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宁如是   
得票 8 阅读 854 评论 0

1.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存在着“女人”!

孙良习惯性地低下头,他不想惹祸上身。但是,为什么会惹祸上身呢?

2.

这里被称为“中心城”,是这片土地上所有人类诞生的地方。

名为“孵化者”的巨大机器会准确将“需要的受精卵”挑选出来,就像是一千多年前人类挑选鸡蛋。只是这次,是所有的“XX”受精卵被淘汰了出去。

“今天没有什么异常吧?”区域主管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后,孙良吓出一身冷汗。他工作是监管城市的“人口”数量。这既包括真正的“男性”,也含有为了权益发明出来的“女性机器人”。但是绝对不能容忍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进入到城市里。

女人带来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纷争。孙良的知识库里只有这么一句相关的话。

“没有。”他定了定神。

“那就好。”胖主管一言不发。

这栋城墙的后面被设置了自动识别器,仅由男人和女性机器人可以安全通过。如果刚才走过的真的是个活生生的女人,看样子她也离不开“孵化者”的最后一道门。

“您好。”

孙良抬起头,刚才那位路过的女性的脸却出现在距离他极近的地方。他的头脑突然间一片空白。

“您好,”她继续重复着,仔细听的话,声音里似乎还有一丝电流为完全转化的声音。

原来是机器人。孙良长长舒了一口气。“有什么事吗?”

“我迷路了,您知道这个地点怎么去吗?”

她从衣服最外侧的口袋拿出了一张地图。说来也好笑,明明是女性机器人,她的衣着却和孙良一样,是最寻常的男款。

“你的记忆晶片里没有路线吗?”

“我一睁开眼睛就在这里了,”她的面部表情轻微改变,“这里是哪?”

看来她并不是由工厂制造,而是谁不小心损坏并且弄丢的吧。孙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脖颈上水印在荧光下显现出一组奇怪的编号,似乎组成了一个他认识的汉字:她。

3.

孙良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见过真正“女人”的人。他的受精卵很不幸同时得到了两组基因序列,并在被选择淘汰之前分裂成了双胞胎。而他的妹妹,毫无疑问是个女人。她叫做“罗娜”。

孙良推开门。罗娜已经失踪了好长一段日子,为了保护她这个意外生命体,作为人口监管员的他可没少废功夫。他尽量不与罗娜发生接触,避免被人看出自己的小房间还匿藏着一个“女人”。可是即使是这样,罗娜还是失踪了。

大概两周以前。孙良很失落,自从受精卵被判适宜工人职位后,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失落。

大约八百年前,最后一场女权运动被彻底扼杀。两性的权益在之前几千年间纠缠不休,终于在这个时代达成了协议。低下的劳动力,不够强壮的身躯,女性的存在被视为极端的资源浪费。“女性”一旦完成胚胎期间的基本发育,卵细胞数量便终身恒定,而人类虽然依旧没有掌握创造生命的力量,却完全可以控制种群的繁衍。即便种群中并不存在活着的“女性”。

“我找了三天,也没有合适的消息。”孙良关上门,女性机器人正端坐在餐桌前。

在这个时代,人类按照“孵化”计划被出生。每个人的命运从出生起就被断定,幼儿期就授予相应智力晶片。机器精密地探查每个人的天分,是诗人,朗诵家,经济操盘手,亦或者是像孙良一样的普通工人。人类高层通过控制知识来掌控世界,没有得到就不会有想要的欲望。植入晶片控制着每个人的知识网,似乎每个人生来就有“该知道的知识”和“不该知道的知识”。

“谢谢您。”她对着他微笑。

太奇怪了。孙良研究了几天,才发现自己捡的这个机器人和市面上的一般款式截然不同。人类按照工作需要,将机器人分为几个大类,工作用和生活用,但无论是哪一种,它们都具备鲜明的标示。而孙良面前的这个,皮肤质地接近整人,甚至还有面部表情的改变,根本就脱离了常理对于机器人的范畴——它们根本不需要具备这些无用的东西。

“有什么是我可以帮您的吗?”女机器人站起身。她的动作非常流畅,孙良不清楚她到底通过什么方式来补充能量,难不成是核驱动?

