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虚拟家人
野全是遗贤   
得票 8 阅读 886 评论 0

“虚拟家人”第一次上线的时候,不到五分钟就被挤进了APP商店的角落里,浏览次数也一直停留在11,下载次数更是只有0,想来那11次浏览记录也应该是不明真相的手机用户在它上线的瞬间点击的,当然,也可能是开发者自己刷的。

不过“虚拟家人”的开发者仅在两天后就推出了“虚拟家人2.0”。不同之处在于,第一版“虚拟家人”只能根据用户手机中的各种聊天记录来模拟用户家人的口吻,然后用阴阳怪气的合成语音和用户互动“聊天”(显然11次点击率的创造者们都没有无聊到这个地步);而第二版的虚拟家人不仅丰富了语音的音色,还添加了可以自选的卡通形象,用户可以自己拼贴出适合自己家人的卡通形象,然后选择接近家人的语音音色“聊天”。

“虚拟家人2.0”上线半小时后,在浏览量上完成了一次伟大壮举——翻了一番,22次。下载次数也实现了历史性突破——1次,当然,也可能是开发者自己刷的。

一周后,开发者又推出了“虚拟家人3.0”。这一次,用户可以将家人的照片和视频上传到“故乡云”网盘内,服务器会自动根据照片与视频内的素材尽可能地模拟用户家人的图像与声音,再将这一结果反馈至用户使用的终端设备上。这样,用户在“虚拟家人”应用内就可以和表情动作神似“汤姆猫”一样的“家人”互动了(与卡通画相比,真实感的确有所上升)。

应用上线一分钟后,我们的主角吴擎在手机应用商店里看到了它,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吴擎点击了“下载”。可惜的是,安装时“扁豆荚”弹出了一条“空间不足”提醒,于是在下载后不到两分钟,吴擎就把这个看起来简约又简单的“虚拟家人3.0”删除了。

 

两周后。

吴擎几乎用小跑的速度赶到了地铁站,从大学算起,五年的大都市生活已让吴擎对这种催命般的节奏产生了依赖。只不过他此刻的疾步暴走也只能给自己赚回在晚上多看几首MV的时间。

涌动的人潮、表情肃穆的乘务员与声嘶力竭地维持着秩序的“夕阳红”志愿者,广大群众顽强的拼搏精神在地铁站内翻滚涌动。吴擎冷漠地看着人群在“秩序维护者”的指挥下变得更加混乱,这让他的心底升起一股幸灾乐祸的暗流。

“大热天的,人本来就心烦,你们还不知好歹的呼来喝去,让人烦上加烦,谁还听你们指挥?这么简单个事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吴擎每天都要这样为志愿者们付诸东流的努力感到“惋惜”。“惋惜”过后,吴擎站在人潮里,微睁着眼,眼球随机的转动,任由“往后站”、“先下后上”、“下车的出不来了,伸手!谁拽他一下”等等嘶吼在他的耳边像卫星般环绕。他就这样在站台上迷离着,等着五分钟前就已“即将进站”的列车。

直到他的眼角扫到了一则挂在隧道墙壁上的广告。

“‘虚拟家人4.0’,我们把您的家人送到眼前。”

4.0?这么快就更新了?

“4.0版采用全息投影技术,您只需打开手机的全息投影功能,一个充满实感的立体家人就会出现在您的眼前!想家的时候用虚拟家人、假期值班的时候用虚拟家人、需要安慰的时候用虚拟家人!还等什么,快用手机全息投影镜头扫描三维码下载吧!(虚拟家人场景模式上线试运行!如果说常规模式是自由发挥,那场景模式就是有剧本的演出!除夕宴、麻将局、斗地主三种场景温情来袭!上线前30天免费下载,用虚拟家人,天天团圆!)”

广告语的后面是一幅背景照片,照片的左侧是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右侧是一部和真人差不多大的手机,手机屏幕正对着男生。一位头发泛白,父亲模样的中年人从手机里探出一只脚和半边身子。两人相视一笑,温情满溢。

“有点意思,回去下一个试试。”

 

吴擎看着眼前的全息投影,目瞪口呆。

“妈?”脱口而出的瞬间,吴擎的脑海产生了一种虚实难辨的恍惚感。

“嗯?啥事儿?”正在“擦桌子”的“母亲”回过头,再自然不过地回了句。

吴擎无言以对。

“嗯?”“母亲”满腹狐疑地回过头继续“擦”起了桌子。

“孙儿啊,干啥在那干坐着?是不是累了?累了就赶紧睡吧……”

由于“奶奶”是在手机投影的范围外进入画面的,看起来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这让吴擎吃了一惊,心口好似刚刚练过胸口碎大石一般热浪滚滚。

“桌子明天再擦吧,这么晚了还整啥呀,我先睡了啊。”

“嗯,行。”

“奶奶”和“妈妈”自顾自地对起了话,就像吴擎曾无数次亲眼见过的那样。

吴擎果断关闭了手机上的应用程序——第一次和虚拟家人们见面,他可不想用痛哭流涕的表情登场。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看手机啊混蛋!”

