而熟肉的出现又让人们免于许多寄生虫与肠胃问题的困扰从而延长寿命。一块熟肉能给人类带来创世的能力是其他物质无法给予的。”

迪斯卡文的妻子仿佛恍然大悟似的“这个我知道,火种是宙斯未向人类提供的最后一样生活必需品,是普罗米修斯冒着众神之怒将火种偷来给人类。所以你们公司意在为我们这些素食主义者带来光明吗?”

“我很想回答是,但是我们的研发初衷并没有过多考虑过你们这些素食主义者,你们是从这一套伟大的生产过程中自己发现出了救赎的可能。我们的目标其实更为宏大。”研究员的目光飘向了远方“我们要解决的是全人类的饮食问题。”

“全世界……”在这样一个词前,迪斯卡文的妻子有点眩晕。

“没错,如今全世界有太多人吃不起肉食,因为要培育一块安全、紧实、美味的肉排需要太多的工序,动物生长时有许多步骤是生产过程中并不需要的:它们会排泄,会有思维来消耗那些多余的能量,它们存在死亡的可能性,大量的折损率和太多的生产成本,对于只想吃肉的我们,这是徒劳的。我们将它们当生命对待,最终却只是当尸体处理,这太虚伪了。”研究员在那滔滔不绝。

迪斯卡文妻子的内心深处却对他说的无法赞同,她正是出于对于它们有生命和存在思考的可能性,产生了内心隔阂,因为那让她感受到了那些动物们和人类之间存在着某种牵连和可能。而研究员所做的并不是将它们给抚顺,而是用一刀切的方式将其给完全斩断。

科学发展史上这种殊途同归的感慨让迪斯卡文妻子的内心陷入焦灼。

“而关于你所说的普罗米修斯,只说对了一半。”研究员抬起头看着半圆形建筑的顶部。

她们两人随着他的目光一起看去,这才发现那一幅壁画:壁画的周围被火焰围绕着,一个男人被吊在悬崖壁上,有一只恶鹰啄进了那个男人的胸膛,肝脏呼之欲出。

“普罗米修斯为人类偷得火种后,被宙斯赐予天罚,火神曾悄悄对他说如果他肯道歉的话就能为其求情,但是他坚决认为为人类造福有何过错?所以他便被钉在高加索山上,无法入睡,每天风吹日晒,一只鹫鹰不停地啄食他的肝脏,但每次被啄食完毕后,普罗米修斯的肝脏又会生长出来,这份痛苦永远不会消散。这和人类与科技的饥饿感以及不满足何其相似?我们人类其实更多程度上只是那一只鹫鹰,那就更好的接受神的馈赠吧。”

研究员的模样让迪斯卡文的妻子内心感受到了不适,那如果人类真的只能是那只恶鸟的话,谁来充当那赫拉克勒斯呢?谁又会来拯救那被束缚折磨着的普罗米修斯。

“所以说,这个肉是你从那个实验基地里拿回来的?”迪斯卡文听完了妻子的阐述。

“是的,而且我吃这个肉的确没有感到那种让我忐忑的恶心感,只是吃完之后有点油腻的让人反胃。”

“那也就是说……”迪斯卡文哈哈大笑起来“你能吃肉了?”

“应该是这样的吧?”和丈夫说完来龙去脉的她不再把研究员的话放在心上了,有多少如今为人类带来便利的科技成果当年不是踩着让人不愉悦的理论诞生的呢?“不过,我只吃那个公司的肉制品。”

 “好的。”迪斯卡文兴奋地点了点头便换衣服准备出门了,他从来没有和她的妻子吃过一次烛光晚餐,他准备今晚买一瓶红酒,配上他的几道拿手好菜。他舔了舔嘴巴,他的心情更好了,因为他的口腔既没有牙龈出血也没有溃疡。

最近迪斯卡文的同事发现迪斯卡文每天的心情都很好,并且上班的空余时间都会在那边研究一些菜谱。

对于如今的迪斯卡文来说每天学点烹饪技艺,下班的时候去买点普罗米修斯公司的肉制品回家和妻子共进晚餐变成了一种莫大的享受。而他的妻子也随着进食肉类时间的增长而不再产生恶心感,她的肌肤开始散发着油光。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稳定和甜蜜。

孩子的出生又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新的期待。

“你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几年后的一天妻子在晚餐的时候问着,鸡块在她的牙齿中间被碾碎并挤压着。

“什么方面的?”

