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漂泊者
彭杰奇   
得票 14 阅读 861 评论 0

虽有种种物质利益,定居的生活仍使我们感到不安和不满足。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甚至在400代人之后,我们也不能忘怀漂泊的过去,那条敞开的路柔情地召唤着,像那记忆深处的儿歌呼唤着我们……

                        ——《暗淡蓝点》

星海浩渺,时光永恒。散落在寂静深空中的人们,你们的故事有谁知晓,又有谁传诵?你们的苦难有谁理解,又有谁分担?你们的秘密有谁保存,又有谁揭示?一个世纪以来,我们被迫离开地球,漂泊太空,寻找新的家园;我们追循救世主的足迹,拯救生命,踏入宇宙深处;但是脆弱的人啊,你们要面对太空中未知的陷阱,外星上凶猛的野兽,还有星际议会可能的迫害与抛弃;你们是勇敢无畏的探索者,也是可悲可泣的布道者。你们散落太空,却并非毫无依靠,无论你们有什么过去和未来,我们都仔细聆听,倾心帮助,我们和你们一样,身在漂泊,心在向往家园,但我们只能继续前往深空,寻找你们,帮助你们,联合你们,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漂泊者。

                        ——漂泊者宣言

 

穿出因闪电忽明忽暗的墨绿浓云,运输机机身的剧烈抖动瞬间停止,周围一下明朗起来,机身两侧的推进器向下减速,运输机就好像一块被抛入海中的石子,平滑地沉入这片碧绿的天空,拖出一条淡淡的轨迹。

中校从座位起身走进驾驶室,驾驶员正从自动飞行切换到手动,他通过驾驶室的窗口向外望去,运输机正飞过碧绿的海面,海中时不时跃出几只挺直翅膀滑翔的生物,在不远处,海浪拍打着笔直的灰色海崖,而海崖上挤满了紫色的植物;随着运输机继续向前,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森林,那些高大茂盛的绿色植物一起有规律地摇晃着,组成了又一片墨绿的海洋;目光远眺,可以隐约看到地平线处的灰色地表和银色的高大立柱,那也许是某些更古老的文明所留之物,与布满碧绿云彩的无垠天空融为一体。

“已经接近战区,登陆部队做好准备。”机舱中响起提示音,士兵们起身检查装备,各项注意信息被投影到舱门处,士兵们的头盔显示器也接收到了任务信息。

 

“这又是一个新的故事哈。”中校耳朵里的植入式电脑传出人工智能蕾娜的低语。

“我现在不想发表什么看法,下面情况怎么样?”中校一边问一边固定AR眼镜。

“星际议会的解释是又一次外星生命对人类的屠杀,我们现在已经和他们开战,并且控制媒体宣传这是小灰人的再次出现造成的。”蕾娜一边说一边将她调取的资料显示在中校眼前,“你知道事实肯定不会是这样,这颗星球是多么适合移民,它的大气环境和过去的地球实在太像,不需要气候改造,不需要建造穹顶,只是这儿早就被两种智慧生命占有。星际议会此前一直宣传人类和这些智慧生命的和平共处,并承诺不干涉他们的自然发展,但是你看,星际议会从一发现这颗星球上的智慧生命开始就没有停止对他们的研究和干预,只不过事情没有往他们想的方向发展。”

“我知道了,这些就是那一批科学家在这里2年多的科研报告吧,对了蕾娜,联系我们的就是其中一位吧。”

“没错,中校,但是你刚刚看到的只是他们按规定上传给议会的,我读过了那些报告,显然这里发生了许多不同寻常的事情。联系我们的人已经离开了,他告诉我们,他私自保留了一批自己的科研日记和资料,希望我们能够找到这些,替他们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

 

数架运输机突降在人类早前在这颗星球建立的唯一营地中,士兵们鱼贯而出,从营地中心向围墙清扫过去,工程兵投放的大批小型球状机器人快速飞入每座建筑,扫描并清除一切外星生物;远处,森林边缘可以听见此起彼伏的爆炸,空中可以看见人类的无人机和攻击机在盘旋打击。

 

蕾娜将卫星拍到的星球各处打击行动传到中校眼前并将他的AR系统调成沉浸式:“你看到了吧,这其实是一场人类对外星智慧生命的屠杀,他们只是原始的土著,并没有拥有什么小灰人给予的技术,而袭击人类营地也只是其中的一个种族的一个部落,然而他们遭受的却可能是灭族之灾。”蕾娜这时将人类在一个世纪前的救世之战中被外星种族屠杀的画面注入中校的系统中,那些画面是如此真实,一切都仿佛在身边发生,她知道沉浸式体验会给他带来多大震撼,“人类宣称要追循曾经拯救他们的救世主的脚步,结果却做出了和差点毁灭自己的毁灭者一样的事情。”

“住口!蕾娜,不许再提这些,还有把那些画面给我切掉。”中校在低吼,他显然生气了,“我之前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动我的硬件!”