女童的声音提醒吴擎手机里有新的信息,吴擎举起手机,看见了妈妈在PP聊天软件里给他的留言。

“明天放假不?”

吴擎的回复短促有力。

“放。”

“聊天呀。”

吴擎没再回复,而是直接打开电脑登陆了电脑版PP。

很快,母亲发来了视频聊天申请,吴擎也随之点下了不知是具体几百几十几次的“接受”。

聊天的模式基本是固定的,第一部分是今天两地的天气情况与双方的三餐搭配,然后讨论明天两地的天气情况;第二部分是家里亲戚及附近居民楼邻居们的最新动态,大到房产交易,小到宠物心情;第三部分自由发挥,依最近的身边热点事件决定。聊天进行到这个阶段,奶奶一般会回去睡觉,如果没有足够热的事件,聊天就可以收场了。

而今天吴擎身边发生的事属于异常炽热。

“妈,你听说过‘虚拟家人’没?”

“啥玩意儿?”

“一个手机软件。”

“能干啥?”

“能模拟亲人的形态和你交流。”

“模拟亲人的形态和我交流?怎么交流?”

“比如你想模拟一个我,就打开手机的全息投影,然后就能看见我了,跟真人差不多。”

“净瞎扯。”

“真的!我刚才刚试过。”

“拉倒吧,真的我也不整,模拟出来的东西还能有真人好?这么跟你说话就挺好啦。”

“试试呗,要是我有事没法跟你视频的时候那不就有用了。”

“行啊,再说吧,明天问问我们同事有没有用过的。还有事儿没?”

吴擎当即领悟了话外音:“我要看‘暖流剧’了。”

“没事儿啦。”

“那你玩去吧,我看会儿‘暖流剧’。”

 

接下来的一周,吴擎手机里“虚拟家人”的使用频率出现了跃进式飙升,如今他每天回到住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投影,享受有“家人”陪伴的夜晚。吴擎甚至下载了场景“麻将局”,用“打麻将”取代了以往独自上网消遣的时间。

和其他许多用户一样,吴擎也尝试过触碰“家人们”,不过每次他都感觉自己的手伸进了一片虚空。

周六的夜晚,吴擎在一连串的“混蛋”吼声后看见了妈妈发来的文字。

“聊天!快!”

视频聊天的连接建立了,从电脑屏幕闪现的画面来看,吴擎的妈妈兴奋异常。

“儿子!我用‘虚拟家人’啦!太有意思了,跟真人似的!你奶也挺高兴,现在还在客厅跟假你聊天呢。”

“嘿嘿,我就说了好玩吧。”

“妈!吴擎来了,你说不说话?”吴擎的妈妈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回头呼叫起他的奶奶。

“啊?”客厅里传来一声疑问。

“吴擎来了!你聊天不?”

“吴擎?吴擎不在这儿呢吗?”

“我说真人,真人等着跟你聊天呢。”

几秒后,客厅里还是传来一声疑问语气的“啊?”不过很快吴擎的奶奶便恍然大悟,“哦!来了来了!你瞅瞅我,都糊涂了。”

吴擎与母亲隔着电脑相视一笑。

奶奶这么可爱,我应该高兴吧?

 

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虚拟家人”俨然已成了吴擎生活的一部分。在“家人”的关照下,吴擎每天都过得充实且动力十足,每当有负面情绪产生时,“家人”都会适时地帮助他化解。这也扭转了吴擎过去动不动就会爆发出的达达主义般“打倒一切,重塑一切”的思想。

在又一晚的“团圆之夜”后,身体在床上头脑却依然清醒的吴擎终于得到了一个全面审视这款软件的时机。

他最先想到的,是态度问题。

自从使用“虚拟家人”以来,“家人们”从来没有做过令吴擎感到不愉快的事。如果是真的在家,即便是大年三十他也有可能因为一项空中楼阁般的事情与妈妈争得不可开交(比如以后是否买房)。但是对于“虚拟家人”来说,别说吵架,家人身上一些令吴擎感觉不快的小毛病都消失不见了(比如吃饭吧唧嘴)。

吴擎觉得,这应该是开发者有意为之。

“虚拟家人”的行为模式是从用户上传的聊天记录、照片、视频中分析得来的,显然开发者们在分析用户家人的行为时刻意隐去了家人们身上的一些缺点,只让“虚拟家人”以优点示人,这样无疑会博得用户更多的好感。

其实他们大可不必想的这么周到,“虚拟家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用户想热闹的时候他们在一秒内就会热情似火地出现,用户想独处的时候他们转瞬就能消失。仅凭这一点,“虚拟家人”就足以赢取许多用户的芳心。

想到这里,吴擎才意识到最近真正的家人们安静得有点诡异。

 

第二天中午,吴擎给妈妈主动打了个电话。

“妈,晚上聊天啊?”

“你明天放假?”