“不,我只是在想,你到底从哪里来。”

“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她开始弯下腰收拾家务,“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为什么降生于世界……这些问题,您能够解答吗?”

“抱歉,我也不行。”

“你很有意思,”他说:“我妹妹还在的时候也经常和我说起这些问题,我猜这大概是没有安装晶片的副作用吧。”

她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解。

4.

这个世界追求的是效率和利益。

孙良也是从她那里听说了很多“不必要的知识”,比如几千年前,人们大多是一男一女组成家庭,以家庭为单位生存。等等。

“她”似乎被赋予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知识,这也是孙良愿意一直帮助她的原因。

“你的制造者很有意思,”他完成一天的任务,回到房间只觉得身体很沉,“换做是‘孵化者’,你肯定不会被植入这样没用的晶片。”

“我没有植入晶片”,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言论有失,“您的晶片上记录了些什么?”

“基本生存方式,和我的工作内容。”孙良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他有很多想要知道的东西,可每次只要想到晶片范围外的资料,脑袋就会剧烈疼痛。

“您没有去过更远的地方吗?”

“远?是指中心城之外的地方吗?”孙良瘫倒在床,“我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晶片没有记载相关的内容。”

这些天他寻找了很多方法,依旧没有打听到什么地方丢失过一个尖端机器人。但是他终于了解到,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只有两种女性机器人。在中心城边缘的位置,有一条红灯街,昨天被他发现的非法机器人告诉他,在那儿,也有着和真人无异的女性机器人。他神神秘秘地说:她们从事着那方面的工作。

那方面是哪方面?孙良的话还没问完,巨大的粉碎器就落了下来。

叛逃的机器人被返厂回收,她背着自己的主人安装了三块非法晶片,还将自己的皮肤改造得和真人一模一样。

“中心城不需要没有用处的家伙,”胖主管厌恶地看了眼回收器。据说他从生成受精卵的那刻,就被机器检测出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管理奇才。这和孙良不同,孙良的整个桑椹胚阶段可几乎遭到遗弃。

他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虽然是个活生生的男人,孙良却从来没有做过植入晶片上没记录的事情。这样小小的改变让他有几分心潮澎湃。就算自己去到红灯街,或者偷偷安装几块不属于他的晶片,也应该没事吧。他想。

5.

孙良感到非常害怕,他从未见过这么多活生生的“女人”。

“这么年轻的小哥,这么有空到这种地方来?”负责看管红灯街的男子看起来并非善类,他只有一只眼睛,叼着一个孙良资料晶片里没有的奇怪木头。“这是个烟斗,”他解释:“这是红灯街最复古的玩意,你也来一个?”

孙良赶紧摇摇头,他只想知道“她”的来历,可没有打算把自己搭进去。

这片街区的人都包得严严实实,但是孙良可以分辨,他们都是那些还在受精卵阶段就被判断为“有利”的家伙。和只能作为普通工人的自己截然不同。

“你这儿有这样的机器人吗?”他指了指身后的机器人。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对两人的交谈做出任何反应。

“哟,这可稀奇了。”男子凑近,一股强烈的烟草味道扑面而来。“我这儿可是红灯街,”他挑挑眉,“中心城的红灯街,怎么会没有这种上等货色?”

“那是……”孙良的心中有一丝欣喜。

“没看出来,你是个非法改装者吧,”男子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开个价吧。”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说这话是,孙良只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感情冲动在身体里流过。红灯街上的矩形广告牌突然开始播放一段他从未见过的视频资料。一位成年男性和一名外貌极其接近“女人”的机器人正水乳交融。

“喂,别走啊,”男人在身后叫道:“价钱我们好商量。”

6.