“好咯好咯,那么下次谁救你的命?靠官方提供的AI?它们倒是不会碰你的硬件,而且还会每天毕恭毕敬地向议会或者说是傀儡背后的皇帝上传记录……”

“他们可不会放肆到像你这样随口乱说,”中校平息一下,环顾四周,压低声音,“听着,蕾娜,我们现在有漂泊者的使命,你以后不要再把过去的画面放出来刺激我了,特别是还控制了我的硬件,我并没有不准你说,我知道你在思考,我以后会和你讨论。”

“行行行,快去找个终端接口,这片营地和外界的联系是断开的,我需要接入,然后能够取得这片营地的系统控制权。”


中校在营地中四处巡视,时不时检查一些关键设备,询问士兵情况,他的官方任务是行动观察员,蕾娜会以她伪造的官方AI身份汇报中校的观察记录。不一会儿,中校便溜达到量子通信基站旁,在这儿轻而易举地找到了终端接口,他不慌不忙地将随身携带的移动终端接入,过了一小会儿,蕾娜便告诉他一切都搞定了。

“奇怪的是,本地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文件。”蕾娜告诉他,“与科研任务有关的文件都是上传过的,但是这儿有一份和官方资料不太相同的营地地图。”

中校将两份立体地图比对后,决定前往档案馆的地下实验室。

“为什么不去外星生物研究中心,我有这里所有建筑的控制权限。”

中校笑道:“但是你控制不了守在门口的卫兵,你总不能越权控制他们的装备吧。”

 

在蕾娜的帮助下,层层加密的地下实验室大门也被轻而易举打开。大门打开的一刹那,实验室中心的终端突然亮起,在漆黑的实验室中投出一个淡蓝色的人影,那个人穿着长袍,盖上长袍上的帽子,低着头,将脸隐藏在阴影中,他开口了:“我是凯文·欧根博士。”

“他在袭击中丧生了。”蕾娜提醒道。

“我和其他科学家来自一艘毫不起眼的科考船,其实是一艘最早通过曲速飞行到达这个星球附近的小型移民船,我们派往这颗星球的先期侦查队在这里遭到了当地土著的袭击,于是惊喜地发现自从上次救世战争后,我们终于又遇到了智慧生命,而且还是两种——‘大个子’和‘小个子’。”

“这些外星种族的科技水平远在我们之下,这使我们有些手足无措,我们在遥远过去对待落后文明的方法就是奴役和殖民,但是现在我们是文明和博爱的。我们经历过毁灭者和小灰人对我们残忍的虐杀,也接受了突然降临的救世主传授给我们的知识和技术,我们不希望成为阻碍他们发展的毁灭者,但可惜的是,我们也不能成为教授他们知识的救世主。”

“星际议会早就立法:除非议会特许,禁止人类干预可能出现的外星智慧生命的自然发展,其实就是不能向外星生命透露他们没有拥有的人类技术。”蕾娜告诉中校,中校点点头,右手摸着下巴,继续听人影讲述。

“我们没法不和他们接触,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而且这颗星球又是目前为止最适合移民的星球,人类漂泊太久了,也不希望永远生活在自己建造的穹顶之下,而一旦移民,我们就必须和他们朝夕相处。星际议会要求我们研究这些外星生命,寻找和平相处的方法,但严令禁止我们透露人类技术,改变他们的发展轨迹,我们也知道这本身并没有错。”

“事情错在人类的自大,我们一方面研究这些‘小个子’和‘大个子’的生活与信仰,一方面又对自己的生活守口如瓶,我们并没有将他们平等看待,虽然我们一直认为自己将他们当做智慧生命对待,但其实我们只是把他们当做动物研究,忽略了他们对知识的渴望,他们一直在试探,试图了解我们的生活,当他们开口向我们索求知识和技术时,我们手足无措;我们中的一些人试图扮演救世主的角色,这可能并不是高高在上,只是出于我们对自己救世主的崇拜,我们无法在他们遭遇天灾时袖手旁观,也有人无意间提出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甚至生命形式,还有人试图调和‘小个子’和‘大个子’的矛盾,我们一直在遵守法律和尊重生命之间犹豫不定,矛盾频出;在以前我们不让他们了解我们的技术,但在帮助他们后我们又忙于拒绝他们提出的许多要求,我们中间分歧越来越大,后来发生了很不好的事。”

“我们上交的科研报告在试图回避我们所做的违法工作,但是议会却鼓励我们加大干预,最后的灾难还是降临了,那时我想到了你们,漂泊者,一个过客帮助我把许多信息储存了下来,就在这个终端下,我可能说不出我的故事了,但是希望你们能知道真相。”

人影消失了,实验室中的灯光亮起,中校走到终端前,蹲下身去,从终端下抽出一张玻璃芯片。中校拿起它仔细端详,突然一惊。

“蕾娜你发现了吗?”

