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断章
kocoler   
得票 11 阅读 955 评论 0

开篇:

联合国太阳系分部驻冥王星卡戎指挥部

诺大的值班室中,嗡嗡的机械运转声音充斥着卡修的耳朵。普通人的眼中,头上的宇宙不过是蓝黑色天幕与襄着的明亮星辰的立体投影,但呈现在卡修眼前的实时星图充满了淡黄色和咖啡色的虚线,其上标注着复杂而有序的参数。卡修一边向着话筒吼过去一边在刚从传输桶中掉出来的A4纸上签上龙飞凤舞的署名。

一条血红色的实线正从柯伊伯带最外端大约2个天文单位出伸展出来,跨越茫茫的小行星带,带着极其微小的偏转角度汇入指挥部顶上庞大的接收天线。


外太空

王朝坐在飞船唯一的舱室中,周围的四面玻璃都被银色的隔热材质覆盖了,从四处浮现出明亮的白色灯光照亮了不大的空间。

他被从几千千米外的母舰上派来巡察,顺带发射滑向更深处的探测器。

“哎,你下个班就要退了吧”从音响中传出母舰上接线员熟悉的声音

“啊,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就要回本部了”王朝每次出航都会和他聊天以耗过漫长的航程。  的确,这是他最后一次出航,自从他被从新赋予新生进入舰队以来这恐怕是他最高兴的时候,他执行完这次出航的任务,就退出巡查部了。他打算在返航前与这个太空告别。 

“沙沙....”

通信毫无预警地中断了。

王朝并没有在意,反而凝神到船头的显示屏上。

坏了似的一片漆黑。

“进到陨石背面了么……”王朝默默地自言自语

但在星图上这里应该是轨道极少,连陨石都会忽略的地方。

只能静待了……

王朝瘫坐在椅子上,又在心中描绘了一遍他的未来,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存了一笔钱,足够买下他在移民世界看上的房子,那是一座像塔一样的建筑,一共有四个齿轮一样的平台,尖尖的塔顶四周有着悬浮的圆盘型舱室,房子是巨大的落地窗,到了晚上,屋内会随着塔慢慢地被荧光灯照亮。当荧光灯褪去的时候,洒进屋子的会是七个月亮的光辉,他将不用在极寒中沉睡,这将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从跨越百年的沉睡中醒来。

他已经在这个世界活了30多年,就算从他满足取回记忆的年龄来算也有20多年了,他觉得这个世界还算不错,充足的能源足够七个日夜不眠的城市消耗,因为全民福利性的完善,也不会出现太大的两极分化。

不过他还是在意那颗面目全非行星,以前就算移民狂潮达到顶点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污染,一切都发生在他沉睡的这几百年,人类无止境的索取成了压在那颗星球上的最沉重的一根稻草。更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人们甚至已经渐渐忘却他们是从这个名为地球的行星上起源的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屏幕还是没有亮起来。

王朝拧开了隔板上的钉子,他还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了一下。

王朝低着头一次把隔板拉到了最上面,整块玻璃都露了出来。

没有一丝光

抬头的那一刻,王朝感觉自己的灵魂冲了出去,在这本来就暗淡的太空中的仍然浮现出这么黑的黑色,不,是没有颜色,没有光射进去,也没有光反射回来,王朝可以看到那黑色的空洞。

王朝愣在了空中,他注视着玻璃上他的镜像,仿佛在看着别人。被黑暗包围的人形好像慢慢地浮现出了獠牙和苍白的皮肤,凶残而略带嘲笑的眼神长枪似的穿过了王朝的心脏。他想要后退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觉得他已经死了

一阵剧烈的颠簸把王朝掀倒在地,飞船在向上航行,避开前面的障碍,尾部喷射的蓝色火焰已经把王朝原来的镜像吞噬干净,迎接他的还是与原来一样的星海。

王朝已经恢复了理智,发青的指甲也回复了些许的红润,他所看到的只有没有一丝异样的星海,好像是一个永恒的背景。

他就那么又站了半个小时,面对着璀璨的星海,那嘲笑的光芒。

飞船还在自顾自地航行着,丝毫不理会即将到来的黑暗

王朝感觉一股异样的凉气自右至左蔓延,他向左端望去,与之前一样的黑,没有光线反射出来的空洞。在他脚下的飞船部分越来越长,最后整个飞船都显现了,舰尾又出现了他所熟悉的金属门。