“今天有一家传统家禽养殖基地关门了。”妻子说着将手机递给了他“看看这个。”

迪斯卡文慢慢接过手机,看到几个大字“节省更多土地和资源来改造世界,传统家禽业面临倒闭”。

这条新闻的主要内容讲了因为“普罗米修斯股份有限公司”的日渐壮大,许多传统的家禽养殖业已经面临着集体破产的风险。

迪斯卡文知道,这样的结果是迟早的。从几年前的那一天开始,普罗米修斯的肉制品慢慢地出现在了这世界上的更多地方,电视中时常会播放那些素食主义者和动物保护协会的名人们为普罗米修斯做宣传,虽然他也明白在那背后或许是金钱交易。

但是无论如何,他和她妻子能有今天这样的餐桌气氛,甚至可以说维系住了婚姻关系,这家公司功不可没。

随后许多饭店开始使用普罗米修斯公司提供的肉类品。从这个时候开始,迪斯卡文和他的妻子也开始尝试在外面用餐。

普罗米修斯公司疯狂地开始在全世界各地建造工厂,由于他们只需要用细胞与营养液进行生产,分厂的开设与营业非常迅速地进行蔓延。这种速度与他们肉类产品的生长相似。

普罗米修斯的肉制品几乎涵盖了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肉类,从猪、牛、羊、马、猴、鱼等等,因为没有猎杀的问题,那些所谓的保护动物也能被轻易地搬上餐桌。这期间曾有科学家开玩笑似地说,或许有朝一日除了人类的所有动物都要被关进动物园了,因为除了鉴赏性,它们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当然关于普罗米修斯的负面传闻也一直不断:减少就业、垄断市场等,但是对于他们生产行为本身,传言却并不激烈,只有一小部分提倡自然和传统的人选择继续食用“动物尸体”。也有谣言说普罗米修斯还研发人肉,因为那似乎更符合普罗米修斯的意义,当然这种坊间奇谈很快就被澄清了。

无论如何,这已经成为了大势所趋,它的优势的确远远大于劣势,和电子设备取代传统书信、工业制造取代手工制造等一样,普罗米修斯的肉类帝国也将矗立在人类文明上。

迪斯卡文和许多人一样都这样认为着。

有一天早晨,迪斯卡文像往常一样在超市的蔬菜区域购买肉类,其实如今的许多超市早就没有了肉类产品的架子。他找了老半天仍旧找不到牛排的踪影。他向服务员询问着。

“这几天好像都没有进货,或许是销量太好了。”

迪斯卡文只能买了几块鸡胸肉回到了家中。她的妻子正在为他们的孩子准备早餐,他已经到了要上小学的年龄。这是一家天主教堂创办的学校,非常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所以学校的中饭经常会有一些传统肉食。迪斯卡文的妻子毕竟心有余悸,总是亲自给孩子准备午餐。现在,她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亲爱的,今天只买到了鸡肉。”

“我知道的,或许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吃不到牛肉了。”他的妻子沮丧地说完打开了电视机。不一会儿一则通知又出现了。

“各位顾客,由于市场供应环节出现了些许问题,我公司的植物性牛肉或许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退出市场,请各位购买其他植物性肉类进行食用,并且也请各位在食用前将食物充分煮熟后食用。给各位带来诸多麻烦和不便非常抱歉。”

迪斯卡文关闭了电视,又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和妻子一起吃牛排也让他感到了些许失落,因为他们和这家公司的结缘也是一块牛排。但是接下去发生的事情却远远不止是一块牛排如此简单。

随后一段时间内,有传闻说食用完普罗米修斯的几个食客纷纷胃痛难忍,推进医院之后,在手术室中发出了许多离奇的叫声后,患者死亡,医生如同灵魂被抽离般的呆滞,消息被全面封锁。

就在全世界的各地人民准备组织起来去普罗米修斯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厂进行游行反抗的时候,普罗米修斯公司却发表了重要声明,声称将对那些造谣他们的人进行严惩,同时他们也恢复了对牛肉的供给。

此次事件平息之后,普罗米修斯公司也进行了收敛,首先他的许多分店被关闭,许多保护动物的肉也纷纷下架。他的价格也或许是出于垄断的舆论,上涨到和传统肉类相差无几的高度。

迪斯卡文在牛排恢复供应后的第一天便买了两块立马回家进行烹饪。他们两人坐在桌前动着刀叉。

他的妻子慢慢用刀将牛排切成小块,放入口中。

咣当!

