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迟到的光
祖一鸣   
得票 16 阅读 1739 评论 0

“王方教授,你好。”

十五年前,我的祖父李嘉和教授,当红的科研界大拿,在实验室中被人杀害。案件疑点重重,警方一时无法侦破。最终是祖父的好友王方主动自首,并且拿出了杀人的证据,这才能够结案。可即便如此,仍旧有一些疑点无法解释,但案子已结,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我从没有忘记这个案子,所以十五年后的今天,我来到监狱,见到了王方教授。

王方已经七十多岁,看起来身体还不错,但精神状况却不太好。

“你是?”

“我叫李尚秋,李嘉和是我祖父。”

当时,王方教授与张涛教授一同去拜访我的祖父。祖父的实验室在一座山的山腰,山腰外侧的墙壁是一整面玻璃墙,听说是为了做实验设计的。王方和张涛远远地透过玻璃墙看到有一个人,用棒子将祖父砸倒在地上,然后从容地抹去痕迹,在计算机上操作了一番后逃离。两人赶到实验室时,时间过了十分钟,想从正门拦住那人,却发现正门站着祖父的学生,杨文斌。

实验室的摄像头全被关闭,数据被清空,四个侧门都上了锁。正门被锁定,无法从外面打开,实验室没有窗户可以逃离。三人砸碎了玻璃墙,才得以进入实验室。而据杨文斌所说,他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没有发现任何人。

“我和你祖父啊,曾关系非常好。我们是大学同学,研究生在同一个实验室,博士时期开始在一起合作。我做实验,他做模拟。那个时候,我们的课题就是,光冻结玻璃。”

“光冻结玻璃?”

“光冻结…那是个非常具有想象力的课题,由嘉和提出来,我们两人共同完善。要解释这个课题,嗯,你知道光在真空中的速度吗?”

“每秒三亿米。”

“不错,要知道,每秒三亿米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这个速度可以一秒钟绕着地球赤道跑七圈,不到两秒钟就可以从地球跑到月球。它就好像是,唔,是一个人类永远无法超越的速度。而我们,就是要触碰这个无人能及的速度!”

我在王方脸上,看到了一种超越时间的神采,那是自信,和狂热。

“我们的目的,是尽可能降低光传播的速度。光同时具有波和粒子的性质,也就是波粒二象性。而我们研究的部分,主要依赖于它波的特性。光是电磁波,电磁波的速度与它通过的介质有很大的关系,比如它在水、玻璃中的速度都比在真空中要慢。在物理学上,有个参数叫折射率,它是电磁波在真空中速度与介质中速度的比值。折射率与物质的介电常数有关,而介电常数则由电磁波的频率和物质本身的性质决定…”

“你们搞研究的,都是这样吗?”我面无表情地打断他。

“啊,抱歉。”王方歉意地笑了笑,“太长时间没有跟人讲这些东西了,在你看来应该很无趣吧?”

“嗯。”

“是吗?哈哈!这样,简单来说吧,折射率越高,介质中电磁波的速度也就越低。但自然界中物质折射率最高也不过四,即便是人工合成的物质折射率顶多也就四十。这远远不能达到我们的需求,按照我们的目标来看,折射率要到一万以上,才勉强合适!”

我不想了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既然他答应说出真相,我可以听下去。

“电磁波的频率对折射率有一定影响,但如果只考虑可见光的频段,就可以忽略这些影响。因此,困扰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不到一种物质,折射率具有我们需要的可塑性。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一种alpha元素,在接近绝对零度(-273摄氏度)时,折射率会呈对数型增长。但alpha元素一般作为化合物出现,而且以当时的手段很难提纯,所以我们只能用不同的元素和alpha元素组合,进行实验。在经历了很多困难之后,我们终于做出了第一步成果,将折射率提高到了80!这一步不仅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也让我们得到了一大笔资金支持。总之,一切好像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直到那一天,李嘉和找到了我。”

说着,王方愣愣地看着我,好像从我身上捕捉到了祖父的影子。说实话,我很讨厌这种带着怀念的眼神。

办公室中,李嘉和与王方面对