她并不属于那儿。

孙良回到城市中心。他真的极其后悔将她带出来。她太软弱,太无用,太格格不入。就像是早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一样。

“您不会感觉累吗?”

“你难道还被装载了感觉吗?”孙良回过头,她还是笑了笑,“您说呢。”

“应该不会有那么无聊的改装者吧,给了你那么多无用的东西。”

“那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有用的,什么又是无用的呢。”她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

这次的对视让孙良感到害怕。他感觉对方似乎能够将自己看穿,即便正常的机器人都不应该具备这个功能。

中心城的巨大屏幕上来回滚动着一条剧烈消息:重金悬赏逃脱试验品,代号“她”。

糟了。孙良下意识地拽起身后的女性机器人,好在他的房间就在附近,消息发出后不久两人就回到了目的地。

“你是从实验室逃出来的吗?”孙良又惊又喜。

“我不知道,”她淡淡地望着屏幕,眼睛里写满了惊异。

毫无疑问的是,所有的女性机器人都被设定了无法伤害人类的程序,就算是被销毁,她们也无法反抗。她的身上充满疑点,这些似乎都是孙良从未接触的。新鲜事物使他感到兴奋,同时也伴随着微微的头疼。

“你的晶片控制着你的记忆和感知,”孙良感觉身体通过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她”靠得他很近,突如其来的头疼似乎也稍微减轻。“人类身体里的信号也是通过神经电的方式传达,”她望着他,“从电信号的角度来说,我们本来没有区别。”

“有没有区别,又有什么意义呢。”孙良支起身子,“我今年25岁,还剩下20年,我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有想过人类为什么只能活到45岁吗?”

“嗯?”

“因为‘孵化者’认为,人到了一定年龄,生产力下降,还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就属于资源浪费。”她的目光逐渐减淡,门外的脚步声出奇地整齐。

“咚——”门被撞开了。

“把她带走!”胖主管脸上的肥肉抖了抖,“他也是。”

7.

孙良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正方形的盒子里。

他的记忆资料里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盒子。

“你很荣幸,作为中心城为数不多和‘女人’有过接触的人。”胖主管的脸出现在了盒子上方的屏幕上,他身后是泡在巨大容器的“她”。

“女人?”孙良吃了一惊。

“‘她’是中心城最正规的试验品,”胖主管面无表情地继续描述,“大约在十年之前,‘孵化者’就没有再成功培育任何‘女性’个体。随着时间的增长,细胞粒尾部的基因会越来越短,我们的种群最终将面对死亡。而‘她’,是我们迈向几千年前的第一个实验对象。”

“我不明白。”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用’的词汇,例如‘好奇’,‘探索’,‘求知’,”他有些怀念地继续说:“你不会以为,我们的科技真的发达到足以培养出真正的‘女人’吧。”

“那她……”

“你认识的,她是试验品,在成为‘她’之前,叫做罗娜。”

胖主管轻描淡写,孙良的头却好像要裂开一样。

-完-
科幻作品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展现出一副只求效率,不顾人伦的未来恐怖图景。乍看之下,文中似乎充斥歧视女性、物化女性的政治不正确,实则借失去两性后人类群体即将灭绝的现状,讽刺了对利益和社会生产力单纯而赤裸裸的追求所能导致的后果。结尾处令人顿觉悚然,可谓是全文点睛之笔。

2017-11-04 14:58 凉猫 ——

科幻作品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你所描述的事物即使不会发生,但还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和可能性,这篇作品所描述的是一定不会发生的。任何时候都会分阶级,有阶级就会有基本的生活准则,处于精英的少数人会有前卫思想利己,但大众阶级一定会秉持伦理道德。而且这篇文章看了几遍也不清楚作者想传达出什么样的思想,没有一个明显的清晰的脉络。

2017-10-30 11:47 赵文杰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