随着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他们的孩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肚子的疼痛让他无法深入睡眠。

“你怎么了?”迪斯卡文匆忙地走到妻子身边,她的衣服上已经沾染满了她的呕吐物。

“你想害死我?”他的妻子眼神中流露着杀意“这是真的牛肉你知道吗?”

“怎么可能!”迪斯卡文匆匆地将前面扔掉的食品包装捡起来看了一下,这的的确确就是普罗米修斯公司的牛肉。 

迪斯卡文立马带着她去医院洗胃,由于洗胃的医生早就是他们两人的老朋友,他们并没有等待太久。

“迪斯卡文……”医生的脸色充满担忧。

“怎么了?难道是洗出来的效果不好吗?”

“不是……你看看这个。”医生拿出一张片子,迪斯卡文知道这是胃镜图。

迪斯卡文差点昏过去,因为他从手上的胃镜图中看到了一只小秃鹰,它的眼睛虽然闭着,翅膀也没有生长成型,但他能肯定,那绝对是一只秃鹰。因为前阵子他去超市买火鸡肉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卖完了,毕竟是圣诞期间。所以他就选了块秃鹰肉,最后发现味道还不错,只是有部分似乎没有完全熟透。

他的内心产生出摇摇欲坠的感觉。并且他的胃也开始痛起来。

-完-
我要评论
豌豆射手 2017-08-03 19:07
很有科幻小说的意思!nice
侯似海 2017-08-01 22:32
写的真好……
科幻作品
普罗米修斯

作者专访

悟慈仁:生命不息,创作不止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选材相当有趣,行文得心应手,神话和主题融合阐释得非常明白。科学和伦理总能相伴相生,着实看得有些不适,却又令人对小说本身赞不绝口。个人觉得“植物性肉类”的说法略有不妥,但在文中还是十分形象的。

2017-11-06 16:44 匿名 ——

作者活用普罗米修斯的故事,写了一篇科幻色彩浓重的小说。整部小说结构完整,思路清晰,对于核心的探讨也是没有丝毫逻辑不明,这也使得故事从神话中脱离但是又有神话的意蕴。

2017-11-04 17:28 匿名 ——

构思独特,开头直截了当地进入剧情,并能够将故事情节同技术设定有机结合,伴随着故事情节的逐步推进,整部作品的科幻架构也逐渐完整,同时语言描写简练,节奏紧凑,做到了既不突兀,也无赘余。从思想性上来看,故事脱胎于现实却比现实走地更远,更为大胆,颇有能够照进现实的警醒意义,如果能对后文公司出现的问题有更详细的交代会让全文更加完整。

2017-10-21 01:46 匿名 ——

围绕基于细胞工程的人工肉类展开,科学性十足,探讨的核心也足够深刻。美中不足的是对结尾的全能性恢复未予以解释,读起来稍显生硬。

2017-10-19 21:06 匿名 ——

构思较为新奇特别,故事的切入视角也相当独特,同时成功地将人类与科技的关系与古希腊神话的有机结合,起到了相当好的效果。最后的结尾部分细思恐极,但是还其实可以有进一步的发挥,小秃鹰的出现这一结尾所代表的暗示和隐喻还可以得到进一步的阐明

2017-07-30 13:16 徐向蕃 ——

小说故事情节与结局可谓匠心独运,意味深长,“普罗米修斯”的阴谋虽未直接写出而一直暗流涌动,在食物链的平衡破坏的经典主题上能引发读者更深度的思考,思想性较强。尽管如此,故事文学性和还略有不足,情节相对而言比较平淡。但总体上讲仍是一篇不错的作品,而且设定与创意也具备更拓展的世界架构的可能。

2017-07-25 17:3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