“对啊,我不是每周日都放假嘛。”

“哦……行,那你晚上在网上叫我吧。”

“好。”

当晚,在PP上给妈妈发了三条信息依旧没有得到回复的情况下,吴擎又一次给妈妈打了电话。

“哦!想起来了,聊天是吧?”

也许是因为自己期望太高,这次视频聊天让吴擎感觉极度无聊。妈妈似乎对第一部分都没有了探讨的欲望,奶奶也只是过来说了句“吃好、睡好、别感冒。”

“我奶是在看电视么?咋这么着急就回客厅了?”

“没有,我前几天在‘虚拟家人’里下了个‘斗地主’场景,你奶正跟假你打扑克呢。”

吴擎的心里百味杂陈,因为真正的他几乎从来没陪奶奶打过扑克。

“哦,我下过‘麻将局’,是我在手机上出牌,其他几人在虚拟出来的桌子上打出虚拟的牌回应。”

“对,扑克也差不多。”

“现在下载场景不是要花钱吗?”

“嗯,是,花了点钱。”

吴擎陷入了沉默。

“还有事吗?”

“啊?哦,没事了。”

为了软件中的虚拟商品花钱,妈妈可是头一次这么干。

“pad上也能用‘虚拟家人’啦!明天起,虚拟家人pad版、电脑版、智能电视版应用全面上线!小伙伴们还不快来……”

吴擎利落地关闭了屏幕右下角弹出的广告。

 

秋天过去,灰色调的城市空气中开始闪现纸质碎屑一般的雪花,春节就要来了。

这几个月里,吴擎与家人的视频聊天频率下降到了一个月一到两次,即便有“虚拟家人”可以救急,吴擎依然在日渐冰冷的天地中被春节带来的思乡洪流所淹没。

而“虚拟家人”则在这个秋季成为了高端的象征,因为“虚拟家人”最初的用户都是些在异乡拼搏的年轻人,时间一久,“虚拟家人”就被贴上了“上进”的标签。如今的聚会上,“虚拟家人”的使用体验俨然成了最好的谈资,甚至在一些相亲会里,“虚拟家人”的用户等级也会关系到相亲的成败。

腊月二十九,吴擎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飞机上落座后,吴擎将耳机插入座椅上的插座,准备靠飞机上的电视节目打发时间,不料耳机刚一接通,一条广告便直接杀奔吴擎的耳蜗:京西商城可以购买“虚拟家人”场景啦!只要您在京西商城下单购买场景,我们就直接把您购买的场景发送到您的“虚拟家人”软件中,购物的时候也要多想着家人!再送给大家一个好消息,京西商城春节大减价疯狂来袭,优惠力度超越上次‘9·18’店庆83周年大酬宾……

吴擎拔掉耳机,“还是睡觉吧。”

一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吴擎家乡的机场,又经过几十分钟的公交路程,吴擎终于站到了家门前。

砰砰砰!

“谁呀?”

“我。”

吴擎的妈妈将门打开一条缝,探出头来。

“哟!快进来!”

虽然妈妈很热情,但吴擎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

“来!快进屋!今天咱俩还是一起看‘暖流剧’。”

吴擎很庆幸自己还没有脱掉棉鞋,因为此刻脚下传来一阵冰冷。

“妈,是我。”

吴擎的妈妈愣住了,呆呆地站在客厅里。

“我,真人。”

“哦!回来啦?我说今天怎么突然从门外面进来了,以往都是我打开手机软件‘他’才出现在屋里。”

吴擎以苦笑回应。

“那也快进来吧,把行李放下,收拾收拾。”

“就你自己在家?我爸呢?”

“没下班呢。”

“那我奶呢。”

“跟假你一起出去买菜了。”

“‘虚拟家人’都推出买菜场景了?”

“不是,我给你奶买了个智能手表,用智能手表投影的话,投影不就一直能贴在人的身边了嘛,就像一起逛街似的。”

“哦。”

吴擎拎起行李箱,走进自己的卧室。

二十分钟后,吴擎放好了行李,又去卫生间洗了洗脸,从卫生间出来时,他瞥见妈妈正在pad上看电影,而靠在妈妈身边坐着的,是另一个“自己”。

吴擎默默地走回卧室,开启了电脑。

不一会儿,一个人影出现在卧室门口,吴擎抬起头,会心一笑。

“妈。”

-完-
科幻作品
虚拟家人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使用泛滥的题材通过巧妙的处理依旧展现得触动人心,十分生活化的口吻,很写实也很幻想。聊天三段式,麻将局,甚至想好了广告绘画,场景感和代入感非常强烈。纵使经过反思,主人公连同整个时代仍然掉入了漆黑的漩涡当中。

2017-11-04 23:41 匿名 ——

作者用更加科幻的方式,讽刺当下手机隔离人际交流的现状。情节的处理更让人不禁想到“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情节细腻自然,发人深省

2017-10-28 01:44 匿名 ——

手机使得人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作者对这一现象的观察很敏锐,呈现方式也比较独特,人物完整,感情细腻,以情动人

2017-10-20 22:34 张旭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