等待王朝回过头来还是原来的星海

王朝深深吸了口气,想冲散刚刚辛辣的感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几十分钟后他还会被神抛出来一次。

王朝慢慢挪到椅子里,努力理解着这一切,他试着联络母舰,与其他飞船联络,但那都是徒劳罢了。他翻动航行手册试着寻找一丝慰藉,这当然也是没有丝毫用途。

在王朝沉思的时候,同上次一样的感觉占据了王朝的身体,同样的黑暗把整艘飞船吞进去又在另一个地方重组。不同的是这次被吞下去和上次恢复正常的间隔变短了许多。

飞船的动力系统被更改为手动,慢了下来,慢慢地试探着前进。稀薄的汗水布满了王朝的额头,他正扑在操纵台上操纵着精密的仪器,对于窗外无动于衷的星海,这次只是匆匆望下而已。

“如果这次可以完整地看一次就好了……”然而放大的瞳孔出卖了他的恐惧。

飞船慢慢逼近黑暗,带着一个颤抖的气息。

仿佛神的手指盖在了王朝的眼前,又是一个黑暗扑来,王朝注意到了,那是平滑的切面,飞船没有停止运行,光线没有被反射过来。

王朝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那异样的感觉淡化了一点,熟悉的小陨石在眼前飘过,熟悉的星海又浮现在眼前。

王朝终于明白这和之前的空间是一个空间,他不过是在一个空间里穿行罢了。

他再次让飞船自动航行,自己瘫倒在椅子上,呆滞地望着窗外漠然的星海。但毕竟是活过两次的人,几百年前的沉稳还埋藏在他的骨子中。

他突然将星图放大,对比着窗外与星图的差别,结论也是毫无差别。

但这是太阳系所能看到的星图,可这是一个不同的空间,甚至与这个宇宙隔离。

“幻影”王朝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但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一切也简单明了了。

或许因为不确定性。人类认为已经摸到了宇宙的大门,但那不过是神的玩笑罢了,那茫茫的星海指不定是多少个宇宙的遮加呢,毕竟,宇宙是连时间都没有意义的存在,相比起来人类的存在的长度还不够他思考一次。那永恒不变的星海根本就是神摆给人类轻薄的假象罢了!

飞船又跨越了一遍这个空间,这次的间隔时间已经短到让王朝惊觉起来了。

这个空间正在缩小!

本来因为王朝的进入而总质量过大的这个空间并没有红移扩大,而是相反的缩小。不同与外界的物理规律。

王朝调低了飞船的速度,直面眼前的黑暗。他又坐了下来,注视着那种空洞的黑暗还是让王朝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不同时期的事情从他脑海中没有规则地浮现出来。

他想起小时候立于清明湖上,看着夕阳厚重的红色照亮积雪般的云

他想起那缭绕的西山,那清晨初醒的树林,那清脆洋然的竹笛声

他想起奔跑在无边的陵园中两旁种着,不,是自古就生长在那里的古树,一样的杂草丛生的砖道仿佛没有尽头

......

他感觉身旁浮动着萤火虫,点点的荧光像吟唱般浮进他的耳朵,他似乎都听到了稚嫩的声调

"啊,原来死是这样平淡又宏大啊"

他又将手伸到操纵杆上上,他期待这前来的天使能驱散他身处的地狱

平滑的切面,没有丝毫改变,没有丝毫痛感,这个平行宇宙的的另一头探出了同样的飞船头部,平滑的切面,没有任何改变

他反而扯起了嘴角,他决定要做点什么。

因为对于无限远外同为灵长类的生物们来说,无尽的星空满载的是未来的期望,在他,曾经也是,而神铺下的却是连荆棘都不生长的沼泽。

他再次凝视窗外的黑暗,慢慢地在屏幕上输入他对人类的祝福。

他又在心中回想了一遍那个他爱着的家乡,那片水澄天青的天地,一生只能来一次,然后永远等待来世,今生是不会在来了。

王朝在一段输入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将信号发了出去,开始写下一篇。发送的信息不断在封闭的空间内旋转,寻找通往终点的道路。        