“它的接口,这是一张脑扫描芯片,用来存储记忆。星际议会目前严令禁止这种科技。”

中校用有些颤抖的手握紧芯片,闭上眼睛,沉思良久,他睁眼道:“蕾娜,我想我还是要试试。”

“我知道我没办法阻止你,只是这儿没有外部设备,我担心的是你的安全。”

“我很久没再这么做过了,不过既然他又出现了,那就试试吧。”中校下定决心。

“我不会去读取你的大脑。”蕾娜小声说道。

 

中校在手背的虚拟显示屏上输入一串密码,摘下帽子,戴上眼镜,撩起后脑勺中部的头发,一个生长在疤痕中的金属接口露了出来,这是一项十分危险的人体改造。中校将金属接口的封口打开,接上一个转换器,插入脑扫描芯片,深呼吸一口气。

疼痛感最初像一阵电流从接口处流向整个头部皮层各处,只是微微的麻痛;之后疼痛感仿佛一道炽热的光束从接口处迅速穿透大脑,在那一瞬间要将大脑撕裂,烧成灰烬,在极度的痛苦中,大脑内不停地闪过蓝色和红色的画面,慢慢的,意识模糊,疼痛感逐渐消失,中校的脑中飞速流过一连串清晰的画面:

密林的中心,皮肤黄绿,身材矮小,相貌似猪的“小个子”成群结队在树丛中吼叫奔跃;森林边缘,脖子细长,头颅瘦小,或黄或白的“大个子”井然有序在村落中穿行。营地的建造,仪器的布置,人类科学家与“小个子”的不断试探与接触,对“大个子”村落与长老的拜访。无数“小个子”每天俯首对唯一真神的虔诚跪拜和祷告,“大个子”们在祖先高木前的庄严对话。不同部落之间的“小个子”在密林中残酷厮杀,抢夺战败部落的女性;“大个子”为了保卫祖先保卫族人和“小个子”的战争。席卷星球的巨大饥荒和“小个子”计划捕食“大个子”,人类科学家们对是否出手帮助外星生命的争论,最终帮助他们寻找新食物,改良作物。外星生命对人类技术的渴求而不得,某些人妄想调和“小个子”和“大个子”的矛盾,希望他们和谐共处,融为一体,“小个子”对“大个子”祖先的冒犯,强迫“大个子”信仰他们的真神;人类武器库失窃,某个人类历史学家对“小个子”的危险实验,古老的宗教和信仰与人类的干涉纠结在一起,最终的悲剧终于爆发,“小个子”对人类营地的屠杀,外星生命之间的战争……

 

拔出芯片后,中校一边呕吐一边将自己看到的告诉将自己的虚拟形态投影到了终端的蕾娜:“除了人类的自大,还有很多,他们古老的宗教和祖先信仰,对于这一代在铲除了宗教后的环境成长下的人来说是有些陌生和有吸引力的。凯文·欧根说得没错,我们太自大了,其实在我们降落到这颗星球,就不可避免地对这些种族的发展轨迹产生影响,特别是我们还打算移民这颗星球,接触是不可避免的,技术也不可能隐藏,这些不愿传授知识的徒劳,一点也不是被救世主拯救过的人类应有的作为。”

“但是你也看到他们不按自然规律直接掌握人类技术造成的后果了,星际议会才不会管那么多,这是一个开战的好借口,而且还可以抹消掉之前关于和平的宣传,消灭他们就可以直接移民了。”

“我明白,蕾娜,这不仅仅是人类与外星生命之间的关系,不要忽视外星宗教信仰和个人阴谋的作用。现在看来,人类确实还不适合继承救世主的责任,自身遭受巨大创伤,族群漂泊不定,还要警惕曾经的敌人反扑。可惜的是前往未知领域的探索者们。”

“至少还有我们,漂泊者们。”蕾娜靠近中校。

中校收拾好,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蕾娜靠着漂浮的移动终端跟随着。“我们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至少现在要想想要不要把信息投放给被议会蒙蔽的其他同胞,科学家的故事结束了,但这颗星球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还有那个提供脑扫描的家伙,漂泊者的使命远没有结束。”

 

中校走到室外,天色已暗,一大一小的双月悬挂在天空。他抬头仰望群星,寒冷的夜风吹动他的帽子,拂过他的目镜,他的目光投向宇宙深处,那些未知的世界诉说着无限可能,静静地等待那些行走在深空中的勇士,那些漂泊者。

-完-
科幻作品
漂泊者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描述了一个简短的剧情。有点说教意味。故事性不足。 希望能增加故事,在故事之中,用故事里人的行为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来表现作者的思考。 别气馁,加油,写作就是要愈挫愈勇。

2017-11-02 21:26 匿名 ——

作品的开头部分,很成功地营造出一种辽阔悠远的沧桑感。故事前半部分在科幻设定和情节设计上都比较有吸引力;但整个故事中缺少真正的情节冲突,后半部分流于平淡,典型的高开低走。

2017-10-31 14:4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