其实他对这个空间的猜测都很对,唯一不太正确的就是这是个嵌套宇宙,像个气泡浮在海里似的,不同的物理准则成了它可以存在的唯一理由。 

舱内的温度开始下降了 

巨大的压力压在飞船上,接合处开始震动,就像是在海底航行。

一层轻薄的霜色蔓延上他的脸,他再次被极寒所笼罩,这次又要沉睡到什么时候呢……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医院,医生忙碌地准备着即将进行的“沉睡”.......

一颗蓝色的星球一直旋转在他的脑海中,直到他眼中那褐色的瞳孔像墨汁一样消散,那颗曾经蓝色的星球上的角落中一丝细小的嫩绿浮现出来,但马上就被涌来的气体包围,慢慢地焦黄下去。

整个嵌套宇宙空间变得越来越小,密度在不断的飙升,它即将成为一个奇点。

它第一次在平行宇宙中跳跃,或许是首次溢出了对这个母宇宙的光亮,盘旋着的那条信息也顺势跳了出去。


值班室:

修把这唯一的一份来自毁灭的舰队报告收起来,隐藏进政府的背面。开始着手一份交给大众的报告。

他不知道这样的一份报告会不会被打回,但他一定会把王朝想要传达的东西交给众人,当然,只是王朝发出来的那一份。

也许很难理解,但是结合这些天舰队大部分的覆灭,即使没有报告传来,卡修也猜测的差不多,从爆炸来看,每艘飞船经历的灾难一定都不一样,又没有一个灾难延伸出来,不一样的过程,一样的结果,至少暂时太阳系内还安全,至于文件中的轻薄的假象,更是和人类没有实际的威胁。

 

尾声:

一周后,卡修的报告流传到了七大外太空移民世界里的每一个角落。

一个月后,移民世界的烟火开始淡化,只有稀稀落落的荧光自散落在拥有上千万米直径的巨形生态圈中的淡红色窗口中溢出,头顶的锥形卫星仍旧伸展着上百米泛着淡金色的接收晶体板向着这原本昼夜通明的生态圈投下空洞的信号和光波。

在卡戎卫星外太阳光的波段依然耀眼的地方,还有一艘航天飞船向着冷漠的小行星带滑去,几个月后正是这艘飞船在柯伊伯带前向着茫茫的星海和身后的所有人类宣布人类历时上千年艰苦漫长的宇宙实体的探索暂时暂停。当然,科学上的研究永远不会停止,或许可以直接利用空间位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火星第三莲型生态圈

卡修正享受着头上圆盘型卫星反射下来的经过繁杂处理的“日光”,在经历过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宇宙后,他已经没剩下多少愿望和希望了,他只想离那所谓的轻薄的假象越远越好。他已经辞职了,就要在火星上的移民地上度过王朝梦想半生的生活,他拨通了家中的电话,窗外的广场上树荫浓密的地方,几个孩子正追逐着嬉戏。

此时,就在被生态圈跨越一半的冰川下,比太平洋最底端还要深的地方,有着丝丝的水流在极寒中游动,而唤醒他们的铁黑色的东西正溢出飘逸的红黑色的光芒——延伸几千里

          

虚无太空

几个月前王朝没有敲完的信息还存留在已经消散了的奇点中,奇点不停地在不同的平行宇宙中跳动,巨大的能量耗尽之后,能记得他的存在的只有四散的粒子们了。

他还没有发出去的是:“人类……千万不要再进行外太空航行……宇宙很黑……但人类的内心终会变得更黑……”

再剩下的,就只有他和人类背后的神灵知道了


-完-
科幻作品
断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读完全篇有种对宇宙深深的敬畏感,通过王朝这个宇航员的自我独白和探索过程中的描述,以这份断章(毁灭的舰队报告),用细腻的文笔写出了人类在宇宙之中的渺小,思想性很强。但是故事情节感觉比较单薄。

2017-10-19 13:3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